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飛的回憶
小說推薦風飛的回憶
正如在作品介绍里所说,这是一部插在魔法小说里的独立的作品,所以大结局是和魔法多少有一点关系的。
作者用最大努力简化了魔法对这个故事的影响,为《风飞的回忆》各位可爱的读者承上最后的结局。
因为这是一部日记式的作品,而且下面是本文的结局,所以,特别为大家奉献以智纱为视角的剧情。
为什么她忽然就离开天坊了啊? 答案即在下文。
《风飞的回忆》最后一章 《恋心》
無限之大地怒吼
1月5日 周6
开着有点热度的水尽情地淋浴,飞溅的水滴沿着墙壁的瓷砖描绘出一道道的图案,身体中的每个细胞都能感受到舒爽感而颤抖着。
“……我一直想过这样的生活呢。”看着镜子中映照出来自己的红红脸蛋,“啊!不好了!”
不自觉地沉浸在喜悦中,现在已经是早餐时间了。我不快一点的话,天坊就要自己准备早餐了。我连忙擦拭身体,准备走出浴室。
“啊……”这时候突然听见关门的声音,天坊,天坊已经走掉了……怕我尴尬吗……
他忘记今天是周六了吗?好歹让我再最后看一次你吃我的料理的表情啊……
“呵呵……”
不用看镜子也可以知道,我现在的表情是带着自嘲的笑。
没错,我没有那种福气的。
这就是我的命运,比嘉智纱的命……
不过,也好,总比我一会骗着他说自己出去散步而悄悄的永远离开更好。
我赶紧奔出浴室,穿好衣服,仓促地逃出去。
……天黑了。
我的手机收到了简讯。
??:“那个人已经看见你留的字条了。”
——把我手机拿走的男人,特地告诉我这件事。还真是……他很懂得惹人厌的方法。
但是,天坊为什么直到晚上才回来啊……
为什么——呵呵,想明白了又有什么用呢。
哎,我为什么要去那里呢?
在我昨天傍晚感到最幸福的时候,约会刚刚结束的时候,为什么我会想到去给唐泽叔叔送花呢?我为什么要和天坊分开回家呢?
结果,那海边已有人在那等着我——这个世界上我最不想遇到的人。
比嘉青川:“好久不见了,我亲爱的侄女啊。”
“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我惊恐地看着他,心里全是厌恶。
“你还真是残忍的女人啊。你来到这唐泽死去的地方是想告诉他你得到幸福了?你成功从她女儿手里抢夺了丈夫?”
“……”就是因为我心里不能原谅自己,我才来送花的。
比嘉青川看着我:“话说回来,你也不愧是石川的女儿,有够会算计的。要不是当初我中了那人的计,现在早就可以当上宗族的当主了啊,杀了他可一点也不过分。”
“父亲做得太仁慈了,所以才导致你这坏人能东山再起。害得我们家破人亡。”面对着这个穷凶极恶的坏人,我坚强地对他说着。最少,在气势上,我不能给父亲丢脸。
而且,我知道他的打算。
他可以杀我父母……但是绝对不会杀我。
“啊啊~~都是怪他顾虑什么兄弟情,这个可怨不得我啊~算了,这件事现在也不重要了。你该玩够了吧?给我回来,你可是还有利用价值啊。”
我就知道是这样。
“我不回去,我已经不是当主的女儿了,我要在这里和天坊在一起生活。”我大声说着,“我没有在玩,这是我一生的梦想,不是什么算计!”
“哼,是吗?说得可真不错!不过啊,在这种地方一个人生活可是很辛苦的哦?”
“我才不是只有一个人。我身边有……”
正想反驳的时候,我突然理解了他话中的含义。这男人嘴角边浮现的扭曲笑容让我背脊发冷。
一想到父母在他手下惨死的那夜晚,我浑身不争气地颤抖起来。
比嘉智纱,不能哭啊!
不能表现出恐惧啊!
