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夜之骨妖報恩
小說推薦白月夜之骨妖報恩
白月夜在一团白光中看完了时空回放一般快播的画面,突然感觉后背一凉,随后她迅速从昏迷中惊醒,就发现自己躺在云雾围绕的山顶上,后背触感冰凉的正是青黑色冰冷的岩石。
反应过来后,白月夜急忙在四周寻找夜的身影,发现夜就躺在她右侧的另一块岩石上,安然的睡着。闭着的眼上续着美丽的睫毛像是密集的松针叶又黑又长,盖在夜的眼窝上,从白月夜的这个角度看下去,简直美极了。
白月夜想要亲一下这样美得夜,于是起身挪到夜的身旁,用手点了点夜高挺的鼻梁,盯着夜的睡颜看了一会,又笑着低头凑到夜的脸上,亲了一下,这才满足地笑着将脸侧压在夜的胸前,耳边听着夜缓慢却有力的心跳,目光渐渐放远,最后眼前的景物全都变散。
白月夜的脑海里就像安置了一盏光影播放器,将所有曾经和夜有关的画面从头到尾放了一遍,她看着自己那一千年身为一只骨妖时日日守在昏迷的夜身边,为他擦脸,洗头发,给他讲最有趣的事情,为了守护他,她曾毫不留情地杀光了所有胆敢进犯他的豺狼虎豹,飞鸟虫蚁。
她看着自己在千万年光着身子,就住在白骨堆成的山洞里,每天日出而息,日落而出地呆在夜的身边。她会唱歌给他听,会跳舞给他看,还会用每天凌晨3点花草树叶上凝结的甘露给他湿润嘴巴擦拭睫毛和耳朵里的浮尘。
回忆里白月夜甚至闻到了长孤山松叶树干上特有的木香味,还有她养的那一窝兔子的尿骚味。她看到她自己每天都等待地无比幸福,她甚至也能感觉到回忆中的那副白骨心中从未怀疑过她守了一千年的男人终有一日会醒来,喜欢她,爱上她,再娶了她,还会和她一起生个孩子。
白月夜的心好像被那些回忆中的幸福和那些上千年等待沉淀下来凝结成的期盼一起填满。这种得偿所愿地感觉是来自于她对命运最深的感激,她太幸运自己曾是无数宇宙尘埃中的那一粒,也太庆幸夜会因为她这样一个渺小的尘埃而放弃他原本恢弘的生命。
就在白月夜被思绪缠绕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巨响,白月夜和装睡的夜同时爬了起来,下意识夜已经将白月夜搂在了怀里,戒备地盯着巨响传来的地方。
滚滚尘土终于落定,白月夜就看见一只斑斓大虎和一个白发红眼的少年坐在地上,因为周围尘土太大,被呛得不断咳嗽。
当白月夜看清来人竟然是她和夜的俩徒弟,心里说不出的激动。
“你们怎么也来了?是不是和我们一样被雷劈了?”白月夜拉着夜疾跑到老虎和少年身边说。
“还不是都怪他这头蠢到死的无脑虎!”少年抱着胳膊,白了一眼伏在地上刚要起来的斑斓猛虎。
“吼——!”猛虎急吼一声,虎爪一扬就拍在白发红眼少年翘翘的屁股上。少年没防备被虎爪拍得在地上滚了个圈才停下,气得少年脸都绿了,爬起来就要和猛虎拼命,简直吓人。
重生奮鬥小軍嫂
“小兔弟,你都做人多久了,还这么兽性难改,跟一头蠢虎较劲,几个意思啊你!”白月夜故意用鄙夷地语气把每个字都拖得很长。小兔弟一听果然收势,白月夜回头偷偷给夜比了一个胜利的逗比手势,又干咳了两声看了看一脸得色的蠢虎,白月夜抱着胳膊绕道蠢虎屁股后面,左看看右看看,右手架在左手上撑在下巴上,反复摸索下巴上的肉皮,一边说:“嗯!今天难得有机会故地重游,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我家那个小白骨精跟来捣乱,如此良辰美景,要不咱哥几个喝喝酒,打打牌,唠唠家常,你们说呢?”
这话白月夜明显是跟小兔弟和蠢虎两人说的,但是至始至终白月夜却一直只看着蠢虎的胡屁股,愣是一点连眼都没眨。夜还是就坐在一旁的青色岩石上不说话,浅笑着看白月夜又要耍什么出来。
冒牌穿越者
蠢虎等了半天 ,也没见白月夜把目光从他的虎屁股上移开,沉默的气氛渐渐让蠢虎有了点不祥的预感,心里莫名就咯噔一声,不知为何吊在虎屁股上的尾巴自发自觉地打卷使劲往腿缝儿里藏。小兔弟站在旁边,早就在捂着嘴,看着白月夜再看看额角冒汗的蠢虎,一双红眼睛转来转去就跟警车上不断闪动的红色警灯随着沉默时间越长,小兔弟的目光就在白月夜和蠢虎之间转换的越快。
直到,蠢虎已经抵不住强大的心里压力,噗通一声像狗狗一样坐在地上,这才把尾巴牢牢实实地盖在屁股下面。小兔弟一看到蠢虎屁股贴地坐在地面上,一张大毛脸上全是冷汗,终于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就算蠢虎忘了,小兔弟也不会往白月夜曾跟他讲过蠢虎当初是靠他那根虎尾巴才拜师成功的!
