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莫憂
小說推薦君莫憂
以前无论是看电视剧还是看小说,如果主人公是男主,那么总是会出现几位倾心于男主的貌美女配;如果主人公是女主,相应的会出现那么几个痴情于女主的男配。所以当赵德恭醉醺醺的卧倒在百草堂门口时,虽然这么说有点不要脸,但是联想到他之前的古怪行为,我觉得,他是喜欢我的。
眼前依旧一身白衣的男子不似之前那么风流倜傥,华贵的衣袖间散发着刺鼻的酒味,坚毅俊朗的脸庞泛着淡淡的憔悴,眼圈有点发黑,应该是整夜借酒消愁,思虑过重造成的。
我蹲坐在他面前,把他摇醒:“哎,我这里要关门了,你赶紧回家吧!”
赵德恭半睁着眼,嘴角挂着一丝苦笑:“回家?”随后他挣扎起身,跌跌撞撞地往百草堂内走,“我不回去。”
師傅越來越幽默 莫言
初见时那个超凡脱俗,让人感觉高不可攀的皇族公子哥如今衣冠不整,苍白憔悴,好像优雅的天鹅走错了路,一脚踩进泥潭,出来时就变成了一只落汤鸡。
能把人瞬间打击成这样,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超出他接受能力以外的事情。
我看着空无一人的百草堂,心想还好乔木不在这里,不然非得发生一场硬仗不可。
“要不然你今天晚上就在这住下吧,但是早上必须得早点走,让其他人看到你在这里不好。”
他闻言抬起头,眼神中迷茫,痛苦,还有几分失落:“你不好奇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叹了口气,心想无非和那夜宴会有关。
狂戰八荒
随即递给他一杯茶:“我问了你会告诉我吗?”
他愣了一下,转而摇了摇头:“不会。”
再看那双眼睛时,他眼里已是一片清明,一扫刚才得颓唐。
“阿越,告诉乔苏,我们不是敌人,这里面有很多误会。”
我想了想,认真的给他回了话,“不如你亲自告诉他。”
他苦笑一声,“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不会相信我的。”
給閻王爺當差 蟲樓
这天发生了很多事情,让我记得最清楚的一是赵德恭那晚说了很多奇怪的话,二是在我回到林府时,乔苏已经站在门口等候,看到我的第一眼,他说:“阿越,我要先离开一阵子。”
那时正值北伐大军出发前夕,我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你,你要去打仗?”
他回以清浅的微笑:“是。”
记忆回到那个秋风晚吹的夜晚,我第一次遇到他的地点,现在回想那时他出现在那里的原因已是非常明显。
“我遇到你的时候你不是去打仗的,是去探测敌情的对不对?”
他长臂一揽,摸着我的脸说:“等我回来,我慢慢告诉你所有的事情。”
那夜,我彻夜未眠,待天蒙蒙刚亮时,再去找乔苏,他的房间已经空了。
他去的地方叫做战场,那是一个九死一生的地方。
此后每隔几天都会有前线战报传来:有成功的,有失败的。
乔苏说他每天都会给我写信。
網遊之午夜夢想
在他走后的第二十天,我收到了第一封信。
古代车马很慢,一封信要走好长时间,四个多月后终于听到攻破太原的消息,北汉皇帝投降,北伐胜利。
那乔苏是不是就要回来了?
在我数着手里的平安信是,赵德恭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阿越,皇上命令继续北进,要收复契丹占领的幽云十六州。”
什么?我呆坐原地。
幽云十六州我知道,整个大宋王朝朝思暮想的地方,直到宋亡也没有收回来。
那么,此战必败。
赵德恭拍了拍我肩膀:“阿越不必担心,契丹断没有想到我军攻破太原后会一鼓作气挥师北上,契丹被打的措手不及,这次战争也是很顺利的。”
赵德恭自从乔苏走后经常来百草园,因为他总能提前带回前线战场的消息,所以乔木对他的态度有了明显好转。
二十多天后,宋军一天之内大败高梁河,战争形势瞬间逆转,赵光义无奈班师回朝。
可是,这次班师,是皇帝一行先回来,待赵光义回来后,依然没有乔苏的影子。
中華異史 呱呱叫
我开始有些着急了。
穿越未來三十天 工良
后来朝廷中发生了一件大事,武功郡王赵德昭在家中自杀了。
赵德昭是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的长子,如果不是兄终弟及的话,继位的应该是他。
无论是从赵普那边打探出来的消息还是赵德恭给的消息,都是出奇的一致。
这次收复燕云十六州失败了,可是攻打北汉却胜利了,按照军中规矩,有功则赏,有罪则罚。
可是当今皇帝回来后对论功行赏之事一概不提,但是处罚之事却一条没落。
赵德昭在军中威望甚高,忍不住为将士们说了句话,这句话彻底惹恼了皇上:“等你自己当了皇帝再论功行赏吧!”
此话一出,赵德昭立马就明白了,这是在含沙射影说自己要谋反呐!
怒发冲冠回府后,直接问左右有没有带刀,侍卫怕他想不开,都说刚上朝回来,佩剑都被没收了,身上没有刀剑。
赵德昭闻言直入内堂,用一把水果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德才兼备的武功郡王就这么去世了。
赵德恭讲完这话的时候提了一句:“按照金匮之盟,太祖传位于当今皇帝,之后传位于我父亲,我父亲百年之后再把皇帝传给赵德恭,如今,我父亲还没即位,他就先死了。”
他深邃的眼睛里无波无澜:“阿越,你向来聪明,应该能看出这里面藏着什么阴谋。”
“你想与乔苏联手?”
“准确的说,应该是我父王和赵德芳联手。”
“乔苏不会答应的。”
“阿越,我不希望我父亲枉死,乔苏自然也不愿意看到赵德芳成为政治牺牲品,我说过,这里面有误会,只要你帮我,我定会跟乔苏解释清楚。”
“你之前已经解释过一次了。那次宴会。”
“那我就再举办一次宴会,只需要让李仲寓讲完整个故事。”他向前一步,看着我说:“请你帮我。”
“乔苏现在在哪里?”
“他后天即可回来。”停顿片刻,他转过身去,声音里怅然若失,“你们一定有好多话说,我不会打扰你们,但是请你一定要给我带来好消息。”
“好,我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