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生花
小說推薦天地生花
三日后,碧波湖安挤满了男子,他们纷纷伸长了脖子看着湖中央的一座小楼,这座小楼只有三条小桥通向岸边。虽是寒冬初春,可是湖中静静绽放着一些颜色通红的莲花,只见每朵花都像没有根茎似的盘旋在湖中。
巳时,这雾气开始弥漫,使得湖中的花像开在天上一般美轮美奂。那些闻名而来的达官贵人都在小楼中探出脑袋,看着湖中的异像。
当人们已经对这雾气开始有些厌倦时,空中忽然传来了铃铛清脆的声响。只见从空中缓缓落下一个身穿素色青莲纹裹胸长裙,外套月白轻纱,一条同色披帛挽在手臂间,青丝随意披散,额间点缀梅花纹样,以素色轻纱掩面的女子,她竟赤足从空中而落,掉在湖中。
正当人们遮面不愿看到这残忍画面时,那女子清脆的笑声低低传来,像是打击在湖中的乐曲,叮当做响。
她竟然盘坐在湖面,手下的琴弦不断被拨动,再次引来了鹊鸟飞行,盘旋在她的上空,雾气袅绕,女子轻笑道“重月代表芳华阁恭迎各位的到来。”
这一声使得人群顿时像沸腾的热水,男子们纷纷往桥上挤去,想一睹美人芳容,奈何湖中雾气不断,围绕在重月的周身,只得让众人记住她的身影。
子桑无尤站在楼阁中,看着她面纱上的那一朵三瓣花,他心中一紧,竟然是她。
重月眼神扫过子桑无尤的地方,见他眼神牢牢锁住自己,重月面上依旧毫无波澜,心里却开始做打算,他已经注意到自己了。
果然,子桑无尤飞身跃入湖中,脚踩湖水而不落,只向重月奔去,只是脚下传来的异物,让他微微呆住,随即轻笑,心里已是了然。
重月推开手中的古琴,翻转身子向后迎,子桑无尤不断向她逼过来,他只想揭开这个名为重月的女子的面纱,她究竟是不是她?
重月眉眼微扬,轻轻上勾,仿佛眼睛都会笑。子桑无尤离她已经越来越近,眼看就要接近自己,她才提气从湖中跃起,轻盈的跃过子桑千晔的头顶,又重新落在水面上。
子桑无尤眼神凛冽,迅速转身向她奔来,身边的气息都已经让人感觉有些呼吸不过。重月慌忙的往后退,却抵不过他的速度,身子一歪,就要掉落湖水之中。
就在一瞬间,腰间已被一双修长的双手搂住。只是手的主人面色似乎有些难看。
他揭开面纱,女子的音容已不是他记忆里的模样,便随意松开揽住女子的手,任由这个女子掉落湖水之中,溅起了水花仿佛像漩涡般让人看不清楚。
所有看见这个场景的人们纷纷拍手叫好。他回眼四处观看,见那个面纱女子竟离自己一丈远,她依旧赤足,踏在红莲之上。子桑无尤又看看还在水里挣扎的女子,眉目愈发冰冷。
她笑盈盈的朝他道谢“重月感谢公子今日的配合。”
她竟敢戏弄于他!