而他用阴毒的语气说道:“唐泽可雅可是个可怜的孩子啊。”
他就像是盯住青蛙的蛇一样,眼中浮现出邪恶的光茫。
“你对小雅做了什么事!!!”我已经喊出来了,同时带着不争气的泪水。我真的很瞧不起自己——怎么能在这种人面前流眼泪!
为什么天坊和小雅那么的鼓励我,我还是这么软弱啊!
“放心吧。我什么都还没做。是还没开始……”
这是在威胁我我如果不跟他回去,他就会对小雅下手吧。
他一定可以用他那无耻的法术而毫不在意的将还没从失恋阴影里走出的小雅彻底毁灭吧。
“天坊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呢?让他成为废人而在社会上生存我也是会有点心痛的啊。”他邪恶地笑着。
我的心一下子就碎了。
天坊,那个我要托付终身的人,他,他怎么能敌得过这恶魔的魔法?
都怪我傻傻的日记本中隐藏着太多的秘密,那天夜里我没来得及带着它一起逃走。
而他又听见了我刚才在唐泽叔叔出事地点的祷告……
所以他什么都知道了吧?
“我再问你一次。你会回来我这里吧?”他看着我。
我现在仍旧是当主的女儿,只要一天没有确定新的当主,那么我的丈夫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宗族的继任者——只要他姓比嘉。真想不到这禽兽竟然想和亲侄女结婚,为了当主的位置,她害死了我全家,还想再去害我的天坊和小雅吗??
眼泪啊……如果你真的能解决问题,我倒是愿意淹没于泪海之中。
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要让我绝望几次呢,我已经没有勇气再去面对天坊和小雅了。而现在,他要因为我来让他们两人痛苦。
我现在感觉到的就是痛苦,如万刀切割的痛苦。我绝不能让小雅和天坊也感受到这种痛苦。我爱他们二人,不能再伤害他们了……
谢谢你,天坊,在新年的时候把我接到你的家中——曾经我以为那会永远是我的家的地方。
现在我又回到了寒冷的孤寂之中。
没有天坊在,没有小雅在。
只有十多年的爱恋,十多年的羁绊陪着我。
而他,现在让我放弃。
长达十多年的羁绊,我有勇气放开吗?
比嘉……
智纱……
天坊……
小雅……
我……
……我……
……我
我……
我……
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我泪流满面,泪水毫不掩饰地淌到了地上……
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我……
我……
我……………………………………
……轻轻的……
轻轻的……
我对那混蛋点了点头:“明天早上我会来,然后和你回冲绳。我知道你的本领,我爱他们,所以我不会耍诈。”
我不会耍诈……
所以,我就只能离开……唔,一想到这个词我就站立不稳。
离开我最爱的天坊,离开我最爱的小雅。
永远的……再也不见……
放开那十多年的爱恋。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呀!
一个月前我还是比嘉智纱,羞涩的女孩,暗恋着天坊,和小雅快乐地生活。
为什么那个男人会感悟到魔法,为什么那魔法那么强大!为什么!他只是个无赖,他只是个人渣啊!
为什么我没有魔法来保护身边的人啊……
为什么天神们会把魔法释放到地球!为什么!安宁的日子不好吗?
为什么!为什么呀!
他杀了我的爸妈,警察都抓不到他。现在他想娶我,不然就害死小雅和天坊……
哪里还有天理啊!
