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生盟之步步生蓮
小說推薦前生盟之步步生蓮
我从来没有想过白泽会离开我,因为我们是神仙,时间在我们眼里根本不算什么。我以为我们没有生老病死,但是我忘了我们会灰飞烟灭。
重生之醫女皇後
我一心想着去离天帮忙,却在半路上被人劫了下来,眼前的人真的和白泽是一模一样的,单单是靠面貌,绝对分不出来谁是真的白泽。
龍血戰神
但是他看我的眼神没有温和,相反的是一种疏离,他不是白泽。
他调笑般看着我,说:“看来你学聪明了,白泽教得不错。”
弟弟每天都在演戲 瘋狂的屠夫
一阵黑雾缭绕,透过黑烟,我看见了他的本尊,火红色的衣袍飞扬跋扈,一把嗜血黄泉剑,火红色的眼眸,眉间三点朱砂血,他是魔尊绝尘。
那年白泽就是为了追捕他才遇上我,所以间接来说,他还算是我的媒人。
我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打过架,所以我是不是魔尊的对手,我自己也不清楚。
農門嬌
魔尊绝尘在离天里囚禁了这么久,心里的怨气自然是极高,而且逃出来也已经有三百年,现在的功力估计也是深不可测。
“本尊不说废话,别做挣扎,免得受伤。”
我看见了他身上的千佛光,有了千佛光白泽就不用死,想到这里,我的眉心已经勾出血莲,比朱砂还红。
“我只是一只莲妖,从来都不识好歹,所以魔尊大可不必手下留情。”
我和魔尊的力量基本同源,如果不是成了仙,我便也是一只大魔头,所以魔尊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将我拿下,他最大的疏忽就是不应该挑在瑶池旁边拦截我,瑶池里的那些莲花可都是我的姐妹,几百个回合下来,我眼见不敌,只好催动莲花诀。
霎时莲花漫天,渐渐的将魔尊包围了起来,我知道莲花诀只能拖延一些时间,并不能永远困住魔尊,以他现在的功力,不出半个时辰,他就可以破了这莲花阵,我已经没了力气再缠斗,拿了千佛光径直走向离天。
刚要走,却发现拿着千佛光的那只手全部发黑,想来是魔尊怕千佛光被抢走,所以在上面涂了一层毒药,我没有防备只能中招。
但是已经容不得再多想,直接飞向离天。
我到离天的时候,白泽还活着,离天的封印出现了一道破口,好多妖魔已经开始窜出,青崖神君不知为何已经负了伤,众天兵也是死伤无数。
当务之急,就是将离天的缺口补上,用仅剩的力气催动千佛光,看着千佛光缓缓飘向离天的那道缺口。
霎那间,一阵强光四射,眼睛都睁不开。
好像有些累了,剩下的这些妖魔,天上这么多的神仙,肯定能够抓住,合眼前好像看见白泽向我走来。
就像那年长安遇见的白衣少年,浑浊尘世里一抹雪白,只是越来越小,成了一个光点。
一見鐘情[快穿] 尹真熙
我心里很明白,魔尊绝尘的毒药自然是只有他有解药,他没有追来大概也是料到白泽会因为我中毒的事情去找他。
后来,一时之间,整个九重天传得沸沸扬扬,都说昆仑神君为了昏迷不醒的虚凌神君,亲自去了魔界讨药。
谁都知道,魔尊绝尘的劲敌只有昆仑神君一个,魔尊怎么会轻易将解药交出来。
恐怕能换解药的,只有白泽的命了。
我活了这么多年,只有白泽在身边的时候,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活着的滋味,如果不是中间错过的那三百年,我一定不会像现在这么遗憾。
我写了一纸信笺,让青鸟给白泽带去。
我已经没有力气起来到魔界将他拉回来,这些事情让我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我是神仙,拥有的是一望无际的时间,可是风云莫测,我唾手可得的东西现在反而是我最渴望得到的东西。
白泽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打扮得跟第一次见面一样,穿着凡间十六七岁女孩儿穿的衣服,梳着月牙髻,朱砂抹在唇上,看起来就像以前一样。
