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非錦年
小說推薦此生非錦年
路锦年愣了一愣,旋即笑开,“楚念熙,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楚念熙看着她笑,心脏开始快速跳动起来——为什么感觉不到痛?
路锦年脚一软,跌在了楚念熙张开的怀抱里,小腹赫然是那把精致小巧的匕首。路锦年凑在他的耳边,带着笑意轻轻地说,“你看,我赢了。”
一瞬间,山崩地裂的恐惧感向楚念熙袭来,他不知所措的抱着路锦年,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路锦年怎么会不知道楚念熙在想什么。
迷晕她,假装自己是相思门门主,在这里被人消灭掉。而路锦年就可以以一个全新的身份活下去。
可是她爱楚念熙啊,从他寸步不离守护自己的时候,就爱上了。怎么会让他替自己去死呢?路锦年不过是从一个漩涡,逃到了另一个漩涡。
籃界神 南瓜樹
路锦年虚弱地笑,面色灰白,小腹一抽一抽的有点刺痛。五感渐渐地消失,她用了抓住了楚念熙的袖子,然后无力地垂下——“我爱你。但是二十三年前,我早就该死了。”
“锦年……不,不要!不!”楚念熙感受到袖子被拽住的紧张感,然后又回归到无力,空荡荡的。路锦年最后的笑还凝固在脸上,仿佛她去的很安详。
而楚念熙,他只能机械地喊着路锦年的名字,重复这个无意义的单字——不。
楚念笙是目睹了这一切发生的。
路锦年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匕首调转了方向——刀刃是对着自己的。
煉氣修神
他还看到了路锦年对着自己笑,他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路锦年是要他把真相说出来,他要让楚念熙活下去。
楚念熙咬碎了舌头,血腥味儿有点苦。他看着仿佛失了魂灵的楚念熙,这样的楚念熙,还要怎么活下去呢?
路锦年那个小动作极其隐秘,除了楚念笙时刻盯着她,其他人根本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围观的众人不明真相,一时间议论纷纷。有人冲动地要和楚念熙拼命,被人拦下了,所有人都在等楚念笙表态。
最终的决定权,是在楚念笙手里的。
“小公子,你看这……”
楚念笙知道这群人心里在想什么。刚刚丧失了父母亲,转眼又得知自己的大哥就是魔头,甚至还可能杀父弑母。这样的人间惨剧,对一个少年人来说,是多么难以接受!
现在,还要由他来决定,他大哥的生死。
楚念笙一直盯着路锦年和楚念熙。
仿佛是感受到了楚念笙的目光,楚念熙冷不丁的抬起头来,和楚念笙四目相对。
楚念笙被那空洞无物的眼神吓到了。
他喜欢路锦年,是真的;但是,要他为了路锦年去死,他做不到。
楚念笙看不懂他大哥眼睛里的感情,只能感受到他现在一心求死。如果楚念熙死了,路锦年的牺牲就白费了;可是如果保住楚念熙,他现在的样子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别?
“小公子是个有福的人。”
脑海里响起路锦年之前说过的话,楚念熙只能苦笑。他哪里是有福的人?如果这个家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就是有福的话,那他宁愿活下来的是楚念熙。
不断有人在窃窃私语,这些小声说的话在楚念笙听来就像惊雷一样刺耳。
“小公子不要再犹豫不决了,大义灭亲才是大丈夫所为。”
“是啊,小公子,为武林除害,才是你应有的担当。”
人間鬼事 墨綠青苔
無限諜影
楚念笙用力握着拳头,指节因为用力而泛白。
他重重的砸在了漆红的柱子上,蹦出血液。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能开口说话,声音嘶哑难听,“不肖楚念熙,作恶多端,伤天害理,我云梦山庄与他恩断义绝!各位前辈,还请助我一臂之力,清理门户!”
楚念笙一字一顿的说,他每说一个字,就看见楚念熙的笑意更深一分。
前来围剿的门派布置了弓箭手,在得到楚念笙的首肯之后,那些密密麻麻的弓箭就往楚念熙而去。
楚念笙看见跪坐在地上的楚念熙,将路锦年的身体护在了身后。嘴角轻轻地动了动,仿佛说了一句话,“谢谢。”
楚念笙不敢去看万箭穿心的楚念熙,也不敢去看躺在他身后的路锦年。
他最终还是成全了楚念熙。
“招福,你看像不像?”年轻的公子手里拿着一个木偶塑的小人,献宝似的递到黑猫的眼前。
那黑猫爱答不理的瞄了一眼,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将头别到了别处去。
“招福,你不记得了吗?”楚念笙摩挲着手里的人偶,“这是锦年姐姐啊。”
武禦天道
黑猫喵了一声,细长的尾巴一甩一甩的,拂过那人偶的面庞,隐约看见那人偶似乎在笑。
重生之女配復仇
“招福你怎么不记得了呀?这可是我花了整整两天时间才刻好的。本来想送给锦年,让她嫁给我的。”
半月傳 星之葉
黑猫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他的话,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蹭了蹭他的手。
惡魔總裁惹上身 楚韻兒
楚念笙便接着往下说,“我就知道你没忘记。锦年姐姐之前很喜欢你的,现在她去了很远的地方,我们再也见不到她了。”
楚念笙趴在屋顶上,偌大一个山庄,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和一只猫。
诚如他所言,如果有人追求路锦年,他会毫不犹豫的杀掉对方,因此他带人剿灭了楚念熙,可路锦年却为楚念熙而死;宋夫人处心积虑杀害李怜星和楚涵江,设计楚涵宇,对自己偏心偏爱,如今自己当真做了云梦山庄的庄主,却空无一人。
楚念笙想起路锦年曾对他说过的话——
“黑猫镇宅。”
“小公子天性可爱,我倒是喜欢同他一处呢。”
“小公子,敢问尊姓大名?”
幹坤兩極
“这黑猫倒是亲近你。”
“小公子是有福之人。”
楚念笙看着空无一人的大厅,杂草丛生的院落,只记得那一句话——
“小公子是有福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