……这天晚上我一丝不挂地躺在天坊的被窝里,我知道我太不知羞耻了。不过,我想,我本想,我早晚是属于天坊的,所以我要等到结婚那天。
可是,我已经要嫁给一个恶魔了,不会有那一天了。
天坊,来吧,我知道我现在不是个好女孩,请让我成为你的女人,我一辈子无悔了。
可是天坊就那样忍耐着抱着我睡了一夜,履行了我们的约定,没有犯规……
我知道,现在我再也没有机会了,就连最后一次看他吃饭都没有机会,我……我在顾忌着什么……
眼泪不争气地再次淌下来。
我就是这么软弱的人……
比嘉智纱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明明都钻进他的被窝了,却还因为害羞而不去看他最后一眼。
从而放任他逃走。
或是,我认为,我根本就不配属于他。
也许,是吧,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也许天坊就是属于小雅的。我只是,只是一阵微风,或是,一场梦……是啊,这样更好。
“再见了
——智纱”
留了这个字条,我就走出门去,和那比嘉青川坐上了回冲绳的列车。
我多么想远远地看见天坊出现在我眼里,哪怕只是轻轻的一秒钟。
我也无怨无悔了……
絕版帝少:盛寵甜妻9999次 塵煙蝴蝶
可是,天坊没有。
九百万美元在你的枕头下面,天坊,这是我小小的补偿。
这就是我比嘉智纱的命。
比嘉智纱,为什么我偏偏是比嘉智纱呢?否认我的父亲,抛弃我的姓氏吧,然后放开一切,与天坊同生共死。可是,我做不到。我的父亲,我真正尊敬的人。
我厌恶地看着这个身边的,淌着和父亲一样血液的男人。
恐惧,已经不在我的身体里了。
1月6日 周日
1月7日 周1
1月8日 周2
1月9日 周3
……回到了冲绳这个地方,我在宗族老屋的房间里,这已经是分别了天坊的第四天了。那男人向长老团说出了结婚,长老团虽然厌恶,不过这确实是非暴力夺位。他用的手段虽卑鄙,却没有背离宗族的允许范围。而且,他成功隐瞒了我父母的真正死因,还威胁我不能说出去……
我真的恨自己的懦弱。
现在,我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树枝延伸到窗边的大树,让人联想到公园的那棵大树。我曾经和天坊在那里表白。
他还在树下吻过我。
……连这种平凡的景色都会让我想起天坊啊。
每当想起他,胸口就像被划过一样的疼痛,让我知道我到底有多爱着天坊。十多年间的单恋,适应期的一个月,和两情相悦后的三天……
还有……成为恋人之后过不到半天的幸福时光。
我不想忘掉这种痛楚。
迎面吹来略带潮湿的风,将我的长发吹得飞舞。真想在被那混蛋触摸之前,把这些头发全剪掉。
那个男人在宗族当中是恶名昭彰的,虽然长老团不知道他是谋害我父母的真凶,不过他应该即使当上当主也不能长久吧?或者,在后天结婚的时候,长老团会忽然反对。
长老团七名长者也感悟到了魔法,这一定是老天的安排吧,杀了他!
那个男人蠢到一点都没发现自己的行为就像个小丑一样,但是他的卑鄙作风不是假的,我不能让可雅和天坊被那个男人伤害。所以,他所有的要求,我都要答应。
我已经得到足够的幸福了。
所以就由我来保护他们两人……
门被大声的拉开,那个男人走了进来。
又想来做什么了?
“喂,智纱。你的手机坏了啊,全是数字。”
“啊……”
都是你拿去乱用,不知道怎么样去乱按的关系吧。
像这样任意抢去用,弄坏了以后还跑来抱怨,太像是这男人做出来的事了。
“……还我。”
“你在开什么玩笑啊?”
我冷淡的声音似乎触怒了他,他不高兴的把地上的榻榻米踢飞。照这个样子,说不定还会把我的手机往墙上摔。
“……不然你想自己花钱去修理?”我看着他。
我要在他的面前,变得无比的刁钻。
如我预料的,他的表情扭曲了:“啧,真没办法。”啧了一声后,把手机丢给我,然后马上气鼓鼓地离开房间了。
我的视线落到刚回到手边的手机。看着液晶画面,我的呼吸瞬间停住,惊讶与喜悦在心中震荡。
画面上陈列着一排数字:“995798242236”。
心中渐渐地发热。
我想起以前与天坊的一次对话。
天坊:“比嘉为什么每次都能这么快回信息呢?”
“因为……我的手机……可以联想功能……”
“哦?”
“就是无论想说什么,只要按住那个字的第一个音节的按键,就相当于输入那个字了,比如说‘比嘉智纱’我只需要输入这四个字每个字开头的第一个字母的数字键‘2594’——你看‘比嘉智纱’就出来了!”
