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神戀愛奇異錄
小說推薦鬼神戀愛奇異錄
远方有汽车驶来卷起一地的细碎黄沙,草丛里不知名儿虫子窸窸窣窣地攒动着,残阳挂在山坡的半腰间等着飞鸟滑过 。
君泽扣住了我的双手,冰凉的两片软唇贴了上来,如那三月风拂过一潭清水,点点涟漪轻散。他漆黑的眸子里倒映着点点霞光。在我撞上他眸子的一瞬间,花香袭人,晚风轻涧,瓣瓣繁花堕树。
晚风中又响起了若有若无的童谣,我涣散的意识一点点回聚了起来。我一把推开了君泽,紧抿着唇有些气恼地看着他。
君泽看着自己地上的影子,神色恍惚了几秒钟。他慢慢向我伸出了手,轻轻沿着我的左耳轮廓滑过。
我上司的野蠻未婚妻 曾囈
“你看”他白皙的手指里夹着从我耳朵上取下的一根嫩青小草,眼神看着地上的阴影,微笑的说到“你果然是我的心。只是一个吻,我就存在了。”
一层白烟慢慢从他身上飘起,他整个人在残阳下散发着淡淡橘黄色的光。风一起,那白烟消散后,他就从那个墨黑色的袍子儒雅君子变成一个白衬衫的阳光少年。
“你 怎么跟变魔术一样?”
靈異小隊之屍聲陣陣 雞兄
“在因缘古铺的时候,我以本体的魂魄出现的,现在到了人间便换了个模样。其实我也只是换了个发型和衣服罢了,不必大惊小怪。”
縱橫華夏
“那你不是已经变成凡人了吗?怎么这回又变成了魂魄?”
風流王侯
“上次我亲了你之后,我只是在人间呆了一日,便又变成了鬼魂。可能是你的一个吻,只能让我心的跳动一天吧。”君泽晃了晃手上的链子,笑得很是好看,像是春日里的繁花迷了我的眼。 “所以我偷了锁魂链出来。这样我就可以寄附在锁魂链上,日夜与你一起了。”
日夜?我心一跳,脸烧得火红,呼吸有些急促起来,连忙把头低下。
將門貴秀 看海的羽兒
他见我低头,也没说什么。只是温柔地把链子套在我脖子上,说到“现在我把灵魂锁在你身上了。任何时候都不要丢掉它,我可把我彻底交到了你的手上。”
我摸了摸胸前的链子,心里涌起言说不明的滋味,“为什么……?”
我还没有说完,君泽就轻轻地抚抚摸我的唇,眼光里神色闪烁,声音有些慵懒的说到。
“看来以后得多尝一尝它的味道了
就在他手碰到我唇的一瞬间,我感觉浑身触电般地战栗,心跳得厉害,脸涨得通红。
这个好色狂徒。我之前心里一丝感动立马烟硝云散,我飞快地打掉他的手瞪了他一眼,赌气般地转过身子,一个人沿着道路走了。
任何人要是被人三番五次地轻薄,肯定都不会对他保持着良好的态度。更何况是一个害我差点丢掉五十年寿命的人。
征服遊戲:野性小妻難馴服
公路上,偶尔过去一两辆车子。我和君泽一前一后默默地走在马路边上。我恨恨地擦着嘴,心里很是生气。君泽倒是很开心地一个人自娱自乐地看着路边的风景。
彼岸煙火–帝姑
眼看着夜幕慢慢降临,可我们还是没有找到与我们顺路的车子。这荒凉的小路上本来车辆就少,难道我们今夜只能走回去了。
“喂,你不是鬼魂。快想想办法吓一下他们,让他们把我们带回去。不然我们今天是要睡在这里了吗?”
