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語之歸來
小說推薦心語之歸來
怀里的孩子嘶哑着嗓子哭着,厉洛轩一直抱着,谁也抱不走。孩子就刚出生的时候吃了点。到厉洛轩怀里后,就滴水未见,生生地熬了两天了。
厉洛轩觉得蓝忆走了,谁也不能在他心中惊起一丝波澜了。可是,当他以为自己快要随蓝忆而去时,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喊着他,他总听不真切。凝神聚气仔细去听,那声音分明是在喊“爸爸,爸爸……”。厉洛轩突然醒悟,他还有儿子,那是蓝忆最后留给他的了,他一定要把儿子教养成才才行,让蓝忆安心。
回过神来的厉洛轩看着怀中奄奄一息的孩子慌了神,“真该死!”厉洛轩恨恨甩了自己一巴掌。酿跄着站起身,替儿子诊治。“还好,还好,只是饿着了!开个方子,熬点补药,等醒过来叫乳娘喂着吃点就好了。”诊完又是一阵忙活。
开方子,熬药,喂药……终于看到小家伙安静的睡着了,缓缓地呼吸着。厉洛轩才放下了心。
忙完的厉洛轩缓缓走出了小孩的房间。
籃神傳奇 淋雨濕了鞋
外面一片喧嚣,下人都在急急忙忙地准备着蓝忆的后事。一时间,原本温馨和乐的家,到处挂着白幔,白符,门框上贴着挽联,院落中皆是身着孝服的身影。拖着沉重的步子,厉洛轩走到了蓝忆的灵堂。灵堂的正中央摆放着黝黑的棺木,里面躺着的是昨天还在和自己谈笑风生的蓝忆,可,仅仅一天,就已物是人非,人逝楼空,徒留自己。
厉洛轩咬牙遏制住泉涌般的眼泪,还是有调皮的泪珠浸湿了本来俊俏的脸庞;他只能狠狠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崩溃。厉洛轩感觉平时的几步路现在就像隔了几个世纪般漫长,当他挪动到蓝忆的棺木前,看着熟悉的面容时,厉洛轩再也忍不住了,“蓝忆….”刚刚碰到棺木的手无力地滑下,身体失去重心般地跌在了地上,嘴唇边鲜血一汩汩的流着,显得狼狈不堪。
異界蒼穹 雨碟
“老爷晕倒了,快来人啊!”
一群人七手八脚地将厉洛轩抬到了书房。如今,也只能去请老太爷了。
刘福缓缓地敲了敲老太爷的门,没动静。
刘福,算是厉府的老人了。从小就服侍厉萧清,也算是能说上话的人。
寵妃萬萬歲
珠玉在前
婚難從 廿亂
刘福只得朝里喊话:“老太爷,您快出来吧!老爷气急攻心晕过去了,您再不过去,是要出人命的啊!”
厉萧清听到这声,也只得放下心中的愧疚去救命,毕竟还得靠自己去主持大局!不然,这个家,就真散了。
厉萧清急急地过去给儿子诊了脉,“忧思过度,气血攻心,是心病啊!药是治不好的。”厉萧清只得开了些相对滋补的药先吊着吧!“心病只能心药医”。
高冷來襲:BOSS的枕邊人
厉洛轩躺在床上不省人事,厉萧清就四下张罗筹办着丧事,厉府上下一片凄厉,哀绝。蓝忆在世时,对每个人都很和善,厉府上下几乎都受了她的关照,下人们都很敬重这位大少奶奶。现在自然是,人走众哀!
丧事紧锣密鼓地置办着。终是在发丧的那天,厉洛轩醒了过来,面色也恢复了许多。
丧事办完了,厉洛轩执意要留在蓝忆的坟前陪她说说话。厉萧清知道儿子心意,也就不再阻拦,打发大家回去了。按理说,儿媳发丧,厉萧清是不应去的。但是,蓝忆在他心中可谓重之又重,自己对儿媳也是愧疚,再加上,厉家也不是那么封建的家族,厉萧清就跟着发丧的队伍,送了儿媳最后一程。
厉洛轩坐在蓝忆的碑前,缓缓地倒了一杯酒,洒在坟前。絮絮叨叨地说着以前的种种。
武俠位面交易終端 滴水絕塵
虛空大帝 釋迦摸你
逆襲俏佳人 吳竹馬
“蓝忆,你放心吧!我会好好教导而儿子的。”
青青草 隨心
“儿子,就叫厉忆恒吧!”厉洛轩没说,忆恒,蓝忆永恒;忆恒,永忆蓝忆。想必,蓝忆肯定是明白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