“还可以这样?”
“是啊……再长的都可以……比如……9946997”
“这是什么啊?”
“你用我的手机试试会出什么字呀?”
“哦,99……469……97……咦……我想和你在一起……”
“是……是的……”
“啊……比……比嘉……真……真……真是……真厉害……”
眼泪已经不住流下来了。
天坊是怎么知道我回冲绳了的?他真聪明,这一招确实会被以为是手机坏掉了呢。
因为,我翻译过来,上面写的是:“午夜零时在滕川河岸边等你。”
我回了两个数字:“47——我去。”
我视线看向那棵窗边可见的大树。就是那棵跟公园的大树差不多高的……
已经放弃的思念再次点燃了希望……
……
我全力奔跑着,我知道,我在和命运抗争。我看见我的天坊就站在那里,他的身躯让我脸红。他穿着我为他买的那唯一一件衣服,红色的百变外套。
“……天坊!”
“小纱!”
他张开双臂,将飞扑过去的我的身躯紧紧抱住。倾注思念的冲击力量让我们都不住颤抖着。
我大声叫着:“你这笨蛋……!”
我为什么会说这句?
“喂喂。到底是要抱住我还是要骂我,你选一个吧。我看不如就骂我吧,小纱这是第一次骂我呢!”天坊很开心地看着我,依然这么可靠。
“……不要。我要再多抱一点……”我知道,我的神情很哀伤,我拼命地抱着他。
“只是再多抱一点而已嘛?”天坊虽然装作很镇定,但我能感觉到他也是紧紧抱住了我。
这温暖使我发热,可是:“可是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先逃到远方以后再考虑吧。”天坊看着我,“我没有仔细拟定计划的时间,只是想早一刻的见到小纱。”
我颤抖得看着天坊:“……可……可是……就算我们平安了……小雅……”
“听我说,小纱,我这几天有和可雅好好地谈过。”天坊轻轻抚摸着我的脸,多么幸福的感觉啊!
他缓缓地说着:“现在我们三个人就好比是在倾盆大雨中的三个人,其中只有一个人带着雨伞,那个人就是小纱。雨伞只能同时让两个人乘,所以无论如何,都有一个人会淋雨。你傻傻的以为把雨伞给了我们两个,你淋雨就行了,那样不对。那是你的伞,我们不会用,撑伞的不能是别人,到头来只会三个人全都淋雨,你现在做的就是这样的傻事。为了避免最糟糕事情的发生,可雅把我推进了伞里。为了我们,她放弃了一切,这就是她的诚意啊!”天坊说着,轻轻地笑了。
我的眼泪却已经到了只有用伞才能抵挡的程度了。
小雅……我最崇拜的人啊……我觉得,我永远都比不上她。
“天坊……天坊怎么知道我来冲绳了啊?”
“我认识一个姓赈早见的大姐就在火车站工作,她说那天看见你被一个男人拽着走了的,而那列车的终点就是冲绳。”
“赈早见大姐?”
天坊道:“你离开以后,我和可雅把小纱的照片给我们认识的人看,求他们帮忙提供线索,赈早见大姐就想起来了。因为那天有个旅客格外的哀伤,她就一直记得这件事——没想到真的是小纱你呢!”
是啊,那天我和比嘉青川穿过火车站要离开景池的时候,我确实是哭泣着被他拽上车的,难道那个来询问我的爽朗的姐姐就是赈早见?
“真的是要感谢她呢……”我说道。
“嗯,赈早见大姐是个好人。而且……”天坊接着说,表情带出了喜悦的微笑:“这几天可雅和我一直没去上学,终于在警察那里得知了你们家惨剧的来龙去脉。你知道吗,警察已经盯住那个叫比嘉青川的人了,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警察可能就要到来了。”
陸先生,別擾我幸福
我眼前一亮,真的是一亮。但又立即暗淡了,警察确实能对付坏人,可是那是个穷凶极恶的魔法师,警察有能力控制吗?
