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綻放的陽光
小說推薦指尖綻放的陽光
高三时,已经有很多学生家长,紧锣密鼓地开始筹备出国事宜。夏苏不是文化生,准备考的是艺术设计,这个专业,在国内很难伸展。其实学校也不是没有穷学生的出路,一个免学费和生活费的名额,简直成了众人削尖了脑袋想得的珍宝。
讓我墮落吧,我的魔 me木頭
她是这样跟顾阳初说的,顾阳初注意到她眼睛里闪烁着花火和星芒,那样的夏苏,是顾阳初不曾见的。
其实夏苏并不是真的想出国,她只不过像一个怀有憧憬的小女孩一样,做着不切实际的梦,如果要实现,那还是要考虑考虑的。因为出国,虽然能给她带来许多,但是会让她和顾阳初分离。再说了,不出国,不代表她过不好,不是么?
夏苏未曾想过,竟能再遇见了向柏,遇见了,坐在轮椅车上的向柏。
他告诉她,他当日出去找工作,出了车祸,于是被辗转送回了A城,几经治疗,却还是没能恢复。
他说这些时,目光黯淡。一切都找到了支撑点,她毫无恨他的理由,只得支吾着问他,你为何不回C城来找我?
攝影屍 花曼樓
向柏悲伤地笑笑,如若是这样的我出现在你面前,夏苏,你还不得吓死?与其如此,不如相忘于江湖。
向柏说,夏苏,我是爱你的。
那时候的夏苏,未曾思考过细节的问题,只是一刹那被感动冲昏了头脑,眼泪夺眶而出。
向柏的右腿无法站立,几乎毫无知觉,向柏说,并不是没有希望,只不过手术要反复地动,费用昂贵。
说话间,他的眼神渐渐黯淡。
夏苏尝过苦,却不太了解赚钱的艰辛,她握住向柏的手,毅然决然告诉他,向柏,有我呢!我会赚钱,给你治病!
夏苏开始逃课,到处兼职,疯也似的为赚钱而奔波,她要为他攒够所有的钱治病。
在夏苏的心里,总是有那么一些莫名而来的愧疚,过去是对婆婆,彼时,她觉得是自己害了向柏。
那有关爱情吗?15岁的时候,以为出现一个愿意带她走的人,她就可以全部依靠了。后来信仰颠覆,她也就没有再考虑这个问题,可是此刻,忽然隐衷被刨出,见了天日,她忽然又陷入一种矛盾茫然的情绪里。
可是见到顾阳初出现在她打工的酒店的门口时,她忽然笑着,否定了自己心里所想。
迷宮 笭菁等
她喜欢的人,是顾阳初。不管是什么时候开始,不管什么时候会结束,总之此时此刻,绝对没有别人。
顾阳初阴沉着脸,将她拖了出来,夏苏像做错事的小孩,任由他摆布。
顾阳初没有凶她,只是问,怎么回事?
于是夏苏将一切交代了,向柏的事,两年多前离家出走的事,说起来,可以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云淡风轻,而彼时对顾阳初而言,却是千斤重。
顾阳初说,夏苏,你得回去念书。
她摇摇头说,不,你知道吗,是他带我离开了那些纷争,况且是因为我,他才遭遇了不幸。我有义务照顾他。
晚上回家,夏苏被疲惫打败了,身体像是散架了一般。
三體 劉慈欣
顾阳初扬着一叠打印纸出现在她的面前。
看看吧。
上面是说一场车祸,因为带了点离奇的色彩,被记者大肆渲染。
重生歲月靜好
而车祸的主角竟然是向柏,而且发生地点,是A城。
靈武逆天 玄戈
顾阳初在夏苏惊诧时问她,夏苏,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他的车祸与她无关,他所说的话其实都是谎言,他丢下了你,什么带你走离纷争和孤独,他是将你丢进了一个新的轮回。所幸的是,这次的轮回不算太悲惨。所以,夏苏,你该醒一醒了。
顾阳初说,你何必对谁都怀有愧疚呢?
妃常彪悍:暴君請溫柔 澀澀愛
愧疚二字,仿佛挑起了夏苏的一根疼痛的神经,她挑一挑眉,问,你何必管我?
顾阳初并不急,语气淡淡的,这是我的义务,是我欠你的。
欠字,仿佛一把利刃,劈开了她的回忆。那些被她凭空捏造出来的“欠因”,此刻成了她的心魔。她忽然意识到,也许顾阳初根本不可能爱她,他同情她,并对自己感到歉疚,就算他对她百般好,最后哪怕他接受她,娶她为妻,那她算什么呢?
一个用心机得到顾阳初青春付出,却不是爱情付出的笨蛋。
她朝着顾阳初吼道,我何必好好念书?念得再好,比得过她们出生好的,能出国的么?
可是,夏苏何尝不明白,真正带她走离残酷,走离伤害和纷争的人,从头至尾只有顾阳初。
洪荒之極品通
顾阳初沉默了,他忽然明白,他能带给夏苏的,太少,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