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壞蛋是我哥哥
小說推薦那個壞蛋是我哥哥
“没什么”韩澈扯笑着说
“对了,刚刚那个女的是谁?我听见她刚刚喊我淇淇了,我和她很熟吗?”淇淇回想起刚刚的画面,奇怪的问韩澈
“不,不熟”韩澈否认的说“我们和她从来都不认识”他否认了和她一切的关系,他不希望淇淇再次因为她而受伤
零度深愛:請原諒我如此愛你
“哦”淇淇只是平静的应了声“你干嘛那么急得走啊?我的婚纱都没换下来”立刻又换脸了,不满的喃喃
“这样穿着很漂亮,穿久点又有什么所谓”韩澈再次恢复笑容说
“会弄脏的”淇淇整理了一下婚纱
“弄脏了再设计一条”韩澈倒是开心的笑着,只要这样继续保持下去,只要她永远都不恢复记忆,那一切都会很完美!
“淇淇以后你再遇到那女的不要跟她说任何一句话,知道吗?”韩澈还是很不安的提醒着
“知道了”淇淇点点头,怎么韩澈见到那女的反映那么大?按道理说如果是陌生人应该不会这样提醒吧!难道韩澈在说谎?
“难道你们背着我偷偷去结婚了?”冰闫一看那行头,两人都穿着结婚礼服
“试婚纱没换下来”淇淇疲倦的躺在沙发上
“韩澈,明天你的生日办不办?”冰闫边看报纸边悠悠的问
“明天你生日?”淇淇惊异的站起来“我怎么不知道?”淇淇泄气的喃喃
“嗯”韩澈轻轻的点点头
立刻韩澈又抢过冰闫的报纸“动作够快的”上面的头条新闻就是韩澈的生日会
“明天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和淇淇过好生日,别搞这么多无谓的东西”韩澈把报纸扔向冰闫,淡淡的说(冰闫平时根本就没看报纸的习惯)
“连我这个老爸都不要了吗?只想和淇淇过?”冰闫紧皱眉头,明显的表现出了他的不满
華寵令
“当然是一家人啦”淇淇过去在冰闫旁边卖笑的说
“放心,明天我会自动消失的”冰闫浅笑着说
“最好如此”韩澈还添盐点醋的说了一句
“小姐,你要去哪里?”刚想出门就被佣人给拦住
“我要出去一下”淇淇穿着一身便衣,带着压低的鸭舌帽,小声的说
“少爷说过不可以让你单独出去的”佣人依然阻拦着,不让淇淇出去
“今天韩澈生日,我是不是给他买个礼物也不可以?”淇淇有些怒火的说
“不是,可以”佣人低下头给淇淇让路
淇淇走了几步又退回来“那个韩澈他喜欢什么东西?”虽然跟他在一起一个月了,可是还没见过他对哪样东西动心过
穿越快穿:反派難為
“…”佣人语塞“对不起小姐,我不知道”佣人恭谦的说
寶塔鎮星河 柳三刀
淇淇鄙视了一眼
“小姐请问有什么帮到你的?”售货员走过来职业的问道
“不用,我自己随便看看就行”淇淇淡淡的说
一眼扫过发现这里全都是普通的东西,刚想离开却又停下了脚步“也许这个不错”淇淇看着在橱壁上摆放的水晶玩偶,一对老婆婆老爷爷互相扶持,看起来不错“白头到老”淇淇微笑的说
走在半路的淇淇却莫名让一帮人劫持下来“你们干吗?”淇淇警惕地说,看起来全都是一群小太妹
“冰淇淇,还记得我吗?”从小太妹中走出来一个身穿有些暴露的女女
“你是谁?”淇淇冷峻的说,手里紧紧的抱着水晶玩偶
“对了,忘记你已经失忆了”女女开笑的说“我是你以前的同学,叫林纤紫”林纤紫边靠近边悠悠的说
“拦我下来干吗?”淇淇直截了当地说
“听说你快要订婚了,我当然是来祝福的啦”林纤紫阴腔怪气的说“不过我刚好没什么礼物送,就送你一个秘密要不要”她唏嘘的说
“不需要”淇淇甩开她的手,冷冷的说