“啊啊,伤脑筋啊。真是伤脑筋,盯住我了吗?”
猥琐的声音传来。
“为,为什么会……”我看见比嘉青川从树后面走了出来,我已经呆住了。
“我可不像你那么笨啊。就算是数字,我也能看出是谁给你发的短信,而且我还特意在之前看了看前面的信息,全都是能正常显示的。我只是想看看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糟了!我真不该这么大意,我答应了天坊的请求,和他在这里碰面,这不是直接把他放在了男人的面前了吗!
这男人一边露出轻蔑的笑,一边慢慢地走近。
“小纱,你站后面一点。”天坊盯着那个人,同时严肃地对我说。
“一切都结束了……”我绝望地站着不动,天坊是无论如何都战不胜那个人的。想想他恐怖的魔法,我对早上认为长老团能除掉他的想象感到可笑。
那男人可是会复活法术的恶魔啊,他能将人体死去的细胞复活,让那些细胞在人的体内迅速增殖,从而使对手异变而死——闲暇时有个频道说的就是关于各个法术的事情,而最恶毒的,可能就是这种的吧。
一想到天坊将要遭到的对待,我就头晕目眩。一下子抱住天坊,惊恐地看着步步逼近的比嘉青川。
而天坊则强行把我拽到身后,奋力保护着我。
“嗨,你就是丹羽天坊啊,初次见面!”狡猾的语气。
说到一半,突然就对着天坊打出一团黑气。即使在黑天我都能看见那黑气的形状,分明就是死亡的骷髅。
让我父母惨死的死亡骷髅!
现在又奔向我最爱的天坊……
我觉得再也没有希望了。
而天坊却纹丝不动地站着。
再次一团黑气打入了天坊体内。
天坊仍旧死死盯着他。
那男人看着我们,眉毛动也不动的继续笑着:“马上就发作了哦。”
“天坊!”我大喊着,眼泪已经让视线模糊了。
又是一团黑气。
末世之希冀
“你要是乖乖的继续跟唐泽家的女儿扮演青梅竹马就好了。”他笑着看着我们。
“不要说得像不关你的事一样!今天我一定会陪天坊去死的!”我大喊着,紧紧拉着天坊的手。
“哼,哼,你就算是中了我的法术我也会救活你的。小孩子还是乖乖的才行。”
“你们在……说什么?”
天坊吃惊地看着我们。
他浑身颤抖着,难道,难道已经发作了吗?天坊体内本该死掉的细胞复活了吗?我……我实在……不忍心……
“……是吗,原来你会魔法……”
天坊终于知道了!
可是,那又能有什么改变呢……
最后迎接我们的,只能死那个悲惨的结局吧。
“没办法啊,不杀了你,我娶不到智纱就不能成为当主!”那个人狡诈地说着。
“你!说!什!么!——你!敢!娶!小!纱!——你!再!说!一!遍!看!看!”
天坊忽然怒吼了。
我知道那是他最后的表情,那也是我最后的表情,如果那个人的法术能选择性的不伤害我,那我就自杀,总之不会独活的。
“你死心吧。你马上就……”
比嘉青川正说着,结果脸上就结结实实中了天坊一拳!
“咕哇!!怎,怎么可能!”
“反正我要死啊!你不知道我和小纱永别的力量吗!”
“小鬼得意什么!”虽然脸被痛击,他还是准备再次施法。
“我完全没感到疼痛!”天坊怒吼着全力向那男人打去,一拳接着一拳,“小纱的一生!我的一生!可雅的一生!还有大家!”
我第一次看见天坊如此生气,而且,看着比嘉青川的败退,我竟然笑出了声。最后我看见他高高飞起,重重摔在地上。
我知道天坊这一拳是多么用力。
但是谁知道我这一刻感到多么的解脱呢?
那男人就那么躺在地上,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了。
冷风吹过来,天坊把我搂入怀中。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我和他并肩走着。已近过去了五分钟,天坊都毫无异变的症状,难道那男人法术失败了?
