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咒
小說推薦發咒
在何其的再三追问之下,何其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原来继落承之后,钟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去找过于大志,并且找了一个机会趁此换了落承的血样,所以今天才会变成他躺在那儿。
“怪我,都怪我,要是给他我的血就好了。”
何其哭着,不知道世界上怎么样才会有后悔药卖。
“事到如今,不要辜负了钟叔的一片心意。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只不过这些事查起来有些麻烦,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何其擦了擦眼泪,对于落承需要自己的帮助,心里有些疑惑,自己能帮得上什么忙,不添乱就已经够不错了。
“你还记得上次想要你的那个女人吗?”
模棱两可的话让何其觉得奇怪,谁想要自己啊。
“落承抓起她的手,碧落在隐隐发亮。
“你说吧,需要我怎么做?”
何其横着脖子,一脸泼出去的表情,不过是个女鬼嘛,上次她已经输过一次了,这次难道还应该怕她吗?
当天晚上。落承带着何其来到了这座城市的另一头,灯光阴暗,人烟稀少。
“我要你在这里,把她召唤出来,我有些事要跟她谈谈。你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你办不到,就会有生命危险。”
落承认真的眼神里泛着那微弱的灯光,何其知道他不是开玩笑,因而严肃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在靠近一间破旧房子的后门处,落承念了一句就是这儿了,拉着何其坐下。
“三分钟后我就送你进去。”
顿了一顿,落承再次捧起何其的脸。
“急着,如果实在不行,你就自己出来,最晚在我第三次叫你的时候,你就要出来。”
“谈判的后果是什么都可以吗?”
“只要不威胁到你,都行。”
“好。”
其实何其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自己的性格特点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自己根本不适合于谈判。但是事到如今,不得不咬着牙上。想到这里,她的眼神暗了暗。无论如何自己都会同意那个女鬼的要求的,那么柳林跟小敏,对不起了。
落承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刀子,在自己的手腕上划出了很深一道口子,又在何其的手腕上同样划出了一道口子,何其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你妹,好痛。然而意识并没有存在很久,她发现自己正站在一间全绿的房子里,房子中间,还坐着一个女人,柳眉杏眼樱桃嘴,胸大腰细腿好像还挺长。
“你终于来了,我以为你这一辈子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说着她发出一阵娇笑声,让何其浑身发毛。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曾经我是想要你,现在不想了,我在这里住得挺好,修身养性的。”
对于之前的事,何其的记忆总是模模糊糊的,因此她说的那些,何其根本毫不在意。
“我来是有件事要求你的。”
何其大概觉得自己站着不好,因此也坐了下来,正坐在她对面。
“我知道,你是想知道那个老头是怎么一回事吧?我很清楚,但是我不会告诉你的。”
一听说她知道,何其的眼睛亮了,她自认为都到这个境地了,对方无论如何是不会再骗自己的。
“我知道你有条件,只要我能办到,我通通都答应你。只要你告诉我怎么救人。”
她似乎是歪着头考虑了一下,在看着要点头的时候又摇了摇头。
“那样我不是吃亏了吗?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告诉你的却可以救两人一猫,以后甚至是更多的人和猫,不行不行,一般的要求我亏大了,不一般的要求,你肯定不会答应。”
为此,两个人在这样毫无意义的交流上浪费了不少时间。
进来前,落承说十五分钟之后,每隔五分钟叫她一次,现在两次已经过了,何其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
“真的,只要能救钟叔,我什么都答应你。”
不能说何其诚恳的态度打动了对方,只能说什么都答应她这句话起了一定效果。只见她在何其耳边说了几句话,何其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末了她咬了咬唇。
“好。”
“成交。”
这个时候第三声叫唤已经想起,何其出来了,他们的旁边还站着一个虚弱的身影。
“先带我回去吧,我会把那些事,都告诉你们的。”
落承果然是有备而来,只见他拿出了一只小丑的布偶,将人装了进去,进去的时候何其仿佛听见那个女人在咒骂,说自己那么好看的灵魂,偏偏要住进这么丑的身体。
“你先在车上歇会儿,等到了我叫你。”
何其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落承的休息室了,落承点着一只蜡烛,正跟那个女人面对面的坐着,大眼瞪小眼。
武脈噬天 一寂紅塵
“哎哟,妹妹你醒了。”
这句话让落承浑身毛骨悚然,她做人家老祖宗都嫌老,居然还不要脸的管人家叫妹妹。
“醒了我就可以讲故事了。对了,你把那幅画拿过来。”
何其回头,忍不住皱了皱眉,什么时候多出来的,碍眼的很,落承一心想着钟叔的事,不以为意,反正横竖就是一幅画,还想着她要是喜欢就烧给她,也不是不可以。
“你方才不是一直问我,怎么用血做法勾人魂魄吗?这个晚点说,我先说,你找的魂魄,就在这幅画里,难道你这么精明的一个人,都没有发现这幅画有问题吗?”
