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劃過陌生的你
小說推薦流星劃過陌生的你
第三天,姜云回来了。
姜云推开病房的门,看到江觅柔将头枕在韩志温的臂弯,已经睡着了。床上韩志温并没有睡着,他只是安静地看着江觅柔的头,眼神里满是快乐、满足以及—不舍。
她轻轻走过去,伸出手抚摸着江觅柔的头发,心里一阵酸痛。“这个孩子受了太多苦,难道还是我做错了吗?”她转过头看着韩志温说道。
韩志温并没有抬头,他依然只是宠溺地看着江觅柔,“没有做错,这就是我们的结局。”
姜云更加难以自持,握住韩志温手,颤抖得说:“志温,妈妈这次真的对不起你。其实,你……”
“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做过心脏手术,你和陈医生给我编了一个梦。”说完总算抬起头看着姜云的眼睛说道:“妈,感谢你,给我的这个梦,不然我到死都见不到小柔了。”
江觅柔在姜云摸她的头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她只是不想睁开眼睛去面对,于是只是安静着,不说话。然而此时听到姜云和韩志温自己承认,她心里真的很难过。医生没有骗她,韩志温真的没有做过手术,他真的没有希望活下去了。
姜云听着儿子的话语,终于颓败地坐下。江觅柔赶紧将她扶住,在旁边椅子上坐好。笑着说:“阿姨,你来了。”
姜云将手覆在江觅柔的手背,声音已经哽咽,“小柔,阿姨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到底做错还是做对了,但是都请你原谅。”
江觅柔赶紧双手握住姜云的,也哽咽道:“阿姨,无论你做什么,初衷都是因为爱志温,而我也爱他,因着这个原因,我怎么会怪你呢。不管我和志温还能在一起多久,我都感激,并且感谢你,感谢你让志温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姜云有些愣,她的心里是真的不好受,如果不是自己欺骗了韩志温,他怎么会以为自己康复了,怎么会再来打扰江觅柔的生活。但是看着这两个孩子的样子,她又庆幸自己这样做了。
“当初,志温的心脏已经发生病变,已经显现枯竭的信号,而且他自己也不肯治疗准备放弃了。陈医生为他检查后发现志温的心脏居然失去了手术的时机,不能动手术,就只能等着彻底枯竭,我实在看不下去。”姜云慢慢说着,“大概治疗了一个月之后,志温的病没有恶化,但是也没有好转,陈医生突然想到这个办法,如果告诉志温他已经做过手术了,或许他就会如当时一样,能够以那种状态一直持续下去也不一定。只要保证不做激烈运动,保持好的心态,说不定真的还能将生命延续几年。”
江觅柔和韩志温听着姜云的话,都没有太大的情绪,也不显得有多激动。
是啊,还有什么惊讶的,反正有什么关系。这几天,两个人都想了好多,很多事情在多年以前就已经注定,很多东西在心里的位置慢慢上升,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比拟了。
之前江觅柔还抱着希望想去求医生再给韩志温做手术,将他的病治好。后来,看着韩志温平静地看着她忙碌,听着韩志温虚弱但是依然存在的心跳,她才明白了,所有能做的努力,韩志温都已经做过了。因为他对自己的爱,他怎么会忍心舍她而去。
如今,一切都要尘埃落定了。
她应该感激的,他的脸还在眼前,他的笑还能听到,他的手还能握住。
她还有什么好埋怨的?……
如果不是这个谎言,韩志温怎么会重回到她的身边,又怎么会甘心再次走进她。
虽然姜云也因为这个怪罪自己,但是江觅柔真的不怪她。姜云害怕这种得到又失去的痛苦,但是江觅柔不害怕,因为她并不认为自己会失去。
所以当韩志温离开后,江觅柔就走了。
韩志温的葬礼,她没有参加。
沈代宇也回来了,gray和公司的人都来了,沈代萱谢思明也都在……
唯独江觅柔不见了。
重生之鋼鐵大亨
大家都在担心江觅柔,但是没有人能找得到她,他们也不愿意把她抓回来,抓回现实中来。
殡仪馆里。
韩志温安静地躺在那一方狭小空间里,脸上已经没有颜色,平静地闭着眼睛。他在遥远的地方想着什么,思念飘去了哪里,一颗心到达了哪里,没有人知道,因为收件人已经不见了。
夢醒三
姜云被秘书搀扶着站在旁边,早已经泣不成声。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沉重的悲痛,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的。虽然千万次想过总有一天会面对这个结果,但是真正到了这个时刻,才会知道,当初的想象远没有现实来得让人震慑。
