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祭
小說推薦河山祭
“中原上下三千年,没有什么是我沈忆晚不知道的,姑娘尽管问。”
繁华的街道上,这个声音传进了路过的马车,马车上的人示意停了下来,一张看似温柔的脸从帘子望向那个说话的人。
人来人往,那姑娘的脸在人群中若隐若现,样子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孩正坐在椅子上朝面前的女人说着,浅粉色的襦裙,衣袖半挽着,露出白皙的胳膊,额头上冒出了一些汗,头发挽在脑后,露出光光的额头,配上她精致的五官,在人群中一眼便能望见。
“阿哥,石大人还在府上等您。”马车外,一个侍从对他说着。
“不急。”
他挥了挥手,继而下了马车,一身素白长袍,眉眼温柔,浑身带着高贵的气息,走向那个女生。
“姑娘可否赏脸?”
女生抬头,望着站在她面前的男子,“公子请坐。”
天工
“我看姑娘只有十七八岁,不知能否算准?”
“公子试试不就知道了。”
她很爽快的说。
“在下,赵昀。”
赵昀?敢姓赵?沈忆晚打量着面前的男子,这衣料,再看他的坐骑,不说是个皇亲什么的,再看看这种气度,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高贵的气息,可这宋朝历史上,怎么不记得有个叫赵昀的人?
沈忆晚是从2017年穿越过来的,刚来的那天,她还在一所刚发现的古墓中写着报告,可能是古墓中发出的淡淡海棠味,沈忆晚实在头晕,便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会,迷迷糊糊,她梦到了一个人的前半生。
她叫苏棠,
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她梦到了苏棠的父母,他的父亲是当朝丞相,母亲是先帝最小的公主。
梦里,那是小时候的苏棠,正在种一棵小树。
“喂!喂!”身后一个穿的很大气的小男孩叫着她,小男孩的眉宇间透着锐气。
“你叫我吗?”小苏棠回头。
“你见到本阿哥怎么还不过来行礼?”小男孩昂着头。
小苏棠从小就没被人这样吼过,被眼前的小男孩吓到了,“哇”的一声哭出来。
一个穿的很朴素的女人跑了过来,抱起来小苏棠,安慰她道,“棠棠不哭,温娘娘在这,别怕,告诉温娘娘怎么了?”
“温娘娘,棠,棠棠怕,怕他。”小苏棠在温妃怀里哭着,小手指着小男孩。
“小煜,快过来给棠棠妹妹赔不是,快来!”
小男孩撅着嘴,走到苏棠跟前,“你别哭了。”
没想到赵煜一说,小苏棠哭的更厉害了,赵煜不敢看母亲,只好又说着,“那,那我把我的玉萧送给你,你别哭了啊。”
赵煜把手里的萧拿出来,递给小苏棠,小苏棠接过那只萧,用小手抹了抹眼泪,“你,你吹给我听。”
那个曲调是沈忆晚从来没有听过的,很低,很缥缈……
后来是苏棠的长大,苏丞相给苏棠相亲,可苏棠只想嫁给六阿哥,以死抗议,她上吊的那一刻,沈忆晚突然醒了,一起身,却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
“我操!”沈忆晚爆了一声粗口。
此刻,她正坐在一个不一样的书桌前,手里还攥着父亲送她的钢笔,桌子挨着窗口,窗外有湖,有桥,有海棠树,风吹过,有淡淡海棠的气味,一朵花瓣飘落在桌子上,沈忆晚看了看桌子,仔细辨析着上边的纹路,“红檀木,竟然是上百年的。”
沈忆晚起身,打量着自己所处的房间,很明显,这是一个女人的房间,而那些摆设,像是清朝或者是宋朝。
風起羅馬 有腹肌的園長
“我做梦了?”沈忆晚急忙又坐在刚才那个桌子前,“一定是做梦!”