“啧啧,一个已经失去贞洁的女人竟然现在想要嫁人,是你幸运了还是韩澈倒霉了?”林纤紫交叉双手摆在胸间惋惜的说
“你说什么?”淇淇立刻抓住林纤紫的手臂,狠狠的抓着
“别那么激动,你想知道我一定会一字一字清清楚楚的告诉你的”林纤紫放开淇淇紧抓的手
“在你失忆前你已经被别人强奸过的”林纤紫一字一字的慢慢吐出来,看着淇淇慢慢变化的脸色,她很是兴奋
頭頂青天
“你骗人”淇淇听了欲走却被抓住了
“那么快走干吗,我都还没说完”林纤紫扯过她的手继续说
“对不起,我不想知道”淇淇撇过头冷峻的说
“帮你恢复记忆不是很好吗?你应该感谢我的”林纤紫假笑的说
“在那晚你被玷污了之后你就去自杀,所以就变成这样,失忆了”林纤紫紧接着说“所以你根本就不配,不配嫁给韩澈,你已经是个肮脏的女人了”林纤紫发疯似的在淇淇耳边怒吼着
“不是,不是真的,你一定在骗人”不知觉眼泪流了下来,淇淇痛喊着“我才不是个肮脏的女人,才不是,才不是呢”淇淇使劲的摇头,可是脑袋却剧痛,似乎在回放着某些东西
“看来你还没彻彻底底的恢复”林纤紫奸笑的说“你已经被人强奸过来,已经是个没用的女人了”一句一句的在淇淇耳边念叨着
这一句一句的话又在淇淇耳边重复着,甚至在大脑浮现着
“啊~~~~~”淇淇吼叫了一声,脑袋真的好痛,似乎那恶心的画面在一点一滴的重现着
“纤紫这样做太过分了吧”旁边的一个女女看见淇淇抱着头在地上滚着,难免感到一丝的怜惜
“呵”林纤紫哼笑一声“我这是在帮她,让她现实点面对生活,再说她有权知道以前的一切”
“那现在怎么办?”旁边的女女恐惧的问着
“看着她直到她恢复所有的记忆为止”林纤紫扬起嘴角奸笑着
“淇淇去哪了?”韩澈一起来就没看到淇淇,紧张的向佣人询问着
“小姐说是给少爷买生日礼物去了”佣人边整理房子边回话
傾城狂妃:邪王寵妻請節制
“她一个人去?”
“是的”
“不是说过不要给她一个人出去的嘛,你们是不是把我的话当垃圾”韩澈怒吼着
“是小姐执意要去的,拦不住她”佣人低着头轻声的说
韩澈明显的瞪了她一眼“饭桶”
“不要,不要”辟静的小巷传出一声声嘶哑的哭声,淇淇蹲在角落里痛哭着
“看来已经恢复那些记忆了”林纤紫看了全身发抖的淇淇,扬起了满意的笑容“我们也就功成身退了”说着带着小太妹走了,脚步声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了…
“该死的韩澈,为什么每次我需要你时,你都不能出现”淇淇怨骂的吼着,难道你就真的不能做一次勇士吗?童话故事里不是都那样的吗?王子打败恶魔救走了公主,可是..可是你怎么就不能做一次真真正正的王子呢?淇淇把头埋在膝盖间,抽泣着…
她真的回忆起那晚的事了,那么的恶心,他们那副嘴脸淇淇一辈子也不会忘的,她不会再那么傻了,自杀?之前竟然傻到自杀?!必须让他们付出代价,就算死也要拖他们下水,淇淇狠狠的擦掉眼泪,哭不能解决问题,哭更不能让他们从这世上消失
淇淇眼里闪烁着隐约的那点东西,拿起地上摆放的水晶玩偶,淇淇一步一步的走出那个小巷…
“小姐你回来啦”佣人擦了一滴汗水,感谢上天保小姐没出事,要是真的出个什么意外,她的耳朵恐怕就不保了
“怎么那么紧张?”淇淇淡淡的说,脸上看不出任何的不对劲,掩盖的很好
“少爷刚刚发脾气了”佣人小声的说“因为小姐自己单独跑出去”
“他现在在哪?”淇淇脱下外套冷冷的说
“在二楼”佣人接过外套恭维的说
淇淇悠悠的上了楼,看见韩澈正在窗边,淇淇从背后抱了过去“在担心我吗?”
