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
万河东丝毫不掩饰他眼里的贪婪,“你只要把给你二女儿的股份给我一半,我能帮你把这件事彻底解决了。”
徐伯临动摇了:“怎么解决?”
“我帮你指认你二女儿,把撞车杀人的事情都推到她头上,毕竟是两条人命,谁也说不准以后会不会再查出点什么,要想一劳永逸,还是得有人把你指使我撞车杀人的罪名顶替下来,正好那块手表是你二女儿订做的,再加上我的口供,要定她的罪也不难。”万河东继续抛诱饵,“而且股份你不用一次给我,一年转给我百分之一就行,很划算吧。”
股份不用一次给,这个诱惑太大了,只要日后把人解决掉了,那后面就不用给了,对徐伯临来说,既能一劳永逸,又能保住股份。
“把事情捅出来了,你就不怕坐牢吗?”
万河东用八个字表明了他的决心:“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句话,徐伯临认同。
“徐总,我们说说具体怎么操作吧。。”万河东想了想,“最好能制造点证据出来。”
徐伯临立马顺着他的思路想到了对策:“明天我会让檀灵带一笔钱过去,我就跟她说是给你定金,你想办法拍视频,后面可以当成指认她的证据。”
万河东又问:“警方那边呢?我自己去自首?”
徐伯临说不用:“我到时会把你的地址给檀灵,她以为你跟她是一路的,肯定会告诉警方。”
“然后我就把你杀人的罪名都推到她头上?”
剩女帶球跑
其实确切地说,是徐伯临指使他杀人的罪名,这里面有个主从犯关系,但徐伯临一心想要脱罪,并没有注意到这段话里的模糊概念和引导性。
他迫不及待:“嗯,就这么办,等结案了ꓹ 我先转你百分之一的股份。”另外,他提醒万河东ꓹ “做笔录的时候不要大意,别让警方看出来问题。”
愛神禁忌遊戲
万河东笑了:“这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脱罪。”
下午两点半ꓹ 徐檀灵和万河东约在了万乐园的麻将馆。
徐檀灵带来了一袋美金:“这是定金,我爸让我给的ꓹ 剩下的等事成之后再付清。”
東北之 丫力很
万河东拉开拉链,拿出来两沓ꓹ 随意翻了翻ꓹ 再放回去:“对一下口供吧,徐二小姐。”
未來科技強國
他们对的是见死不救的口供。
四月十二号的傍晚,徐檀灵被警方拘留,她坦白,说自己见死不救,并给了万河东一块手表,让他下车查看。
另外ꓹ 徐檀灵还提供了万河东的地址。
然而,万河东的口供却跟徐檀灵不一致ꓹ 他供认不讳ꓹ 招认说是徐檀灵指使他开车撞了受害人车辆ꓹ 并且把现场的所有细节都说出来了ꓹ 另外还提供了徐檀灵在麻将馆给他封口费的监控视频。
紧接着徐檀灵声称是徐伯临陷害她,但徐伯临矢口否认ꓹ 警方没有证据ꓹ 最多能扣留他二十四小时。
现在是四月十三号晚上十点五十。
胡表国看了看手表:“时间到了ꓹ 得放人了。”
王刚不想放:“就这么放了?”
鳳凰涅槃之豪門女神醫
虽然证人和证物都指向徐檀灵,但王刚更怀疑徐伯临ꓹ 他很相信徐檀灵说的那个杀人动机。
胡表国耸耸肩:“不然呢?”
只有徐檀灵一个人的口供,属于孤证,再加上她自己就是嫌疑人,她的证词就算到了法庭,被采用的可能性也很小。
目前证据不足,只能放了徐伯临。
李大彬去把徐伯临带来了。
玫蘭曲
徐伯临一副儒商的模样:“两位队长辛苦了。”
王刚皮笑肉不笑:“不辛苦。”
徐伯临抚平西装上的褶皱:“我女儿就拜托两位了。”
王刚好笑了:“拜托我们什么?是还她一个公道,还是让她伏法啊?”
