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離,莫棄
小說推薦莫離,莫棄
雨越下越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妇女伸出手,让随从接过她,从车内走了出来,身着华丽,高高挽起的黑发,闪着光亮的皮靴踩在地上发出蹬蹬的声音。
萧氏的最顶层,是那个男人的所在地。
妇人和萧秦来到那一层楼,那层陌生又熟悉的楼层,推开了那扇紧闭的大门,哪个男人仍是在品尝着顶级的coffee,和以前一点也没变。
“萧龙,总是喝coffee对身体不好。”妇人温柔的看着名叫萧龙的这个男人。
男人虽已经上了年龄,但是却掩不住精致的五官,岁月仅仅只为他增添了成熟的魅力。他对着妇人笑笑,不过更像是友好的笑笑,就像是对待朋友的那种。
“萧秦,这些年,你成长了不少。”
“父亲。”
“萧秦,生在萧家,有很多事必须自己选择,但是……同样的,有些事也是不能做出选择,更恰当的说是做不出选择的。”萧龙顿了顿,继续说,“从一开始就知道所有的事情未免太痛苦了,所以,你做好准备了么?”男人的面孔严肃起来。
妇女脸色一变,快步走到萧龙面前,维持着笑容道,“这一次凌夫人的侄女深得我的喜爱,大方有礼,沉鱼落雁,正是一个大家闺秀,准备介绍给萧秦。”
“好,那下午安排一下,萧秦你去见她。”萧龙说道。
醉枕江山
妇女似松了一口气般,握握萧秦的手,仿佛将一切都寄托在这双手上,不,准确的说是萧秦的身上。
萧秦没有被任何人发现的,叹了一口气,随后淡淡点了点头。
转身走出去的那一刻,天玄地暗,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个豪华的酒店内,而这个房间正是监视室!
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终于醒来了。”一旁传出干枯男人的声音,不过在他说话的时候,我听到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因为,角落里传出女人的轻咳声,拥有成熟的风韵。
我不出声。
“依依啊,今天我把你请到了这里就不绕弯子了,开门见山的说吧。”
巨汗颜中……我貌似什么都没有说……
“好歹看在我们是勉强算得上是亲戚的份上。”
什么?!亲戚,我不解,我才不要有什么亲戚会用这种手段将我绑到这里。
见我不肯声,女人愣了愣,“难道武伶春的女儿是又骚又傻的么!”
我怒极,不过还是冷静说:“这位大婶,你把我绑到这里就是为了骂我妈给我听?
接着说:“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不过女人之间的矛盾不外乎爱情和金钱和权利,如果说是爱情的话,我妈目前单身,看来那男人和你在一起,就算你赢了。那么权利和金钱的可能性比较大了……但是你的矛头又是指向我了。”突然想到,女人不一定为的是目前的钱,也很有可能是以后的长远打算,那么再联想一下自己,和萧秦一同被萧氏保送……等等,难道说这个妇女……
“您是萧秦的母亲吧。”我定了定神。
女人放下喝完茶水的瓷杯,“你还真是聪明。和你妈一样,不过你想要和萧秦在一起,这件事是绝对不可能的,无论!”
“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为了……”
“这件事情没有任何解释!无论是从男女恋爱或者亲情方面来说。”女人趁我疑惑的时候继续说道,“哦,对了,你恐怕还不知道这件事吧,你母亲把你保护得太好了。你是的父亲正是萧氏的董事长——萧龙,萧秦是你哥哥。”
——什么?!怎么可能,母亲一直都没有提起过,那么萧秦他知道么,不会的,肯定是错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萧秦是我的哥哥!不,我才不要有这样的哥哥,不要!萧秦也知道吧,可是,可是为什么他竟然,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每一次亲吻,每一次拥抱他总是那么犹豫,两个人在一起也是很久才做出决定,可是既然知道,为什么……
好像全身都不能动了,恍恍惚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记得女人说的话——你是的父亲正是萧氏的董事长——萧龙,萧秦是你哥哥!
