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無聲之歐陽晴天
小說推薦花開無聲之歐陽晴天
这边皇后边流泪边说,“凌空国的使者说,他们再过四天就会派护队来接你,只让你带两个随身丫头,你打算带谁啊?”欧阳晴天略一思考,说“母后,我打算带兰香和竹影。她们是和我一起长大的,我用着也放心。”皇后默默的想了想,说“也好,你自己用着舒坦放心,比什么都强。”说着便把兰香和竹影唤了进来。两个丫头跪在地上,等着皇后吩咐。皇后定定的看了她们一小会,才神色哀戚的说:“你们是从小跟着公主一起长大的。如今我柔兰国兵败,公主不得已要单赴凌空国,已经决定带你们两个同去了。本宫便把我的心肝交到你们两个的手上,你们定要保全她,想尽一切办法不要让她受到伤害,本宫,拜托你们了。”两个丫头齐齐的磕头说,“皇后娘娘您这样说可是要折煞奴婢了。奴婢从小被指到公主身边伺候,从未受过打骂责罚,说句不知高低的话,公主待咱们像姐妹一样。请娘娘放心,奴婢就是拼死,也定要护公主周全的。”“好,好孩子。还有四天凌空国护队就要到了,要收拾的东西还挺多呢,你们快去忙活吧。”
两个丫头回到房中,收拾收拾就有一箱又一箱的东西。“兰香,我们不可能带这么多东西去,公主说了一切从简,可是我看来看去,这些东西没有一件能落下的,这都是公主最喜欢的。”“竹影,再过三天凌空国的护队就来接公主了,也不知道这次去那里是福是祸。公主喜欢当然重要,可是最重要的东西还是要留在我们柔兰国的,要不然的话,万一带过去出了什么意外呢?或者是以后我们还有可能回来,好东西折腾来折腾去丢了碰了都不好。”“说是以后把我们接回来,哪那么容易回来,不过公主在哪我必须要在哪,不然我可不放心。”竹影一边唠唠叨叨的说,一边在箱子里挑挑拣拣,而兰香的眼里却满是担忧。听见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兰香回头看见欧阳晴天站在门口,赶紧叫着竹影,“公主,你快别站在风口里,快进来啊。”两个丫鬟迎上去,将晴天扶进了屋里。晴天坐在自己最喜欢的圆床上,拉着两个人的手说:“我这次作为人质去凌空国,实属万不得已,本不想带着你们去受苦,可是身边又实在没有可信赖的人。我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从这以后更要像藤树花一样,缠绕在一起努力生存。你们放心,我必用尽全力护着你们。”“公主,奴婢们必护着公主,万死不辞!”
絕世神通 殘殤
亡命客 雲中嶽
總裁強歡:前妻請回房
三天的时间,似乎每一天都很漫长,可是又偏偏一眨眼就过去了。欧阳晴天刚刚起床梳洗完毕,就有侍者来报说凌空国迎接公主的护卫队到了,皇上请公主去议事阁。轻轻地走到了门口,随着小太监一声长长的通报,晴天给皇上皇后请安,又和前来迎接的使臣见过,就垂下眼睑静静的坐了下来。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凌空国一向仗着自己的实力,不把周边的小国放在眼里,使臣自然耀武扬威。柔兰皇上声音低沉的说:“有劳特使辛苦一趟,小女顽劣,希望不会给贵国带来麻烦,这一路上有劳特使照顾,万望费心周全。”只见凌空特使皮笑肉不笑的说,“哎,柔兰皇帝好生客气,这都是微臣应该做的。虽说柔兰国败给了我们凌空国,可是再怎么着晴天公主也是金枝玉叶不是?我们会照管的,您放心就是。”语毕,还干笑了两声,听着就让人觉得压抑。柔兰国皇帝尴尬的张了张嘴,终是没有再说什么,只剩下皇后默不作声的偷偷擦了擦眼角。诺大的议事阁,无奈的任时间流过,许久,皇上才说,“特使远道而来,必是十分疲惫。朕已命人打扫好房间,供特使临时居住一晚,明天赶路,又要少不了颠簸,请特使早些休息吧。”凌空国特使这才起身,微微伏了下身子,“那臣就先告退了,明天辰时准时出发,皇上和公主可有异议啊?”“没有异议,就依特使。”待特使走后,皇后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晴天起身来到皇后身边,轻轻依偎着,对皇上和皇后说:“请父皇和母后不要为女儿难过了,女儿不孝,不能守在身边侍奉你们,这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父皇母后保重。”