徐伯临神色自若:“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案子的事我插不了手,也不该我插手,我的意思我女儿娇生惯养,没吃过什么苦头,希望两位队长在生活上多照料一下。”
造化自然 仙武大聖
你女儿说你杀人,你还在这装慈父。
好假。
王刚回了个职业假笑:“放心,会给她好吃好喝。”
“我还有公事,就先告辞了。”
“不送。”
呵,不送,下次去接你回来。
温时遇今天回了一趟帝都,晚上才赶回南城,他不放心徐檀兮,这几日都在两头奔波,他到医院时,已经过了十一点。
戎黎在病房外面打电话,等他挂断后,温时遇才出声:“怎么样了?”
戎黎说:“都在按计划进行。”
他们站的位置离病房很近,温时遇把声音压低:“我问的是杳杳。”
“吃了安眠药,已经睡着了。”旁边座椅上有个文件袋,戎黎拿起来,递给温时遇,“给你看个东西。”
温时遇接过去,打开。
是江醒刚刚送过来的亲子鉴定。
啪,文件袋掉在了地上。
温时遇整个人失了魂。
戎黎把文件袋捡起来:“你不知道?我还以为你是知情者。”
连温时遇都不知道,徐家瞒得够严的。
“到底怎么回事?”温时遇脸色发白,他把所有情绪都压在眼底,声音微颤,“杳杳怎么会是祁栽阳的女儿?”
晚上下了雨。
温时遇手里的伞还在滴水,那是一把黑色的直骨伞,伞柄上挂了两颗红豆大小的玉珠子,玉珠子坠在伞布上,布上开了一朵君子兰。
天潢貴胄 漫漫何其多
一朵雨打过的君子兰。
戎黎看着那朵花,眼底似暮色沉沉:“具体发生了什么还不清楚,徐伯临曾经雇过跑腿人去打探祁栽阳妻子的案件,我怀疑那件案子也是出自他的手。”
温时遇立马有了猜测:“如果是这样,徐家老太太应该是知情者。”
难怪老太太把所有股份都留给了长孙女,原来是赎罪。
居然是赎罪。
温时遇拄着伞,后背弯了,身体的重量压在了伞上:“暂时不要告诉杳杳,给她时间缓缓。”
最爱的亲人变成了仇人,她要怎么办?
戎黎看着他,目光像沙漠里的星子,亮得灼人:“你好像也需要时间缓缓。”
温时遇把伞靠放在墙边:“你不用这么防备,我是杳杳的舅舅,就算没有血缘关系,也不会有什么不一样。”他上前几步,走到门口,手握在门把上,开门之前,他回头,请求,“你能不能五分钟后再进来?”
戎黎没有说话,退后几步,坐在了椅子上。
等他家小淑女病好了,他要让她给他的伞也绣花,要两朵君子兰。
温时遇轻轻关上病房的门,走到病床前,弯下腰,低声唤徐檀兮:“杳杳。”
紈絝凰妃:嫡女不承寵 軒轅雪兒
她吃了安眠药,睡得很熟。
他伸出手,隔着空气,碰了碰她紧蹙的眉头,指尖只触到一片冰凉。
戎黎在外面,把口袋里的糖数了一遍,又一遍,数到第六遍的时候,温时遇出来了。
他拿起他的伞,对戎黎说:“谢谢。”
还有:“好好爱她。”
戎黎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放在椅子上,没说什么,回了病房。
温时遇带走了那颗糖。
已经夜深,雨也停了,医院门前的那条路很安静,灯下偶尔有匆匆人影掠过,只有一个影子,他慢慢悠悠、晃晃荡荡。
“杳杳不是温女士所生,”温时遇质问他的父亲温鸿,“您知不知道?”
温鸿在电话那头讥讽:“知道又怎么样?”
对啊,他能怎么样,他什么都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表露。
他笑,嘲笑自己,也嘲笑命运:“原来您知道。”他脚步停下,影子被路灯压成了佝偻的一团,“您居然知道。”
“你和她不可能。”
温鸿挂断了电话。
温时遇扶着路灯,慢慢蹲下。
“温先生!”柯宝力下车跑过来,赶紧伸手去扶,“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坐在地上,看着手里那颗糖:“宝力。”
“先生您说。”
他像丢了魂,嘴里呢喃:“好不公平,好不公平。”
柯宝力听不懂:“什么好不公平?”
他红了眼,把头靠在路灯上,那把绣了君子兰的雨伞安静地躺在他怀里:“没什么……”
人这一辈子也不长。
还有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