“你会离开萧秦的吧,不,你不得不离开,我可以考虑让你做我的干女儿。”
“……我离开,离开……”
记忆犹新,对话似乎就在眼前,我真的希望这是个梦,可惜又是那么真实,真实得让我该做什么……
哥哥……原来,原来一句话就可以粉碎我的爱情,呵呵……
母亲在萧氏定下的酒店房里等着了,我双眼都是泪,止不住的流,心口好痛啊。
大造師
“妈……”不敢再说话,我怕眼泪流干,极力的忍。
“我们从一开始就错了。”
我点点头,咬牙,“妈,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出去走走,很快就回来。”
母亲一脸担忧的看着我。
神墓之古碑
我笑笑,安慰母亲:“没事。”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前方的路怎么越走越远,没想到这个城市竟这么大,这么大,为什么两人会有牵连?为什么不是别人?
可是,我真的好爱他。
有一种爱不是天轰地裂,也不是山盟海誓,只要静静地在一起,看着他,就是守候的爱。
太監相公你行不行 倩兮
回到原来的公寓,一个人抱着膝坐在地上,现在是夏天,可是好冷……
“依依……”
那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美丽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哽咽。
忍住眼泪,怕他心疼,只要他活下去,什么都好了。
萧秦在我身侧坐下,温柔笑笑看着我,“哭吧,我抱着你。”
再也忍不住的眼泪宣泄而出,抱着他,在他衣服上擦着眼泪,一塌糊涂,没有这么狼狈过,我只知道我抱得很紧,怕失去他,我不要放手。
他静静地回抱着我,口中轻声念着依依……
条件反射想要寻找他的嘴唇,他并没有推开我,在相隔一厘米的时候,我愣住了,他是我哥哥啊,怎么可以,泪流的更凶。
醜妻來種田:山裏漢,別太寵!
情夫住隔壁:女人,乖一點
可是下一秒,我瞪大了双眼,萧秦急促的贴上来,反复的啃食,眼角流下最后一滴泪。
“我们……”
“在一起。放弃一切。”我轻轻搂住他的脖子。“无论是萧秦,还是哥哥。”
轻轻地叹息,越发的搂紧了我。
“你应该笑。”
“我在笑。我爱你。”
……
萧秦只是说和他母亲谈谈,我一直相信着他。
萧氏——谈话进行了很久,我在酒店里握着手机,表面上装着什么事都没有,安慰着母亲商量着以后的日子,眼角时不时的往手机上看。
“唉……”母亲终于叹了一口气,“你还是放不下那个孩子吧。”
“妈……你在说什么呢。”
“我都知道,可是他是你的哥哥啊。”
“我知道。”
母亲摇了摇头,“你是妈的孩子,妈知道你的心思。你长大了,妈不能阻止你做什么,但是你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我笑笑,“我知道的,妈。”
“依依……”母亲哭起来,“我就你一个女儿,实在不忍心……但是妈懂你,妈懂你!去吧……”
我抵着母亲的额头,“谢谢,妈……”
萧秦的谈话也结束了,随后结果是两个人提着行李站到了机场。机场人很多,已是黄昏时分,余辉给萧秦的轮廓镀上了一条金边,好好看。
面对面,他握着我的手,“对不起。”
“这是我的选择。”
“这算是我们的蜜月吧……”他沉默很久,声音开始哽咽,“如果……如果……”
“我会一个人活下去,很快乐的,然后找个人嫁了。可是没有比你好的人了吧……”我笑着说,上前一步搂住颤抖的他,他一定很痛苦,可是我很快乐。
他将脸埋在我的肩上,低语,“我心里永远只有你。”按着我的手放在他胸口,传来的是他的心跳,每一跳都跳进我的心里。
“我爱你,依依。”
“我也爱你。”
有一种爱不需要任何界限,可是选择在于个人,明知道结果是悬崖,却没有悬崖勒马,而追求了坠落的一瞬一生也感受不到的绚烂,也许……任何一个人都不懂爱情。
是的,我们执意的追逐了这份爱,虽然短暂,但是快乐。
两个人,夕阳拉长了身影,斜斜的……
在他人看来是一对幸福的情侣,在他们心里,是彼此最深情的依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