“我吻了你之后,就以实体存在这世上,我现在不过是和你一样的平凡人。”
“那要你有什么用?”我愤愤不平地嘟囔道 。
絕品高手
“要我亲你呀”君泽挑眉看了我一眼,打趣说到。
我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只好一个人生闷气。君泽见我生气了,也就不再逗我叫到“对了,差点忘记了一个好宝贝。”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毛茸茸的小球。 这是那因缘古铺里的那一只巨大的白色怪兽。此刻它缩小成了一个迷你版的怪兽,躺在君泽的手里。
君泽把这一个毛茸茸的球往地上一扔,只见那毛茸茸的球在地上滚了三滚,然后体积不断迅速壮大,又变成了之前在古铺里的那个样子。那个怪兽圆溜溜的眼睛畏畏缩缩的看着君泽,完全没有在古铺里嚣张的焰气。
君泽指着过往的车辆冲那小灵兽说到“小胖子,你快变成小汽车把我们带回去。就是那个样子看见了吗?”
小圆球怪兽点点头,认真的看了那来往的车辆后。就蹲在地上不断的揉捏自己的脸颊,在地上滚来滚去,看着很是呆萌可爱。过了一小会儿,那它就像捏泥巴一样把自己捏成一个小汽车。
“ 你会开车吗?”我问到。
“ 不会。”
“那我们要这辆车有什么用?”
“ 可是他会跑。”
说完,君泽毫不客气地就打开车门做了上去。可是那车门闭得紧紧的,更是不打不开。
我看着使劲拉着车门的君泽,哭笑不得。
君泽的脸抽搐了几下,他不耐烦地往那白色怪兽变成的白色轿车车身很很踹了两下,怒骂到“你这个呆瓜,我拉门你倒是给我开呀。”
左耳來自諧音的愛 傾意暖紗
那车子估计被他踹了疼了,车身剧烈抖动了两下。“嘭”地一声,那前车门终于打开了。只见“哄”的一声,那里面涌出无数个白色绒球,圆滚滚的眼睛转个不停,一下就把君泽给淹没了。
那无数的小圆球见自己做了坏事,飞快地聚拢在一起,在马路滚成一团巨大的球,并且长出了手脚,飞快地跑着。
这时一辆车飞速开过来,只见那车猝不及防就与那大白球撞了个满怀。那白色的怪兽一下四散开来,白色绒毛漫天飞舞,好似那鹅毛大雪,四月柳絮。
我望了望那倒在地上满身毛絮的君泽,又望了望着那横在路中央的汽车,一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要是撞死个人,那我作为目击证人要怎么解释这场离奇的车祸。我咽了咽口水,鼓起胆子朝那汽车走了过去。
那汽车里面是个年轻的女司机,只见她的头撞在方向盘上。也不知道她是被吓晕了过去,还是被撞昏了头。
“你看你干得好事,这下怎么办?”我冲着刚走到我身后的君泽没好气地说到。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赶快逃走。”君泽耸了耸肩,然后把躲在路面瑟瑟发抖的小白圆球怪兽捡了起来,黑着脸说到。“看着她的车变,知道吗?再变错了,我就把你给烧了。”
那小白圆球怪兽一听会被烧掉,圆溜溜的小眼珠里泛起泪花,好不委屈。我看着很是心疼,也不再计较它在古铺里对我凶神恶煞的样子。我对君泽说到“你别吓它,你看它都快哭了。”
君泽冷哼一声“这欺软怕硬的小灵兽,还就是不能惯着。”
他把那小灵兽往地上一丢,那小灵兽立马坐在地上又使劲倒腾起自己来。不一会,一辆和这女司机一模一样的车就出现了。
君泽打开车门,一下就坐了进去然后对站在车外的我说到“坐上来。”
“坐上去?”我害怕地往后退了退。天知道这小灵兽变的车开不开得,要是一不小心溜个坡,那我估计小命可就没有了。
君泽见我半天不上来,就往外探了探身子瞅准时机,一把我拉了进去。我一个踉跄就跌进了他的怀里,车门“嘭”得一下关上了。
窗外景色迅速后退,我惊讶地发现这辆车子居然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