我一直感到不可思议地盯着天坊嘴角露出的浅笑,真担心他随时会死去:“天坊……感觉……怎么样?”
“毫无变化,我只是很快乐能再次见到心爱的小纱。”
我的心都碎了,这是最后一次吧,一生中的,真正的最后一次。
我忽然扬起了笑脸:“我也是,我们真的是永远在一起了。”
是啊,我真的下定了决心,大声说道:“而且,有天坊的地方,就是我的栖身之所!”然后横过头来握住他的手,脸红红的,“永远在一起。”
是的,我早已决定,天坊如果去了,我就马上也离开这个世界,生死相依。
我用解脱的眼神开怀看着他。
天坊傻傻笑着。
然后我们小指紧扣,再度出发。
我看见,一台警车停在了身后不远处。我知道,那个遍体鳞伤的男人现在是无法对警察动手了的。
结果就这样,又过了两天……
1月11日 周5
我和天坊回到了景池市。就像以前那样一起走向车站。
只不过这次……
“天坊!小纱!”
小雅的笑脸真挚地迎接着我们。
“……小雅……不用……不用这么早来嘛……离约定的集合时间还有15分钟以上……”一看见她,我就紧张得要命。倒不是为别的,就凭着她能让天坊去冲绳找我,我就无比的敬仰她了。
“我本来还想到你们家去迎接呢……刚刚有这样的冲动~”小雅撅着嘴。
“是担心我们会不会连夜逃跑吗?”天坊笑着。
“……呜,”小雅掐起腰来,“天坊欺负人~~”说着狠狠踢了天坊一脚。
我们全都笑了,这才是我最最喜欢的唐泽可雅!
出了那个夜里的事情,长老团也不再犹豫,决定将当主的位置交给一个德高望重的前辈。我这次回老家,是彻底用前当主女儿的身份做所谓的“禅让”,然后,就再也不用被这庞大的宗族纠缠了。
“接下来会有几天,要麻烦你们帮我听课了……”我说道。
“那是没问题的啦。可是,我和白痴天坊加一块都比不上你呦。”小雅笑着,“而且小纱……还有其他事要担心的。”
“其他的事?是什么?”我莫名地看着她。
“……不快点回来得话,我就要抢走天坊喽!”可雅边说边抱住天坊的手。
“等等!?”天坊一派惊慌失措的样子。
“……啊……”我完全不知所措了,可是马上又露出了笑容,“能开这种玩笑的话,应该是真的不要紧了呀小雅。”
“啊哈哈。我压根就没事哦!可是希望小纱能早点回来是真的。”
真的好开心啊!
而且,等我回来以后——
羞涩地看着天坊。
呼!我在想着什么失礼的事情啊!
为了掩饰尴尬的心情,我故意抬起手表看了看。结果——唔,那时间让我伤心。
我悻悻地说:“我、我该走了……”
真的很难说出口。
“一个人睡觉可不要寂寞地哭出来哦?”
啊!?另一个声音传来,是谁啊?这么直白的话语。
我四处看着。
“……啊!糟糕!”石田同学躲在柱子后面还是被发现了,“啊,啊哈,啊哈哈……咕哈。”他尴尬地笑着。
真是有趣的人啊。
“我可是不会说出亮那样的话的哦。”天坊笑着。
“为什么?”石田看着他。
“因为我知道,没有我的日子里,小纱一定会哭出来的。”
啊!“天,天坊……”
我能感到脸热热的。
“啊啊啊啊啊!杀了我吧!给单身的我一个痛快吧!这种甜蜜的世界还是给我灭……噗哇!”石田被小雅完美地踢倒了呢。
“应该接受灭亡命运的,是像在下这种妨碍别人恋情而被心目中的女神击溃的人吗……”石田再次自言自语着。
我们全都笑出了声来。
虽然只是分开短时间,但是想到要跟天坊分开就感到难受。天坊中了那男人的法术,奇迹般的完好无损,确实是值得庆祝的。不过我还是不放心,分开就算是一秒钟,我也是满满的思念。
我鼓起了勇气:“电车就快到了,我走啦。”
可是,嘴里虽然这么说,我却根本没有动身的勇气啊。
“怎么了,不上车吗?”
