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
邬芳深夜来访,搅得柳寒的心绪大乱,反应激烈。但一番密谈过后,两人竟又冰释前嫌,恩怨全消。
但这还不是最让我感到惊奇的事情。柳寒告诉我,邬芳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并非只是要师徒见面,一叙旧情,而是代表鬼帅来当说客的!
当初邬芳毅然抛弃左丘城副城主的位置跑去加入鬼军,就已经让我深感困惑,这次我不由得又再次回想起这个问题来:以邬芳的身份、地位和修为,为什么要甘于屈居鬼帅之下,鞍前马后?
除了邬芳,还有陆之道、陆煜等等,这些人都是阴修,地位高贵,为何要舍弃自己原有的一切,前去投奔鬼军?这实在令人费解!
然后还有,凭什么鬼帅会认为我也有可能跟邬芳等人一样,宁愿放弃目前身为冥港港主的身份,放弃这几年在冥港呕心沥血才建立起来的大好局面,去加入鬼军?
简直就是迷之自信!
“我知道你定然是不会答应她的,所以我拒绝了她想要跟你见面的要求,让她先走了。”柳寒对我道。
我遗憾地摇摇头,道:“其实,我倒是很希望见她一见,听听她的理由是什么?身为阴修,却甘心为鬼修卖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做出这样的选择?”
“她说是鬼帅的雄心壮志说服了她,因为鬼帅想要解放整个阴间,让鬼能和人在阳间一样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和平世界!”柳寒说罢也摇了摇头,似乎自己也感觉这个说法有些异想天开。
“解放阴间?和平世界?”
我听了之后心里却浮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我在冥港喊出了‘人鬼平等,废除奴制’的口号,倒是与鬼帅的目标颇有异曲同工之处。或许就是因为这一点,才吸引了他的注意吧?”
擁有異能後的極品生活
不过,说起来,鬼帅的“解放阴间,和平世界”的目标更加宏大,更加难以实现。我只是着眼于冥港这一个小小的偏远阴城,而他却把目光投向了整个阴间世界。我是建设者,而他却是一个颠覆者!
但话说回来,那样宏伟的愿望真的有可能实现吗?
当夜,我和柳寒都再也无心睡眠,两人并排躺在床上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屋顶,各怀心事。直到辰时,冥港里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各种纷繁的工作才把我们俩的关注点给转移到别处。
演藝天王 南家煙客
邬芳的来访仿佛只是一则小小的插曲。在那之后,我和柳寒的生活又慢慢地恢复了正常。地府也罢,鬼军也罢,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冥港没有遭遇任何的外来侵扰,而我也没有从阎罗王或者鬼帅那里得到任何的消息。
在这两年里,冥港也好,我个人也好,又分别取得了相当出色的成绩。
冥港正式成立已经满五年了,自身实力不断增强。目前城内常住人口已经过万,水陆两军的兵力相加业已翻了一倍达到两千,战船数量则为大船十艘,中、小快船近百艘。以这样的实力,冥港足以迈进中等阴城的门槛,甚至比老邻居河口镇还要强大。
而我个人,也在半年前顺利地突破了阴功第五重修为的巅峰,升至第六重!
恐怕倒退到十年、二十年之前,连我自己也不敢想象:才刚满四十岁,年至而立之年的我,就已经取得了如此高的成就!
依照书虫鬼从生死簿上看到的记载,我的阳寿只有四十一年。也就是说,如果当年我没有跟随师父学习阴功,那很有可能到了明年这个时候,我也差不多该“挂”了。
也幸亏我学了阴功,按照阴修的算法,我此时反而拥有了长达四百年的寿命。四十岁对于我来说,只走过了漫漫人生路的十分之一。我生命中最精彩的历程才算是刚刚开始!
但诸多欣喜之余,我又有了不少烦恼。
首先便是功法的问题。当年阎王焚书,鬼膳门的两仪心法的阴篇被毁掉了后面两重的高阶心法,这就导致了我现在已经没有了合适的修炼功法。如果这个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那也就意味着我的阴功修为提升到这个层次也算是到头了。
其次,冥港的发展似乎也遇到了瓶颈。之前,冥港的人口大多都是由散落在各地的阴修和鬼修自行前来加入的,我从来都没有很刻意地去招兵买马或是强掳人口。但是到了现在,这个发展模式已经难以为继,毕竟阴间各地阴城对于人口的管控还是很严格的,不可能一直有那么多的闲散人口能够转投冥港。
没有稳定的人口来源,已经成了制约冥港发展的一大难题。人口就意味着劳动力,意味着消费能力,意味着兵员,没有足够的人口,冥港是无法继续扩大规模,发展成为像左丘城和巨瀑城那样的大阴城。
这一点我虽然看出了问题的所在,但目前也没有什么很好的解决办法。人口也是一项很重要的资源(哪怕冥港的人口中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鬼,也应该约定俗成地称之为“人口”),如果不是通过战争或者其他比较强硬的手段,是无法获得大量补充的。
最后,战争的疑云其实始终没有远离冥港。据我手下的探子从巨瀑城、千岛城以及蛇湾等地传回来的信息来看,地府很可能又要对我们不利了!