她知道这辈子最后的唯一的亲人,也离开了,孤独的滋味真的要永远纠缠了,恐惧让姜云瑟瑟发抖。
大厅里所有的视线都聚集在姜云身上,此时她的颤抖让大家的心里又铺上一层厚厚的悲哀。
沈代萱赶紧过去,和秘书一起将姜云稳稳扶住。
“伯母,请您一定要保重,志温肯定不希望您有什么事。”
姜云转过头看着沈代萱。
那双眼睛已经红肿,因着疲劳和悲伤显得空洞而呆滞,姜云只是看着沈代萱,嘴巴微张,竟发不出一丝声音。
沈代萱被吓得不轻,没有想到姜云一夜之间就苍老成这个样子,顿时紧紧抱住姜云,哭泣道:“伯母,您别吓我,您要注意身体啊——”
谢思明听到沈代萱的声音陡然便高,几步跨过来,将两个人都紧紧扶住。
整个大厅里顿时回荡着沉闷而绝凉的悲哀……
6年后,
城东的一片小花园里。
火红色的一片,鲜艳欲滴的玫瑰,在微风中,用花瓣温柔地回应着。
一个身穿深绿色的蕾丝裙的女子正站在花丛中。
只见她伸出了双臂,在胸前慢慢圈成一个拥抱,然后再紧紧将自己抱住。
她闭上眼睛,微风徐徐,吹起她的裙边,好似梦境般美妙轻慢,让人不敢轻易靠近,不敢去打扰,好像稍微一下就会将这幅画破坏。
然而,偏偏有人敢来打扰。
一个大概5岁的小女孩儿从小木屋里奔跑而来,一把抱住那一抹绿色,仰着脸问道:“妈妈,你不是说带我来见爸爸吗?我找了一圈了,没有找到呀!”说完还不忘眨着大眼睛,眼里满是疑惑。
她蹲下来,伸手抱住怀里的小人儿,对她说道:“爸爸就在这里,这一片深色的土地就是爸爸,这一片火红色的玫瑰花就是爸爸,那个小木屋也是爸爸,到处都是他,他就在这里。”
小女孩儿显然没有明白,只是依然歪着脑袋,“可是明明没有看到爸爸呀,爸爸是不是不喜欢我呀?”
年轻的妈妈好笑地看着自己的孩子:“爸爸爱你,爸爸比妈妈都要爱你呢,他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他愿意把整个世界都给你。”
说完又摸着小女孩儿的脑袋,“宝贝儿,对着微风给爸爸道别,也谢谢爸爸把你带给妈妈。”
小女孩儿哪里会懂,但是她相信妈妈说的,她相信爸爸肯定很爱她,因为她一直都是很乖的一直都很听妈妈的话,以后她也会继续把妈妈照顾地很好。于是她也学着妈妈的样子闭上眼睛,迎着风,大声地说着:“爸爸,再见,谢谢你让我和妈妈在一起。”
微风一直在吹着,那句小声说出的“爸爸,我很想你”回荡在空气里,随着风飘向更远的地方……
大学时候韩志温与江觅柔最爱去的CD店,在静静的放着一首歌……
后来
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如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后来
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栀子花,白花瓣,落在我蓝色百褶裙上
爱你,你轻声说,我低下头,闻见一阵芬芳
那个永恒的夜晚,十七岁仲夏,你吻我的那个夜晚
網遊異界之萬物領主
快穿之男配攻略
让我往后的日光每当有感叹,总想起,当天的星光
那时候的爱情,为什么就能那样简单
逆天書童 小書童心安
而又是为什么,人年少时,一定要让深爱的人受伤
在这相似的深夜里,你是否一样,也在静静追悔感伤
如果当时我们能,不那么倔强
尋香
现在也,不那么遗憾……
遙聆遲音似若無
你都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
后来
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后来
氪金醫生
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你都如何回忆我
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
古穿未星際寵婚 霧矢翊
后来
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后来
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后来
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后来
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盛寵小毒妃:冥王,別亂來
永远不会再重来
有一个男孩,爱着那个女孩
【请关注“窵傂”的更多作品,上17k小说网,搜索“窵傂”】
多谢支持!
The End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