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青春裏的路過
小說推薦你是我青春裏的路過
老师叩桌的声音将夕落拉回了现实,夕落看了看手机,离晨曦回来还有三天。其实夕落也不知道对于晨曦她到底是一种什么态度,也许如骊诗说的那般,如果当初她没有说出她对晨曦的感觉,可能此时他与晨曦早已一起,但是如果要他们现在从新开始,夕落是真的没有底气的。
晨曦回来那天夕落和骊诗没有去机场接他,这是晨曦自己要求的,他说学校会安排车子,要她们不用太麻烦。
回到学校办完手续,晨曦就张罗着大家一起聚聚,还是他们常去的老地方。骊诗叫上了她的男朋友一块,四个人叫了一个小包厢,安静僻静,最适合他们这样的小青年来怀旧。
“这出了趟国倒成了‘王子归来’了!”骊诗一进门就对着付翊打趣说。
一年未见,大家也成长了,晨曦却也比一年前更加成熟了,但大家相处的气氛反倒比以前凝重了些
“你也不赖,一年不见总算把自己打发出去了。”晨曦顺着骊诗的话,调节气氛。
“不来点酒?大家相聚的时间可不多了,今天可要不醉不归!”骊诗笑。
豪門蜜寵百味妻
“还是不要了,夕落喝不了!”晨曦微笑看向夕落,眼神还是从前般温柔。
“没事,都是自家人,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夕落吐了吐舌头说。
“你们啊……。”骊诗的男朋友边招呼服务员说。
“那好,先说好,今天我们不劝酒,也不能阻止谁喝酒,我们今天放肆一回。”
夕落看着反常的骊诗,她知道她的**病又犯了,也知道她在为她与晨曦的用心良苦。
夕落确信这是她喝得最多的一次,平日里她最多就喝两杯,可今日她整整灌了自己两瓶,她也不明白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她只知道自己那时确实想喝酒,是开心,还是对过往的遗憾,她分不清。
一夜危情:首席的獨家占有
大家一边回忆着过往,一边畅谈未来,酒精渐渐麻痹夕落的神经,慢慢的慢慢的,她沉限在黑暗的深渊。
你在為誰而活
……
阳光轻撒在夕落白净的脸庞,就在这一股刺眼的光里夕落慢慢的睁眼、闭眼、睁眼的往复循环里渐渐清醒意识,在这朦胧的意识里她一直觉得有什么庞然大物一直凑进她,当她完全睁眼时,才看见晨曦那像放大了N倍的脸在她面前晃动,吓得夕落下意识的一巴掌就这样拍过去,晨曦也没闪躲,这巴掌可比之前在落夕林里的狠多了。
看着晨曦脸上通红的巴掌印,夕落好久才缓过神来。
“晨……晨曦,我……。”夕落总算是在神游里拉回了半点思绪,可那通红的巴掌印吓得夕落语无伦次。
晨曦摸着自己被打的那半边脸,心里无比叫屈,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的脸,嘴上一点也没打算饶了夕落的样子说:“我长这么大,只被人打过两次,还都是你干的,更重要的是你还专挑脸打,说吧,这账怎么算。”
“我……。”夕落还没从昨天的醉意里回过来,脑子依然混沌着,再加上刚刚晨曦的事,她感觉自己已经完全傻了。
“你什么?”晨曦突然阴着脸往夕落面前凑了凑。
“要不你打回去?这种事情我知道道歉没用。你也打我两巴掌,我……。”其实夕落是希望他打会回去的,这样这块心里的疙瘩,她也就可以摘除了。
“我不打女生!”晨曦假装冷哼。
晨曦的冷哼让夕落心底一阵失落,他可从来没有这样对她。他是讨厌她了吗。
“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原谅的机会。”木晨曦的话让夕落的眼睛闪着光芒,可她却又感觉自己被套路了。
“我这张脸呢基本上是残废了,可我妈还等着我娶媳妇回去,现在也就只有你能让我将就下了。”晨曦嘴角荡漾着骊诗再熟息不过的微笑,语气轻松的让夕落以为自己又醉了。
夕落羞红了脸,气急败坏的拿起枕头朝木晨曦砸去:“我看你出了趟国也没干成什么事,就脸皮变厚了。”
“这也是本领不然怎么娶到老婆。”木晨曦抓住枕头笑着说。
夕落不再说话,恶狠狠的瞪着木晨曦,木晨曦没有躲开夕落的目光,直面迎上,就这样两人互相直瞪着,谁也不曾动弹,好久好久。
“哎!”夕落最终还是拜下了阵,她脖子快酸死了。
“啊,这是哪?”夕落扭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在一个很陌生的房间。她迅速的把周围扫视了一周,又迅速检查自己的衣物,看自己是和衣而睡,才松了口气,口里直说着:“还好还好!”
晨曦看着夕落的动作,让他有点忍俊不禁,玩笑道:“是我给你穿的。”
“什么?”夕落感觉自己被雷劈了。
“别误会,是你自己脱的,可不是我脱的。而且昨晚你还死搂着我,对我又亲又抱,我也到了一个男人的年纪,怎么招架的住,过来想着让你光裸着不好,所以又如数数给你穿上了。”晨曦不以为然的努了努嘴“你放心,我会……。”
晨曦的话被夕落的表情给噎住了,她当真了。
“开玩笑的,要是我给你穿的话,哪穿得这么整齐!”这回轮晨曦慌乱了,他最害怕就是夕落那副无比认真的表情。
未來重生極品美廚娘
“我知道。”夕落当然的知道他没这个胆,表情不过是我想让他结束那些话而已。
“我怎么会在这?”夕落又说。
“你酒量那么差,一喝就倒,只好把你带到宾馆来了!”木晨曦耸肩道,他断然不会说是骊诗强制留下她的。
“那为什么我一起来,你就在我房间?”夕落狐疑的看着一间房问道。
“你真的不记得了?”晨曦表情也狐疑了一下。
“想不起来了。”夕落揉了揉额头,她确实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喝醉之后就一直窝在我怀里,嘴里还叨叨叨的。后来,没办法,我只好把你送来这了,本来我也想离开,可你死抱着我,我一拉开你,你就哭,所以,我也就只能在你身边枕了一晚上,脖子现在都是酸的。”木晨曦揉了揉脖子假装嫌弃的说,其实他的心里乐开了花。
“对不起!”夕落在心里暗暗咒骂了自己一声,果然喝酒误事。
“你也别跟我道歉,我可还要感谢这次,不然也不知道你对我的用情至深。”晨曦理了理夕落额前头发,还是那副腻死人的笑,并且特意把‘用情至深’这四个字加重。
“用情?我都跟你说了什么?”夕落警惕起来。
“告白啊,你心里所有的心思,你都说了!”晨曦自信的说。
官像 竑霖
“胡说,我不信。就算,就算是真的,那话也不能当真。”夕落慌张的说。
“为什么?”
“因为,因为……,唔。”夕落的话还没完,却被一个轻柔的吻给堵住了。
夕落挣扎着,可她越是挣扎晨曦便吻得越深,神经也随着氧气越来越的不足而一点一点的松散,最终全盘绷散,夕落就这样失去了她为付羿保留了20年的初吻,可她一点也没伤心,心里还泛起一丝淡淡的甜蜜。
“我爱你!”
夕落惊魂未定的猛吸着新鲜的空气,耳边响起晨曦最认真的声音。
夕落抬头对上晨曦乌黑的双眸,嘴上轻轻浮起一丝淡笑,她闻到一股桃花的香味,似乎还有远处清脆的风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