“淇淇你跑哪去了?”韩澈惊喜的回过头“没事吧”
“呵”淇淇哼笑了一声“怎么可能出事呢?”淇淇假笑的说
“以后要出去告诉我一声,我和你一块”韩澈蹭着淇淇的脸悠悠的说
“知道啦”淇淇转过身“这是给你买的生日礼物”她拿着水晶玩偶,淡淡的说
韩澈刚想接过礼物,手却一滑
‘砰’一声玻璃落地的声音,偶玩在瞬间变成了一推颗粹的玻璃
淇淇流泪了,难道连上天都不让他们在一起?真的不能到白头偕老了吗?!也许把,这是注定的…
淇淇弯下腰捡着,一滴泪珠滴落到了水晶玻璃上,飞溅起来了…
“淇淇小心点,我来捡就行”韩澈弯下腰拾捡着,却看见玻璃上凝挂着几颗闪烁的泪水
摆头一看,她哭了“你怎么哭了”韩澈轻轻的拭掉脸颊上的眼泪
“韩澈”淇淇突的围住他的劲脖,嘶哑的说“我真的好怕,好怕我们不能白头偕老”她靠在他的肩膀上吼着说
“说什么话呢?”韩澈可笑的摇摇头“我们一定会白头偕老的,那时我们会牵着手在草原上轻轻的踏着,而后面跟随的是我们的子孙”韩澈温柔的摸摸她柔顺的发丝缓缓的说
“真的可以吗?”淇淇抽泣的说,一定是不可以的,淇淇心里补充道,也许到那时和你牵着手的并不是我!而是另一个比我更完美的女人
“可以的”韩澈轻刮了她的鼻尖“这个水晶玩偶粹了不要紧,明天再买个十个八个的摆着”
不,也许明天那十个八个的水晶偶玩就不属于我的了“我不要,我不要明天的那些,我就要这个,就算是粹了,残缺了,那也属于我”淇淇执意的说,轻手的把它们捡起来
“那好,不要其他的也罢,今天我就把这个修好”韩澈宠溺的说
突然鼻间又涌现了一阵酸味,她哭着说“韩澈,不要对我那么好行吗?”这样的话我就更舍不得离开你了
“说什么话呢?对你好是应该的啊”韩澈奇怪的说“再说有哪个女人不想自己的男朋友对自己好的,可能也只有你这个傻瓜”韩澈戳戳淇淇的脑门,嘲笑的说
“不是”淇淇摇摇头“你才是真正的傻瓜”她含着泪水说,明知我已经不是个干净的女人了,还对我那么好!明知自己也接受不了那个事实,却要伪装得什么都没发生过!
