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錄繁華
小說推薦書錄繁華
第二天莺时便来问绿玉病情,然而那时候宁晅正在准备昏礼事宜。
莺时恍然大悟状,回去叫了一堆人。
连颜思都在,独独缺随云。
淮约捂脸:“告诉他多尴尬……”
狼夫逼婚:老婆乖乖嫁給我 不顛公子
宁晅念了三首却扇诗绿玉还是不曾将扇子放下,宁晅只是笑:“别闹。”
绿玉放下扇子扑过去啄了宁晅一口,亮瞎一众单身狗的眼。
众人默契地没有闹洞房,只剩云桐扒着门最终被人拖走:“我要妹妹,弟弟也行!妹妹最好!!!”
宁晅:“……”
绿玉:“……”
“睡吧。”宁晅自顾自脱了衣服睡下。
绿玉抱着宁晅,许久,轻声嘟囔了一句:“我怕……”
“嗯。”宁晅反握了绿玉的手,“我知道。”
娥月怎么死的……
没事泛泛舟钓钓鱼,小日子简直不要过得太爽,两个人都是这么觉得的。
云桐三天两头来给绿玉把一次脉,然后用怀疑的小眼神看向宁晅……“爹你到底行不行?!”
宁晅:“……是你太急了,都当凤王的人还这么毛毛躁躁。”
云桐:“……哦。”
“你和栖梧的婚事怎么样了?”
云桐回头瞥了一眼绿玉:“外公说过些日子选个良辰吉日。”
叩長生 百鍛千錘
宁晅皱了眉,看来外头不太平……随手端起茶盏抿了一口。
“爹你又喝茶!我刚来你就赶我走?”
宁晅顿了顿:“对。”
“……”云桐看向绿玉,“娘,生个妹妹叫雨桐您看怎么样?”
宁晅动手赶人:“滚滚滚!”
忘掉你像忘掉我 蘇木兮
颜思到的时候宁晅正在抚琴,君绿玉坐在被招来的百鸟中间。待两人发现自己后向两人一拱手,又对君绿玉道:“借你夫君一用。”
“我有什么好处?”
“……”颜思翻了个白眼,“做人不能太功利。”
無心法師 尼羅
“我又不是人。”
“不许跟你学长要好处!”
“……嘁!”绿玉翻了个白眼,“铁公鸡!”
宁晅和颜思借一步说话,绿玉扁着嘴目送两人走远,忽听身旁百灵叫了一声。
绿玉会舞,但学舞纯属个人爱好不为任何人。做他人玩物这种事,避犹不及。在人前跳舞只有一次,还是幼儿园报了舞蹈班必须参加才和莺时一起跳的。来了兴致便跳了之前没跳成的云门。
百鸟纷飞。
跪下,偵探老婆不敢戲
一曲舞完瞥见远远站在一旁的随云。
“好看。”嘴角挂着笑意,也不管她看得见几分听得见几分。
绿玉小跑过去皱着眉眨了眨眼:“你怎么来了?”
“盘了发髻。”
绿玉低头,和宁晅的事就怕尴尬……
“没必要瞒我,天帝让我带给你一样东西。”随云伸手在绿玉发间簪上一枝钗,绿玉抬头看他,随云开口补了一句,“有令。”
宁晅皱了眉:“不管霈玥还是君绿玉都已经死了,与天界神族无关,他魔族要闹就闹,你颜思大将军平不了?!”
颜思垂了眼睛叹气:“一旦打起来必定生灵涂炭……”
蜜寵嬌妻:夫君來報恩
“青要是管什么的?何等重要不是开玩笑的!能让她回去?”
颜思抬头皱眉:“自然不能回去。”
宁晅翻了个白眼:“莺时和绿玉既是两个人也是一个人,要死让月娥去死,我老婆我不舍得!”
颜思:“……”
绿玉垂着眸子:“我……不对,霈玥那叔叔现在急着找我,不过是看着时机好罢了。天界给的交代是我死了,魂飞魄散那种。无论真假,魔族有理由挑起战乱就是了。我哥如今代表龙族归顺天界,早已无权涉及魔族政务。我一死,魔族摄政王还能理直气壮摘掉‘摄政’二字。就算我没死,好端端回去了……青要宫掌管的是凡俗万灵,宫主的玉佩便法力无边。一旦对我出手,不是闹着玩的。大不了拿着玉佩以功抵过,反正到时候……异界第一人,也没人敢造次。唯一的办法,回去的是个废物。”
随云点头,天帝只让他传话,绿玉怎么选不干涉。
绿玉召出玉佩,深吸一口气,下了莫大的决心将玉佩捏碎。
“青要,废了……”
宁晅忍不住厉了声色:“你们知不知道她只剩一缕残魂,现在全靠我的内丹吊着?!没有青要的玉佩从中中和……”
颜思闭了眼睛不断点头示意他冷静,再睁眼,宁晅没了踪影。
吐血后第一反应就是调动灵力稳定,随云见状也赶紧输灵力。
绿玉皱眉,莫不是玉佩是本命法宝的缘故?
话说才觉得体内的灵力起码有三股……胸口的不适感更甚,血气翻涌。
“做什么,不许再调灵力!”
随云和绿玉回头看向宁晅,一脸懵逼却也停了动作。
绿玉嘴角隐隐渗出血来,面上神色依旧淡定。
宁晅皱着眉上前打横抱起绿玉回了屋子,只剩随云和匆匆赶来的颜思对望。
将人放到床上,绿玉起身扑到床沿将口中血气吐了个干净。宁晅递过水漱过口,又递上帕子将嘴边血迹粗粗擦了一番。
绿玉难受得还没缓过劲来,宁晅就凑到了眼前。
暮色天使
这时候亲热?绿玉不懂,宁晅也没像这般急切过,只挣扎得厉害。
超凡進化 蝴蝶藍
绿玉快喘不过气的时候被宁晅放开,忽觉好受了很多,意识依旧逐渐模糊。
宁晅将人紧紧搂在怀里:“我的错,我的错……”
莺时匆匆赶到,一脸懵逼看着站在屋外的两人:“我的小美人出什么事了?”
“凤族的灵力专克魔族……君绿玉怎么回事你比我清楚。”
随云一脸懵逼看着两人,感觉他和绿玉是仅有两个不知情的。
“找君澜啊!还有那个妖王叫什么来着……”
“梓青。”颜思淡定提醒。
“感觉他不太靠谱。”
颜思点头。
随云对着聊起天来的两人无语。
宁晅日夜衣不解带地守着绿玉看着挺让人心疼的,反正也帮不上忙,刚换过班的莺时将随云约到落仙崖口,面对面盘腿而坐,说了很多。
随云垂了眸子,似是……想起来什么。
站起来转身看了一眼云雾缭绕的悬崖下。
“再跳一次吧。”
随云回头瞥了一眼莺时,莺时面无表情地伸手将人推了下去。
天帝背着失去意识的随云,对着跟在一旁的女儿碎碎念:“等事情过去了,落仙崖这bug我一定要修!”
莺时:“……所以你搞这个禁地干什么?”
“无聊啊,而且神仙想死死不了也很痛苦的……天知道它自动生成随机穿越功能!”
莺时:“……爹你真是够了。”
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