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灼記
小說推薦七灼記
被黑雾笼罩的七星潭,云层下有着许多腾云而上的帝族将士,白衣金甲,将半个天际都照亮了。
七星岩上的盛世容颜,与这大战看起来极为不配。岩石上的人还有一丝理智,尚且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想要帝族灭亡,但不能是现在。他曾经答应过她,如果她死在了分形阵上,他要报仇,她在天际里看见了会原谅他,可如果她不是死在了那里,他报仇了,她绝不会原谅他,她会恨他,会对他失望也会讨厌他。
他放弃了,施法收回了黑雾,却被黑雾反噬了,但他没有在意。他现在很不甘心只差一点,那么一点自己就可以将这里燃尽,解恨了。可他又不愿让她失望和难过,他爱她,胜过一切,那六世所积累的怨恨,只要这一世有她的陪伴,又算什么呢!
“蓝儿,你是不是策划好了一切,你要救我所以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死在那破阵上的,却还要我答应你,你不想让这里生灵涂炭,让我许你一个承诺,六世后的这场灾难,就可以自行消失了,对吗?”仙泽坐在岩上思考着。
你每每都是在为这里的人考虑,而他们呢,可否帮过你?这个帝族难道只剩权利了吗?这个少主的位子只有你来坐时,帝族才不会像现在这样,而我也不会这么痛苦了。他顺手将潭水塑成了梧蓝儿笑的样子,多漂亮啊。
“要说啊!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她笑呢!人如其名,就是这四个字。”白凡从七星岩后面走出来,说道,“可惜啊!这是个假的,如果这是个真的那才美若天仙呢。”白凡不知从哪变出了一把青绿色的薄扇,握在手里,轻轻地扇着。
坐在岩石上的人,脸色骤变,抬起右手向后一挥,雕像变回了潭水,从上面全落在了白凡的身上,衣服都湿透了。
“你!”白凡指着仙泽的背影,气的脸都红了。他刚刚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弄得一身是水,那家伙明明没用仙力啊,怎么能操控水呢?
“她教我的。”仙泽转过身面对着白凡,因为地势的原因,他们两个一高一低,仙泽居高临下的笑着说。而白凡现在的样子,可以说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快穿系統:反派BOSS來襲!
我這傳奇的一生啊
“我看啊!你们两个干脆做兄妹的了,一样的犟,一样的目无尊长!哼!”白凡甩了一下袖子说道,手里的扇子也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仙泽的手里。
“帝族,什么时候连一把像样的薄扇都没有了?就给堂堂的白庄庄主,用一片树叶,做扇子。嗯?”
说着就把扇子变回了树叶,“回头,我定让几个婢女,挑两把好的薄扇送到白磷殿,一把算是赔罪,另一把就当礼物。二哥,这样可好?”说完又将树叶变了回去,还给了白凡。
“唉,你啊!快走吧。”白凡接过扇子,将它变走,说道。
“二哥,你就那么急着把我交出去?我的伤还没好呢!”虽口上说着,但还是跳了下来。
“我可没急着把你交出去啊!我还得花点时间编个借口,省的到时候因为年龄大了,天主问我答不出来,闹笑话!我可没你地位那么高。”白凡拍了拍仙泽的肩膀,无奈道。
“走吧!想什么呢?我衣服还没干呢。”白凡看着愣在原地的仙泽催道。
“看来,二哥近来身体不好啊!还没干。”仙泽走上前,说了一句,便自行离开了。
“嘿!你这忘恩负义的小子,这还不是被你给气的,你还好意思说。”说着跟了上去。
白磷殿
白凡换完衣服,开始给仙泽上药,还时不时的责备一句, 看着那才刚缠好的绷带,又变成了血淋淋的,不免让人心疼。“你真的不让医仙过来看看,我这里可没有足够的药膏,伤口不处理好,血流出来,就算缠再多的绷带,也会被发现的!”白凡想在劝劝他,可人却无动于衷,也就叹了口气。
“无碍,二哥这里不是有黑衣吗,我等下换上就遮住了。”仙泽说的漫不经心。
“你啊,明知道那七星潭和那花相生相克,还去,这下好了不仅被反噬添了新伤,还走火入魔,弄了这么一档子的事。”白凡只能将刚绑好的绷带取下,再换上新的多缠一圈,“每次都剩了半条命了,还跟个没事人似的。”
“二哥,别说了!”仙泽忍着痛说道。
國家命運:中國未來經濟轉型與改革發展
“行了,走吧!”白凡把染了血的绷带,收拾了一下,又把一件黑衣递给了他。
仙泽接过黑衣穿上,两人前脚刚走出了寝殿,后脚就有天将来催促。
“你先下去吧!”“是”
妾大不如妻(第2卷)
“站在那里什么?快走吧!不然,我怕你忍不了那么长的时间。”白凡疑惑的催促道。
“我在想,万一二哥的借口没有编好,会怎么样。”
“边走边说吧。”仙泽点了点头,两个人并肩走着。
超能修改器 九鳴
“这次的事情,说真的闹得还挺大的。”白凡看着仙泽。“怎么个大法?”仙泽回过头问。“一呢,黑雾的目标是天主,这让临近的兽王一族以为帝族发生内乱了。”白凡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不过还好没有,不然他们定会趁机来攻打我们。二呢因为,你是帝族的核心,你引起的叛乱相比于其他人所引起更会让帝族成为,一件拱手让人的宝物。”
“所以不管是一,还是二,归根究底罪责都理应我来承担,对吗?”仙泽开口。
白凡想了想说:“这要是换做旁人,定是不可饶恕的死罪,但你是圣物的主人,天主不敢让你受伤,应该会…”
“他总会给三界一个交代。”仙泽说道,“我现在只想知道,这件事他会不会迁怒与二哥?”
白凡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了,想了想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放心吧!我的地位还没你想的那么低,不会的,好了,快点进去吧!”白凡抬头看了看,两人很快就进去了。
一路上,白凡都能感觉到,仙泽身上的气息很不稳定,现在到地方了,只能偷偷施法,将两人身上的气息暂时换了换,仙泽明显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怪异,刚想开口问问白凡,可白凡已经进去了,也就只得跟上。
“参见天主!”白凡行了行礼。
而仙泽并未行礼,径直走入大殿,站在白凡旁边,但也没人敢说,因为早在六世前,梧蓝儿死了之后就没人见过他在行礼。可今天不同了,他胆敢有弑君之心,就有人敢不怕死的出来告他。
“天主,他虽是圣物的主人,但他竟敢弑君,这罪责不能免。”真被仙泽给猜中了还真有不怕死的。
“是啊,天主这罪不能免啊,您也看到了,若是以前大可不是,但今天他做了这等事,还不向您负荆请罪,我们不服!”嗨!两个呢
淩天傳說
“对!天主,我们不服,我们不服!凭什么他犯了这么大的罪,还相安无事,凭什么!”
“就是,凭什么啊,不应该把他抓起来吗?”
無罪之城
“抓起来,把他抓起来!天主应该下令把他抓起来,打入天牢!”
仙泽靠近了些白凡说道:“看见了吗?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站在天柱上了吗?”“嗯!”白凡点了点头说:“没事!以后我不去打扰你,我去陪你!”两个人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