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你說我討厭這個悲傷的世界
小說推薦聽你說我討厭這個悲傷的世界
“叶芜”咖啡厅内,小漪和白鸢坐在靠窗的位置上。
小漪的头发留长了,还特意搞了个大卷的发型,模样也多多少少有些变化,不想用那个词,但却又是事实,她啊,还是变老了呢。也是,十年了,不老怎么可能?
白鸢坐在对面,淡淡的妆,百年不变的白色连衣裙,十年了,时代进步的那么快,可就是这身连衣裙穿在她身上就怎么也看不厌。白鸢也老了。十年磨平了他们当初的傲气,磨平了当初的一腔热血。
“怎么样?要留下来吗?”小漪说出口的声音还是那么不羁,这一点,恐怕这一辈子也不会变。
木葉的惡霸忍貓
“不了。我交到了一个男朋友。”白鸢淡笑道,“这次回来,可能真的变了很多吧。现在想想十年前的我,还是觉得太年轻。我当初固执的以为陈炻是我的一切,很长时间都走不出那段阴影。我还是跟我妈像啊。五年前,我认识了秦牧,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和陈炻的差别很大,单单指长相的话,那真的是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去,不过我还是能从他身上发现他的影子,他们都对我太好了。所以,我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
小漪静静的听着,“五年前?那现在还不准备结婚吗?”
霸道老公,不要鬧! jae~love
“快了,等他忙完最新的一项工程就筹备结婚了。”白鸢淡淡的说着,“小漪我有件事想说。”
“你说吧。”
“我在浙江的时候曾经遇到过胡裳。”
“胡裳?”小漪明显惊讶了一番。
“是。她还带着一个孩子。我问她怎么会在那,她就回答,她现在就到处旅游,带着自己的儿子。我也没有继续问下去。之后她就又离开了。”白鸢看着小漪,想从她身上知道些什么。
小漪怔住了。孩子吗?如果是那时候的话,应该比漪南大三岁吧?
“我、知道了。”胡裳,你干嘛要委屈了自己呢?
这一路,胡裳一定会遇到形形**的人,也许有一天,胡裳会找到那个适合自己的人,跟他结婚,再拥有一个孩子。也许,胡裳会和他们再遇见。不论结局如何,也请再见面的时候,胡裳,请你笑着。
见小漪也不愿多说什么,白鸢沉默了一阵,还是将想问的话问出了口,“小漪,那现在可以跟我说说,十年前,我走之后,发生了什么吗?”
貼身美女攻略
無限之妖魔 鋼鐵骨頭
小漪愣了愣,苦笑了一番,随后嘴唇淡淡的一张一合,“辛琼一凡结婚的当天,一切都是井然有序的,白鸢你知道吗,当时一切都还好好的,有我,有星芜,我们就在等着一凡的婚车来。我还记得当时的时间,一辈子也忘不了,上午十点五十一分,一凡给辛琼打了个电话,我不知道内容,但辛琼听完就把手机摔在地上了,后来她开车出去,我和星芜没来得及阻止。结果,辛琼出车祸了。而赶来的婚车里面装着一凡和一南也出车祸了。一凡辛琼当场死亡。而一南昏迷了九天才醒。你知道吗白鸢,这件事就像一个噩梦,一直缠着我,我好不容易用了十年的时间去忘记,可到头来却发现,那些事啊,还是会让我伤心啊。白鸢我告诉你,每次想起这些,你知道我哪最痛吗?是这儿啊,是心脏!”小漪用手狠狠的指了指心脏,任凭眼角滑落的泪,“所以说白鸢你他妈就是个贱人呢,他们死的时候你不在,他们的葬礼你不在,你他妈干脆就别回来了啊!”
白鸢安静的让小漪指着自己骂完,自己的眼泪也早就悄无声息的流了下来。可是,也没人知道,她在异乡的每一夜每一刻是怎么熬过来的。
“小漪,白鸢这一生啊,过的才是最窝囊的。什么也干不了,我就像一个扫把星,在我周围的人,都好像没有什么好结果,嘿嘿,是这样的吧?”
“当然是!”小漪用力的咆哮着,随后她安静了片刻,又问出了一个最让人瞠目结舌的问题,这个问题,让小漪几乎耗完了最后的力气。她说,“白鸢我问你,大学的时候,你是不是喜欢过林一凡?”
小漪分明看到白鸢愣了一下,随后她就笑,一如自己刚认识她的那一笑,她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小漪,你果然是最聪明的。你什么都懂。我喜欢过林一凡,但是,我从来不奢求什么,因为我知道,那个叫林一凡的少年一直以来都属于辛琼。但是,我也是真的爱过陈炻。爱到骨子里。”现在也是……
人體改造師
小漪也笑了。笑的很难看。
脸上突然有什么在移动,小漪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女儿,眉眼之间全是一南的影子。她用稚嫩的双手拿起纸巾擦掉小漪脸上的泪,还发出心疼的声音,“妈妈,你不要哭,我会心疼的。”说完,又看向对面的白鸢,轻声道,“阿姨,你也别哭,哭起来最难看了。”漪南水灵灵的双眸望着周围的一切,努力装出大人的样子。
小漪抱起漪南,挨着她嫩的可以掐出水的面庞轻声说道,“漪南啊,你要管她叫干妈,知道吗?”
白鸢就笑,笑的更加灿烂。
傾君策,隱身貴女
有些人,出现了,就是一辈子的事儿。
情有毒鐘 愛在公元前
“白鸢还有一件事儿,辛琼临死的时候,发了条短信给我,你知道那傻姑娘最后还想的是什么吗?她说,她以为上帝是仁慈的,但是,她最后才发现,这个世界啊,是令她讨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