不安天命
小說推薦不安天命
阳 光 透 过淡薄的云层,层层叠叠的树叶,漏到她指尖,变成了淡淡的,斑驳的,轻轻摇曳的光晕。
她拿着一张潦潦草草记录着几个英语单词的纸,倚靠在操场的墙檐上,闭上眼,默背着。少顷,她欣喜地睁开眼,一抹笑容在她脸上溢开。眼底,纸沿,手背,是雀跃的光影。
“distant”她喃喃地念着。
“dream”她默默地想着。
她的身旁。
一群女孩子即使围在树荫下,也熄不了她们那颗躁动的心。一个个涨红着脸,秘密地耳语着些什么。“我跟你们说……”
“哈哈哈哈!”张菲菲似乎忍了很久,噗地一声笑出声来,揶揄道:“矮油,筱筱,你好像,不好意思了!”
“哪里!”夏筱慌张地抬起头,嘟嚷着,“死张飞!”
……
那个倚靠在墙檐上的她,别过头,远远地望着她们。
……
我何曾不想,笑得那般开怀,即使毫无形象。
惡魔宮少別想跑 魚尾巴
我何曾不想,和某个人互怂,即使被取着外号。
我何曾不想,和某个人交心,敞开心扉,述我所想。
我只是拼搏着自己的梦,
希翼着未来不再仰望,
有人说我高冷,有人说我装清高。
我的确不多言语,可我也曾一次次试想走进他们的世界,却又一次次地失败。
好长一段日子,我走不出去,也没人走进来。
我把自己封闭在一个小小的世界里,对着做不完的习题。
就像我的名字——莫逸
一样
……
“我们周末要不要去星海。”张菲菲对着夏筱挤眉弄眼,“去看……playboy返校……”
“嘿!”林玥在旁边积极地抢着话,“带我去看看!这自从上次春游就让你们心心念念的playboy到底是何方神圣!”
playboy?
时常听她们说起这个外号。
不过,
这个人,在星海呢……
一棍掃天下 小小跑
那个稳居在教育质量顶端的一流中学,
那个平凡人的孩子望尘莫及的学府,
不知,
何时,才能向我敞开大门……
這個男人很難追 席絹
那天,阳光正好。
软绵绵的风扬起了一阵纷纷扬扬的桃花雨,也漾起了水中的涟漪,漾动了学子们的心。
整个不大不小的草坪像是蓄满了少女美好心愿,少年青春躁动的瓶子。酝酿着偶遇、初识、心动、眷恋 ……
不远处,那迎着阳光,站在一起少男少女,不知灼了多少人的眼。
無上血脈至尊
“撒狗粮呀!”张菲菲哀怨地抱着夏筱,“余生,我怕是只能与你相伴…….”
朕的悍妃誰敢欺
“张菲菲,其实我蛮喜欢你的……”夏筱突然认真的看着张菲菲,在看到张菲菲惊异地瞪得浑圆眼神后,才慢悠悠地启口道,“肉。”
“靠!”张菲菲一把推开夏筱,但继而又眼珠一转,又变得含情脉脉,挨了回去,“筱筱,我突然发现我特别喜欢的你的率真和你的脸……”
我的懵懂少年 南往北夏
“菲菲,你……”
金丹九品
“上的痘。”
……
草坪上扬起一阵碎屑,夏筱提着她那碎花裙子毫无形象地追逐着前面的那个死胖子……
有人说我冲动,
有人说我很疯,
我何曾不想,被父母老师夸奖,
我何曾不想,耀眼地像莫逸一样,
好长一段时间,
我似乎在一片海洋,
浮起又沉沦,
竭尽了全力,
却终究抵达不到岸上。
我害怕他们看我的眼光,
我怯懦地逃避,
惶恐地披上伪装,
伪装成浑然不怕的模样。
就像我的外号——张飞
一样
夏筱像是看到了什么,紧急地刹住车。目光先是一怔,嘴巴微微张成了个小“o”,她又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慌措地别过头,拍了拍裙边的碎屑,走向原先她坐的位置,急急忙忙而又激动万分地找寻她的手机。
那是一个穿着有“星海”二字白色里衬,搭着黑色playboy外套的男孩。阳光沿着他的脸庞,耀得让人有些眼花。他斜斜地背着松松垮垮的书包,和几个同学聊着些什么,笑起来,细长的吊梢眼里倒生了几分魅惑,但配上那白净的瓜子脸,却又是说不出的清爽阳光,不知引了多少女生的驻足观望。
莫逸正倚在一棵树上微微阖眼,迷迷糊糊便想起了那段她觉得珍贵却又视若梦魇的回忆。
“嘿!莫逸!”几年前的声音又在她耳边回响。
“嘿!莫逸!”那是她唯一喜欢上自己名字的一天。
“嘿!莫逸!”那可能是她最后一次笑得那么开心的一天。
“你好,你叫什么?”
“你叫什么?”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
“咔嚓!”一声微微的脆响惊醒了莫逸,少年挺秀的侧影定格在夏筱的手机屏幕上……
大畫家 醛石
“我的乖乖。”夏筱盯着手机啧啧赞叹,“百年难见的男神……”
皇宮雙公主的咖啡甜蜜室
“哎呦,累死了,跑着跑着你人咋不见了?”张菲菲不知从哪冒出,气喘吁吁地钩住夏筱的脖子。
夏筱大惊失色,慌忙藏起手机。
但眼尖的张菲菲一眼就瞥到了那张照片,顿时勾起一抹“我明白了一切”的笑容,向夏筱眨巴着眼睛,高频率地投去“跟我说,我谁也不告诉”的眼神,迫不及待地问道:“我去,谁呀?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
“没,没什么……”
“咦~”张菲菲向四周环顾,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然后猛然大叫,“嘿,那个帅哥!这……死筱筱……捂……我嘴干嘛……心……心虚……”
“我!”夏筱紧抿着嘴唇,急的差点屏了呼吸,脸绯红,慌慌张张地附着张菲菲的耳朵,“给你看,给你看……”
“这就对了嘛。”张菲菲接过夏筱的手机,还不忘添油加醋地调侃道,“我家筱筱这项技能可以的呀……啧啧,长得真俊秀,怪不得能入我家筱筱的眼……”
两个女孩的谈话和窃笑尽入了她的耳,那个穿着白色紧身连衣裙,配着黑色马甲的女孩捂着嘴,忍不住笑得更欢了。
真没想到,这个家伙,魅力可真大!
照片上,
少年明媚的眸子春波荡漾;
不远处,
女孩爽朗的笑巅在心窝上。
守候温暖的那个人终究会心凉,
开始的她,
并不知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