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若成風
小說推薦穿越之若成風
“苏堇羽?!你做了侧妃好生悠闲啊。”柳絮儿?!是来炫耀自己当了太子妃吗?!
“是啊。你怎么才知道。”坐在凉亭里。目中无人的看着池塘里的花。
“你真是大胆。难道你忘了你是侧妃我是太子妃了吗?!”
“是啊。你怎么才知道。”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是啊。你怎么才知道。”
“你。。。来人,给我关到黑屋子里去。没我命令不许放出来!”苏堇羽,这个可不能怪我了,本来是想让你在外面多看几日阳关的。但是这些都是你嘴硬惹来的货。
“是。”
自己现在被关进伸手不见五指的屋子了。其他人都很开心了吧。对了,柳雪儿呢。她不是才被皇甫羽宠幸的吗?!一定也很开心吧。毕竟自己是她们姐妹的眼中钉。浑浑噩噩的睡睡醒醒。过了几日都不知道。
“苏堇羽,你可醒了。”是柳絮儿。她在屋子的哪里呢。看不见。何不如不见。
“啪啪啪。”是鞭子的声音。打在身上火辣辣的疼,原来她是来着自己出气来着。
“你个不止羞耻的女人。你勾引了皇甫羽就算了,还勾引冗沧若。你可知道冗沧若现在在到处找你。”
“…………”
“别以为不回答你就可以逃避!”
“啪啪”又是接连的好几鞭子,身上的疼托满布全身。她是个蝎子吗?!心肠这么毒。
“回答我,你到底想怎样,为什么你要抢走我身边一个又一个的男人。”
“………………”
“回答。”
“啪啪啪。”
“回答啊!”
“啪啪啪、”打完,许久没了身影,她是走了吧。身上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她就是只蝎子!
“啊!”果然没错,那女人就是蝎子,难怪半天没有声音。敢情那女人是去拿针了。
“回答我。你到底想怎样。”
“…………”不语,为了最后的坚强。她还不知道皇甫羽已经登基的事情,不然铁定闹翻天吧。
“啊。”又是几根细长的针扎进皮肤呢。不知道,因为意识已经模糊了。
“给我泼水,继续!到她肯回答为止。”
“是。”
“啊。”
“我让你不说。”
“啊”
“你还真是长的迷人啊。连我家主子的两个男人你都想迷住。你个狐狸精!”
“你们都是蝎子!蝎子!”
“蝎子?!哼。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嘴硬。”
“啊。。。你们全部是蝎子!”意识再也无法清醒,全身的酸痛满布到心里。皇甫羽。你就是我的克星,晓梦,我好想你。
“嬷嬷,怎么办,这丫头是不是被我们伤太深了。泼水都泼不醒了。”
“这。。我们走。看她自己造化。”
“恩。”
“皇上,这里没有苏堇羽的身影。”一个侍卫在太子府的后院里跪在皇甫羽面前说。
“是吗。继续找,我就不信她逃出了这里。”自从那日登基后,回来便再找不到苏堇羽的身影。难道真的是她畏罪潜逃?!父爱混个,儿臣可真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皇上。别找了。找了这些日都找不到,想必是逃跑了吧。”柳絮儿?!她怎么会在这里。
“皇后?!你怎么会在这里。”
“皇上。我这不是看你找的幸苦来帮忙的吗?!”
“皇后你还是回去吧。这里有朕就行了。”
“可是,在刚些时间我就看见了堇羽。”
“是吗?!哪里。”
“就在以前关押下人的黑屋子里。想必是同伙发觉她没用处了关在那里的。”
“是吗,全部人给我去黑屋子里搜查。”
契約總裁別亂來 孤獨稻草人
“是。”
“皇甫羽,你简直不可理喻。你就是我的克星。”开门,就听见苏堇羽这样愤骂自己,哪个担心她的男人听见了不生气的。
“堇羽。”冲进去的不是皇甫羽,而是冗沧若。
仙朝武帝 不語繁華
“堇羽,你怎么了。怎么全身都是伤啊。”摸摸额头,是滚烫的炽热。
“柳絮儿。你到底对堇羽做了什么。”冗沧若愤恨的眼神对上柳絮儿吃惊的眼神。冗沧若从不曾这样真心的关心过自己。
“我没有对她做什么。没有。”
“你。”为什么不说那个计划呢。是为了残存的思念吧。
“好了,来人,把苏堇羽关到牢房里面去。没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去。”转身,皇甫羽害怕更多的人看见他这时候的嫉妒和生气。他是那么在乎她,她却在别人怀里睡的那么安慰。他到底在她心里算什么。
牢房:
“把苏堇羽给我泼醒。”皇甫羽这次是狠下心的要苏堇羽给答案。
“厄。。。”受了凉,昏昏沉沉的醒来,看不清眼前的人。大概是柳絮儿吧。
“是不是你害死了我父皇。”皇甫羽?!他这样说自己?!自己害死了皇上。
“呵呵。你认为是就是吧。”
“你。。。”
星照不宣 蝴蝶藍
“我什么,你说是就是啊。你是万人景仰的皇帝啊。你说的话一言九鼎。有谁干反抗的。”
“你简直疯的无药可救、”
“是啊。我无药可救。那又怎样,你无凭无据凭什么说我害死了那狗皇帝。当初你还不是差点就救不了我。你好意思说什么、”
“我。”
“说啊。说你对我说的话都是放屁的。你说的誓言全是豆是骗人的狗话!”