听她这么一说,落承瞬间变了脸,他是有过这种感觉,但却没有仔细想过。
何其听了忍不住摸了一下画,上面的金粉掉落,显露出最初的血渍来,吓得她扔也不是,不扔又硌得慌,最后只好递给了落承。
女人一边将涉魂笔的事缓缓道来,一边看着两个人的表情。
原来她在世的时候就听闻过涉魂笔,只不过没有机缘得见,但是因为巧合,她了解到了其中详情。
涉魂笔说白了就是用人的灵魂做成画,借此来保证画的鲜活动人有魅力,正因为是这样,被涉魂笔画过的人,几乎都难逃一死。毕竟那个年代的植物人,没有办法保证营养输入,也不会有人会因为一个活死人而在意太多,大部分都是草草掩埋就算了。不过后来竟有人拿那活死人做实验,还让他成了,但也仅此一例。
何其着急的问着,到底是什么办法?女鬼却只盯着落承笑了,大概是看她着急,觉得心里得意。
她开始自叙:那个时候她已经是鬼魂了,刚脱离了肉体,意识时有时无,有一天晃到一个药庐外,看见一个穿着破烂衣服的男人,应该是一位大夫吧,正对着床上的一个男人动手动脚,我好奇就进去看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他扒光了那个男人的所有衣服,是所有,连亵裤都没有给人家留,然后还给人家身上的穴位都扎满了,一阵风吹过,银针摇摇晃晃的。正当我觉得床上的男人死透的时候,那个大夫拿一把刀扎向了眉心,其次是右肩,再是左肩,三处鲜血淋漓,无一不是落在那个男人身上,渐渐的,那些被针扎的地方开始渗入了血,与此同时,那个大夫嘴里还念着引魂咒。我觉得好玩就坐在一边旁观,大约三个时辰之后吧,大夫躺在地上断气了,床上那个男人竟然慢悠悠醒了。然而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着自己满身的银针又吓晕了过去。最后还是附近的村民把人针给卸了带回去的。再后来我听说那个男人有些痴傻,而画家的一幅画莫名破得不成样子。
听着女鬼的话,何其更加胆战心惊了,难不成是一命换一命,不过也还是痴傻的,想到这儿她的眼泪不住的往外流,为什么出事的不是自己。
“其实你们不要那么悲观,这些日子我也见过你们治病救人的方法,跟以前不一样了,那个大夫会死,你们不见的会。”
听到这里何其睁大了眼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错,只要提前备血就行,这样人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y頭,你逃不掉了
落承解释道。
“还有,要找到画,事后我琢磨了很久,不足的部分其实可以补,在血祭之后把画烧成符水再给那个人服下,如此一来,总不会少了精气吧。”
对于女鬼如此提议,落承皱了皱眉头,他倒觉得可以一试,可总不能拿钟叔坐实验,于是他想到了那个躺在于大志病房里的男人,以及于大志本人。
按照之前的推测,落承讲述了事情的始末,于大志已经听得很清楚了,落承给了他两条路,第一,献血,按照他的体格,一次献血是不够的,隔两天献一次血虽然会让他体质变弱,但并不会要他性命,当然了,之后还能继续当他的主任;第二,报警,控告他谋杀,至于证据证人,落承告诉他不用操心,该需要的时候总会出现。于大志迫不得已,选择了第一条路。
一个礼拜过去了,于大志请了长假,他觉得自己的血快被人放干了。他那婆娘拐着弯知道了他做的一切,没少给他脸色看,但也算尽力伺候着,毕竟下半辈子还要靠他工资过日子。
其实这种法子不叫血祭,叫精血引魂,以成年男子精气为引,召回没有魂魄之人的魂。所幸那个大夫疯癫试验出了这种方法,否则即便现代人再厉害,也该束手无策。
落承已经开始下针了,针尖绵软,扎在已经瘦骨嶙峋的人身上,看着有些不忍。靠输液维持的营养,跟正常饮食相比果然还是有很大差别的。落承忍不住想到。
“等一下你看我拔完针的时候,就那一页台历烧成灰,兑水里给他喂下。”
“那如果失败了怎么办?”
