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一时间众人安抚住了莺儿,迎春又亲自喂了她浓浓一碗热姜汤,莺儿这是才全然缓了过来,身上也有了热乎气,小脸儿也红扑扑的好看了许多,浑然不似刚来时那么吓人了。
众人这时才柔声温言问道:“好莺儿妹妹,你可好些了么?”
莺儿闻言忙点了点头,也不待众人再问,当下就急忙把今日的事情都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她话音还未落,众人登时都气得变了脸色,个个都是满脸的匪夷所思之色,都不敢相信世上还有这等无耻之人。
神秘男神,求休戰!
異能家族
史湘云头一个便“啪”地拍了一把桌子,大声喝道:“什么,莺儿你说的可都是真的么?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狠辣的人,宝姐姐她怎么能容许她这样?若是我,一定和这个毒妇好好地先做一场!莺儿,你别怕,都有我呢,只要你不愿意,我瞧谁还能逼你嫁人是怎地?不如现在你就带我去,我先去见识见识这个毒妇……”
史湘云越说越是生气,登时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往门外走。
众人一见她这气愤的模样儿,忙就一把扯住她笑道:“你快先消停些个,别人还没怎么样呢,你就先闹起来了。”
史湘云被众人拦下,仍旧是一脸的怒色,不住口地叫道:“你们不知道,像这种无耻的泼妇就不能惯着她,越是让着她,她越是要得寸进尺呢。要我说就先老大耳刮子抽她一顿再说道理!”
众人见了更是被她这样儿气得直笑,忙就又劝道:“好了,好了,可知道你是不好欺负的呢。只是那毕竟是宝钗的嫂子,是一家人。宝钗想来也不是怕她,只是若当真就这么闹起来,整日拿刀弄枪的,日子可还怎么过呢?”
我是你記不住的過眼雲煙 錦夜
無限之次元分身 六道凱
湘云听了更是不服,比划着还要说,黛玉忙就笑着拦住她道:“好了,咱们如今先看看莺儿该怎么办才是。一家人过日子要和睦相处才是正理,若实在不行也要先礼后兵。且宝姐姐的嫂子这一回口口声声只说要莺儿给宝姐姐的哥哥做妾续后,这话一说出来,别人可也挑不出她什么错来,反倒要夸她宽宏大量呢。再则这种事儿不是家家都有的ꓹ 谁又能说她不对?”
众人听黛玉这么一说,登时便都不吭气了。
夏金桂如今这推辞找得甚好ꓹ 若是她始终坚持如此,就薛姨妈和宝钗也是不好再阻拦的。
史湘云听了更是气得大叫道:“听她放屁,她倒有那好心?宝姐姐她哥哥又不是没有过妾室ꓹ 你们都忘了香菱是怎么死的么?”
众人被她这么一说登时又想起香菱的惨状来,一时都是心有凄凄ꓹ 谁也说不出话来了。
贾琮见这一般女孩子个个气愤难平,却也只能是嘴里说说罢了ꓹ 当下忙就劝道:“各位ꓹ 现下天也黑了,就说什么也是白搭。且莺儿今日担惊受怕了整整一日,如今定然也是累了,不如咱们先就歇下,等我好好想个法子出来再说。”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也只得作罢,都纷纷起身要去歇息了。唯有黛玉却先说道:“莺儿今夜就跟着我歇在一处吧。”
众人都知道黛玉平素与宝钗相处甚好,关系亲厚ꓹ 如今她要和莺儿睡在一起,自然是要打听宝钗的近况。再则黛玉又是这里的主人ꓹ 有她接待莺儿也最是合适ꓹ 因此当下也是点头各自去安歇了。
史湘云这里却忙就说道:“还有我呢ꓹ 我也要和你们歇在一处。”
黛玉听了也只得笑着点头答应ꓹ 众人这才散了。
且说夜里黛玉湘云两个悄悄问起薛家的事儿来。莺儿便流着泪把自从夏金桂嫁进薛家以后,日日欺负宝钗和薛姨妈的事情一一说了。又说起薛蟠太不争气ꓹ 把原本就已经大不如从前的薛家更是祸祸了个底儿掉ꓹ 如今连吃饭穿衣都难了。
黛玉听了不住的只是掉眼泪ꓹ 哀叹宝钗命苦如此。史湘云那里听说了这些个事情,更加气得大眼圆瞪ꓹ 把个薛蟠夫妇骂了个整整一宿,气得她自己倒是一夜未睡。
旁边黛玉和莺儿可不也是直讲到东方即明,这才实在挨不住合眼睡去。
史湘云这里还在生气,却听不见她二人的动静了,一扭头才知二人已经熟睡,说不得也只好独自一人咕哝了半晌,这才也迷糊过去。
她三人这里才将将睡着,迎春探春等人却已经是起来了。
她姐妹二人到底还是放心不下莺儿,才一起床就过来探听消息。
紫娟和雪雁两个这时辰也将将起来,听得有人轻声扣门,忙穿好衣服下地来开门。
一见是她姐妹二人,紫娟一手挽头发一面便笑道:“二位姑娘起得这么早?”
癡情總裁:愛我別上癮
探春忙就点头说道:“也不算早了,林丫头和湘云、莺儿可起来了么?”
紫娟一听忙就压低了声音回道:“且还早呢,昨儿个夜里,她们三人嘀嘀咕咕说了一宿的话,又是哭又是骂的,这不是才将将睡下。”
霸寵殺手小妖妻
雪雁在一旁还迷糊着呢,听紫娟这么一说她也跟着就点头说道:“可不是呢,昨夜就连我也并没有睡好呢,才睡着不一会儿功夫就被吵醒了,一时将又睡着了,谁知里头不知又是谁大声叫骂把我给吵醒了,如今浑身都乏得很呢…”
探春和迎春一听之下忙就说道:“想必是和莺儿打听宝姑娘的事情呢,如今薛家自从娶了那个母老虎一样的媳妇儿以后,着实闹得不成样子,叫亲戚们都笑话,也难为薛姨妈和宝钗妹妹了。既然她们说了一宿,那可别吵到她们了,叫她们好生睡个觉吧。你瞧莺儿昨天那样子好生可怜……”
两人说罢便悄悄掩门出去了。
紫娟与雪雁到底放心不下,忙蹑手蹑脚进了里屋瞧了瞧,只见黛玉正捂着被子沉睡,旁边儿的史湘云依旧是露着一弯雪白的臂膀。另一边莺儿瞧着更是可怜,只见她紧紧抱着自己瘦小的身子,缩成了小小一团。小小一张脸儿还没巴掌大,脸上兀自还有泪痕。
瞧见莺儿这样子,二人倒是唏嘘不已,忙悄悄把地上将要熄灭的火盆又重新换过,又在香炉里添了一把香,这才悄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