奈何周围的人太多,他不能随意妄为,否则,定不会轻易如此作罢。
戏已看够,热闹也开始往阁中涌去,此时,阁中已人山人海。台上女子们摆动的身子不断吸引着更多的客人。
子桑无尤悄声潜入二楼之中,想找到那个名为重月的女子。可是他最后发现,这二楼所有的房间布局完全一致,并且里面都有一个穿着与重月同裳,面带轻纱的女子,一时之间让他难以找到重月本人。
“你这样戏耍于他,会不会因祸上身?”一个身着鸳鸯珍兰长裙的女子担忧的看着藏在角落的重月。
“他不敢随意放肆。”子桑无尤城府极深,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不会随便动手,并且身为皇家七子,他怎么样都不会这么不顾皇家颜面,若任意妄为,在外胡闹。于他,于芳华阁,都没有好处。
“我也是为了芳华阁着想,若不找一个名份挂在外面,怎么起身做得更好?”重月无辜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声音优雅似清流潺潺而过。
女子笑着用手指轻碰着重月的额头,算是同意了她的做法。
次日,重月的这个名字便在京都引起很大的影响,很多慕名而至芳华阁的客人都只为一睹她的芳容,奈何佳人从不会轻易会客。芳华阁又有七王爷的关照,没人敢与芳华阁硬碰硬,各自都谨遵各自的规矩。
京都繁华地带从来都不缺人流,好似它永远都没有冷清过。街道上一顶轿子慢悠悠的在行驶。
而对面迎来一队抬着喜轿的人马,眼见两路人就要碰撞在一起。喜轿边的丫环赶紧上对面的轿子让一让,哪知对面的人并没有动作。
極品兵王:禽獸,放開那女孩
两路人马就这样僵持不动,喜轿边的丫环见快要到良辰吉时了,便有些慌忙,朝着对面的轿子再次道了一声“让一让!”
穿越掉錯地:迫愛為妃 幽乞丐
良久,从对面轿子里慢慢走出来一个女子,她轻纱遮面,只是眼角依稀可见一朵藏红花,身着樱红色细柳纱月裙,裙边以梅花纹相秀。她青丝反挽,头戴玲珑云步摇,正慢慢朝喜轿走去。
商業風雲:中獎後的崛起 剎那的謊言
周围不知谁道了一句:姬美人
那喜轿旁的丫环有些为难,不知该不该让新娘子下轿,可是这半途下轿极为羞辱,但对方又是皇上最为宠爱的女子。
喜轿内的新娘子见轿子停了不走,便轻声询问轿边的丫环“出什么事了吗?”
丫环正欲开头回答,姬美人朝她做了一个手势,那丫环便摇了摇头,回道“没事。”
喜轿再次浩浩荡荡朝目的地驶去,只是多了一顶与它并排的轿子。
星際之超級帝國
新郎官在门前等了良久,才见新娘子到达,他脸色有些不耐烦,又见旁边多了一顶轿子,于是疑惑的看着身旁的老仆人。老仆人摇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
当他正准备把新娘子迎进府门时,旁边轿子里的姬美人出声阻止道“慢!”
她走出轿子,走到新娘子的面前“新郎官何必这么着急,让这新娘子独自走到府内,岂不是更好?”姬美人冷笑看着前方铺满了火盆,本是新郎官引领新娘子穿过这些火盆,她如今要让新娘子独自走过这片火盆之地。
新郎官静静看了一眼姬美人,面带笑容的退在了一旁,任由新娘子独自面对。
姬美人见新娘子站着一直未动,她身旁的丫环收到讯息,上前狠狠推了一把新娘子,看着新娘子踉跄扑倒在地面,姬美人绣帕掩面低低笑了起来。
在路途已是耽误了些时辰,如今又在府前耽误了时辰,待新娘子走出火盆时,身上的嫁衣已是乌黑,有的地方甚至被火烤出了破洞。
已经错过了良辰吉时,只能简单拜个堂,把新娘子匆匆引入洞房。
此时,夜幕已降临。
“楚公子,良宵夜长,何必如此着急?”姬美人坐在院中,楚风正欲推门进入新房时,便听见了姬美人的声音。他赔笑的退了一步朝姬美人的方向走过去。
“来的太恰巧,来不及为楚公子准备什么,只能以酒代贺。”她说完便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楚风赶紧饮尽三杯酒,忙道“姬美人不必客气,能来丞相府已是楚风极大的荣幸了。”
霸情:惡魔的枕邊人
只是不知这姬美人为何会与他的新娘子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