“失败了,那就没有机会了。要不是猫身上的穴位不清楚没有办法,我也不会拿他冒险。”
“你们俩说完了没有,这种人死了也不可惜,别磨磨唧唧的。”
落承跟何其白了女鬼一眼,大概在她看来,这个世界上的人都跟蝼蚁一样,已经不值得尊重了吧。又或许是她死的太久,对活人早就没有好感了吧。
血像受到指引一样,慢慢的流成了河,分出了支流,一条又一条,触目惊心,何其强忍住没有吐出来。
落承脸上青筋暴露,明显的担心让何其浑身更加颤抖了。
“就是现在。”
女鬼急吼吼的喊了一句,落承迅速的拔着男人身上的针,而何其已经将台历烧了起来,不知道哪里来的风,吹得火熄了,因着蟒蛇已经烧尽,何其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落承将银针甩在一边,捏起了男人的嘴巴,符水尽数灌入,他好像知道吞咽。
毒寵法醫狂妃 滅絕師太
半个小时之后。
“我这是怎么了?”
人醒了,会说话。
“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落承的脸迅速放大,他一边伸手去给他把脉,一边问。男人瑟缩了一下,大概是看见落承只是把脉,便没再抗拒。
“我应该是找了个小妞在按摩,怎么会在这儿?”
何其听到这里,想起落承之前提过高棱的事,便从相册里翻出来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得高棱的相片递了过去,男人看了半天,说就是她。这下两个人心怀各意。
落承治愈了植物人的消息传的很快,大抵是底下人觉得是喜讯,夸得异常卖力。顾明不知道从哪个耳目那里听说了,也巴巴的跑过来取经,可惜人已经出院了,他只能光听听口头的话。
不过他发现落承挂着的画时有些嫉妒的说,自己那幅不够这个有味道,这句话让落承吃了一惊,什么,他也有画,那说不定还不止两幅。
“你那幅画画的是什么?现在在哪里?”
顾明以为落承要抢他的画,死活不说,还是女鬼在他背后吹冷气,吓得他不行他才开口。于是两个人一只布偶鬼到了他诊室。
“学长,你都有画了为什么还抢我的,这不公平。”
落承没有在意他的话,只是感受着什么东西,良久才开始发问。
“你知不知道她一共画了几幅画?”
顾明摇了摇头,画家画画多得是,他哪里知道人家心血来潮搞了多少。
“我记得听你说过,她现在住的房子是你帮她租的,你带我去看看。”
落承得寸进尺了,然而表情异常严肃。顾明再想拒绝,也觉得事情有些意外。
一路上他问了很多遍,落承没有办法才将治疗之前那个植物人的方法告诉了他,他才知道跟自己听到的不是一回事。大概是盘算到了他不信,为此落承答应他,之后钟叔的治疗过程允许他在场,他这才似信非信的找了中介来开门。
其实落承早就想好了,前面那个人植物人用于大志的精血是应该的,至于钟叔所需要的,理应由自己出。可是他怕人家担心,就没有说出来,只是默默的在做着准备。即便何其追问过几次,也都被他含糊而过。
“没有什么异常。”
落承在高棱的房间里感受了很久,都没有感觉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女鬼见他那个样子,帮他下了判定。
“莫非真的只有两幅?”
