殤情劫
小說推薦殤情劫
要说到这五百年,妖界什么地方最热闹,只要能开口说话的飞禽走兽都会告诉你,绝对是狐族。
名門隱婚1001:炮灰萌妻逆襲記
自从五百年前天界莫名其妙地攻击妖族又同样令人费解地不了了之之后,整个妖界沸腾了,幸好此时狼王与鹰王站出来稳定人心,顺便拉了一把人人自危的狐族。
有脑子的人都能猜到,这次的动荡十之八九都和狐族的“那一位”有关,但没人敢说出来。笑话,你见过有几个能像狐王离汐这么风光的人。冲上天界跟天兵神将大战一场还能当成英雄一样被那太子殿下送回狐王府,十足像拐到了一个压寨相公。
不过啊,这种风光,恐怕也只有到此为止了。
和往日一样,湖心亭中坐着三个人,玄衣,灰袍,白裳。
“你是真的想清楚了?”啸风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但他尽量表现得不太惊讶。离汐的特立独行他不是没有见识过,只是这一次还是有些超乎他的预期。
“嗯,都过了五百年,莫离也具备即位的能力,还有你们在,狐族还能再屹立不倒个几千年。”白衣人优哉游哉地拿起酒杯一口饮尽,绝美容颜配上一头银丝,更添几分不染凡尘的素雅。
“确定了?”沧羽还是如同往日一般面无表情,只是袖袍下的手握成拳头。
那一日,他们一别就是十年,时间长得让他们差点耗尽耐性。就在他们和莫离想方设法想要从天界口中获取关于离汐的消息是,青遥带着离汐回来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两人都没说,他们更没问。似乎,时间又回到了千年之前,她仍是狐族的王,他也还是他的天界太子,只不过太子下界已经成为寻常之事,妖界众人从惊讶到现在已经习以为常,而狐王府也替他空出了一个院落,尽管那位太子殿下从未在里头过夜。
就这样,过了五百年。少主莫离已经独自受了一次天劫,身子在离汐的调养下已经恢复过来,甚至比历劫前还要好上几分。就在此时,那位狐王突然宣布她要退位,不日之后举行莫离的即位大典。
离汐不过为王不到三千年,这在妖王当中虽不一定是最辉煌但绝对是最短的。可对于这么一个晴天霹雳,狐王府的所有人十分镇静,仿佛他们早就知道一样。就连莫离,也不过是稍稍皱了皱眉,隐晦地表达了他的小许不满而已。
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离汐退位,并非因为别的原因,而是她,要成婚了。成婚之后,她就要离开狐族,离开妖界。因而在她成婚之前,狐族在短短一个月内筹办了一场妖界瞩目的即位大典。谁也没有想到,几百年前,这位新妖王不过只是刚正名,而此时却已为王。
比起离汐藏在冷情背后的狡诈,新狐王的诡计多端是端到台面上的,而且比离汐更狠。这是后话,最让人惊讶的是,狐族刚易主,新王在此时却突然宣布要筹办婚事!
想了半天,大家才想到,要成婚的不是新王,而是那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狐王离汐。
明日就是大婚,此时,准新娘却在狼王府和旧友对饮。
“总不能让他再当几年名不正言不顺的狐王‘妃’吧。”没有确不确定,他们拉拉扯扯分分合合都快两千年,这时候才决定成婚已经太久了。不过因为要为凤鸣的事善后,还要让莫离撑起大局才花了这些时日罢了。纵然他们在一起早就六界皆知,但没有大婚总觉得差了些什么。
听到这个别开生面的称呼,啸风顿时被口中的酒呛到,连沧羽也忍俊不禁。堂堂一个太子殿下,到了妖界却摇身一变成为不伦不类的狐王“妃”,还真是难为他了。
海賊之無上劍豪
舵 端午正陽
将手中的请帖放到桌上,离汐起身。
“明日,离汐准时恭候。”
大婚当日,狐族领地内可谓十里红妆,各族准备的一车车厚礼把草地轧平,狐族的库房破天荒地告急。即使已经退位,但莫离还是按照王的体制给离汐筹办,甚至比以往王的大婚更为盛大。
妖界和人间不同,新娘子无需盖着盖头坐在房中等夫婿回来,所以在看到离汐和莫离两道身影在宾客间敬酒寒暄也不觉得奇怪。
因为还有更奇怪的事情。
豪門重生之暖愛成婚
没有新郎官,而且离汐的好友也只来了狼王一人。
豪門風雲ⅰ總裁的私有寶貝 韓禎禎
大家都知道这新郎官就是天界太子青遥,可此时他竟不见人影,不会是婚事有变吧。这一段姻缘波折重重,可留新娘子在华堂之上也未免……
离汐一改往日的白,换上了喜庆的红,但除了纹饰比以前的要繁重做工也更为将就之外,仍比一般的喜服要素雅一些。有想看狐族热闹的人本打算对狐王如此“寒碜”的装扮作一番嘲弄,谁知道凑过去一看才发现穿着狐王身上的竟是天界的云锦,是货真价实的无缝天衣!
谁说寒碜了,就这一身衣服就等于一个妖族的小金库,更妄论其他精巧的装饰!
