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歸之這見鬼的穿越
小說推薦雲歸之這見鬼的穿越
狐狸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里的郁结,现在是彻底的消失了。他抬头仰望着就在头顶的星空,感受着身边不时吹拂而过的清凉夜风,只觉得身心轻快,可忽然,他又轻微地蹙了下眉,疑惑地问道,“今天白天,把你带走的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人可不会有那种速度,就算有轻功,有内力,他也没见有人能达到那种程度。
兩”禽”相悅
空間之黛玉嫁到 澪葉
狼看了他一眼,又抬头喝下一大口酒,握着衣袖轻轻擦了下嘴角,然后淡淡地回答,“嗯,他叫血鬼,每一代谷主,都会有一个守护者存在,他就是我的守护者。”
“血鬼?”狐狸皱着眉心,诧异地挑了下眉梢,“吸血鬼?”
狼随意地一点头,“算是吧!不过,他只吸我一个人的血。”
狐狸吸了口凉气,“你真的让他吸?”
狼牵了牵嘴角,神情很柔和平静,安宁的目光望着繁星闪烁的夜空远方,手撑在额头上,闲聊着开口,“我怀孕前期,身上受的伤太多,影响到了胎儿,小麟的身体还好,虽然刚出生的时候也有些虚弱,但后来经过调理,也没有多大问题了。真正在我肚子里就留下病根的,是我的女儿云轻,一旦她发病,能救她的只有阿鬼,而阿鬼每次救她耗费掉的血气,就需要从我身上重新得到补给。”
“所以就要吸你的血?”狐狸控制不住地扬高了声调。
狼斜眼瞧他,理所当然地点了下头。
末世之異能覺醒 一抹冷色
“那云璃就没有办法吗?他不是仙医吗,他也不行?”狐狸较真地皱眉。
狼淡漠摇头,“就连阿鬼也没有办法彻底根治。”
她随手朝后一指,狐狸就顺着她指的方向回头看,可身后除了成片格局规整的屋宇影子外,没看到什么其它的东西。
可狼却说,“那里,后面,有一个禁地,说是第一代谷主设的,谷里传承下来的一些资料上面写过,禁地里面有很多秘密和古籍、药方,所以我想进去看看,找找办法。”
“所以要开启禁地,就需要四国一脉相承,长子娣孙的指尖血?”
“嗯,”狼点头,又不禁勾唇笑笑,有些感慨,“说来,这归云天谷的第一代谷主,也是个惊天的人物了!”
狐狸没有接话,他突然就想到了什么,难怪当年,狼掉进静湖里后,不能自己游上去。他今天再次见到狼的时候,就一直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现在再想起来才想明白,原本她的身手彪悍遒劲的不行,可如今,从屋顶上下个梯子都要那么小心,这是不是,也是她当时身体留下的后遗症?
那是不是也说明……现在的她,也已经和一个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了?
狐狸沉默着,禁地对现在的她来说,太过危险了,他的心里微动,很想问她,想不想知道蓝蝶和她孩子的结局?可又一想,她既然都知道自己有女儿了,那大概就没有什么是她不清楚的了!
他挑了挑眼角,又换上了刚才轻松的态度,突兀地问,“再见到他,你有什么打算?”
狼勾了勾嘴角,一点儿也不意外狐狸会问,她挑着一侧眉毛,模样颇为慵懒,“如果我说,我已经选择性失忆了,根本不太记得那些事情了,你信吗?”
“不信!”狐狸喝了一口酒,随口却肯定地回答,“说什么选择性失忆,那不过都是一种在精神上、潜意识上懦弱的表现,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你身上。”
狼就笑了,知她者,狐狸是也!
她想啊,“能有什么打算,我和他,早就已经断了。如今,不过就是再见面了而已!”
“说的真轻松!你们之间可都有孩子了!”狐狸强调着,而且,还是双胞胎呢!
可狼却满不在意地反问,“那又怎么样?我有让孩子不认他吗?”
狐狸顿时哑口无言,抿了抿唇,然后不甘心地继续说,“可他既然来了,你也就应该知道他的目的了吧!”
也许狼是有些醉意了吧,映着如水月光的一双幽深漆黑的眼眸里,如墨色的宝石一般,一片璀璨潋滟。即使是侧脸上有了那样一块格格不入的刺青,此刻的她,也依旧是那样美好,从她的身上,也依旧能感受得到她的骄傲和顽强。
她的神情也很是戏谑,故意嘲笑,“怎么,他给你好处了,让你这么帮着他说话?”
狐狸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不屑地切了一声,“云诺,你就故意转移话题吧,我看你能逃避到什么时候!”
狼轻轻地阖了一下朦胧着酒气的眼睛,不由地垂头笑了笑,这有什么好逃避的!
可在阖眼的瞬间,脑海里却粗略地闪过了太多太多的画面,她散漫地回想了一下,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慢悠悠地问了一个问题,“阿狸,你觉得,我爱过吴冕吗?”
狐狸怔了怔,眨了下他狭长漂亮的眼睛,选择了沉默不语。
神級守門員
狼扭头看了他一眼,在看清他脸上的神情后,莫名地轻笑一声。
她放下了撑在额头上的手,直起身,酒醉微哑的勾人嗓音,说着慢腾腾的话语,听起来倒更像是在自言自语,“看,你们都以为我爱过吴冕,可最后,我却亲手杀了他……”
其实,话到这里,已经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这本来就是吴冕计谋的开始,只要他开始对她有了猜忌,有了质疑,那么,往后的一切,无论发生了什么,就都是自然而然的了!更别提,还有个他故意安排的蓝蝶!
