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的那段往事
小說推薦夢中的那段往事
阿智因为感染了肺炎,在医院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出来时,整个人都瘦得不成样子,只怕一阵风就可能把她吹倒。看到爸爸妈妈准备为她办回家欢庆晚会,她知道他们是想让她尽快从这段往事中走出来。晚会上,她以前的同学都来给她庆祝,爷爷告诉她,她很快就可以回到原来的学校。院方的手续,他让小赵都给她安排好了。她只要去报道,就可以了。她虚弱的笑了笑,“谢谢爷爷!”
回到原来的院校,阿智却没有想像的那么开心,坐在校园的花坛里,她想起了以前和阿泽在那座古老的院校中发生的一切,她使命的摇摇头。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那 一段只是生命中不愉快的小插曲。她恨阿泽的无情,恨他为什么如此决情,连一个道别都没有,如果他真不愿意,她又怎会强求,想到现在他可能与小银快乐的生活着,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她不断的参加学校里的社交舞会,开始结交新的朋友,她只想尽快忘记这一切,好让自己回到以前,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這個總裁要不要 愛寬寬L
易烊千璽:抹不去的回憶 檸檬妃妃
“楚芸智,今年的元旦晚会的节目就由你来出吧,听说你在苗族学了很多苗族舞蹈。”班长对阿智说道。
“是啊,芸智,你就答应吧,都说苗族的舞蹈很美丽,让我们也见识见识”
“对啊,我们就跳个芦笙舞吧!”
“王凯,了不起嘛,连舞蹈名称都已经知道!”那叫王凯的男生,嘿嘿的笑了。
阿智本来想拒绝,可一想,这又没什么了不起的,自己总不可能永远都不再跳苗族舞了吧!那她之前学的不是都白费了,她答应了下来,并声称一定让大家成为一支真正的苗族歌舞队。
大家高兴的鼓掌支持。他们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在议论,由谁来吹芦笙,又说,哪几个男生行,那几个不行,最后决定就由阿智和王建定来领舞,其他十二名同学伴舞。
排列的时候,由阿智给他们示范了每一段舞步,男生们拿着陌生的乐器,开始练习吹奏,不懂的地方,大家就请教阿智。眼看准备了一两个月,那天,同学们又从院舞蹈队借来了乐器,开始集体演奏一曲,阿智摸着熟悉的芦笙,突然想起了在花仙选举会上,阿泽悦耳的芦笙声,还有他矫健的舞姿,忍不住感到一阵心痛。
“芸智,快过来,我们把服装换上!”这时一名同学过来叫阿智,阿智放下手中的芦笙,跟她进了更衣室。
大家换好了借来的苗族服饰,几名男同学吹起了芦笙,他们女生开始慢慢的旋转起来,阿智也跟着转,曲还是那曲,舞仍是同样的舞,可那感觉已完全没有当时的激动与兴奋。阿智机械的舞着,当她来到王建定面前,她却忽然停了下来,大家全都看着她、
極品寶寶辣皇後 裏裏婉
“芸智,怎么啦,有什么不对吗!”
“不是那感觉!”阿智摇摇头说道。
“那该怎么吹!”王建定又把那一段**的部分试了几遍,可阿智还是感觉不对,大家都望着她,那该怎么办。阿智忽然觉得好烦,她跑出去躲进了洗手间,眼泪却不停的掉下来,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忘了他,为什么我总希望能找到他的影子,为什么?
好久好久,她才整理好情绪。回到场地,她不好意思的说,自己肚子吃坏了,大家继续。
阿泽回到家里,一直坐在那里发呆。想到阿智伤心的样子,他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傻,当时怎么没弄清楚就、、、、、奶奶告诉他,阿妈他们还在仡希家跪着,他愣了一会儿,跑了过去
“阿妈,阿爸,你们起来,这都怪阿泽,让我来求他们吧!”
“不,阿泽,都怪阿妈!阿智她呢!”
鹿死誰手 天涯有古人
“她已经走了!”
“走了!”
“是的!阿妈,阿爸你们快起来!”阿泽也跪下来,求他们。很久,小银从里面走了出来,神情暗淡的说道“你们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们,我阿爸阿妈也不想再看到你们!”
“小银,对不起!”阿泽深深的说道
“阿泽哥,以后,小银跟你再也没有任何关隔了,请你们马上离开这里!”说完,小银走进了房间,把门关上。
阿泽扶起阿爸阿妈,慢慢走回了家。
有一天,阿泽过来跟他阿妈道别“阿妈,我要去找阿智!”
春日茶熟 瑞者
“阿泽!”
“阿妈,我曾经答应过阿智,会对她负责一辈子的,我必须实现自己的承诺!我们仡卡家族的男人不能做不负责任的事。”
奶奶听到走了过来,他对阿泽说道“我的好孙子,你去吧!仡卡家不能再让昆仑家的女人流泪了! “
“谢谢奶奶,阿泽一定会把阿智带回来的!”