举杯来到啸风身旁,对着他旁边空出的位子,离汐面色没变。
沧羽对她的情尽管大家都没说,但她怎不会知晓,他不来,也算是情有可原。
“恭喜。”啸风举杯与她的轻碰,语中带着几分萧索。若离汐去了天界,他们怕是再无机会与之相聚了,果真是山长水远,后会无期。
离汐轻笑,从袖袋中取出一物放到他的手心。两条雪白的丝线编成银绳分别串起一块令牌,令牌不知是什么材质,镂空的花纹隐约看到狼头鹰首。
“这是……”他连忙将此物藏于袖中,对这份礼物难掩惊讶之色。
“来日再叙。”一语将此带过,离汐转身朝别桌走去。
袖中之物被人用法术掩去气息,可他很清楚,令牌的材质是天界之物,而那丝线则是离汐的发,具体怎么用他并不知道,但定能有办法让他们上界。
南天门能挡众妖,为的是保证两界的安宁不会被打破。离汐把此物交给他与沧羽,除了友情,还是一份绝对的信任。
这时,狐王府上空吹起了一阵香风,鲜花礼乐缓缓而至,威武的天将开路,随后而至的是跟着乐声翩然起舞的天女,他们分列两边,中间赫然是用万千彩云铺就的天梯!
众人一直等待着的新郎官穿着一身与离汐成对的喜服脚踏祥云而至。他身后是金龙腾飞,彩凤围绕。站在狐王府大门的离汐挑眉看着眼前略带浮夸的场景,最终把目光停在朝自己一步步走来的卓尔男子身上。
不是没等过他,更不是没和他从王府大门走过,只是这一次,对彼此而言都是特别的。
离汐伸出手,赤色衣袂带起一阵波浪,被风撩起的几缕银丝像是有意要撩拨一样在空中划过一条轻柔的弧度。青遥一手牵着她的,另一手将那几缕顽皮的发收入掌中,在众目睽睽之下印下一记轻吻。
如同调情一般的举动即使是冷情的狐王也不禁染上一丝郝色。她不自觉地轻咳一声,看着那似乎没有尽头的阶梯。
大明1630
“要走上去?”她知道若能腾云,自然用不着铺这么一路。这一问,不过只是为了抚平心中泛起的那一圈圈涟漪罢了。
“虽说一步步走去才符合祖制,但我的太子妃,当然可以不用走。”尽管知道她并非真的是在抱怨,但离汐身上的那袭红色嫁衣让他想起她浴血的模样。不动声色地压制心头出现的刺痛,青遥拦腰抱起他的太子妃,朝彩云铺设的天梯走去。
离汐略带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双手却环上他的脖子,借着他的胸膛隐去嘴角勾起的浅笑。
一声悠长的鹰啸从远方响起,在龙啸凤鸣声中并不十分突兀,但仍让离汐敛去嘴边的弧度。
沧羽的这份情,她终究还是要辜负了,只愿他能找到真正值得相守之人。
锐利的鹰目看着那抹重叠的红衣消失在天际,终于收起了啸声。
离汐的孤傲清冷让人总习惯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她一直都是值得依赖的人,可他却从未想过她竟然也会如同普通女子一般赖在青遥怀中,不为躲懒,不为享乐,单单只为了一份被呵护的满足。
誰看了她之貝貝闖天涯
愛與不愛之間 毛一土
想通之后,心中的酸涩好了很多。沧羽收回目光,打算回族料理事务,却在此时看到一只小雪鸮在空中非得跌跌撞撞,染血的左翼在一身雪白中分外突兀。
终于,雪鸮落地,若不是沧羽扬起轻风一托只怕会伤得更惨。
“受伤了?”从伤口上扫过,沧羽很清楚这是箭矢留下的痕迹,很明显,这只小妖是刚从人类手中逃出来。未成年的妖不允许前往人间,这是妖界的规矩,它是不知晓还是被迫?
雪鸮挣扎了几下,在沧羽面前变成一个稚嫩的小丫头,全身只有一件紧身的白羽束衣。
她双眼蓄着泪,却倔强地没有放任它滑出眼眶。望着面前气势迫人的高大男子,尽管他刚才出手相救,但并不代表他能相信!
爹娘就是因为太相信别人,所以才会被骗去当了挡箭牌,她既然能活着,绝不会再这么傻!
“谁允你私自前往人间的?”既然是同类,他不能不过问。
少女冷哼一声,给了他一个意外的答案。
“鹰王沧羽!”
被点到名的当事人不记得自己曾发布过这样的一个命令,对少女也多了一份戒备和冷意。
“没人敢这样污蔑鹰王。”
“污蔑?若不是他纵容长老为非作歹,我爹娘怎么会被逼到人间,又怎么会死!若我够强,有朝一日定要夺下他的王位,让他好好看看该怎么为王!”若她能够像眼前的男人这般强大,爹娘就不会死于乱箭之中!
沧羽勾起嘴角。从未有人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而且她那双眼……
不像一般雪鸮的金色,而是更为浓重的,宛如琥珀一般的盈润色泽,与她眼中的警戒意外地和谐,也意外地,挑起他的兴趣。
萬族王座 鴻蒙樹
“觉得不够强,那从今日起便跟着我吧。让我好好看看,你是怎样夺下鹰王之位。”说完这句,他也不顾少女是否会跟来,抬步就走。
少女咬咬唇,步履蹒跚地跟在他身后。“你是谁?”他是让自己变强大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强者,她定要知道他的名字!
“鹰王,沧羽!”
这是她将要铭刻一生的名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