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城之夏
小說推薦芙蓉城之夏
凌风的话让夏沫整个人陷入了沉思,九九八十一难,多么可怕的数据,特别是凌风说完话后那意味深长的一笑,更是让夏沫感觉到不寒而栗,倒在床上翻覆睡不着。
11点半,夏沫与于蕾便倒在了床上,于蕾窝在被窝里的看着小说,而夏沫则是拿着自己今天上课时记录的笔记心不在焉地看着,其实她的心里一直在回荡着今天凌风说的话。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铃声打破了寝室的安静,夏沫慌张地拿起放在床上的手机,但是她的手机并没有动,那头的于蕾看了一眼夏沫,愣住了,她尴尬的拿起手机,上面是个陌生的电话,于蕾笑了笑,便接起了电话:“喂,哪位?”
華夏海權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生阳光的声音:“猜猜我是谁?”
一個六零後的情商筆記 下雨就打傘
“谁知道你是谁?不说我可挂了啊。”于蕾冷冷地说道,电话那头阳光声音的男生随即转变了口气:“喂喂喂,别挂别挂,可恶,我的电话你没记吗?我是凌风。”
西遊之齊天妖帝
于蕾一听,哼笑了声:“原来是你啊。”
我的女友是狐妖 鈞鈞
“是我是我。”凌风笑嘻嘻的说道:“你们现在在干什么呢?”
“睡觉。”于蕾翻了个白眼,不冷不热的回答:“大半夜的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我说过今晚上要给你打电话的。”电话那头的凌风笑嘻嘻的说道,于蕾甚至那头的夏沫都能联想到此时凌风那张可爱,但是笑的有些夸张的脸:“喂,你和夏沫要不要出来?”
“出来?干嘛?”于蕾看了一眼夏沫,夏沫此刻也放下手中的笔记本,脸上挂着好奇看着那头的于蕾,于蕾警惕的眼神仿佛是五六十年代那时防阶级敌人一般:“这都快12点了,孤男俩女出来不好吧。”
地下秘藏
凌风呵呵笑道:“呵呵,你这个小学妹没有想到还挺会造词的,‘孤男俩女’你都说的出来,谁告诉你只有我一个男的,今天晚上落林那小子也在,喂,你不想出来,难道人家夏沫也不想出来吗?”凌风的话本来就很大声,说到这句的时候,索性就用喊的了,于蕾用手遮住电话的通话器,压低声音问:“夏沫,要去吗?”
夏沫天真的看着于蕾:“你要去吗?”
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位于仁政路的酒吧一条街路口上,这里面是离学校最近的酒吧一条街,虽然说离学校近,但是这里面的酒吧完全都不是针对这些学生们的,豪华的装修,通宵的营业还有一溜的名车,明显向所有人都宣扬这里面并不是单纯的学生聚集酒吧,而是专门这附近C大的那些公子哥,阔小姐们来玩的地方。
夏沫和于蕾刚一下车,街头的另一边便看到有人一边朝她们挥手一边喊道:“喂,于蕾,夏沫,我们在这儿,在这儿呢。”
于蕾和夏沫放眼看去,只见那头凌风正如同小孩子般兴奋地朝她们挥手,而另外一个熟悉的影子正站在凌风的身后,微微依靠着立在路旁的梧桐树,嘴角还叼着一支香烟。
是落林
夏沫的心脏微微一颤,凌风果然没有撒谎,落林也在。很快,绿灯亮了,凌风和落林一前一后冲他们走了过来,凌风将落林拉到了夏沫的面前,只见落林本来就有些颓废的脸上此时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更加的颓废,落林看见夏沫,脸上出现了一丝惊讶:“你怎么在这儿?”
“我……我陪我同学啊。”夏沫脑子一转,立刻将于蕾从旁边拉了出来,于蕾无辜的点点头:“对,是我想出来,然后让夏沫陪我出来。”
“喂,落林,你干嘛还板着这张扑克脸啊。”凌风凑上去看着落林,见落林依旧沉着个脸:“走吧,我在我们常玩的地方订了个包间,不管今天白天怎样,现在好好的放松下吧。”说着,便冲于蕾使了个眼色:“你呢,于蕾,你就乖乖和我走。”
于蕾看了看夏沫和落林,又看了看旁边一脸调皮如同小孩子的凌风,无奈地叹了口气,没办法,没有必要做电灯泡,也只能是跟着凌风走在了前面,身后,剩下夏沫与落林两人慢慢走着。
别墅里,洛小雅正端着杯咖啡坐在沙发上上着网,笔记本的屏幕上是一条今天才登出的重磅新闻
‘天乐公司突发意外面临经济危机’
“哼哼。”洛小雅淡然一笑,端起手里的咖啡轻轻呷了口,这个时候,洛华穿着睡衣走了过来,坐在了洛小雅的身旁:“还没睡?”