不过……也不对,是他本就对她有着忌惮和猜忌,是他们之间,那不知道算不算是感情的感情,从来就没有牢固过。所以,他们两个人的这份关系,一旦遇到了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将会变得不堪一击,即便是他们之间有婚姻,也不论她是否能够坚持!
致命嫡女
狐狸没有再多说其它,他懂得狼的心情,所以没有安慰,也没有同情,有的只是开怀畅饮,和天南海北的谈天说地。
他们在话语的间隙里相视而笑,那是只有他们两个才懂的默契,他们知道,无论时光如何变幻,他们之间那份过往同生共死的情谊,永远都不会改变!
此刻,月已西斜,夜已深重,微凉的夜风带着山顶的些许寒意,拂过身边,吹起屋顶上那抹沁透心扉的白色衣袂,飘飘荡荡在沉黑的夜空天际。
酒已喝空,狐狸的身影,也已经消失在了屋顶。清亮的夜色下,他脚步轻快,心情舒畅,带着一身酒气,转过了前方的屋宇拐角,就看见了那抹隐藏在黑暗里,墨色浓重的身影。
狐狸微微笑着,没有言语,他知道,这个男人,他会出现的!所以,他想,他,现在应该知道答案了吧!
于是,他仍旧没有言语,与那抹隐在黑暗中的人影擦身而过,然后大步离去。
重生軍嫂攻略
该做的,能做的,他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看他自己了!
泛着清冷的银色月光,在那个拐角处分割,浓浓的暗和如水的白光,竟是如此的界限分明。
慢慢的,在那浓浓的暗里,几乎融入其中的那抹浓重的身影,走了出来,走入了满是流光倾泻的月光里,走入了月色如水的院子里,也走入了,屋顶上,那个人的目光里。
狼躺在屋顶上,将目光缓缓地落了下去,瞥了一眼,又神情淡漠的收回。她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望着头顶上,那仿佛近在咫尺的夜空,鼻息间尽是自己呼吸出来的香浓醇厚的酒气。
她忍不住在心底嗤笑,这男人,还是那副老样子,站在那里,不动不摇,就稳得跟座山一样,再说得差点儿,简直就像块儿顽固不化的臭石头!
可,有些回忆,却因着某人的出现,一幕一幕,又一幕,清晰地浮现在了眼前。她不由得慢慢想,曾经,她以为他们是势均力敌、旗鼓相当,他足以为她擎天,而她,也足以与他比肩,可,只可惜呀,他的心那么大,装着他的家国天下,到头来,却独独容不下一个她!
狼无奈地闭上了眼睛,嘲讽在嘴角蔓延,看来,她是真的醉了呀,居然都愿意感慨了!
院中,一身墨色,长身独立的轩辕墨,无声地驻足,无声地望着屋顶上那抹纤白清透的身影。月光流连在他刚毅沉稳的面庞上,温和地顺着他英俊的轮廓,一波三折,映照出了他沉静的面色。
他凝望的视线,平和又深邃,墨色沉着,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良久之后,他足尖轻点,飞身如大鹏一般,轻巧地落在了屋顶之上。但他仍旧深沉不语,默然地垂头看着眼前的人,那双深远浩瀚似夜空的墨色眼眸中,点点琉璃光闪烁,清清楚楚地映着这飘逸不羁的人影。
她这个人,总是这么张扬潇洒,头枕着双手,躺在那里,翘着二郎腿,没个正行。
離婚無效:總裁前妻很搶手 慕容歆兒
可,他一直都记得,记得曾经,有两个人,都问过他同样一个问题,知道她的身份吗?知道她是谁吗?
而现在,他知道了,那个答案,他知道了!
她只是一个女人!
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
他深切地凝视着她,目光微动,墨色的眼底,渐起波澜……
也许,是他的目光,太过专注,太过灼人,又也许,是这夜的气息,太过安逸,太过舒心,还也许,是她饮过的酒香,太过迷离,太过惑心,她便让微醺的眼角,带了些许飞扬,些许不耐,向那个伫立在一旁,墨色深浓的颀长身影,挑了过去……
安静的夜空下,他们安静地对视,也对峙……
恍惚间,温热的气息不知何时已靠近,她一时间竟怔愣。
在那唇齿缱绻相依间,她听到了他低沉动情的轻声诺言,“生生世世,或生或死,我奉陪到底……”
(全文完)
作者的话:全文正式完结,墨眉在此,诚心感谢愿意一路看到结尾的朋友们,非常感谢!
我爱好文字,但无奈写作水平不高,虽然尽了全力想把每一个场景和画面写得清晰明了,但总归还是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而且,说实话,这个故事写到结尾的时候,墨眉已经感到心力不及了,所以,尽管结尾反复修改,却始终没有达到心里想要的那种感觉,希望读者朋友们不要介意!
墨眉会继续努力写文,继续努力用更好的文笔,把心中所想的故事,更好得呈现给大家,也依旧等待着各位的批评与指点!
豪門霸愛:薄情總裁的逃妻
球王拓荒紀
感谢大家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