末世重生之喪屍皇的復仇
“哈哈哈哈!蠢虎,你这样子没去参加宠物选美真是可惜了!你要是去了,那至少也能得个“会模仿狗坐的大猫”特别奖!没准你还能给你家荼参带回去个母猫当小三呢!”
吼——!蠢虎真想扑过去咬掉小兔弟那双红溜溜的眼珠子,可蠢虎余光瞥了还站在他身后的白月夜,又短而低哀嚎了声才耷拉着耳朵,保持屁股贴地地姿势,用前爪着地,撑着身体,盘起双腿,一点一点用两只前爪将身体保持这个姿势一路往夜在的地方缓缓前进。
蠢虎早想起来上辈子,白月夜拿它虎尾巴当下酒菜的事情,他可是连白月夜当时吃虎尾时砸吧嘴得声音都记得一清二楚,一想起来屁股就疼,这些年一直都是蠢虎的心理创伤!就连荼参想喷他变成老虎时的屁股都绝对不行!那里可是他的前世为虎的污点,这辈子蠢虎誓死也要保证身体的完整性!
白月夜之前一直没提过他尾巴的事情,蠢虎都以为白月夜从善了,刚刚想起来肯定是白月夜之前前世记忆一直没恢复多少,就知道的那点都是他和小兔弟还有夜挑挑拣拣说给她听的,而那段关于一条虎尾巴的事情,谁都没提过,所以白月夜也根本想不起来。可是!!
现在一道莫名其妙的天雷,把白月夜和夜都给劈进时空裂缝里,小兔弟一感觉不对,就立马拉他一起追上时空裂缝,就到了这里。
没想到白月夜竟然回忆起了前世记忆之后的见他的第一面就是想打他虎尾巴的注意!
能忍吗?不能!蠢虎心里打定主意,虎可杀不可辱!誓死保卫尾巴到底。但是,蠢虎哪里舍得去跟白月夜动手,他现在根本不拿白月夜当师娘看,他现在觉得白月夜就跟他和小兔弟的亲妹妹一个地位!不不不!是亲妈一个地位!天天捧手心里都怕照顾不周,哪里会跟白月夜动手,连大叫一声都不会。不过蠢虎不会承认,其实他不敢跟他师娘叫板,是因为怕他师傅夜,哪天不高兴给蛇女一个信儿,再把蠢虎给拽回古代去,那他可就不能和荼参造进行他们的造人计划了啊!
终于挪到了夜跟前,蠢虎硕大的虎脸上硬是蹦出两行清泪,从他的大眼眶里掉下来,在他脸上的虎毛里打了几个滚就没了。
“呜~~~唔~~~唔~~~吼~~~”蠢虎的耳朵耷拉着,比夜头大两倍不止的大虎头一个劲地拱着夜的胸口,嘴里还委屈地发出无比可怜地哀鸣。
鳳臨天下之魔妃傾城 (2)
再加上蠢虎一双强健的后腿因为要勉强坐在地上,本来想盘腿却发现老虎后腿缺个拐不能打弯,只好像孩子一样拖在地上,两双锋利的虎爪因为不断在青岩上摩擦,滑出几道白色的印子拖在蠢虎屁股两侧,让它此时的样子看起来更加楚楚可怜。
白月夜看着蠢虎终于忍不住大笑了出来,刚才她可是故意想逗逗蠢虎的,没想这兄弟竟然吓得直卖萌,真是太好玩了!白月夜要不是实在憋不住笑,她还真想说:“如此良辰美景,咱是不是是该来点下酒菜啊!”
到那时,估计蠢虎可能会直接奔着面前的悬崖跳下去,以死明志!
白月夜一边脑补蠢虎可能会干的蠢事,一般捂着肚子大笑,直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另一边的小兔弟也是一样笑得快要岔气,只有夜虽然还是笑了,但也只是轻轻的没有出声,看到蠢虎耷拉着得脑袋,夜还温柔地摸了摸蠢虎的毛茸茸得脑袋。
蠢虎嗷唔一声,当做回应夜的抚摸,转身故作生气地把背影留给已经笑抽的白月夜和小兔弟两人,硕大的虎头就枕在夜的腿上,身体蜷着两个大大的虎爪被他自己抱在胸前。看没人理他,还不时发出哼哼的声响。夜也被蠢虎这个孩子样给逗乐了。
几人一下回到了当年在惠明山上时的感觉。
一男一女一虎一兔,现在兔子倒是变成俊俏的美少年了,只剩这头蠢虎还盯着个兽头变不了身,用小兔弟的话说:“这是智商的问题!”
白月夜终于笑地肚皮都发酸了,才勉强停了下来,揪着小兔弟的袖子走到夜跟前,说:“这么好的景色,这么好的机会,要不我们四个来吃菜聊天吟诗喝酒吧!”
星際狂人
宅女調教棄狗大少 佩香秋蓮
夜白了白月夜一眼,补充了一句:“你最想说的应该是打牌吧!”
白月夜非但没有被夜挑破心思后该有的羞涩,反而妩媚地挤了一个媚眼给夜,然后双手叉腰,大姐大一样命令小兔弟道:“现在组织需要你,小兔弟同学!给我们变点美酒佳肴,要是可以来个挡风的棚子就更加不错了!”说着还不让用脚偷偷去踩蠢虎拖在地上的尾巴。
小兔弟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白月夜即将要踩在蠢虎尾巴上的脚吸引住,根本没注意白月夜在跟他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点头表示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