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祀
小說推薦錦祀
夜黑了,也凉了。
苑禄望着那抹清素的背影道:“祀儿,夜深了,回屋吧,别冻着了,明天的祭天大典可耽误不得。”那清素背影微微一颤,歇斯底里地哭喊了出来:“他已经死了,你们难道就不能放过我么?”“祀儿,这是天命,也是巫师长老们一致的决定,是我们所抵抗不了的。”苑禄心里也是万般痛苦,这孩子是她收留养大的,现在却要拿去祭祀上天,这心里委实是不好受啊。“苑禄阿娘,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阿娘了,明天我们就会阴阳相隔了,谢谢你当年收留我,尽管我害怕死亡,我也不后悔我所做的。”没错,她很害怕死亡,从破城那日起,她就一直害怕死亡,害怕的令人心疼。 看着那抹清素又孤傲的背影,无奈又痛心地回屋了。
天上明月皎白,她沉思,自己要是没有杀死他,会不会也不是这个下场?但过去的都过去了,谁也挽回不了,没必要去沉思。尽管她知道这个道理,也只敢在旁人面前这么说,骨子里还是个害怕死亡的小姑娘。垂着头低泣。
颜素长老半眯着眼,手掌里冒出一丝蓝色的火焰,“锦祀,我听闻你也是个巫女,擅于活人祭祀,可我知道,用巫女来祭祀上天才是最好的选择。且你又杀害了天之子,理应用你来祭祀上天,平息天神之怒。”锦祀冷冷一笑,“颜素长老要我死便是,何必要理由,又何必装作不认识我?”人群一阵骚动,纷纷吼道:“这妖女,颜素长老你可认得?”“不,我不认识。”听到这句话,锦祀的心彻底凉了。
在锦祀被鬼火缠绕其身时,她不禁又想起了那个眉眼如画的男子。
豪門暖婚:馴服傲嬌總裁
就在三个月前,她接到了自己第一次活人祭祀的任务,她知道这个人是谁——天之子,他的名字是上官清钰。从她第一次听这个名字就觉得这名字的主人一定是个英俊的公子,她曾无数次在梦中幻想自己与他相遇的情景,以及自己如何引诱他的方法。终于,她的梦在现实中上演了。
那日阳光很明媚。
锦祀乔装成一个店铺里的丫鬟,正遇城中恶霸收保护费的日子,恶霸见她长的好看,强拉她回去做通房丫鬟,锦祀不肯,恶霸便扇了她一耳光。锦祀跌坐在地上,眼泪立刻涌了上来,金豆豆“啪啪”往下掉。这时,锦祀只觉得眼前一白,一抹颀长的背影挡在了她面前,随后,锦祀只听见一声冷吼:“你是城中何人?敢在天子脚下动土,待我将此事禀明天子,你就死定了,现在逃还来得及。”恶霸还没反应过来,横眉一竖,“你算老几,老子今天还就要拉这个贱婢回去。”“你是问我算老几吗?好,我今日就告诉你,我乃当今天子之子,名为——上官清钰。”锦祀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呵,鱼儿上钩了,不是吗?再去看恶霸的反应,他早已吓得六神无主了,跌跌撞撞地跑了。
“这位姑娘,你难道还要我扶你起来?在下上官清钰,不知姑娘芳名?”在锦祀还在发呆时,一句带着若有若无的调戏语气的话将她拉回现实,一张俊脸慢慢放大,锦祀双颊红得不像样子,“才…才不不要呢,我我是锦祀。”他长得可真好看啊,一双让人沉浸其中的桃花眼,眼角有一颗梅花痣,高挺的鼻梁,和薄情男天生就拥有的薄唇。锦祀已经看呆了。“原来姑娘是个小结巴呀!”语出惊人,这么好看的公子说出来的话实在是太毒舌了,锦祀刚刚那副楚楚可怜的形象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从地上跳了起来,“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很让人生气的,知道吗?”他一愣,似乎被锦祀的转变惊到了,“原来姑娘不是结巴呀!”锦祀脸蛋通红,“你才是结巴!”“好,我是结巴,那锦祀姑娘你愿意照顾一个结巴吗?”锦祀一愣,仿佛没明白似的。
“锦祀,你以后就是我上官清钰的人了,再也没人敢欺负你了!”他紧紧地牵着她的手走进了太子府。锦祀被他的那句“我上官清钰的人”弄得羞红了脸,什么他的人啊,不就是他的贴身丫鬟么。
“锦祀,给我研磨,本太子要作画!”
