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的日常
小說推薦小人物的日常
我的朋友们都是些小人物,学习成绩大都一般般,处境也是上不上下不下,除了刚子小学辍下来,不知道从哪儿学到些歪门邪气,圈了一帮子“黑白道”的狐朋狗友,最后蹲了大牢,算是碰了底,其他人或者为了生计奔忙四处打工,或者进个技术学校混门吃饭的手艺,只有巧儿是个例外,她留在了农村,继承父业,成了新一代的农民。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她要做个农民,每次这堆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娃子们”聚群,大家都是兴冲冲地夸耀自己去过的最大的地方,比如远在十里以外的乡镇,谈起来去城市的梦想也是一个比一个“宏大”。哦,现在想起来,可能是巧儿并没有那么的兴奋,也没有胡吹海侃城里的远景,这算是一个迹象吧,可是当时谁又能注意得到呢。
不管怎么样,巧儿算是留下来了。村里的生活枯燥又单调,每日里就是干活,睡觉,吃饭,没有霓虹灯的闪耀,只有不到八点就漆黑一片的村庄;没有大街小巷里衣着时髦的少男少女,更多的是留守下来、形单影只的老人和懵懵懂懂、无人照看的孩子;没有品类齐全的便利店、琳琅满目的商品,只有一两家小卖店,货架上也大多是落了灰的普通日用品。
巧儿却非常踏实和适应,好像时代潮起、轰轰烈烈的农民工进城与她无关,好像她生活的农村、她农村的生活就一直,也应该一直是这个样子。
獸世獨寵:獸夫,開飯吧!
巧儿当得起“淳朴”这俩字,不争不抢,不急不躁,一步一步,像极了她家拉耕犁的老牛,也像极了她那个总是一副面朝黄土背朝天,自个儿卷烟抽的父亲。巧儿很巧,有一手好厨艺,小时候每次他爸妈出去干农活回来,她总是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她还跟奶奶学了剪纸,剪刀一转一弯,一个花样就做好了,不但有奶奶教给她的老花样,她还能看见什么物什,遇到什么故事都能剪出来。以前贴窗花还不是很兴盛的时候,他家过年时候的窗花是最引人的。
巧儿真的是特别符合农村老百姓的期待,勤奋耐劳、朴实敦厚,日子过得不说通透,走一步就算是一步,我小时候被家里训,巧儿就是我妈口中的那个“邻居家的孩子”。
那时候家家穷,土里刨食的也过的有滋有味。
后来,物价不知怎的就一路长了上去,一袋盐从一块涨到一块五,又到了两块;一个包子从五毛涨到一块,现在据说贵的能卖到两块五了。农村的地却没有产出更多的东西,粮食的价儿也并没有升上去,巧儿上有老下有小,真真的感觉到了压力。她说,她那段时间很焦虑,能想到的就是让粮食产再多些,婆婆的药要买,孩子的卷子要买,自己身上这套穿了五年的衣服并没有破的要出个补丁就将就将就。淳朴如她,哪能想到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但是即使是这样也不行。我妈有时候打电话会跟我说,流年不利,巧儿这么能干活的一个人日子却越过越凄凉。
穿越之神醫小可愛 小迷糊
我每次回来,眼见得她脸上愁云惨雾的、更苍老了,刚过三十的一个人,说是四五十都有人信。我说,你去赶集摆摊吧,扎在土里过日子怎么熬的出来。
她听了,先是一惊,脸上瞬间有了红晕,非常为难地忸忸怩怩地说道,那多丢人啊。
“有什么丢人的,再说了,多丢人也比你饿死强啊”
这个提议一出,晚上她家里就围了一群人说道这个事情,她对象在村里的直系长辈都来了,七嘴八舌,出主意的、侃大山的、噗噗抽烟不吭声的,十分热闹。巧儿和她对象被围在中央,显得很局促,又很迷茫。
無量山舊事 水的龍翔
等这个事情商量定了,送各位叔叔伯伯们出去已经快十点了,十点的时间在城市里可能只是夜生活刚刚进入状态,在农村却实在是太晚了。
即使是定了,夫妻俩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才第一次出了摊,卖点自家种的菜,还有两把新绑的笤帚。收摊位租金、十分爱财的本家爷爷为了照顾这俩可怜的小的,破天荒没有要她的租钱。然而,确实是难为情,夫妻俩一整天都低眉顺眼,不敢抬头,生怕撞见不怀好意的亲戚或者故意逗弄的近邻,接不上话,下不来台。
时间长了,巧儿倒是越来越敞得开,见人就吆喝,熟人面前也敢大声的笑。每天清晨捆好一车的货就出去摆摊,日子也越过越好。我妈说,早起的家雀儿有虫吃,巧儿日子舒坦了让人挺高兴的,前两天去她那买东西还多给送了半斤。
日子转眼过,日历撕了两本,时间也过了两年。
我的老公是鬼物 金子就是鈔票
蠻荒帝尊
最近,每次提起巧儿,我妈却抱怨起来,说这孩子小时候挺朴实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做生意做的,卖个东西越来越不让人待见,不是缺个斤少个两,就是菜不新鲜,也不照顾熟人了,现在,自家产了什么都往摊子上卖,真是爱财。
抱怨得多了,我也有些不满,一次去她家买点零食,手脚麻利,称上精细,也会时不时跟你寒暄几句,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嗯~怎么说呢,多了生意人的市侩。
近年来,村里在年轻人带动下在网上买东西的越来越多,去巧儿家的顾客也就越来越少。
星途璀璨:影後前妻不好追
全能保鏢
終極獵 夜十三
风水轮转,这世上的事情好像都是如此,新事物蹦蹦跳跳地出现,平平缓缓地发展,再慢慢暗暗淡淡地退场,巧儿的日子好像也到了另一个需要拐角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