次日辰时还未到,特使便来拜见皇上,同时又让手下人去催促公主快些收拾,莫要误了行程。其实晴天一夜未眠,她躺在自己最爱的床上,轻轻的抚摸着纱幔,若有若无的想着以后的日子。记得小的时候听母后说起过别国把太子当人质的,听说日子过得很凄苦,回国后却是弟弟登上了皇位。本来皇位也不属于自己,只是到了凌空国,到底该怎样小心度日才能不给父皇再招来战争之祸呢?就这么想着想着,天就亮了。听到外面乱哄哄的,欧阳晴天叫来兰香,兰香说:“公主,凌空国的狗奴才一大早就来催,催什么催啊,咱们还能赖了他去不成?厉害什么,还不是狗仗人势!”欧阳晴天轻轻呵斥道:“人家来催也不过分,这山高路远的,不知道会有点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就耽搁点时间,他们也是奉旨办事。你什么时候也学得这样拜高踩低了?再说我们马上就要成为别国的人质了,我可不再是高贵的公主,我知道你们两个维护我惯了,可是要千万注意,那里不是我们的家,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一不小心是会招来祸事的。”兰香听见公主这样说,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急忙跪下,“公主,都是奴婢说错话了,奴婢日后一定小心,绝不给公主惹麻烦。”竹影也跟着跪下求情。欧阳晴天见两个丫头真的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才把她们扶起来,说:“身边没有父皇母后,你们是我最信任的人。不论发生什么,我们三个必是在一起的,哪怕有一点错处,也是三个人一起担着。到了那边,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我不希望因为我们自己的原因,而给柔兰带来灭国之祸,你们懂吗?”这两个丫头本就和公主年龄相仿,又从小一起长大,她们觉得这些天公主就像变了个人,如今听到这样的话,竟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公主,公主是千金玉体,从小被皇上皇后捧在手心里长大,何曾受过一点委屈。怎么这样的祸事偏偏要公主一个弱女子承担。”只见晴天微微扬起头,轻轻地说:“生在帝王家,不只是享福的,这都是命。我只恨不是男儿身,不能上阵杀敌为父争光。”
道明莊的悲喜人生
“皇后驾到——–”随着一个小太监尖锐的嗓音,木雕花门被轻轻推开。“女儿给母后请安。”皇后上前,压抑着悲伤,沉沉的问:“晴天,东西可都收拾好了吗?外面的使者准备好了,辰时马上就到,咱们该去大殿了。”“回母后,女儿已经准备妥当,请母后放心。女儿走后,请求母后保重身体,不要挂念我。”皇后的眼泪刚要下来,外面的小太监便来传旨,“皇上请皇后娘娘到理政殿,为公主践行。”皇后吩咐下人仔细抬公主的东西,便和晴天缓缓的向大殿走去。还没到理政殿门口,就看见凌空国的护卫队整齐的站成两排,等待出发的命令。欧阳晴天在心底轻轻的叹口气,柔兰这几十年来都崇尚以文治国,父皇仁慈,不愿杀戮,却成就了凌空国的无限壮大。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护卫队,就有这样的气势,可想而知战场上浴血奋战的军人们该是怎样的勇猛。
都市小神醫
我的女神上司
来到大殿,凌空国的特使只是象征性的行了个礼,就开口催促道:“微臣知公主身子弱,特备马车,还望公主不要耽搁了行程才是。”欧阳晴天直视使臣,平静的说:“特使说的是,只是自此一别,山高水长,不知要等到何日才能再见父皇母后,还请特使准许晴天向他们道别。”凌空使臣心下微惊,他似乎有点对这个十二岁的小公主刮目相看了。要是换做其他的小女孩,别说十二岁,就是二十岁,见这阵仗也早就百般抵赖痛哭流涕了,可是眼前这个小公主,就是不让人轻瞧了半分。见特使默许,欧阳晴天旋即回身跪下,向皇上和皇后叩头请安道别。随后这位十二岁的小公主便站起身,抬头挺胸的向宫门走去,一路也不曾回头。仿佛她不是人质,而是最尊贵的客人一般。走出宫门的那一刻,一束阳光正好打下来,映的晴天光芒万丈。就连特使都在后面揉了揉眼睛,他位极人臣,可以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刚才那一瞬间,他有点怀疑陛下错了。直觉告诉他,这个女孩绝非池中之物,用她做人质,真是福祸难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