自从我和柳寒离开地府之后,阴军经过了相当大规模的整训和扩编,兵力已经从原来的不足一万,扩充到了两。这两万的兵力可不是鬼兵,而是实打实的全是阴修哎!
而且阴军的训练程度和装备水平都远远强于各大阴城的军队,这也就意味着,地府的实力再次得到极大的提升,在阴间完全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了!
阴军实力大增,再加上近几年积极地往各地派兵围剿鬼军,鬼军的实力便此长彼消,甚至在单纯在数量上都无法超过阴军,只能是如过街老鼠一样到处流窜,惶惶不可终日。之前盛名如日中天的鬼帅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得不隐匿其身,许久没有露面了。
如此这般,终于腾出手来的地府也开始着手解决之前各地阴城不太服管的问题。据报,已经有两个不听话的小阴城被远征的阴军直接攻陷,城主被捕获押往地府,而城主之位则由阎罗王另行指定自己满意的人来接任。
作为地府通缉令上面被列入反贼一党的我,又在冥港这个港主位置上坐了这么久,估计名字也该被甘圣、王嵩等人列到黑名单里头,提交到阎罗王的书桌上了。阴军远征冥港,定不久矣!
不过,世事难料。先于地府对冥港采取行动的是另外一项重大变故,又对阴间的时局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某日,我正在港主府里端坐,与书虫鬼一起核对上月的账目。我对书虫鬼自然是非常信任的,核对账目只是为了检查一下各职司及各行各业的收支情况、税收情况,便于及时发现问题,采取政令的方式进行针对性调整和引导。
“啪嗒!啪嗒!啪嗒!”
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又在厅外忽然响起,港主府的知客又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我实在很烦他这种遇事就慌乱的作风,忍不住斥道:“你不过是一个知客,只要负责把来访的宾客招待好,再进来通传即可。有什么好慌张的?”
知客很尴尬地挠了挠头,把到嘴边的话又缩了回去。然后他站直了腰细细整理好衣冠,冲我行了一个标准的拱手礼,这才向我慢条斯理地禀告:“港主,属下据闻归山食府里来了一位很厉害的鬼修。它带来了一只冥海龙,正要考验冯大师的鬼餐厨艺!”
“冥海龙?”
重生末世無敵至尊
像科比一樣打籃球
听到这里,我也不由得大吃了一惊。冥海龙是生活在冥海深海里的一种海怪,体型巨大,性格凶猛,比八爪鱼怪和鬼头鲨还要厉害,乃冥海中的一霸!
阴修因为无法长时间潜水,即使修为高超,也对冥海龙毫无办法。如果要想捕获冥海龙,非得鬼王以上级别的鬼修亲自潜入深海当中才行。难道我的冥港里来了一位鬼王?
这样的大事我居然现在才得知,便十分恼火地质问道:“冥港里出现这么厉害的鬼修,为何一早没有通知我?”
知客被我问呆了,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道:“我,我也不太清楚……它,它没有直接来港主府求见……是我从街上打听来的……”
現在只想愛你
嗨!我自己也是被气懵了,这事确实也轮不到他这位港主府知客来承担责任,而是负责在港口区或者陆路城门值守的水陆两军以及负责查看路引文书的官吏的职责。
于是,我也懒得理会知客了,转头对书虫鬼道:“走,先跟我一起去看看来者是谁,到底有什么来头?”
书虫鬼除了会算账、记账之外,还拥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尤其它此前还曾经被崔钰锁在地府阴律司典籍库里上百年,天天对着那些生死簿翻看,便练就了一副好眼力,一看到某人或者某鬼,就能一下子说出对方的出生籍贯、生辰八字,以及阳寿多少?阴寿几何?是否能得善终?
带着它去,肯定就能第一时间知道那只鬼王是个什么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