“你。”
“我什么。。别总是无言以对好不好。在我好不容易清醒的时候快点说话。”
“你简直是个疯子。”
超級巨星 sisimo
“是啊。我是。。那又怎样、”
高官哥哥別玩我了 納蘭子城
“不好啦,有刺客。快保护皇上。”外面传来一个侍卫的大呼,只怕那是为已经死了。狭小的牢房容了那么多的侍卫,谁会注意到被打晕的苏堇羽。
“你是谁。到底想怎样。”
“我是谁?!我是救你这个昏君的人!”
“你。。。。”
“好了,老婆,走吧。”才发现进来的原来是两个人,原来他们是夫妻。何时他和堇羽才有这样的默契和快乐呢。
“你们是谁。”
“救你这个昏君的人!”两人的异口同声,震惊的只有皇甫羽,他和她,真的好远好远。看见男黑衣人身上抗的是苏堇羽,这次他真的不想放手了。自从抓住堇羽后就发现她身上长短不一的鞭打痕迹。原来自己放手后她真的会伤痕累累。
“我们走吧,何必在这里浪费口水。”
“是的。老婆大人。”两个人影消失在黑夜。他这次是失落的疼痛。自己的武功在这时完全报废的没用。好恨自己的麻木。在眼前看着她消失。好怕在也找不到。
几个月后:
“柳絮儿,你坐在皇位上干什么。你可知这是死罪。”皇甫羽生气的看着皇位上的柳絮儿。
“呵呵。皇甫羽啊皇甫羽,你可知你的军队全部在我的手中。”
“呵呵。是吗?!”
“当然,来人,抓住皇甫羽。”
“呵呵。”
“来人。来人啊。”
“别费力气了。你的阴谋是冗沧若告诉我的,就在昨天哦。”
“你。冗沧若呢。”
“去投靠修夜凌了。”
“你。”
“来人。抓住她。”
“不。我付出了那么多,伤害了那么多的人,为什么会是这样。”
“明日问斩。”
“不。”这里了的回音依旧是那声不。但是谁告诉他,他的堇羽在哪里,自从那晚被那些黑衣人就走后。就再也没有关于她的任何信息。派了那么多的人去找。依旧是失望的回答。
“堇羽,我又来看你咯。”自从那日被绑架后,她就知道。是晓梦救了她。
“晓梦。”住在这偏远的深山里,不后悔当初是如何的相爱。用来怀念一生就够了。
“堇羽,你想过出去和皇甫羽在一起吗?!”
“没有。”
“干嘛回答的那么决绝啊。万一他在到处找你怎么办。”
“不会。一样不去。”
“哎哟。这可怎么办呢。我可是告诉皇甫羽你的住址了呢。”
“你。。。”
“堇羽。该来的迟早要来,别蒙蔽了自己的心。要不然会后悔的。还有,冗沧若并没有碰你哦。只是骗皇甫羽的。我走咯”
“啊?!这。。。晓梦。这丫头,今天怎么走这么急啊。”
“因为我来了。”身后,是一股熟悉的声音和气息。那么紧,那么近的在身后。而后紧紧的抱住自己。
“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
“是吗。”
“恩。真的。”
————————————————————————————————————————————————————————
N年后:
“皇甫羽。你要死啊。都叫你自己亲手带小孩的。不然小孩和你不亲的啊。”
“对哦。都顾睡觉去了,来来来,父皇抱哦。温温乖。噢噢噢噢。小季也醒啦。父皇抱。。。”看着眼前这个累的半死的人。心里那个爽啊。
“喂,你也来。。。”照顾还没说出口,就被堇羽给瞪了回来,皇甫羽啊皇甫羽,你就是我手里的宝贝,一辈子只能听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