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妻不好惹
小說推薦仙妻不好惹
临近子时,林中野兽的嘶吼愈发明显,纵横的闪电,狂怒的雷鸣渐渐低沉,像是用尽了力量一般。
云无汐顺着忽明忽暗的烛火望去,男子的脸在微弱灯光的映照下看不真切,恍若九天之上的神明,让人不敢亵渎。
殺手皇妃:拱手天下討你歡
最重要的是,这张脸,像极了叶倾羽,从眉眼,到唇形,连身量都差不多高,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若不是他此刻的眼神,她几乎就要觉得,这就是叶倾羽。
残破的庙宇内一男一女对望着,男俊女美,却略显怪异。
在云汐打量男子的同时,男子也在不动声色的打量她。
苏凛夜从未见过如此胆大的女子,就这么一直盯着他看,丝毫不避讳,良久,他终是败下阵来,此女,他服了。
她的行为分明和礼教挂不上钩,却意外的让他讨厌不起来,无法让人把不知廉耻这四个字想到她头上,因为那双眼睛太过清澈,让人想到初生的婴儿。
“你叫什么?”
苏凛夜怕自己不开口,她会一直这样看着他,便率先打破了这诡异的对视。
“云……汐。”
“真的?”
苏凛夜见她迟疑的样子,天底下竟然有蠢到连自己名字都能忘记的人?便随口问道。
“云无汐。”
苏凛夜……
烛火忽的一闪,苏凛夜感觉自己的额角都跳了跳,他不过是随口一问,谁成想她竟然真的敢骗他。
云无汐见他面色不善,嘴唇嚅了嚅,才又开口。
“你还是叫我云汐吧,云无汐是我以前的名字。”
“嗯。”苏凛夜淡淡的应了声,本以为她会问他的名字,可等了半天也不见下文。
场面顿时又安静了下来,一如先前。
云汐看着他腰间的玉珏,一股熟悉感涌上心头,像是听到了什么召唤似得,不由自主的问出声来。
與你戀愛甜如蜜
“那玉珏,是你的?”
苏凛夜许是有些洁癖,从她醒来就一直站着,周围的灰尘都离他老远,在他脚下形成了一个没有灰尘的圈,那玉珏就挂在他腰间,长长的流苏垂落着,长身玉立。
“这玉珏是我的传家之宝,苏家主母的信物。”
许是觉得云汐在打他这玉珏的注意,苏凛夜开口解释道,并非他小气,而是这玉珏对苏家来说意义非凡,这女子听他是苏家人,想必也会重选一物当做报酬。
“可以给我看看吗?”
苏凛夜见她满眼希翼的盯着他,仿佛不答应,她下一刻就会哭出声来,便摘下玉佩抛给了她。
云汐握着手里的玉佩,不似别的玉那样触手生温,而是带着微微的凉意,将它对准那烛火,里面一个小小的汐字赫然出现在眼前。
这玉……果真是千年前她送给叶倾羽的,若是苏凛夜家祖传的,那他岂不是……
“这玉,是你家祖传的?”
听闻他淡淡的嗯了一声,云汐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她希望叶倾羽活着,可真听到他有了后人,心中竟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
是愤怒?不,不太像,酸酸的,堵得慌,她暂时还没弄清这是话本里说的什么情绪。
不过若真是如此,也好。
至少千年前他没死,还有了孩子,这小子,也算是她的半个后人。
按照辈分,自己算是他的师祖,谁让她和叶倾羽的仙侣,是同辈呢!
“这确实是我苏家祖传的。”
苏凛夜见她没什么表情,皱了皱眉,这姑娘是从哪个山里出来的,竟然连苏家都不知道。
事实上云汐并不知道苏家在这方天地的地位,自然不会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来。
据九州志载。
苏家在这方境域是王者的存在,天下高手,无不臣服。
众神之锤就是这方天地的信仰!
苏凛夜,就是众神之锤的少主,杀神凛夜!
苏凛夜见她面上没什么变化,也没想把玉还给他的样子,反而和那只人性化的狐狸有说有笑起来,顿时像一拳的打了棉花上。
“吱吱——”
“别担心,我没事。待天亮再去找他们算账,不急。”
“吱吱——”
“放心,他打不过我,不敢动什么歪主意。”
苏凛夜见她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自己,顿时气结。
!!!
什么!这蠢女人说他打不过她?
“看你锦衣华服,这玉也不值什么钱,就当做我救了你的报酬好了。”
云汐没等他答应就将那玉装进了自己的小兜儿里,和剩下的十个玄云果放在了一起。
还有十个她在走的时候留在了云家,这果子有解毒,聚灵的功效,这次四方城赛,云家想必能一举夺魁。
苏凛夜见她自然而然的拿走了自己的玉,仿佛那本就是她的东西一般。可她毕竟救了他,若是连块玉都不给,这名声传到众神之锤去,杀神凛夜的名号岂不让人耻笑。
算了,不过一块玉罢了,给了便给了。
想到刚才他对着神座念一串莫名其妙的咒语,倒是有点像九州志上说的至高界的召神密令。
“你刚才,在做什么?”
“驱除魔气。”
前妻回來了 畫情
“那你拜他干嘛?”
彭鑫談內壯健康法 彭鑫
“我没有。”
“我分明看见了,你在骗我。”
“可笑,我堂堂众神之锤的少主会骗你一个丫头片子。”
苏凛夜被她理所当然的语气气笑了,她就那么肯定自己在骗她?他堂堂苏家少主什么时候骗过人。
云汐倒是没注意他的脸色,心里默念众神之锤的名字,听起来倒是很厉害的样子,不过他们喜欢拜神座,有些令人讨厌。
邪醫狂妃:王爺藥別停
见苏凛夜不说话,破庙里气压低了起来,难道他是以为自己在骗他?这有必要解释一下。
“我不是小丫头,我今年都两千零十六岁了。”
云汐很是真挚的望着他,都过了两千年了,她今年确实是两千零十六岁了啊。
痞子英雄之噬魂 冷凱
苏凛夜看她稚气未脱,一脸正色的样子,忍住了笑。
“呵,小丫头。”
他的声音很轻,细听还带着点宠溺的感觉。
“众神之锤很厉害吗?那里面住的都是神灵?那你也是神灵喽?你可以带我去那里?”
“带你去可以,不过我刚才已用玉佩抵了你的救命之恩,你我可是两清了。”
苏凛夜自动忽略她前面的话。这世界上哪来的神灵?小丫头就是小丫头。
“这玉佩是我的,你欠我的救命之恩还没有还。”
“强盗。”
……
凉风习习,行路上一道身着红色云纹锦衣,外罩白色纱衣的男子悠悠的走着,身旁跟着一个衣带飘飘的玄青衣衫的女子。
万绿丛中一点红,云汐这片绿叶更衬得身旁男子无双的风采。
“等我报完了仇就去众神之锤。”
“随你。”
“那人玄力很高,待会儿我动手的时候你躲远点。”
“呵,不劳你费心。”
饶是苏凛夜修养再好,也被她这副我是为你好怕伤了你所以你要躲在我身后别乱跑的话,气得想要吐血。
偏偏正主没有什么反应,苏凛夜觉得自己这二十年来内心受过的伤害都没这几天多。
苏凛夜看着她精致的侧颜,不禁想到若是早个二十年,毒舌萝莉这四个字想必非她莫属,可这里可没有这样的词汇。
嗯,萝莉好,身娇体软易推倒。
此时的苏少还没意识到,身边的这只萝莉并没有看到的这样柔弱无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