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癱妹子異世遊
小說推薦面癱妹子異世遊
到达会场时比赛早已开始,这次是擂台赛,几人抽签抽到相同号牌的责为一组,此时擂台上是两个不认识的兽,看样子一个是妖兽一个是兽人,两只斗的不相上下。
看了一会,看脸雪绒带着煞笔和二缺两人大摇大摆的就向着另几个擂台走去,走到自家兽兽的擂台下,雪绒摊着脸呐喊着加油,毫无起伏的声音和面瘫脸看的小紫满脸的纠结:“ 你就不能有点表情,声音有点起伏吗,你现在的举动实在跟你的表情和声音不符啊,我听得胃疼。”
“有吗?我觉得自己喊得挺好,多有朝气。”
小紫一听胃更疼。“妈蛋,你说这话时敢往旁边看看吗,你没看到旁边那几只兽脸都僵了吗,”
最终在小紫强烈的抗议下,雪绒放弃了继续呐喊,只是给煞笔和二缺打量个手势。
“老大干啥,”在走路这段时间,雪绒发挥了自己大忽悠的实力,直接把两个刚出深渊的单纯孩子给忽悠成了小弟。
“喊”雪绒摊着脸道
煞笔眨眨眼“喊啥?”
雪绒:“•••••喊加油”
“哦,加油!加油!”点点头俩单纯孩子卖力的开始喊起来。
銀色十字夢 夢三生
雪绒满意的点点头。
这回小紫:“••••”。就没见过这么单纯的孩子,这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比赛一直正常的进行到下午,中午时大家都没去吃饭。
雪绒守着赛场。一直到下午的决赛,魔兽和妖族对决,那只妖族是一个风狼族的狼妖,一上场就开始像是不要命一样疯狂的攻击卡桑,风对雷,明显卡桑的雷攻击力会更强一些,可事实却是卡桑应对的很辛苦。
不应该,不应该是这样的,看着赛场,雪绒紧皱着眉头,“小紫,不对劲。”
“恩,那只狼妖的的样子像是吃了什么禁药”小紫也满脸严肃的看着赛场。
雪绒听得眉头皱的更紧,却也不再回话,只是紧紧的盯着赛场。
而另一边变成小狼崽的风清尘满脸愤怒的看着比赛,只是在看到那只狼妖时却满眼悲伤:“堂哥,”
火龍神訣【完結】
在看到风淄时满眼的悲伤转变成恨意,风淄,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报仇的。
在某个地方注视着这一切的谷清杨微微一笑,公子如玉,温文尔雅莫过于此,只不过此公子不温也不雅,而是如蛇如蝎,“呵呵,真是一场好戏啊~”
比赛进入到尾声最终,卡桑以一招只差赢了狼妖,虽然赢得有些狼狈。
看到这里,雪绒心底松了口气,身体放松下来,只是没想到,她刚放松,状况就发生变化。
良妻從天降 蘿絲小姐
卡桑刚从白帝手里拿到兽王令,风淄就站了起来冲着下面喊道:“出来!”
结果四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些兽把在场的众人包围起来,其中魔兽妖兽妖族兽人都有,被包围的兽瞬间都警惕起来,雪绒也从乾坤袋中把剑拿了出来,场面形成了一种对峙,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汉伦虎目寒光四射:“风淄你想做什么?”
“哈哈,你说呢?”风淄轻狂笑道。
白帝悠闲的喝口茶道:“你这是准备要造反了啊~”
“呵,造反?你说对了我今天就是要造反,你觉得如何?”
白帝轻笑:“不如何,只是有点好奇,你背后是何人,你的那点胆子和心机可弄不出这么大的场面啊。”
风淄终于变了脸色,一会红一会白,最终咬牙道:“白帝,我告诉你,别人怕你我可不怕,看到下面那些兽族了吗,呵呵,他们都被我控制了,我让他们死,他们不敢活,那其中可还有你们的魔兽族人啊,”说道最后风淄又是满脸得意。
“风淄,你是疯了吗!”汉伦不可思议道。
白帝脸色淡下来满眼漠然:“风淄,我知道你想要兽王令,恐怕你背后之人也想要这兽王令,只是想从我面前拿走兽王令可没那么容易,想要,各凭本事!”说完身上的气势陡升。
风淄有些恐惧的退后半步:“好,你别后悔,你们给我上,把兽王令给我抢过来。”
现场顿时乱了,兽族们打成一团,风淄和白帝跟汉伦战在一起,而卡桑因为手中有兽王令则被重点照顾,在加上他本身身上就有伤很快就支撑不住了,就算有雷欧娜和西斯几人也保不住他,眼看着他就要被一道金光打到,雪绒怒了,妈蛋,打姐的人,一道剑光闪过,周围一片清空,扶起卡桑:“没事吧?”
卡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摇摇头:“没事,你怎么会来,这不是小孩子该来的地方,你,”
拿出丹药塞到他嘴里把他还没说完的话挡回去:“你太啰嗦,吃下去,治伤药。”
卡桑咽下药无奈的道:“丫头,你不应该来。”
执剑护在卡桑身边,雪绒摊着脸看了他一眼:“我不来,你就死了!”
火影之最強老師
卡桑苦笑的摇摇头,不知该如何回话。
雷欧娜几人飞快的解决拦住他们的人感到卡桑身边,“嗯嗯~小雪绒,你怎么来了?多危险啊,再说你本身就受伤还没好,再受伤怎么办。”雷欧娜冲上前把雪绒抱到怀里。
凡人碎空傳
“猩猩妈,我觉得你应该先把我放下,不然我还没被它们捅死,就先被你勒死了。”雪绒摊着被嘞红的脸道。
“啧啧~小白啊,这可是猩猩妈爱的抱抱啊”小紫突然出现幸灾乐祸道。
“你这是嫉妒,嫉妒可耻。”雪绒摊着脸心里回道。
“切~姐才不嫉妒呢,哼~想当初抱姐的可是个美人呢,你才应该嫉妒。”
雷欧娜把雪绒放下,雪绒站好,边拿剑抽飞攻上来的兽族边在心里回道:“恩,我嫉妒。”
小紫:“•••••”你真的嫉妒吗,可是为什么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你的语气和表情好没有说服力啊,小紫微妙的纠结了。
霸徒囚愛 米可
这边看着没完没了的兽族,雪绒烦了,杀又不能杀,只守不攻,不是她的风格,眼看着雪绒要下死手,小紫也顾不得纠结了:“哎,妹砸,咱有话好好说,你忘了你还有个五级的幻阵,用幻阵困住他们不就行了。”
雪绒想想点点头:“你难得聪明一回。”
小紫有些得意:“姐一直很聪明的好吧”
料理女王 水袖人家
雪绒接着道:“可惜,我不会用”说完满眼可惜,握紧手上的剑就准备放大招。
小紫倒:“我去,你妹的,停手,我来,我来行吧!”小紫哭啊~我这是上辈子欠她的吧,想想我好像上辈子真欠她的•••••。
祭出幻阵手上法阵变换,瞬间除了白帝、风淄、汉伦所有的兽族都沉入梦乡。“咳咳,貌似一不小心没控制住,不过应该没事,就是让他们睡一觉,呵呵,应该吧,这边小紫在心虚傻乐,那边看到兽兽们都睡了的雪绒则准备上前去帮白帝的忙,去帮忙的两人都没注意到本应该无人站立的地方,正站立着一个黑袍男子,男子手中拿着一个令牌,正是兽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