“锦祀,给我放水,本太子要沐浴!”
“锦祀,给我泡茶,本太子要喝茶!”
“锦祀!”
“上官清钰你够了,屁事怎么那么多,我不伺候你了!”
上官清钰眸子闪过暗芒,他的小猫咪终于要原形毕露了,这可真好。
“锦祀!”
“你又要干什么?”
“祭祀,你是个好姑娘,不介意告诉你,,本太子爱上你了!”
锦祀手中正在擦拭的花瓶应声落下,破碎的声音不知怎么在上官清钰耳朵里听起来格外悦耳,他很满意她的反应。
冷王追妻之帝師請上轎
刚开始,锦祀就认为这是个笑话,可她慢慢发现自己不对劲了。
在他教她读书写字时,她会偷偷地看着他,知道被他发现才悻悻低下头,因为太快低下头,她忽略了他眼中深沉的笑意。在他与别家小姐谈笑风生时,她会站在他背后暗暗诅咒他,连同那位一无所知小姐。在她受伤时,他为她包扎伤口,她就觉得心里的滋味比蜜还甜。
后来,她知道了这种感觉是什么,不就是锦祀认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有的爱。
那一夜,风雨大作,窗外电闪雷鸣,屋里的锦祀哭了,当上官清钰急急忙忙跑进锦祀屋里,看到梨花满面的她时,心痛极了。“锦祀,为什么哭呢?”她红着眼看着他,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女子的清香就那么盈满了他的心,她呜咽道:“你知道吗?我从小就害怕打雷,一打雷我就钻进娘亲的怀里,父亲总会宠溺的看着我和娘亲,哥哥也会嘲笑我这么大还怕打雷,然后我们一起睡觉。只是后来,他们都死了,就留我一个人孤独地活着,以后每次打雷我都会惊醒,然后就不敢睡觉。”“是吗?那以后我来陪锦祀睡觉好不好?”锦祀望着他那清澈,黑白分明的眼睛,使劲地点了点头。上官清钰,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你可知道,把我害成这样的人就是你的父亲,我的敌人。父债子偿,也只能这样了。
上官清钰,我知道,用你来祭祀上天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一切不过都是你的弟弟阎王爷的诡计而已,他想借天神之子的名义让你祭祀上天,然后叛乱,夺取帝位。但我不能违背把我养大的雪山巫师们,也不能忘记我的亲人,子民惨死在你父亲手下的仇恨。所以,对不起了。
他喝完水后发现自己全身发软,头脑晕沉,锦祀冷冷一笑,“上官清钰,你太相信我了,我根本就不是一个好姑娘!”上官清钰用仅存的最后一丝力气和清醒问她,“那你先前的那些都是骗我的?”“没错,从头到尾,都是骗你的!”他只听到了这些就晕了过去。但他没听到最后一句话,“我怎么会骗你呢?我怎么忍心?那都是真的,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再见了,上官清钰,希望你下辈子不要遇见我这个坏姑娘。”她默念道,已经换上巫女服的她燃起手中的鬼火扔向了祭祀台上的上官清钰。当她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时,一声马的嘶叫声打破了她的沉痛。她看到了马背上的他——那个与上官清钰有着四分相似的阎王爷。阎王爷看着祭祀台上那堆涩灰,眸子半眯,立刻挥手下士兵捉拿锦祀,“你竟用巫术杀死了太子清钰,你该当何罪?”这太出乎锦祀的意料了,她没想到阎王爷会反过来将她一军。不过,这样也对,一个连自己的哥哥都想谋害的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孽愛深囚 奚顏
魔王的精靈公主
后来天子大怒,心痛自己儿子死于非命,要求令同样的方法杀死锦祀。群众们也要求用锦祀来祭祀上天,求天神息怒,以求平安。
她心痛,她不敢相信把自己当家人的雪山巫师们会听取阎王爷的话用她来祭祀。
鬼火烧着,她一直微笑,她希望自己就算是祭天也要最美地死去,她的眼角留下一滴脱俗入尘的眼泪,用尽全部力气说了一句话,只是他人都未曾听清而已。
与此同时,山里的某一处,男子醒来,无奈与怒气已经充满了他的理智,他冷冷一笑,锦祀,你有什么资格代替我去死?
