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不見寧相忘
小說推薦最好不見寧相忘
五年后
民国越来越混乱,军阀混乱,革命队伍越来越壮大。一次又一次的革命运动取得了胜利。
總裁的契約甜妻
她的孩子已经是个活奔乱跳的样子了。那是个可爱的小男孩,很乖,很懂事。长的一点都不像陈文诺,完全是她的翻版。
無限穿越
“慧静,又在念想什么呢?”下山的小尼姑回来了,
“姑姑,你回来了,”
“小恕,你陪你妈看什么呢,”
“妈妈说,看日落。”小恕小声小气的说着,
“真乖。”
“慧静,你不知道现在的天下真是一片混乱呢。革命者大败,已经南下,去广东了。现在是军阀的天下了。”小尼姑碎碎叨叨的说着,
“知道了。”她恬静的笑了笑,尘世间根本没有她可留恋的东西,只是祝愿姐姐和小莉他们都平安健康。
“好了,我们回去了。”
“恩,妈妈。”
几个人在黄昏的落日照耀下,浑身散发着光辉。
“师傅,我们回来了。”小尼姑静安甜甜的叫着,“有客人?”
“师傅,”她头也没抬,准备转身离开,“师傅,我们先回房了。”
“晴儿?”陈文诺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是那么的陌生,又是那么的熟悉,感觉过了好几个世纪了,
金風玉露
她缓缓的抬头,看见了陈文诺,他穿着一身中山服,满脸的胡茬子,一脸的吃惊又微笑着看向她,他的背后余敏,穿着紧身的夹克休闲衣服,是那么的帅气,此时的她正真诚的双手十指相扣拜向师傅。
她只是呆呆的看着,却没有叫出口,陈文诺,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她在心里默默念了几千几万遍了,却始终不曾叫出口。
陈文诺已经很幸福的跑到了她的跟前。“晴儿,我的晴儿!”说着,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是那么的温柔,生怕她化了,
周围的人都有些吃惊的看着他们。
她还是那么的呆呆的,一动不动,一言不语的,任由他抱着。
“妈妈,妈妈,他是谁呀?”小恕轻轻的摇动她的手,小声的叫着,
她终于落泪了,眼泪打湿了陈文诺的衣襟,
“晴儿,”他把紧紧的抱了又抱,
逍遙小都督 關關公子
她缓缓的清醒了过来,轻轻的推开他,牵起小恕准备离开。
“晴儿,老天爷让我们再相见,这就是缘分。”陈文诺大声的喊着,
她还是自顾自的往左边走,还是没有回头。
“晴儿,从今以后,你在哪,我就在你身边守护你,一刻都不离开。”他还是那么的喊着,
“陈海明呢?”她不曾回头,声音是那么的冷冰冰,
狼性總裁的暗寵
“陈海明战死了!我替他照顾你,照顾孩子。好不好?”陈文诺停顿了片刻,
她还是离开了。
入夜,安抚了小恕睡下了,她看着小恕的脸发着呆。
“咚,咚,”传来一声声轻轻的敲门声,
“谁??”
“是我,余敏。”
她叹了口气,轻轻的打开门。“有事?”
“找你谈谈。”
“好吧,去外面吧。”说着,她走到门外,又轻轻的扣上门。
两个人一言不发的走着,走到凉亭,然后安静的坐了下来。
她还是一句话也不说。
余敏先开口说,“你想听我们的故事吗?陈海明,还有陈文诺。”
一吻成婚 冷月璃
她不答话,也不反对。
“我们是革命者,和你父亲的立场不同。可是,这只是政治立场不同。但是,陈文诺和陈海明都没有办法,因为必须服从组织。”
“我们都是先生的第一批学生,是先生最信任,最得意的学生。那时候,我们也只是刚成立不久。先生要选几个人去打入各个军阀。我们18个人,每个人都不同的安排。有六个人要进入军阀,每组三个人,另外的两个人掩护在军阀里的人。我,陈海明,陈文诺,三人一组。三个人中必须有一个去军阀,一个做掩护,一个送情报。陈海明是个内敛的人。本来我们都以为是他进入军阀。”
天才學習系統 依然忘情
“先生把陈文诺和陈海明分开叫去谈话,然后,指定了陈文诺去你父亲的军队。”
她还是没说话,还是静静的听着。
余敏看了看她,又继续说道,“那时候陈文诺是那么的单纯,我们都不明白为什么要选择他,而不是陈海明。先生说,”余敏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先生说,陈海明心里有我,而且他是那么的镇静,让人深不可测,这样越发让人怀疑。而陈文诺心里没有人,还有点单纯,虽然装的冷漠,却让看着觉得容易相信。我反对,那时,我爱陈文诺。我知道先生的意思,是要他进入叶府,然后做叶家女婿。因为陈文诺冷漠,不讲感情,所以可以出卖感情。可是,陈海明做不到。”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
余敏这次没看她,而是继续说,“那时候的我是那么的年轻,我相信我配合陈文诺,我相信陈文诺是不会动情的,只是为了一种目的。可是,他是真的爱上你了。”
余敏开始流泪,“他嘴里一次又一次的叶晴,他说你的时候眼睛里满是幸福。我提醒他,动了情,你就不符合你的身份了。我汇报给先生。先生却说,他早就预料到,他只是利用陈文诺的真诚来模糊别人的视线。”
“你发生了火灾。他崩溃了。他忘记了他自己的使命。”
“那场火,其实,也有我们的成分,叶筱的手下有一个是我们这边的人。”
“我们借助叶筱的手,想要毁掉你。他已经不适合继续完成使命了。可是,他是颗很好的棋子。”
“我们这边的人利用叶筱,来逼迫陈文诺。想要他和叶筱结婚。没有想到,你竟然醒过来,还破坏了婚礼。陈文诺已经失去了他的利用价值。正在我们无计可施的时候,发现你竟然偏向了陈海明。”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认识的他,也不知道,你怎么会想到要借陈海明摆脱陈文诺,更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最让我想不到的是,陈海明,他竟然也爱上你了。”说着,余敏无奈的笑了,
“陈海明死的时候,竟然说,如果有来生,他一定要比陈文诺先遇见你。他要弥补这一世对你的亏欠,好好的爱你。”
余敏笑了笑,“他竟然甘愿死在你的枪下。”
“你是说,陈海明被我一枪打死了。”她终于开口说话了,
“是的,”
“因为他觉得对不起我,死才是最好的解脱。”她冷冷的说着,
“你到底爱谁啊?”余敏看着她,等待着她的答案,
“爱?”她迟疑着,她是真的爱吗,“也许一直都是陈文诺吧。因为他一直没有对不起我。”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
“那你准备怎么办?你和他怎么办呢?”
“看天意。”说着,她起身离开了。
如果是夏晴天,她是欠了陈海明,还是陈海明欠了她呢。他们算是两清了吧。陈海明不欠她,她叶晴也不欠他。就这样吧。
如果真有来生,谁该还谁的债呢。
天明,余敏一个人偷偷的离开了。
陈文诺一个人守着叶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