“好啦,就当我是傻瓜行吗?别再哭了”韩澈心疼的擦擦她的脸颊“哭的眼睛都红肿了还怎么陪我过生日”他心疼道
“以后我离开了你也要好好的活着,知道吗?”淇淇托起他精致的脸庞缓缓的说
“你说什么傻话呢”
“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淇淇扯笑的说
那晚他们过了最难忘也是最浪漫的生日
韩澈还深情的对淇淇说“结婚那天一定会再带你去踏足那火红红的彼岸花”
淇淇只是沉默的点点头,也许没有那么一天了,我的宿命也许就像彼岸花那样,凄美而又悲惨!不过那样我也知足了,因为我遇到了一个很好很好的男人,不管我怎么样,他都会像叶妖那样保护着我!保护着我这朵花妖
天渐渐的明晓,残缺的月儿渐渐的躲了起来
一夜之间,许多事情都飘渺而过,淇淇斜睨了小巷的三个尸体,有些腐臭…也许这就是生命的终止,帮助他们逃脱了世间的魔爪
淇淇迈着显些轻快的步子走出小巷,也许幸福就在不远处
是眼睛模糊了吗?那个背影…冲冲而过,淇淇追了上去,背影却越走越快,似乎在逃离,在躲避
“站住”淇淇跑的有些嘘气,恍而急促的吼了一声,背影却仍然在逃离
不得已,淇淇继续追着,也许是好奇心吹蹙着她,可是更多的是飘渺的熟悉
超人類進化
终于她停住脚步了“别再追了”她冷漠的说,还是有些的嘘气
“你不跑我就不追”淇淇停下说“似乎你很怕我?在逃避我吗?”
“我是怕你怕我”她纠正说,上前几步,不想让淇淇看到她的容貌
“是凌雪姐吧”淇淇缓缓的开口
她明显的抖了一下,嘴角抽搐的说“你不是失忆了吗?”头仍然没转过来,仍然背对着
“恢复了,恢复了以前所有的一切”淇淇上前几步,停住“包括以前你对我做的一切”站在凌雪面前,淇淇若有若无的说
凌雪没有直视她“对不起”她带有愧疚的,缓慢地说“如果想报仇的话可以,想要这条命也可以”她稍微仰着头
“我不想报仇,我也不想要你那条命”淇淇托起凌雪的手“以前的事我也不想再提,因为你并没有想至我于死地,又或者想毁于我的一切,如果你真想那样的话,你就不会再返回来救我”淇淇浅笑的说
凌雪低下头,有些惊讶“你找那晚的人了?”
“是”淇淇点点头“找他们报仇的,本来也想顺便找你报仇的”淇淇婉笑的说,转过脸看着旁边的一棵树“说真的,当时我很矛盾,我想让你跟他们一样,以牙还牙,可是,大脑制止了我这样想”
“现在还来得及”凌雪在后面悠悠的说
“可是,我不想了,一点都不想了”淇淇走到凌雪面前直直的摇着头
“所以呢?想把我当朋友那样看待吗?”凌雪抬起头悠悠的说“就不怕我再次危害你?”QQ532424047
“既然我有勇气追来就不怕了”淇淇浅笑着说,当时看到那个背影时就知道是凌雪了,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她出现在这里!
“你为什么在这里?”淇淇疑惑的说“难道你在跟踪我?”淇淇猜测的说
倩女離魂 鄭光祖
“是,我在跟踪你”凌雪如实的说“因为冰家上下都在传你失踪了,所以我在跟踪你”
“….”淇淇沉默不语,缓了一会了“你在担心我吗?”淇淇肯定的说
“似乎后天就是你们的定婚之日了,不见你这个新娘怎么行?”凌雪并没有正面回答淇淇,围了个弯
“谢谢你”淇淇缓缓的开口“凌雪姐”
凌雪恍惚了一下,笑了…
“小姐回来啦”某佣人惊呼的大叫
“你跑哪去了?”显然韩澈眉间有些怒气
“对不起,我没事”淇淇疲倦的倒在沙发上,昨晚整整一夜没睡,原以为不可能再回到这里了,不可能再回到他身边了,也许意外就是无间间来的,沉合双眼,慢慢的睡去,不管旁边的人,脑间散发着幽幽的幸福感,安全感
韩澈抚摸了下她柔顺的秀发,知道她累了,示意了一声,佣人们都安安静静的去做各自的事了,静的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的世界
昨晚韩澈就察觉出来她有些不同,似乎心不在焉,不过也没太放在心上,而今天早上她连影都不见了,失踪的消息也就传了出去,仅仅一个早上,各媒体间就相传新娘子半夜逃脱,现在报纸上的头条新闻就是这个,还传只要抓到淇淇就重赏!