其实在见锦祀的第一眼,他就知道她就是当年被天朝灭国的地朝公主,因为她手心里的樱花胎记是无法抹掉的,当年在灭地朝时,他也曾听闻地朝公主手心里曾有樱花胎记。他对此产生怀疑,这地朝没落的公主好端端地怎么会跑到自己身边来,他明着与锦祀周旋,暗地里派人调查锦祀的身份。自己却慢慢被锦祀的古灵精怪所吸引着,尽管他知道这是没有后果的爱。
仙城奶爸 盤古混沌
武逆狂徒 流下慧
天朝249年,太子清钰完全铲除王爷阎的余党,成功登上帝位。此后,却丝毫不沾女色,国民纷纷传言,说当今天子已有意中人,有的说是当年被天朝灭国的地朝公主,有的说是当年被祭天的巫女,有的说是当年陪伴在上官清钰旁的小丫鬟。
閃爍拳芒
天朝289年,天朝在上官清钰的带领下繁荣昌盛,上官清钰逝去,享年63岁,因膝下无子女,先帝养子上官夜继承帝位。
番外——锦祀
我叫锦祀,它并不是我最先的名字,但我也记不得我最先的名字了。我是地朝的公主,万千宠爱集于一身。但八岁那年,邻国天朝攻打过来,我看到了马背上玉树临风的他正杀害着我的子民,那时我已经吓傻了,只知道哭,皇兄就带着我逃出了城,逃到了我们的敌国——天朝。地朝现在民不聊生,天朝这里却繁荣昌盛,我恨。九岁那年,皇兄被祭天了,连尸骨都没有留下就这样离我而去了,老天就这样抢走了我的最后一个亲人,独留我一人活在世上,但苑禄阿娘收留了我,我知道她年轻是也是个巫女,雪山巫女,于是我也跟着学做巫女。十二岁那年,有个长的很漂亮的哥哥来到雪山,我躲在大厅后面,我听见他在与长老们密谋着什么,我听见长老们尊称他为阎王爷,他们似乎要杀什么人。后来长老们告诉我我的敌人,我想因该就是破城时坐在马背上的他了——上官清钰,他们要我用他祭祀上天,我想这样也不错。十五岁那年,那是一个天气很暖和的日子,我给了城中的恶霸几两黄金,让他们在上官清钰会出现的时辰来收保护费。果然,上官清钰还是进来救了我,并收我为贴身丫鬟。我时常为上官清钰感到心烦,我爱他,却又不想放弃我的仇恨。当打雷时他冲进我的房里,哄着我,我释然了,因为我爱他,所以我不想伤害他,我的仇人不是他,没必要父债子偿。所以我想出来一个完美的计划,我把他迷晕,然后把他藏在山里,再用鬼火燃烧死猪的尸体,让尸体化成涩灰,来伪造他已被我祭天的假象。不过事情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我没想到阎王爷会反将我一军,想要让这个秘密在我身上消失,不过也只有杀了我。我不想死,我害怕清钰会提前醒来找我,那时叛军一定会伤害他的。我死前说了最后一句话,我很骄傲的一句话——上官清钰,我也可以保护你,就像你保护我一样。不过,他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呢,真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