阿智又把那套盛装拿了出来,一根挂坠从里面划落了出来,是那条心型的挂坠,阿智久久的凝望着。仿若一切还发生在眼前。记得她那时因为阿泽受到惩罚,她都已经把它还给他了,可为什么他又要送还给她,为什么送给他之后却不能坚持他的约定,为什么?她捡起来扔到垃圾筒里,可又忍不住捡了起来。
元旦那天,阿智彩排的舞蹈很成功,她们集体获得了一等奖,她个人的那段团圆花鼓,也获得了最精彩的个人奖。她高兴的站在领奖台上,同学们纷纷送上了鲜花,那天晚上大家提议出去庆贺一下,他们一群人在路上有说有笑的走着,大家忽然停了下来。一个有着披肩卷发的小伙子,身穿白色衬衣,外套一件灰色的背心,下面穿了一条藏青的牛仔的青年,衣服有些脏,样子也有些落魄。他突然挡在他们前面,在看到阿智的时候,他的眼里充满了欢喜。
“芸智,你认识他!”同学们看他盯着阿智看,便问她
阿智看了一眼他,咬咬牙,说:“不认识!”便想从他身边走过。大家又有说有笑的走了,阿泽忽然拉住了她,几个男生见那人对楚芸智无理,马上停下来,围着他。他紧紧的盯着阿智看。阿智让他放手,他没放。其中一位高猛的男生,眼疾手快,一拳打了过去,正中阿泽的脸,阿泽却没有躲开,他仍紧紧的抓着阿智的手,几个男生见他不肯放手,集体上去打他,他的手硬生生的被扯开,眼着一丝血液从阿泽的嘴角渗出来,他却仍不肯还手,只是神情哀伤的看着阿智。阿智忍不住,叫道“你们都给我住手!”几名男生这才停下来,看着阿智:“让我们好教训一下这不知死活的家伙!”一个男生还心有不甘的说道。
“算了,我们走吧!”阿智强忍着内心的疼痛,转过身,让大家走。可没走几步。
“阿智,是你吗!”阿泽终于开口,叫出声来,大家疑惑的看着楚芸智,阿智不自在的笑笑,站在那里,好久才说道“你们先走吧!”
“芸智,没事吧!”大家不放心,阿智点点头,艰难的对他们笑笑。
看着同学们走远了,阿智吸了几口气,摆出一副笑容转身走过去。
“对不起,阿泽哥,刚才我没想到会是你!”
阿泽知道她是故意不愿意认他,这几个月来,他找了很多地方,他在全国不同的大学打听她的名字,他相信,她一定在哪一所学校里,多少个日日夜夜,他躺在城市的角落中啃着冷硬的馒头,只为能有一天找到他心爱的人,早两天当他在一所贵族学校门口,打听到她的名字时,他兴奋的想马上进去找他,却被保安拦了下来,于是他只好在门口等着,门口一辆辆轿车进进出出,却一直没有看到阿智的身影,阿智多少次做在轿车里从他身边经过,她去从没有回头看过一眼,就样子,阿泽在门口不吃不喝等了三天三夜,当他拖着疲惫的身体正想找个地方坐一会时,他看见一群人从学校里面走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跳入他的眼中,他按耐不住内心的狂喜,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拉住了她。他再也不会让她从他身边离开了,不管她怎么对他。
冷酷魔醫少夫人
“阿智,对不起,原谅我好吗?”
“阿泽哥,你在说什么呀,噢,对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阿智不愿意承认。那时她苦苦的等着他来解释,他那时去哪里了,她曾一次次告诉自己,只要他来,她什么都不追究,可是,那时的他去哪里了,她苦苦的等了七天,可等来的却是他婚礼的消息。
“阿智,阿哥不知道婚礼的事,他们一直瞒着我实情,直到婚礼那天,我才知道!我去找你时,阿莲说你已经走了。现在阿妈他们已经同意我们的婚事了”
听到阿泽的话,阿智的心仿佛被什么刺痛了,她紧紧的缩了一下。“是吗?”如果早一点听到你的解释,我又怎能如此的痛苦,如果你那时就来告诉这一切只是误会,如果,阿智觉得心里好难过,在她已经快把他遗忘时,他却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难道这就是命,她注定要为他痛苦一生,难道昆仑家的女人注定就要为他仡卡家的男人伤心。
“阿哥敢对最严厉的火神发誓,如果有半句谎言,让我阿泽被车撞死!”
阿泽举起手,跪在地上,阿智再也忍不住,卸下自己伪装的面具,赶紧捂住了他的嘴“不许胡说!阿泽哥!”阿泽紧紧抱住了她,说道“阿智,我知道一定会找到你的,这几个月,我不停的找啊找啊,我相信阿智就在某个地方等我去找她!”阿泽抱着她笑了。
阿智听他这么说,心里这几个月以来的委屈一下全都涌了上来,她即恨又爱的捶打着阿泽,为什么要让自己如此痛苦。“阿泽哥,我恨你,我恨你,你为什么到现在才来”,“对不起,阿智,对不起,我的好妹妹,哥哥不该让你这么伤心”阿泽只能紧紧的抱住她,好久,她才慢慢在阿泽的怀抱里平静下来,看着阿泽削瘦的脸颊,她心疼的摸着阿泽渗血的嘴角。“阿泽哥,疼吗?你刚才为什么不还手!”以阿泽的身手,刚才那几个同学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不疼,一点都不疼,这是阿泽愿意的,只要能让你减恨,让他们再打我一顿我也乐意!”阿泽傻傻的笑道。
“阿泽哥,以后不许这样!”刚说完,阿智才发现身边,站满了围观者,他们开始热烈的鼓掌,有些人还说道“小姑娘要好好珍惜啊!”她尴尬的笑笑,赶紧拉着阿泽往人群外钻。
阿泽还未来的及感谢这些帮他说话的人,便被阿智硬生生的拉走了。走时,他仍不忘回头跟随他们笑笑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