“没有,父亲有什么事吗?”洛小雅的眼睛没有离开显示屏
“你做的不错啊。”洛华嘴角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没有想到,你还有你父亲当年不择手段的天赋呢。”
“父亲,咱可是说好了,这个公司到手之后,落林要占有股份。”洛小雅一本正经的看着身旁的洛华,洛华愣了愣,随即点头:“好,我女儿从小就挺维护你这个大大咧咧的哥哥,那么我这个做父亲的也不会阻拦。”说完,洛华便转身离开了,洛小雅打开QQ,点开其中一个窗口,打下一句‘明天组织工作室的所有人开会’
这头,落林,凌风,夏沫和于蕾四个人在酒吧里面玩了一晚上,直到天空出现鱼肚白的时候,大家才肯罢休,两个男生将夏沫和于蕾送回寝室,正准备回寝室睡觉,突然,凌风的手机响了起来,凌风拿起来一看,是他的父亲,与落林宏源企业是合作方的江苏卡门产业董事长凌国军的儿子,凌风看着手机号愣住了,父亲一般没有什么大事是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于是便避开了落林,接起了电话:“喂,父亲,有什么事吗?”
“昨天晚上怎么打不通你电话呢?”电话那头的凌国军十分担心的问,凌风赶紧说道:“哦,昨晚上我和宏源集团的少公子落林出去喝酒,可能酒吧信号不好,所以没收到,父亲,有事儿吗?”
“你现在和落林一起的吗?”凌国军一听,更加的着急了,凌风愣了愣:“在呢。”
“昨天晚上1点过的时候,你黄叔叔给我打电话,说各大媒体出现了个新闻,说天乐公司濒临破产,有没有这回事?”凌国军急忙问道,凌风点点头:“这事儿我正准备与您说呢,前几天他们宏源集团在天乐公司布置的人出事儿了,然后天乐公司莫名其妙地就损失了大半的客户。”
“你怎么看这事?”
驚世俏巫醫
“父亲不会认为……”凌风说到这儿,回过头看了那头的落林一眼,他理解自己父亲的话,面色有些为难:“父亲,这事儿我目前没有从我们在宏源集团里面的人口中得到什么消息,父亲,我们和宏源公司是合作方,不要中了离间计才是。”
凌国军‘恩’了一声,沉默了几秒钟:“这样,你这几天好好与落林接触,据我所知,落中华不是那样的人,但是洛华可不一定,我感觉这次的事情有点像是那个洛华做出来的,俩人不和是早晚的事儿,你在成都好好读书,另外在有什么事的情况下,成都这边的公司让他们全力帮落中华,和这人合作,我感觉不错。”
“好的,父亲放心。”凌风点点头:“那么天乐公司……”
“不要因小失大。”
帶著英雄聯盟穿越了
“明白。”
挂下电话,凌风便回到落林身边,此刻,落林已经有些昏沉了,凌风笑着拍拍落林的肩膀:“走,我们回寝室休息会儿去。”
洛小雅早早的便给系主任打电话告假,随即起身换好了一套西装,合身的西装让她更加有一种职业女性的风采,特别是那副眼镜,更加显得她精明能干,她开着一辆跑车朝着自己的工作室开去,当她到工作室的时候,工作室的所有人早已经在会议室等她了,洛小雅坐下,便斩钉截铁地问道:“怎么样?到现在为止,天乐公司还未有对我们工作室发出的新闻稿有声明。”
“他们无暇顾及了。”洛小雅冷笑声:“对了,那些客户和我们工作室还合作的愉快吗?”
“恩,很愉快。”其中一个穿着休闲西装的年轻男人点头说道:“不过,长此以往,我们一直亏本,我觉得……”
“你懂什么……”洛小雅恨了那个年轻人一眼:“别说亏本,就算是将我们工作室送给他们,我也愿意,现在我们需要的是更大的公司,而不是仅仅局限于面前这个小的工作室,你有没有听说过想吃到好吃的果子,就得付出多于常人的肥料吗?你真以为天下能掉馅儿饼吗?”
“对不起。”
“恩,没关系,记住我说的话,以后损小才能得到大的。”洛小雅口气软了下来,转而她又对另外一个中年人说道:“孙峰,今天晚上约一下天乐公司的罗天副董事长,我在【柏松】宴请他。”
“好的。”
下午,落林才慢慢从床上爬起来,他刚一睁开眼睛,便看见凌风一改往日的嘻嘻哈哈调皮模样,一脸严肃地坐在自己位置上看着新闻,落林坐了起来,挠了挠脑袋,嘀咕道:“你在看什么啊?凌风?”
凌风回过头,看着坐在床上的落林:“落林,今天早上没有给你说,天乐公司好像有麻烦。”
緋聞明星戀人 思娜
“什么?”落林听见凌风这样说,迷糊的脑袋唰地一下清醒了,他立刻跳下床,来到凌风身后,仔细读着那条新闻的,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是多久的新闻?”
“昨晚。”
“可恶,怎么会……”落林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被雷电击中一般,坐在了椅子上,只要是做生意的人都看的懂这样的新闻,有人要利用这样的谣言来造成天乐公司的破产,趁机收购,然后将这样的臭名丢给宏源集团,自己这次将宏源集团给害了不小,就在这个时候,寝室的门开了,只见洛小雅站在门口,满脸微笑地看着落林和凌风俩人:“你们好啊,在干什么呢?”
凌风见是洛小雅,立刻将网页给关掉,落林没有好气的看了洛小雅一眼,没有回答她的话,倒是洛小雅刚走进寝室,便闻到了浓厚的啤酒味:“你们昨晚去喝酒了?”
“呵呵,是啊,喝了点。”凌风再一次恢复了小孩子的模样:“哟,小雅怎么这个时候才来啊?”
“怎么,觉得我来晚了吗?”洛小雅佯怒:“今天上午我也睡了个懒觉,这个时候才起来,呵呵,昨天晚上你们哪儿喝的酒啊?怎么也不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