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苦楝
小說推薦半夏苦楝
两个汉子缩回双手可以站在大门两端,不敢抬头,心里却在暗暗骂着:“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母夜叉……”
无名氏皱了皱眉头,狠狠瞪了他们一眼,然后启步进入长歌楼……
无名氏心里暗爽,果然,就跟何日晞所说的一样,她的凝视大法更上一层楼了,不用灵灵力就能威慑到他们……
一进门,整个人即刻惊呆了……男男女女好热闹啊……
她好像什么也没做,那些人怎么都齐刷刷看向她?早就想爆个粗口了,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江为止受得了你们,我可受不了!!
大约过了五秒钟的样子,大家各干回各的事情,该喝酒的喝酒,该发疯的发疯…….
“哟哟哟!这小姑子看上去挺不错的呀……”
“老大眼神真好,这个妙曼的身姿,这雪白的皮肤,一看就知道是个美人……”
“光看这背影,忽然感觉天女下凡也不过如此了吧……”
无名氏身体一阵哆嗦,双手暗暗握紧,这声音让她十分,非常,特别——恶心……
“…………”
无名氏怒了,还有完没完了?!!
一记眼刀狠狠地射过去……几个酒鬼即刻转身,忙说:“快走,快走……”
无名氏长吐一口气,终于安静了,扫视整个长歌楼,楼内再次安静了下来……
合租美女 醉夜偶艷
看来,长歌楼是一个坏蛋云集的地方……
无名氏四处游荡,男男女女面面相觑,看什么看?!再看吃了你们!!
终于,荡到了最高一层楼了,五楼,腿都快走断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看得她头晕病都犯了,怎么感觉上五楼,比从山外山赶来然东门还累?……
还好,五楼的人比较少,也就几个人而己。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紧接着是一声沉重的叹息…
是一个女的!好悲伤的诗,多愁善感是会变老的哦……
无名氏是这样想的,于是不由自主的接上去:
霸寵殺手小妖妻
“秋灯冷,夜雨澜,轻挑灯盏,听闻嗅雨寒,流萤无力落棂畔,引足台前,依稀见故颜…”
稍微停顿了一下,珠帘中的女子挺直了身体,似乎终于等到一个人来理她了……
清脆清晰的声音再次响起: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
似乎是卡住了,顿时没了声响,无名氏托了一下下巴,眼底略略思索,最后微微勾唇……
“长歌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喀,好吧,显然对不上调,本来是明月楼的……
无名氏似乎没有介意,继续对了上去:“飒风马,七尺剑,军角声起,何去理归雁……”
忽然,粉衣女子突然站了起来,玉手揭开珠帘…接上的无名氏的调子:
人體核彈發射架
“北风吹马入玉关,豪情血染,风景在楼台。”
愛到春暖花開 雲書赫赫
无名氏挑衅地说道:“好一首思乡之词!”她说话时眉目婉转,端的是风情无限。
粉衣女子忽然感觉到了一种迫感,那个女的竟然在散发压力…
“你的也不差……”
粉衣女子其实心里是在想着:“这句接得不错,自我感觉良好……”
无名氏忍不住破功,这个姑娘接不下去就直说呀!她不会嘲笑她,不过刚才那语气,的确让人忍不住想要——笑……
粉衣女子呆了呆,继而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一个女的这样被美色迷惑!!靠!三观重新被颠覆……
尴尬的开了口:“你,你在笑什么?”
这下不好笑了……
无名氏忽然止住了笑,看着她……
粉衣女子慌乱了,尴尬的笑着说:“那个,要不要进来坐坐?”
怕什么?!大大咧咧走进去呗。
无名氏倒了一杯茶水说:“老实交代,这首词是不是抄的?!”
“哈?!这你都知道?”
“当然,这里的看台看的是东方,太阳跟河水都在西方,还有,在长歌楼这种妓院怀旧,你在妓院里思乡?!”
粉衣女子尴尬的笑了笑,一副“学霸求放过”的表情,怯怯地说:“姑娘,咱们能不翻那些黑历史了吗?”
无名氏撇了她一眼,说:“那你想怎样?”
这气场,这威压,天生励志加上够贵的气质,女神的级别呀……
粉衣女子突然想到:“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叫谢眠,感谢的谢,睡眠的眠,夏国的长公主,现在居住在宏王府,是现在的宏王妃。”
无名氏抬眸,打量了一下谢眠,粉衣,扎高发,瘦而不妖,雅气灵稚,小小年纪就嫁人了,真可怜,他们两个的年纪应该相仿吧……
无名氏抿了一口茶,说道:“果然不是本地人,我早就感觉到你身上有一种异乡人的意味,夏国的长公主,嫁过来应以本姓尊称的吧……”
谢眠一拍桌子,吓得无名氏无名氏茶杯里的茶水抖三抖……
網遊-夢幻現實 雲天空
无名氏略略抬头,看着这个与君影一个性子的女人……
谢明似乎十分赞同她的观点:“没错!夏国的礼仪就是这样的!你知道吗?我早就憧憬着有那么一个画面:待我嫁入宏王府之后,会有一些婢女之类的人遇见我,高喊一声:谢王妃!此时,我就会立马回她们一句:不用谢,举手之劳……”
无名氏连忙喝了一口茶以掩饰尴尬……
谢眠越说越激动,说着说着就站了起来:“我刚刚嫁到然国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委屈吗?新婚之夜,我找了个理由把柴宏轰了出去,就跟我一起嫁过来的铁木玩了个通宵,不曾料想,第二天醒来后,我们就得两个人打理一个院子,你知道那种感受吗?那叫一个酸爽!从黄昏一直睡到第二天晚上,柴宏真是个没良心的,等我修为提上去之后,分分钟涮了他……”
无名氏一怔,问:“你有灵兽?!”
谢眠连忙点头,解释说:“是一只田螺哦!”
无名氏略略点头,喃喃道:“田螺啊……”
谢眠再度点头:“是一个挺大的,素青色的田螺哦!”
无名氏再度一怔:“素青色……田螺?!”
谢眠挺自豪地说:“她还有自己的名字,叫……”
无名氏喊道:“星璇?!”
“哈?!”谢眠一脸不可思议,呆呆的点了点头,说道:“原来你们认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