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原地
小說推薦回到原地
混沌之狱,顾名思义,这是一个监狱,整日灰蒙蒙,保留着天地未开混沌初始的模样,正因为如此每个生灵都无法在这里长留,而偏偏它是监狱,关押着来自各方的囚犯。这里不沟通天地,不见日月,唯一能活下去途径便是夺起万年前神魔大战上留下的骨骸,吞食阴阳果,重塑身体…..
混沌监狱的某处地方
神機天師 木頭小米
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正弯腰摆弄地上那看不清颜色勉强能看出是布料的东西,小脸在污垢下露出嫌弃的模样
“这具身体真是麻烦,吃得多还要拿布遮。”
“知足吧,这个身体别人想要还要不到呢。”
就在小孩出口吐槽的时候,细瘦的后背的一处皮肤开始鼓起,形成一个肉包并且不断的蠕动,肉包不断变化最终化成一个蛇头的模样,然后不断扭动扯出自己的身体,缠着小孩的身体,蛇头在小孩的肩头停住吐着舌头说道。
闻言,小孩也懒得嫌弃了,抖搂着布料随意的套在身上,看着长在自己身上的蛇,无奈道:“饿了?”
小蛇十分人性化的点点了头,然后讨好似的用蛇头拱了拱小孩的脖颈。小孩抓起放在一旁的钉子,摸索着路往一个方向走去。
期间,抬头望了望四周四处飘荡的混沌之气,心头略涩,谁能想到这这副小女孩的身体里住着一个有着五百年年龄的少年,昔日的太子,如今的阶下囚,即便是接受了结果可心底还是有点放不开,他如今已经彻底回不去了。。。。
虽然看不见对方的神态,但多年来配合的默契让小蛇轻易的感受到对方的心情,蛇头幻化,一个同样脏兮兮的三四岁的婴孩顿时出现在小孩的肩头,相应的是蛇不见,可见小孩便是那蛇精所化。
“阿凉,你是不是又想起以前了?”稚嫩的童音想起,被唤作阿凉的小孩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大意了,想起上次因为大意而吃的亏,攥紧了手里的钉子,歉声道:“下次不会了。”
平静了心中的委屈不忿,小孩继续向前走着,而肩膀上的婴孩也没有幻回蛇头,时不时的关注着四周,汇报着情况。
我的美女房東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叫声从远处传来,花凉身躯一震,顿时握紧手上的钉子,另一只手伸手抚了抚身上开始打颤的小孩,继续向远处走去,几乎是每天都有这种事发生,听声音像是个女人,大概是新来的吧,居然还想回去,还记得当初争夺阴阳果的时候,一个修为十分高深的妖物不小心被敌人震过去,没多大功夫就被哪里的阵法给弄死了。
那是混沌之狱的禁地,也是他们出去唯一通道。
过了一会儿声音渐渐停止,小孩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后头,她知道不是她们走远了而是那个人快死了。
每天都有这种事发生,不是刚进来就想出去的被伤,就是被这里不见天日的生活逼疯误入。
花凉,小孩抓紧衣角,但愿她疯了都时候也能记住自己的名字。
都市修仙之至尊寶玉
“阿凉”肩上传来声音,花凉转过头却看不见婴孩的脸,这里太暗了,暗到花凉只能从小孩声音感受到婴孩的不安
“我们是不是出不去了?”
花凉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小孩的后背
“阿部,我会陪着你的”
…………
昏昏沉沉的,花凉甩了甩头,还没起来,就听到远方传来声响,蹙了蹙眉头,最近那里怎么老是出事。
蒼天有淚
混沌中传来几声怒吼,想来觉得烦的不只花凉一个人。
“砰砰砰”伴随着惨叫声,一阵奇异的声音响起,像是什么在攻击着阵法。
花凉一惊,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从心头冒起,像是要应证她所想的那样,禁地的方向突然露出一缕白光,透过混沌之气照到另一方,也同时照到花凉的心上。
抓着钉子的手在颤抖,花凉死死的盯着那缕白光,就连听到声音冒出头来的阿部的喊声也不理会。
欢呼的吼声从四面八方响起,花凉从不知道原来活着的人还有那么多,不,应该都不是人了吧,就连曾经是天之骄子的她也不是人了。
許你七月相愛
阿部紧紧缠着花凉,虽然他和她是一体的,但终究不是她,他寄生在她身上,两个人一体却又是不同的合个体,他们都感情,疼痛不是共同的,只有在疼极,情绪激动到一定程度上才能轻微的感受到。
正如现在,他感受一点欣喜,一点害怕还有一点点的埋怨。
白光渐渐变大,从一缕变成一道,再到一片,最终铺天盖地的笼罩着混沌之狱,混沌之气随着白光的变大而渐渐消散,若是认真看到话,便会发现消散后的细碎光芒和天际的颜色是一样的。
混沌之狱毁了,念头一起,一股股不同的气息从四周漾起,但都相同的是气息上都充满怨气。
三國之北漢燕王
长期的不见光,白光覆盖的那一刹那她就闭上了眼,同时浑身紧绷,缓缓调动体内因为重见天日而开始运作的内气。
等到她适应的时候,就见到自己的前面站着一排似人非人,似物非物的怪物。
花凉抿唇,想来这些都是在混沌之狱变形的人,只是,她抬眼看了看其中几个怪物的样子,为什么他们的样子那么像书中描述的上古凶兽饕鬄和穷奇呢!
阿部趴在她的肩上,看着眼前的样子,奶声奶气道:“阿凉,他们要干什么?”
花凉看了一眼他们,同时看向天上,那里没什么人,却让花凉觉得那里就是有人,暗中窥探着一切。
花凉默默的后退一步,阿部有默契的闭嘴将存在弄到最低,混沌之狱里什么法术都不能使用,因此她们也不知道自己寄存的骸骨都有些什么能力。
突然,一抹剑光自东方传来,蓬勃的剑意让还未恢复灵力的花凉激起一身鸡皮疙瘩,她看了眼天上,然后毫不犹豫往后遁去。
跑了有几百米,鬼使神差的花凉看了眼身后,突然觉得有什么很亲近的东西在那里等着自己。
怒吼声,惨叫声随后响起,有人声也有相熟的声音,花凉顿了顿,便跑了,肩膀上的阿部也聪明的隐匿在花凉手臂上的一块皮肤里,静静的等待麻烦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