这使韩澈更是心乱,脑袋间突然萌发出了许多的想法,可是最靠谱的一个就是‘也许淇淇恢复记忆了’,韩澈简直快要崩溃,也许纸真的包不住火,保护得怎么密实都没用
不过突然间她又回来了,而且没有一点恢复记忆的迹象,这使悬挂的心安放了下来,没有恢复是最好的!
看着熟睡的她,韩澈微微的笑了,也许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
淇淇晃了晃脑袋,现在似乎在自己的房间里头,舒活一下自己的骨头,好像睡了挺久的,已经是夜间了…
走出房门,发现韩澈驻在阳台边,看着冒出来幽幽的白烟,难道在抽烟?淇淇走了过去
立马拿掉了他嘴边刁的一根烟“好像你根本就不抽烟的,怎么现在抽了?”
“听说抽烟能让脑袋模糊点”韩澈回过头悠悠的说
“你有烦恼?”不是快要订婚了吗?怎么还有烦恼
“我怕你突然离开我,就像今天早上那样”韩澈微皱眉头身心熟虑的说
“为什么会那样想?”淇淇灭掉烟头,看着韩澈的那忧愁神情
“我怕你恢复记忆”韩澈如实的说
“难道我的记忆有那么可怕?能拆散我们?”淇淇明知故问的说
“没有”韩澈突然清醒的摇摇头“好了,现在去吃晚饭吧”推着淇淇
淇淇停住了脚步“韩澈,我已经恢复记忆了”淇淇缓缓的说
这句话宛如千重的铁重重的压到了他的脚,担心的事还是会来,看来自己的担心不是多余的,缓了一会…
“呵”韩澈嘲笑了一下“果然纸包不住火,保密的怎么好都没用,而且恢复记忆还那么巧合,刚好挑在快要订婚的日子”
淇淇挽下他的手“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她接着说“我不会离开你的,婚还是会照结的”
“…”韩澈沉默着,恍惚的看着面前飘渺不定的淇淇
“那晚我并没有什么事,凌雪姐及时制止了那些人,而且我也去医院检查了”淇淇悠悠的说“没事”接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韩澈看着她,莫名的笑了…
那晚在月光下,他们紧紧的拥抱着,似乎像劫难已过的恋人,彼此的珍惜对方,感谢对方!他们的宿命真的不像彼岸花,就算是闻了它的香味,恢复了记忆,也许结局也不会像花妖和叶妖那么凄惨
结婚那天
“小姐,你还磨蹭什么?婚车都快来了”萧宁在门口紧锤着,不停的望着手表
“等等啦,那么着急干吗”淇淇不满的嘟嘟嘟嘴
“吉时都快到了,而且老爷都在教堂催了”萧宁边上楼边急促地说
“好了”淇淇甜笑的从房门出来,穿着那天韩澈设计的婚纱,一身素白无任何装束的拖尾婚纱,胸口那的领口边还点缀着百合花…把肌肤衬托得更白,就想象白牙,海藻般柔顺的秀发披在肩头上,眼里都充满着笑意!
“小姐,太美了”萧宁忍不住又攒了一口,虽然那天已经赞美了很多次了,不过看而不倦
“快走吧,刚刚不是你在催吗?”淇淇领走着
“哦,对哦,时间不等人啊”萧宁恍惚过来,搀扶着小姐
“我不是老婆婆,不用这样搀扶把”淇淇不满的看看旁边的萧宁
“新娘都是这样的”萧宁笑着说
“怎么是这辆车?”萧宁挠了挠头,似乎接小姐的不是这辆车
“萧宁,你还发什么呆?不上车”淇淇已经坐上车了,看着还在发呆的萧宁,吼叫了一声
“哦,来了”也许是老爷换了车吧,萧宁猜想着
不对,怎么这辆车开往的路线不对?萧宁把头探出窗外,根本就不是开往教堂的路“这不是开往教堂的路,你们要开去哪?”
