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世妖后
小說推薦逆世妖后
东海之滨的海面上被架起了一座高台,高台上红毯铺地、喜乐齐鸣,君向天身着红色的喜服,胸口挂了一朵纯白的雪莲花,喜服给他苍白柔美的俊脸添了一丝红润,他看着身旁批戴头盖、全身红裙的云曦:“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红盖头轻微的动了下,朝拜天地的祭台走去,云曦心底和谁结婚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她会在得到力量之后,要么杀死长风再自杀,要么被他杀死,对于普通人一生最重大的事,对于她不过是获取力量的筹码。
大叔離婚請放手
东海之滨八百里的出云之角,岛上同样喜乐盖天,白色的喜字和白色的灯笼遍布岛屿,长风全身雪白,胸口挂着一朵艳红的玫瑰,他抬头望着出云之角的巨大圆月。
主持官高昂的声音:“一拜天地”
两个角落的人同时躬身,只是他们的脸上都无丝毫表情。
……
妖皇殿,云曦坐在床榻上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君向天:“你的要求达到了,你的承诺?”
君向天看着云曦,许久,淡淡的点了点头“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承诺”一颗浑圆散发着青光的珠子出现在了他手中。
云曦看着君向天手中的聚魂珠,心里一阵强烈的不安袭来,她慢慢的点了点头。
聚魂珠飞离君向天的手,在云曦的头顶盘旋了一圈,随后青光一闪,聚魂珠融进了云曦的体内,直达灵魂。
许久许久,直到夜幕变为黎明,天边一道亮光透过木窗照进妖皇殿,云曦看着君向天,看着这个如同恶魔操纵自己两世的魔鬼,呢喃着:“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
君向天低头:“如果你现在想退出,我不会阻拦。”
天武国二百四十一年,魔族长风和妖后云曦大战于天凉郡天凉峰后的梅树林。
天武国迎来了开国的第一场大雨,狂风肆掠,狂风将粗壮的树木连根拔起、乌云密布,乌云密布了整个天武国、巨响的雷声,雷声的巨鸣将大地敲响、恐怖的雷电从天而降,似到了世界末日。
萌妻粉嫩嫩:大叔,別生氣 舞風輕
雨在狂风中乱舞,冰将一座座房屋击垮,天凉峰的梅树重新发出嫩芽,黑河的水汹涌得怒浪滔天,梅树林的地面上不知何时已经长出小草。
两道白影在冰雨交加中对峙着,梅树林还残留着多年前的枯木,风更大了,风将两道白袍吹得洋洋洒洒,雨更大了,雨密布得看不清两人脸上的任何表情。
一道从天而降的雷电发出让人窒息的恐怖威压,雷电劈在了一截枯朽的梅树干上,梅树干在风雨中猛烈的燃烧开来,片刻火光熄灭冒出浓浓黑烟。
檔腹黑娘親帶球跑 桐歌
梅树林里的两个人动了,云曦手持长剑,清明如雪,剑身所过之处风雨皆避让,空间更是节节破碎,爆发出堪比雷电的恐怖气息,没有丝毫的婉转,没有丝毫的保留,长剑爆发出恐怖的威压直袭长风而去。
火舞蠻荒
长风手握长枪,白色的袍子与枪身形成鲜明的对比,枪黑如墨,漆黑的枪尖不时闪过一丝雷电,长枪所过的空间,留下一个个如同黑洞般的破洞,空间气流不断吹动着他飘逸的长发,长枪没有丝毫的保留,枪身冷得让人发兢 ,如同他没有丝毫表情的俊脸。
清明的长剑和漆黑的长枪相撞,枪剑交汇的地方爆发出世间最为剧烈的雷电都不及的爆zha声,空间被炸出巨大的黑洞,枪剑交汇短暂的停了下,便再次撞击在了一起,空气中连绵不断的发出巨大的声响,大片的空间被损毁,漆黑的黑洞不断吸着地上的泥土和枯朽的梅树,巨大的吸力将梅树林的雨水吸走,梅树林出现了短暂的天晴。
两人在雨停驻的片刻同时收手,巨大的吸力将两件白袍扯起,云曦冷淡的看着长风,长风冷漠的看着云曦,黑洞开始修复,大雨重新落下,两人的脸重新被雨幕遮盖。
大神主系統 不敗小生
两道白影飞在了天空,剑和枪的撞击在高空形成一道巨大的龙卷风暴,风将空间卷碎,将梅树林毁坏的满目苍夷。
两人交汇着再次往高空飞去,他们脚下的片片乌云被枪剑斩碎,云层里的雷电不断的劈在长枪和长剑之上,如同末日,天渐渐的被两人的攻击撕开一条缝隙,如暴瀑般的雨水从缝隙渗出。
天上的缝隙愈来愈大,大雨倾盆,长风在暴雨中大喝了一声:“天地同归!”一道恐怖的威压从他的身上爆发而出,漆黑的枪尖出现了一丝耀眼的白光,白光中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威压,毁天灭地的气息不断从白光中爆发而出,天空开始出现如花瓶摔裂的缝隙,大地不断的往下沉寂,无数凄凉的吼叫汇聚到了天空。
敗金狂傾城
爆笑冤家:暴烈蛇王的寵後 紫玥淺笑
大地开始往海里沉去,无数的河流断流,无数的山峰崩塌,无数的房屋毁灭,无数的人类被巨浪吞噬,海水一浪高过一浪更加的汹涌,天空暴雨如倾,日月星辰同汇于天,一副灭世之兆。
冒牌和尚在花都 流氓兔燉鋸條
如非要你死我亡,那让天地陪葬又有何干系?
云曦茫然的看着那团炙眼的白光,茫然的看着不断被巨浪吞噬的生命,茫然的看着裂痕遍布的天,她茫然的看着长风,她呢喃着:“原来如此!”
云曦身上开始散发出一道道妖冶的红芒,磅礴恐怖的妖气从她体内四散开来,妖气形成一片片红雾,红雾所过之处的乌云,乌云慢慢变成白云,红雾飘向了大地,大地开始上升,红雾飘向了东海,东海开始退潮,红雾飘向了山脉,山脉开始重聚,红雾飘向了河流,河流开始重新流淌,红雾飘向了无数倒塌的房屋,房屋开始重建。
长风向着大地坠落,枯萎的经脉节节断裂,他望着天空不断变得透明的云曦,他记起来了,那日在北邙初遇,那月在梅树下晨读,那年在梅树林厮杀,原来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保护天下的自己却亲手毁灭了天地,而那个曾经被视为是妖的女子却真的如同女娲一样拯救了天地。
一切都结束了?长风他想,他慢慢的闭上眼睛。
一片红雾将长风包裹在了其中,长风断裂的经脉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组,枯竭的灵气开始慢慢恢复,他重新睁开了眼睛,她正痴笑的看着他,如同多年前梅树下一般。
北大差生 破腦袋
长风惊恐的看着云曦,呢喃着:“为什么?”如果没有她自己活下来又有何意义?
云曦轻轻的摇了摇头不再看长风,她望着破碎的天空,她身体在暴雨中化为无数晶莹的碎片,碎片不断的往天空飞去,晶莹的碎片飞到天裂开的痕迹处慢慢消失,天裂开的痕迹慢慢复原,暴雨停了,雨后的天空出现了一道绚丽的彩虹。
一片残留的碎片飘向了天凉峰顶,君向天看着飘来的碎片慢慢的摊开手掌。
朝暮傳奇 秦翰堂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