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君也柔情
小說推薦魔君也柔情
大结局
“你怎么突然归位了?”文宿君与日清君并肩而行。
“我在寻找孔知焉的路上被一具腐尸害死了,而那腐尸正是孔知焉。”日清君恢复了以往的高冷,不再像凡间的孔谦元谦和有礼,他的语气犹如述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般平静,无情。
文宿君笑起来:“还是凡人的你比较可爱。”说着便跟着部队朝诛仙台走去。
日清君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的背影,随即调离了方向。
诛仙台,众仙冷眼看着狼狈的玉帝。
“你贵为帝尊竟私自与魔女偷恋生下私生子,如今一错再错,搅得三界大乱。依照天规,需接受三千三百三十三道天雷,在经过两千八百八十八道地火,最后贬入畜道,生生世世为禽。”
“哈哈哈哈哈。”玉帝发出狂笑声,各个以为他是被吓疯了。
“什么狗屁帝尊,不过是一个没有七情六欲的走尸罢了。魅儿这是你对我的惩罚吗?我后悔了,我后悔了,你会原谅我吗?”他仰天大吼一声,挣开束缚,跳下了诛仙台。
一个月后,青峰山
“在想什么?”苏影从背后抱住他。
林希一袭红衣站在枯树下面,头上带着花灵。
“在想司使有没有投胎,有没有找到漂亮姑娘成婚。”林希笑看山林的凄凉。
“那你就没有想想我?”苏影吃醋道。
林希白了他一眼,推开他的手:“你天天在我眼前晃,我干嘛还要给自己添堵。”
“原来我这么不受待见啊,嗬嗬嗬。”苏影本是假装生气,结果竟咳了出来。
“你没事吧,那只是玩笑话。”林希紧张的扶着他。
苏影反手搂住他的肩,一脸贼笑:“我就知道你舍不得。”
林希掩饰心中的忧郁,扯开话题:“也不知道日清君他们怎么样了。”
“喂,你这整天想着其他男人就不怕我生气啊?”苏影露出委屈的表情。
林希撇撇嘴:“那我想女人好了。”
“没事没事,其实想想文宿君他们也没什么不好的,毕竟相识一场嘛,对不对啊。”
林希点点头:“那你想吗?”
“我。”苏影想否定,但接收到他的眼神,立马改口。“当然想啊。”
“那我们去找他们吧。”林希兴奋提议。
苏影为难道:“人家是神仙,肯定忙的很,还是别给人家添堵了。”
“哼,我看你就是心口不一。”
苏影见他不理自己的架势,连忙答应:“见,只是这天上我们怎么去啊?”
“你忘了,我也是半个神仙。等着,我去去就来。”说完,不等苏影回话就走了。苏影无奈摇摇头,面色难看的捂着胸口,只见抬起的手若隐若现。
苏影苦笑道:“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林希轻车熟路的直奔花园,日清君果然一个人坐在那发呆。
林希故意干咳一声,打趣道:“咦,怎么一个人啊,文宿君没和你一起吗?”
日清君看都不看他,神色清冷道:“你来作何?”
林希见他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无趣道:“真是一点都不可爱,还是谦元好啊。”
日清君眉头皱了皱,起身就要离开,林希连忙收起玩笑,拉住他的袖子。这次他没有挥开他,静静的站在那,好像是在等林希说话。
每天學點心理學 尹旭升
“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们无亲无故,我为何要帮你。”日清君收回袖子,准备离开。
“算我求你。”
日清君停下脚步,背对着他。
“这对我很重要,而我能相信的就只有你了,所以请你帮帮我。”
“为什么是我?”
林希对上他询问的视线,露出真挚的笑容:“我们是朋友啊。”
日清君避开他的视线,摆起高冷的架子:“说吧,你要我做什么。”
“为我做法。”
“你是说••••。”
林希点点头。
“你疯了。”日清君生气的走开几步。
“拜托了,这是我唯一的心愿,也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事。”
“你会死的。”日清君终于露出担心的神色。
林希竟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至尊劍仙 十八樓主
“我高兴。”
“真是疯了。”
黑幫主的冷血宮主 悠悠之婷
“我高兴,你担心我。”
日清君面色一囧:“谁,谁担心你,少自作多情。”
“好,是我自作多情。日清,这事拜托你了。”
“你想好了?”
“嗯,这事我们还需要一个人帮忙。”
老子是妖王
日清君神色微动:“我知道了。”
两日后,文宿君突然到访。
腹黑寶寶:媽咪還很純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苏影不友善道。
林希白了他一眼,热情的招待文宿君。
“别理他,他就那样。”
極品復制 愛吃糖果的毛毛蟲
“你这样我会不高兴哦。”苏影不要脸的装可怜。
文宿君低笑了一声。
苏影没羞没臊道:“没见过人家恩爱啊。”
文宿君收敛情绪:“林希你可以回避下吗?”
“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讲啊?”苏影奇怪道。
“那你们聊,我要去补个觉。”说着林希伸了个懒腰离开。
林希昏昏沉沉中,感觉身体被人从后面抱住,半醒半梦中翻了个身,窝在他的怀里。
“他走了?”
“嗯。”
師父求放過 幻海心
“你们都聊了些什么?”
“没什么。”
林希睁开睡眼,“怎么了吗?”
苏影低下头温柔的亲吻的额头:“这几日我得去地界一趟。”
超級黃金手
“好端端去那干嘛?”
苏影紧紧抱住他,不让他看见自己的眼睛:“身体还有些旧伤未愈,要去赤岩泉泡个几日。”
林希紧紧抱住他:“好,把花灵也带去吧,它应该很想他。”
豪門深愛:首席強寵逃婚妻 溫煦依依
“嗯。”
等苏影再回来,哪还见林希的身影。
“林希。”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林希。”
文宿君与日清君突然出现,脸上带有哀色。
玄天九變
苏影瞥见日清君手里的宝蓝镂空珠钗:“怎么会在你?林希呢?”
日清君将珠钗送到他手里,珠钗周身散发出一串微弱的红光。
“我永远在你身边。”微弱的声音从花灵里发出来,转瞬即逝。
日清君与文宿君没有多说一言,转身回了天庭。
苏影眼中泛光动作小心翼翼的把珠钗插在头发上,微笑道:“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