说完又趴下去了,一会,她缓缓抬头,还是眼前这一幅画面,“我,不会……穿越了吧……”
“天呐……”她大喊着,然后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床上,躺着。
“小姐?小姐?”门外传来了一个丫鬟的声音。
沈忆晚突然坐起来,“不能让她看见我啊!”正当她准备藏到柜子里,门已经被丫鬟打开了,沈忆晚和她打了一个照面,很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张开手,弱弱的说了一句,“嗨……”
“小姐,你怎么穿这个样子了,夫人看见非要扒你一层皮不可!我给您拿了件新制的衣服,您快换上,六阿哥马上就到府上了!”丫鬟看着沈忆晚,着急地说,然后把手上拿的那套浅粉色襦裙递给沈忆晚,准备帮沈忆晚脱衣服。
“哎哎哎,你干啥呢,别动我啊。”沈忆晚朝后退着,“你先下去,我自己来。”
“是。”丫鬟放下了手,退了出去。
“阿哥?不会要指婚吧,不过能穿越一会不容易,要是能睡一个古代阿哥……”沈忆晚yy了起来。
虽说沈忆晚思想很开放吧,但是她的身体却很保守,有次吵着要去酒吧泡男人,都到人家家门口了,一溜烟就跑了,吓得在家几天都没敢出来。
换上衣服,沈忆晚开了门,这个府邸挺气派的,自己穿越居然能穿越的这么豪华!
“小姐,六阿哥已在海棠苑等你。”
海棠花,哇塞!一定超浪漫!
“嗯知道了,带路。”沈忆晚装做一副很淡定的样子。
沈忆晚跟在丫鬟后面,四处看着风景,“也不知道这六阿哥长什么样?”
“六阿哥是汴梁有名的美男,只不过好像对女人没有什么兴趣,小姐没有不是和六阿哥很熟吗?”丫鬟听到了沈忆晚的自言自语,以为是在问她。
“哈?是啊。”沈忆晚愣了一下,自己竟然说出来了,不过什么叫对女人没有兴趣,还不得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远远地,沈忆晚便嗅到海棠的香味,那片红海中,似乎站着一个男子,手背着,像是在冥想着。
“小姐,那奴婢先下去了,一会记得来前厅见老爷和夫人。”丫鬟小声在沈忆晚耳边说着,然后无视了沈忆晚的拦阻,毅然决然地丢下她一个人。
此刻,望着那个男子,沈忆晚心跳不止,脸颊有些微红,竟有些可爱,“我就要和这个从来没见过的人结婚了吗?”
男子缓缓转过头,看见了伫立在远处的沈忆晚,朝她走了过去。
沈忆晚站在原地,看着男子一步一步地走近,她看清了男子的脸,棱角分明,露出一股君王的气息,那眉宇间,竟有一丝熟悉,对了,他是刚才梦里的小男孩,苏棠上吊就是因为他,赵煜!
六阿哥突然朝她一笑,沈忆晚突然觉得,那抹笑,好像带着少许嘲讽。
“苏姑娘,好久不见?”
听到他说这句话,沈忆晚的心一下跌到了底谷,这明摆着嘲讽她,看不起她的语气啊!
也不知道苏棠和赵煜有什么过节,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对眼前的人一下没了好感,“好巧啊,没想到在这也能碰您,那您先逛,小女不打扰您了,告辞!”沈忆晚不想和他独处了,准备转身离开。
“站住。”六阿哥淡淡地说了一句,沈忆晚却不敢动了,这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
“你不是要嫁给本阿哥吗?那便如你所愿。”说着,六阿哥走近,手指勾住了沈忆晚的下巴。
“你有病吧!谁说要嫁给你?”沈忆晚打掉了他的手,后退了一步。
“是吗?那你父亲可就犯了欺君之罪啊,这是要诛九族的。”
“我,我,我没有!”
沈忆晚有点害怕了,自己刚来,总不能害的人家家里被灭族。
“哦?”
胭脂劫
“我说的是,我要嫁给,我要嫁给,给,十一阿哥!”
沈忆晚张口胡说着,嫁给你,想都别想!
六阿哥眼睛闪了闪,“是吗?那可得成全你,十一弟也是时候成家了。”
什么?这人,管的也太多了吧!
“不用不用不用,六阿哥您每天日理万机的,这种小事怎么敢劳烦您啊!”