環抱青山來種田
“应该不会,你看那幅画,荒坟,是不是觉得跟你手上的两幅如出一辙,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差异。”
听着女鬼的解释,落承看出了一些端倪,确实是这样。
当初去裱画的时候,布长衫凭着自己精湛的临摹技术,用血临摹了一幅假的,因为高棱太过自信,并没有察觉出来。
“走吧,去裱画那里看看。”
顾明有些奇怪。
“你都不知道哪里裱的画,去哪里看?”
“卷轴上的末端不是有名字吗?百度下就好了。”
顾明垂了头,有些丧气,自己的观察力怎么会永远没长进。然而更苦逼的是中介,他平白无故被叫过来开门,还让人拿了租客的画,到时候追究起来可都是他的责任,然而他没有办法。
“老板在吗?”
落承一进门,布长衫就感觉到他的气势了,笑着站起来迎接,目光处理到他手上的卷轴,眼睛里透露出一丝好奇。
“这位客人是想要补画,还是临摹?”
其实他判定的是临摹,因为补的话他手上的画轴太新,不像,只有临摹才有可能,现在人买艺术品不舍得花钱,只到处临摹折假的便宜货,用来撑撑门面。他本应该鄙视的,但是看在钱的份上,他得笑得比谁都开心。
“你好大的胃口,竟然偷换我的画。”
落承并没有看到与手中一样的画,但是女鬼说她感觉到气息了,鬼跟灵魂本就相近,能很快感觉到也是正常的,落承信她不会骗自己。
“不可能,你空口说白话,污蔑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布长衫做过不少这样的事,但头一次被人识破,不由得涨红了脸争辩,顾明拉了拉落承的衣袖,他不知道落承哪里来的信心,只害怕他闹大了事。毕竟这个样子的落承他没有看见过。
“怎么,拿还是不拿?”
“不拿。没有我怎么拿。”
两个人一个比一个硬气,落承不由得冷笑出声。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女鬼看到他的眼神,知道自己得出手帮一把了,于是悠悠的从他口袋的布偶里出来,飘向内室。因为顾明跟布长衫都看不见她,就只看见一幅画自己幽幽的飘了过来,所以吓得两个人脸色惨白。只是另布长衫没有想到的是,落承并没有追究什么,单就是拿着画走了,甚至连假画都留下来给自己了。为此他长吁了一口气,为自己感到庆幸。若是遇见个难缠的,吃大亏不算,怕还是要赔不是的钱。
回到医院,落承将三幅画放在一起,起初女鬼不肯辨,不知道何其跟她说了什么,她竟然同意帮忙。为了谨慎起见,落承将时间定在了午夜。因为女鬼说午夜阴气重,适合回魂,尤其是老年人。
一切准备就绪,何其才发现落承脸色苍白的可怕。
“你是不是?”
“别担心,我没事。等钟叔醒来,让他给我补一补就好。”
在这之前,落承又给自己抽了一次血,明显失血过多的状态下,他也不敢离开,毕竟钟叔年纪大了,过程中要是有什么问题,比如血不够什么的自己还能顶上。
“顾明,你帮我下针,按照人体穴位下,每针半寸,我让你拔的时候你就全部拔出来,不要犹豫知道吗?”