天坊看着我。
“我想……我想等天坊不会感到寂寞后再走……”
“这太强人所难了吧。”
“……不……不会的……”我感觉泪水就要涌出来了,我怕我看不清天坊的脸,就努力凑了过去。
结果他一下子搂住我,两人的唇重合在一起。享受着依然柔软的唇瓣后,慢慢地分开。
“……唔……”我也是受不了的,比嘉智纱在爱情方面不一向都是主动的吗!
千山雪燼
于是我赶紧迎上天坊的唇再一次地接吻。
“好……好羡慕哦~~”小雅在一旁说道。
“Oh,my GOD!”石田哼哼着。
“喔!想不到睡过头还能看到好东西!晚起的鸟儿有虫吃!哈哈哈!”是谙昔学妹的声音。
周围的喧嚣传不进我俩的耳中。
从今以后,有丹羽天坊在的地方,就是比嘉智纱的栖身之所……
我这样告诉自己。
1月18日 周5
……回到冲绳老家已经一个礼拜了,早上我发信息给天坊:“今天或是明天就能回去了。”
我能想到他有多高兴。
不过,真正高兴的在后面。
下午轮到天坊他们上自习课的时候,我迈着步子走进了他们的教室。
“喔喔喔喔,是比嘉智纱!”男学生们都喊着。
“好久没见啦,感觉气质变了呢!”女生也说道,“好漂亮啊!”
我的脸通红通红的。
不过,我一定能扛过去,我自信地看着天坊——至少我是认为我自信的。
教室一时喧腾起来。
“大家好……我叫比嘉智纱,是隔壁班的,不过,有些事想说。”
我看见天坊不自觉地站起身来。
我脸都快红透了,一定很可笑的样子,不过我一定会扛过去的。
我一定会扛过去的!
“小纱!?”天坊惊慌失措地看着我,一下子站了起来。
“……我回来了,天坊。”
今天我特意穿了我们比嘉宗族最绚丽的长袍,这是我最后一次穿,让天坊看,看过以后,我就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一个……一个姓丹羽的人……
真的好幸福啊!
“欢迎回来……不过……不过”天坊说不出话了。
我一定要坚强,要说下去,我已经不是以前懦弱的比嘉智纱了:“只要我回来,哪怕有一分钟,天坊不在我身边,我就不算回来。”我说道。努力把眼睛睁得最大,自信地看着他,勇敢地接受同学们的起哄。
心脏跳动的速度几乎不能承受了,我真是太疯狂了啊!我的外表真的能表现出很镇定吗??
“比嘉同学,你跟丹羽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我们很想知道哦~”
同学们全都兴致勃勃的。
“嗯。天坊啊,他是我的……”我用颇含深意的眼神看着天坊。
理所当然的,同学们的视线不停的在我跟天坊之间反复瞧。
我鼓起勇气说道:“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恋人……”
“噢噢噢噢?!”
“而且是我的结婚对象。”
我笑了,真的笑了,我终于说出来了!
“什么!!”班级快掀开了锅。
有许多橡皮擦从四面八方飞向天坊,但他没理会,就那样幸福地看着我。
这时候小雅站了起来,笑着:“小纱从小就一直有这个愿望了,能够在大家的面前承认对天坊的感情。”
“呼呼呼!”更是人声鼎沸了。
是的,小雅知道我的愿望,她也开心地看着我,今天我心满意足了,真是太高兴了。
我没有遗憾了!
花樣美男之我是蘿莉 夏熙軒
“天坊!”
我又鼓起勇气看着他。
“这次““`又~~是什么事?”他却是紧张地看着我,害羞得连语气都变得古怪了。
我说道:“虽然不是什么大事,”结果刚说了一半就忽然止不住笑容,这是我一直以来就想说的话啊。
我大声说道:
“小女子不才,愿与你共度一生!”
【风飞的回忆】 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