“日理万机?”六阿哥望着眼前的沈忆晚,“你是不是苏棠?”
“我,是啊!”
沈忆晚总算稳重了一回,“本小姐说不嫁,就不嫁!”
然后转身,很潇洒地走了。
……
六阿哥黑着脸,站在原地。这个苏棠,和以前不一样了,好像是变了一个人。
沈忆晚偷偷溜到刚才的房子里,“让我嫁我就嫁,当我沈忆晚傻啊!好不容易穿越一回,总得出去看看吧!”
说着,沈忆晚一把抽出床单,把她觉得值钱的首饰全都包起来了,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东张西望,“沈忆晚,你妈给你教的东西终于用上了!”
沈忆晚的妈妈一天没事,总给沈忆晚什么被绑架了,怎么逃跑怎么求救,还义正言辞地说是从网上看的。
成功翻越了高她1米的墙后,沈忆晚消失在了人群中。
此刻,苏家大厅里,苏老爷和苏老夫人正喝着茶,六阿哥快步走了进去,他俩立马迎上去,“老臣参见六阿哥,哎,小女呢?”
“苏丞相快快请起,苏姑娘心仪的十一阿哥,我已决定明日回宫禀告父皇,帮他们赐婚。”
“这个不孝子!虎女失礼,还请六阿哥多多包涵啊!”
“丞相说的哪里的话,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
“六阿哥走好。”
苏老爷望着六阿哥离开,默默擦了把汗,苏老夫人赶忙上前扶着他,吩咐着下人,“还不赶快把小姐叫来!”
“这个苏棠啊!非得把她爹气死啊!”苏老爷生气地拍着桌子。
“还不是你把女儿惯的!十一阿哥?他们以前没见过面吧?”
“也对啊,小棠很少出门,除了六阿哥,应该没见过其它男子了。”
“这就奇怪了,前几天还闹着要嫁给六阿哥,今天怎么……”
“老……老爷……”一个下人跑了进来。
“怎么了?说话吞吞吐吐的?”
“小姐,跑了……”
“什么?”苏老爷和苏夫人异口同声。
“拿了床单和首饰,从后院的墙翻走了!”
“啪!”苏老爷狠狠拍了一下桌子,“给我把小姐找回来!反了天了!”
“还不快去!”苏夫人在旁边说着,“这个小棠,越来越不像话了!”
沈忆晚跑了出来,就近找了一个当铺,准备把东西全部当掉。
“等等!”
她从那些首饰里拿出一个很精致的发簪,是几朵海棠花的样子,这个苏棠这么喜欢海棠,这个就给她留着吧!
“除了这个,其他的全都给我换成钱!”
好一会,老板才拿着钱串出来,递给沈忆晚。
“老板,现在是什么时候?”沈忆晚突然问了一句。
“庆历三年。”
庆历?太好了!沈忆晚内心欢呼着,抱着钱串子飞快地离开了当铺。
刚出门没几步,一个很彪悍的男的撞了沈忆晚一下,沈忆晚踉跄了好几步,站稳了,转身骂着,“没长眼啊!”
“哎,我钱呢?”
草根修仙傳
转身已不见那汉子,沈忆晚的钱被顺走了!
“不是说宋朝繁荣,路上连抢劫的也没有吗?教科书上都是骗人的!”
欲哭无泪,沈忆晚只能在街上游荡,一个老头吸引了她,她走上前去,原来是算命的,“帮我算算命吧?”
“姑娘,老衲眼拙,怕是算不出您的命数。”老人说着就起身准备离开。
“别走啊,你帮我算算吧。”沈忆晚抓住了老人,撒起了娇。
“骤雪銮殿叛变,死而复生,海棠相会。”
老人盯着她的眼睛,神秘地说着,沈忆晚突然有些害怕。
“把他抓起来!”突然,一群官兵把老人压住,“终于抓到你了!整日妖言惑众,带走!”
“由你而起,由你结束。”老人路过沈忆晚,又说了一句话,“就在我这里,别走了。”
“快走!”官兵推搡着老人,老人一直回头盯着沈忆晚,这个眼神,在哪里见过!