落尘坐在一旁嘱咐着,如果不是自己手抖的厉害,他是绝不会让顾明做这件事的,他想,再换成别人自己也是信不过的。
凌晨零点,准时将精血引到钟叔身上,不知道为什么,钟叔发出痛苦的**,落承想去看,被女鬼拦住了。
“你别动,这是因为他的灵魂被撕裂了,正在融合,痛苦是正常的。你过去,只会碍事。”
落承恨得咬牙切齿,那个女人实在太歹毒了。然而他没有想到,那个女人再也回不来了,因为她的老师没有听进去她的话,收回了笔,她只好假意留在她老师身边,伺机而动。结果是凄惨的,老人家将笔放到银行的保险箱里去了,她一直没有机会,竟然在来日方长中变得痴痴傻傻,也算遭了业障。
这边,何其一直紧盯着,紧握的三幅画叠在一起,放在火上,等一拔针就烧。
这回时间耽搁得久了点,直到一点零五分,所有精血才引流完毕。何其端着符水小心的给钟叔喂下,直到钟叔又睡得安详了,她才歇了口气。
“他没事了。你去休息吧。”
女鬼探了探钟叔,得出了结论,落承听到后才撑不住倒了下去,顾明也好不到哪里去,浑身是汗。
何其让顾明将落承扶到隔壁张病床上,然后让他也回去休息。谁知道他摇了摇头,说要守着两个人醒过来。何其也就由他去了。
“我们去他休息室谈吧。”
开始顾明以为何其在跟他说话,然而等了一会儿直到何其都没有看他,他才脸色煞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
“说吧,我答应过你的。”
女鬼笑得很美,如果不是轻飘飘的,何其觉得自己应该会羡慕她。
鉆石豪門:總裁奪愛快準狠 千若
“我要上你身,睡落承。”
閃婚纏情:霸愛老公別心急
晴天霹雳。
何其觉得不是自己疯了就是落承疯了。女鬼见她半天没有反应,脸色骤变,满是怒气。
“怎么,想反悔,要知道现在我在外面,你是拿我没办法的,我拿你有的是主意。”
何其苦笑着脸摇了摇头,既然当初答应了,就没有想过反悔,只不过她好奇,为什么女鬼好这口。
“你为什么要睡他?”
蜀山五臺教
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癮 棠不吝
女鬼对她的话感到可笑。
“因为你一直不睡她,我在里面看着怪可惜的,现在好了,我喜欢好看的男人了,所以我既是帮自己,也是帮你,睡他。”
对于好看的男人就应该睡了再说啊,这句话何其是认同的,可是对于落承,她还真的没有这个冲动。
“问题是我不需要你棒啊,你自己去睡他不就好?”
这个问题是女鬼觉得何其问得最蠢的。
“我是鬼,没有肉身怎么会有快感。而且我看你是处子吧,不像那些烂七污八的女人,正合适。”
何其找不到话反驳,大概女鬼觉得她没有反抗意识,趁着她不注意直接上了身。而后,何其开始沉睡。
“你要把学长搬到哪里去?”
顾明有些好奇。明明她说放这儿的,怎么就搬走了。
“休息室,我想还是那里适合他。”
何其面无表情冷冷的说。
于是那天晚上,何其抱着落承睡了一个晚上。准确的来说,是女鬼抱着落承睡了一个晚上。落承醒来的时候,女鬼的何其正在啃他脖子,吓了他一跳。不一会儿,他便浑身升起了一股子冷气。
情緣春曉
“你在干什么?还不出去。”
“我为什么要出去,这是她答应我的?”
“她答应了你什么?”
“让我睡你。”
后来,女鬼得到的回报是入了轮回,落承终究还是想着办法保全了自己,只不过对何其的心,又重了几分,她胆敢将自己做交易,这一点,落承怎么都接受不了。
農家小媳婦 納蘭小汐
钟叔是在一天一夜后醒过来的,醒过来的时候跟原来没什么不同,还是一样的老顽固,但是精气神好的很。因此他看在落承这么心酸的份上,给他熬了几天粥。落承养的那只猫也占到了便宜,虽然痴痴傻傻的,但是不惹它,还是正常的。
只有可怜的何其,醒过来已经是三天后了,她睡眼迷蒙的发现自己浑身紫青,身边却空无一人。她以为自己总算完了,终于败在一只鬼的手上,终于栽在某人的床上。为此,她抹着眼泪见机行事,偷偷摸摸的跑了。
落承回来后看见床空了,以为自己的伪装计划奏效,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得意的很。
然而他不知道,那个女人,连工作都不要了,又人间蒸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