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小說推薦網遊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在学习神文之前,毒刺等人都是自信满满的。
不说别的,他们可都是军事大学的佼佼者,要不然也不会毕业了,就在铿锵玫瑰的领导下,开拓游戏产业了。这都是他们自己争取来的,在游戏里,锻炼各自的能力。
现代虚拟技术的发展,在军事上的表现,就在于练兵。
练兵可不是在训练场上到处跑两步就完成了,还需要在各种复杂的环境,面对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等等。
可真的等他们开始学习神文,才知道为何会叫神文了。
“这哪里是人学的?”毒刺抱怨到:“我觉得人根本就学不会!”
抱怨完,毒刺才想到什么,抬头看着周围,两个面若寒霜的脸孔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铿锵玫瑰直接套上了拳套,这是她的战斗方式。
一边给自己治疗,一边使用自己的铁拳战斗。
“啊!~~”
诸如此类的叫声,那个叫连绵不绝啊。
风狐等人都是掩面,装作看不到,也听不到。
千星小心的说道:“会不会太惨了啊?上次也没这么惨啊?而且还叫咱们录像。”
风狐瘪瘪嘴:“都是自找的,管不住自己的嘴!”
千星:“以前在军队的时候,也没见他这样啊?看起来还是挺靠谱的。”
要不然,铿锵玫瑰也不会让毒刺作为代表人,不管是交际,还是发言,都让毒刺代表了。
风狐翻了个白眼:“你也知道那是军队了,咱们之前是军人,自然是要维护军队的脸面。如今不是退役了么?做了自由人,那自然是要做自己了。”
網王同人 蕭遙傳 藥心
刺刀:“你的意思是,他内心就是个闷骚而毒舌的人。如今是放飞了自己?”
风狐瞥了刺刀一眼,你这个不怎么说话的人,不是也开始没话找话么?
“要不然呢?我其实早就看穿了他,就是个欠揍的。”
千星赞同的说道:“就是,说说会长还行。还敢挑大姐的刺,而且还是当面挑刺ꓹ 这不是找死么?”
林川一脸黑线,什么叫说说会长还行?
难道我现在不是当面么?
翻出笔记本ꓹ 将毒刺和千星都记录一笔,以后慢慢的算账。
风狐看了一眼林川,回头给了千星一个祝你好运的表情。
千星一脸懵逼:“怎么了?我怎么了?”
风狐不想说ꓹ 对面那个看起来年轻的少年,实际上是一个老狐狸ꓹ 而且记仇!
她可不想被林川记一笔,到时候小黑屋走一趟ꓹ 那就麻烦了。
女神的透視高手 水墨色
所以ꓹ 你自求多福吧!
等铿锵玫瑰带着毒刺回来的时候,即使在游戏里,有着魔力可以缓解。
毒刺的脸上,还是肿起来一大块,到处都是青紫。
就这,还是铿锵玫瑰给了治疗的缘故。
毒刺有些心有余悸:“大姐不会是因为可以治疗,所以才打的更加的心安理得吧?”
风狐给了一个ꓹ 你才知道的表情。
要不是在游戏里,可以畅快的打。
大姐头可能会稍微收敛一下ꓹ 反正这里打不死ꓹ 那还不下死手?
就算是打死了ꓹ 还可以复活啊。
千星小心的说道:“我觉得ꓹ 若不是因为复活了,你要从地面跑过来ꓹ 耽误时间ꓹ 我觉得大姐头估计不会留手。”
毒刺一怔ꓹ 觉得这个很有可能。
然后千星说的是挺痛快的,回头就看到一个若有若无的笑容。
“大姐头ꓹ 我什么都没说。都是毒刺这家伙,居然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他就是个逗比,您怎么打都可以!”
这一刻,什么同情,什么不忍,都见鬼去吧。
一些插曲过后,林川继续教导神文。
他一边在空中临摹出神文的样子,这是很难的。
神文看起来简单,但实际上却无比的复杂。
细分下来,有几百上千个转折,即使是一个最简单的神文,都比符文要艰涩上千倍,乃至万倍!
施法者都要学习符文,一个是用来铭刻武器,给武器附魔。
或者是撰写卷轴,制作魔法卷轴,提升自己的实力。
这一切,都离不开符文。
但,即使最简单的神文,也不是符文可以比的。
施法者学习符文的时候,就已经艰难无比了。
几百个施法者中,能出一个精通符文的,这个比例已经很大了。
其实现状是,即使是几千个施法者,也可能只出一个精通符文的。
其他的施法者,虽然不是说不懂,但也仅仅是粗通。
或者有些人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木葉之規則之玉
可以临摹,但要想知道符文的具体。对不起,他们不知道。
眼前的几人,除了黑猫之外,其他人居然都不精通符文。
林川教导了半天也没办法,只好暂时放弃。
“这样,我先自己再仔细的揣摩一下。到时候再看看如何教导给你们。”
林川的计划失败,有些气馁。
铿锵玫瑰安慰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靠着传承记录下来这些神文,可我自己学习起来,也是十分的艰难的。”
林川又想了一个办法:“你试试能不能再复制一遍,传授给这几个队员试试。”
若是可以,这就是一个学习神文最好的办法了。
铿锵玫瑰眼前一亮,立刻开始尝试。
但半晌过后,铿锵玫瑰摇摇头:“不行。我发现了,这一次,我没有办法再复制了。而且,一旦我想要利用外力去复制这个,可能外力会被击垮。而若是外力足够强大,也可能会击垮我脑海里关于神文的记忆。”
霸上撒旦殿下的吻
豪門強娶:夫人超大牌
“什么?”
史上最強讀者
林川心下一惊,怎么会如此?
原本得到这些传承,林川就已经有一些意外了。
如今听到铿锵玫瑰的话,林川的心里越发的震撼了。
“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之前可以复制一次的。若非如此,我为何能得到这些神文的传承?”
“是原本就允许复制一次,还是说,这是被早就设定好的?”
“自然古神算计到了今天的情况?”
“这怎么可能!”
林川想着自己知道的一些情报,自然古神已经数千年没有任何的踪迹了。
甚至,自然古神都没有响应过信徒的呼唤和祈祷。
直播之我為曹植 二十三聲
那些牧师什么的,都是由神殿的神力储备自行挑选的。
这是神格得一种应用方式,林川大致是知道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