沈忆晚身上也没有钱,干脆就坐在老人的摊前,翻着桌子上的书,一本没有名字的书吸引了她,她拿起那本书,小心地翻开了第一页。
“李春華。”
夜幕下的戀人 寒星寒夢
什么鬼?这是什么东西,沈忆晚翻着那本书,后面都是空白的纸张,她便随手一扔,看起了桌上的那本什么什么志。
“姑娘?姑娘?”
听见头顶有人说话,沈忆晚抬头,一个饱经沧桑的脸映入眼帘,老太收拾的很干净。
“奶奶,怎么了?”沈忆晚放下书,请老太坐下。
“我叫李春华,从佘县来的,听说您算命特别准,您能帮我算算我儿子现在在哪里不,他都十二年没回家了,我都快记不清他长什么样子了?”老太说着,低头用袖子擦着眼泪。
李春华?!
沈忆晚翻着那些书,拿出了刚才那本没有名字的书,颤抖着翻来第一页。
“李春华,佘县人,其子死于离家第二年,瘟疫。”
看着突然出现的小篆,不像是刚写上去的,沈忆晚不敢告诉老太实话,“您儿子,过不久就会回来的,还当了大官。”
“真的?小姑娘,谢谢你啊!”老太的神情一下子亮了起来,她又从包里翻来翻去,拿出一个用手帕包起来的东西,递过来,“姑娘,给你钱。”
沈忆晚推脱着,“我这是免费算的,你付了钱就不灵了!”
“那,你来我家吃饭吧,我家在佘县同山乡,门口有两个大红灯笼,特别好认!姑娘,你有时间一定要来,我得赶快回去了!”
沈忆晚还来不及说,老太便消失在人群里了,唉,只能找个男的冒充一下老太的儿子了,她十二年没见儿子,应该认不出来了。
不过这个书突然出现了字,这个老头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沈忆晚突然有了底气,先不管什么奇怪不奇怪的,能算命就行了!
一个女人走了过来,坐了下来,“我家世代算命,听说你算命之术了得,不知是否是真?”
“中原上下三千年,没有什么是我沈忆晚不知道的,姑娘尽管问。”沈忆晚说着。
那人正想开口,突然望向街道一边,“他来了,姑娘,我们后悔有期。”转身便消失了,沈忆晚一脸懵逼,谁来了?
“姑娘可否赏脸?”
沈忆晚抬头,望着站在她面前的赵昀,“坐。”
“我看姑娘只有十七八岁,不知能否算准?”
“公子试试不就知道了。”她很爽快的说,“姓名。”
“赵昀。”对面的男子挑着眉。
赵昀?敢姓赵?沈忆晚打量着面前的男子,这衣料,再看他的坐骑,不说是个皇亲什么的,可这宋朝历史上,怎么不记得有个叫赵昀的人?
“要算什么?”沈忆晚也没有多想了,直切话题。
“嗯……就算算我什么时候会死吧!”
说着她翻开那本书,书上果然又出现了小篆,“赵昀,死于庚昌年。”
“庚昌年?”赵昀好看的眉毛皱了皱,“这是什么年份?”
九鼎成神記
妖魔之代理人 吾不笑
“小姐,小姐在那!”
沈忆晚正准备回复,一旁传来了声音,她回头看过去,一群人正指着她,朝她跑来,完了!叫发现了,沈忆晚可不想回去结婚。
“帮我个忙!”沈忆晚抱着那本书,拉起赵昀的手,“带我离开这,快!”
赵昀看了眼被沈忆晚拉着的手,“跟我来。”
赵昀两步就把沈忆晚拉到马车旁,把她塞了进去,自己也跟着进去,吩咐车夫启程。
沈忆晚坐在马车里面,掀起帘子小心地朝外看,那些人还在街道上找着,她放下帘子,舒了口气。
“他们为什么要追你?”
“逼婚,让我和一个不认识的男的结婚。”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没见过,为什么要结婚?”