總裁大人欺人太甚 迷途千年
以前总以为以后有很多时间来说情话,所以我从未对白泽说过情话,现在所剩的时间并不多了 ,本来想着把没说完的情话全部补上,但是他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快去創造世界
我拉过他的袖子,放在手心里,紧紧攥着,说:“如果中间不耽搁这三百年,我们或许早就厌烦了彼此,因为之前的那件事情,我才会记挂你这么久,你也看见了,我很健忘。”
即使我忘记了我的名字,忘记了你的样子,但是只要你出现在我面前,我肯定一眼就能认出来。
白泽反捉住我的手,声音有些暗哑:“我会救你,至少,我不会看着你死却什么事情都不做。”
“就像你瞒着我去离天一样,我不想用你的命换我的,从我跟着你的那一刻起,你就该知道,若是这九重天上没有你,活着便是对我最大的残忍。”
白泽第一次哭得像个孩子一样,我有些慌神,我没有想到白泽会因为我掉泪,在九重天上,他是一个神话,他怎么可以哭呢。
眼泪灼伤了手心,我竟然不想死,但是即使是活着,也没有几日了,魔尊绝尘的毒药是他自己配的,名字和他的名字一样,都叫绝尘,七日之内没有拿到解药,毒药就会蔓延到心脏,便会灰飞烟灭。
神仙也都是自私的,即使在最爱的人面前,即使是面对白泽,我也自私的将所有的苦痛都抛给他,我宁愿替他去死,也不愿意看着他去死,因为阴阳相隔之后,总是活着的人最痛苦。
——十年之后——
重生之遊戲全才 藍波水
“你们怎么才来呀,今儿可是大喜日子,怎么着也得去沾沾喜气儿。”
“昆仑神君真的要成亲了啊!那我岂不是真的没有希望了?”
“听说昆仑神君的那位,已经有了身孕!”
“你听谁说的?明明是虚凌神君喜欢吃厨神做的藕粉莲子羹,昆仑神君就专门去厨神那里学了,就这样把虚凌神君养胖了不少,听说原先订的衣服都不能穿了呢!”
辰华殿外,几个宫娥你一言他一语的讨论着,今天确实是个好日子,晴空万里。
虚凌神君和昆仑神君的十年之期已经到了,天帝也说话算话,宴请九重天,还不要白泽的一分钱,这可忙坏了厨神。
魔尊怎么也没想到,苌贤当年逼我将莲心给她,反倒救了我一命,绝尘纵然厉害,可是我没有心啊,就没有毒气攻心那一说,白泽将整个术离山的仙草都采来给我沐浴,让毒散尽,这可是把术离神君气得不轻,但是看在救的是九重天的大功臣,也便没有说什么了。
十年之期,不长不短,因为那一次动荡,我学会了珍惜时间,时间再多,却料不准意外什么时候驾临,我能做的,就是尽量不留遗憾。
無良小民工
“什么??栩栩,这宾客都到门外了你居然说不嫁?你们俩口子闹别扭也得分个时间场合吧!怎么又不嫁了?你不是吵着嚷着非白泽不嫁吗?”
青女吓得不轻,生怕我嫁不出去一样。更何况,我有那么不矜持吗?我什么时候嚷嚷着非白泽不嫁了?
一听说我不嫁了,白泽也顾不得什么礼数,直接跑到我的宫殿质问我。
“怎么,现在想反悔?你想反悔可我不想退货,青女,把衣服给她套上!实在不行,我亲自来给你穿。”
额,白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狂妄了?莫不是我惯的?而且看他的样子,大有要上前帮我穿衣服的架势。
努了努嘴,我轻声说道:“凶什么凶,我现在是神,而你是兽,我们之间岂不是谈了一场神兽恋?以后孩子出世岂不是真的要变成小神兽?”
想到我以后的孩子要被天上的神仙叫一辈子神兽,我的心肝啊就不停的颤,等等,好像说漏嘴了什么?
这件事情好像青女和蕖蕖都不知道,对外只是宣称被白泽喂胖了,免得背上个未婚先孕的名头,我刚刚说了什么?
再回头看着青女和蕖蕖的眼神,我觉得今天不适合成亲。
白泽,我们错过了三百年,但是以后的每一个三百年,我都陪着你。
喝最暖的酒,看最美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