旁边的男人使了个眼色,拿起了CAII机,小声的叫唤着,然后又点点头
立刻把旁边的萧宁打昏了…QQ532424047
淇淇立刻感到不对劲,天哪,怎么那么倒霉,难道连结婚也被绑架?
“你们是谁?”淇淇提防的说
“小姐放心,只要你别乱动,我们不会动你的”男人有些恭维的说
淇淇暂时保持了沉默,望着两边的风景,感觉有些怪异…
这条路线似乎有些熟悉,淇淇努力的回想着…
“小姐,下车了”男人打开车门,恭维的说
“萧宁她…”知道了,他们并没有恶意,从他们对她的态度而知
“不会怎样的,请小姐放心”男人在车门前侯着
淇淇扬起一抹微笑,已经猜到是谁了,悠悠地走下车
“淇淇”从背后想起磁性的男低音,摆头一看,淇淇嘟起不满的小嘴“就知道是你,玩什么把戏呢?”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变聪明啦”韩澈扫过她刚弄好的发型
“刚弄好的,别弄乱了”淇淇小心的护着她的头发“不是订婚的日子吗?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嘛?”淇淇接着刚才质问着,眼前是一片荒漠漠的田野,似曾见过的
韩澈牵过她的小手,边走边说“还记得我生日那天给你说过什么嘛?”
“你那天说过那么多句话我哪知道你指哪句”淇淇跟着他的脚步走,回想着
“那么重要,那么深情的你倒是忘啦?”韩澈有些失落地说
“呵”淇淇咯笑着“耍你的,当然记得,你不是说订婚那天还要带我去看那火红红的彼岸花嘛”
“现在我们在这里订婚好不好?”不一会儿,眼前重现那天火海一样艳艳的彼岸花
“可是老爸他们不是在教堂吗?”淇淇倒是担心其那边的情况了
“我不喜欢那种场合,要搞就让他们自己去搞”韩澈微笑的说
“所以你才把萧宁打晕?”淇淇挑着眉头说“免得她去告小状”接着说
“你自己都回答了,还问我干嘛”韩澈瞥了她一眼,嘲笑她的愚蠢
他们素白的礼服冲击着红艳艳的彼岸花,那点雪白就像珍贵的珍珠,彼岸花洒脱在他们身上,那样强烈!柔光为这对恋人反射着,更是衬托出他们的光辉
韩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枚戒指,险些淇淇以为那是彼岸花,那是按照彼岸花做的戒指,上面还有属于彼岸的香气,也是那样的红
“愿意嫁给我吗?”韩澈托起她的手,单膝跪下他迎着璀璨的阳光仰起头,深情的望着她,微薄的唇边挂着一抹清淡的微笑.
“我愿意”淇淇缓缓的说,脸上顿时凝挂着甜蜜的微笑
这句话他曾经问过她,同样那天也是在这里,同样那天他也是那么深情,只是那时没有却确的答复
淇淇看着手指上火红的的戒指,笑了…
这永远都属于她了,这枚戒指是,韩澈也是,不会再有离开她的那天…
焚天邪神
他们携手走到一棵参天大树前,韩澈说这是花妖和叶妖发誓的地方,它们发誓永世不分离,可也是在这里它们分离了!
可是他们的命运不会那样,他们携手齐声的说“永远也不会分离,就算死也不会”有些像拜把兄弟的那种说法,可是这些都是他们由衷说出的,也是他们所希望的,在那里他们洛下了深情的一吻,在命运的见证下,他们深信会改变彼岸花的话语,那就是‘幸福的延续’
捻转,鲜红的彼岸花在阳光下绚丽无比,俩人在花丛中慢走着,金色的光芒染在红色的彼岸花上,光辉的阳光照射在他们身上,延传幸福的道路…
他说过,等到年老的时候,他们会一起牵着手在广野的草原上轻轻踏足,身后是他们的子孙!相信只要他们踏足过的地方就会留下幸福的足迹,彼岸花的味道,也就是幸福的延续!
他们相视一笑,回望着踏过的彼岸道路…
————————the end————————
(全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