赵昀看着面前这个长相精致的女孩,说实话,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人,她像是不食烟火的仙子,和他见过的女人都不一样,那些女人是政治的牺牲品,而她却不一样。
“对了,自我介绍一下啊,我叫沈忆晚。”
“我叫赵昀。”
“我知道你叫赵昀,你刚才都说了。”
气氛尴尬了一会……
“阿哥,是否回府?”突然,一个侍卫敲了敲窗,在外面问着。
他他他他竟然是阿哥!
沈忆晚一副超级惊讶的表情,怎么又碰上一个阿哥了!可是这宋朝哪有什么阿哥赵昀啊,难道是假名?
“回。”赵昀很干脆地回答着,继而又看向沈忆晚,“沈姑娘可愿一同回府吃饭?”
吃饭,“好啊,正好我饿了,你叫我小晚吧,别老沈姑娘的,啊。”沈忆晚笑着,然后又揭开窗帘往外看去。
“你们宋朝可真繁华啊,不知道能不能遇到几个词人什么的。”沈忆晚看着窗外繁华的景象,自言自语着。
“你们宋朝?你不是宋朝人吗?”赵昀笑着打趣她。
沈忆晚愣了一下,笑嘻嘻地说,“我是现代人。”
“现代?姑娘可真会说笑。”
不一会,马车停了,赵昀先下去,然后伸出手,想扶沈忆晚,沈忆晚的手刚搭上去,他立马又缩回去,沈忆晚的手就在空中,很是尴尬。
“男女授受不亲,失礼了!”
“碰个衣服而已,小题大做,你们这些人,思想太封闭了!算了,我自己下来吧!”
沈忆晚自己跳了下来,刚下来,门口就有人迎了上来,恭恭敬敬地行了礼,“参见阿哥,阿哥,皇上来了圣旨,还请您去前厅领旨。”
“圣旨?”赵昀反问,又对着沈忆晚说,“跟着我。”
沈忆晚跟着赵昀来到了前厅,路上看了一下这个阿哥府,还没有那个苏棠家华丽,不过却给人一种很宁静的感觉。
“十一阿哥接旨!”
沈忆晚没来的及多想,就跟着众人一起跪下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十一阿哥赵昀,敦厚孝顺,朕尤疼爱,赐婚苏丞相之小女苏棠,钦此。”
“谢皇阿玛。”赵昀接过圣旨,传旨公公便扶他起来,“恭喜十一阿哥,这苏丞相小女,可是咱大宋数一数二的才女,阿哥就先歇息,老奴还要赶回宫伺候皇上呢。”
“公公慢走。”赵昀很有礼貌地说。
那小子真帥 [韓]可愛淘
“阿哥留步。”传旨公公很实相地说,赵昀便吩咐下人把传旨公公送走。
等宫里的人都走完了,赵昀坐到正中间的椅子上,示意沈忆晚坐下来,他转头问向下人,“天明,苏丞相之女,不是喜欢六阿哥,怎么皇阿玛要给我赐婚?”
“阿哥不知,这苏棠突然改变了意思,口口声声给六阿哥说要嫁给你,六阿哥转口就告诉皇上了。”
妈呀,这也太邪了!沈忆晚啊沈忆晚,祸从口出啊!
“那个,十一阿哥,我想起来家里还有事,先走一步啊……”沈忆晚没登十一阿哥说话,转身就跑。
“小棠!”刚跑到门口,旁边一个女人叫着。
沈忆晚的脑回路还没有转过来,两个男人就过来挡住她,“小姐,夫人叫你过去。”
什么?沈忆晚转头,旁边站着一个女人,女人气质很好,沈忆晚此刻内心很崩溃,怎么穿越到古代了,还有这么麻烦的事啊!
沈忆晚走到女人面前,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额娘。”
“你还知道我是你娘,你把我和你爹能气死!”苏夫人有些生气地说。
非常小販 楚寒江
“娘,我知道错了,您能不能别让我嫁给这个人啊,我还不想结婚。”沈忆晚拉着苏夫人的衣袖。
“好好的你怎么给六阿哥说要嫁给十一阿哥?现在还在十一阿哥府上,你给我说清楚!”
“我这不是,不想嫁人嘛……”
“唉,娘也舍不得你,可圣旨已下,不得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