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薇心
小說推薦薔薇心
“快来尝尝,我新酿的青梨酒。”纤依端着一个酒坛子从竹屋里出来,她的身材不再是从前那般妙曼了,小腹有些隆起,体态丰满。
“纤依,你又忘了我说过的话了?你现在怀有身孕,不能随便搬东西的,要是动了胎气可怎么办?你怎么这么让我操心呢?”颜媣迅速的结果纤依手中的酒坛,放在一边,将纤依扶至藤椅上坐着又好笑又好气的看着一脸委屈的纤依。
“怎么了?还不能说了?明明是我比较委屈啊,你怎么反倒是比我还委屈?”颜媣鼓圆了脸,瞪大了眼睛,好不容易挤出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就是掉不下来。
“你总是一副孩子样,那有当爹的样子啊,要是孩子以后都像你一样,那我怎么办?”纤依淡淡的看着故意装出一副委屈样的颜媣,忍住笑意。
颜媣没有说话,起身趴在纤依肚子上轻声说道“儿子啊,你娘她欺负你爹,怎么办?你要赶快出来帮着你爹我一起收拾你娘,让你娘日后都能乖乖的听我的话,不要太操劳,好不好?我的宝贝儿子。”纤依乐的咯咯咯的笑,看着眼前的颜媣,真希望这个孩子能够快些来到这个世界,快些看到他孩子气的爹。
“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儿子呢?万一是个女儿呢?”
“纤依你这么棒,肯定是个龙凤胎,一儿一女,真是这辈子莫大的福气啊!”颜媣想象着纤依肚子里会有两个小家伙,这两个小家伙一定是长得倾国倾城的,因为他们的父母就是人间极品了。
綜漫征召
纤依笑得更加欢快了,对这个小家伙的到来也更加的期待了。
时间过得总是很快,一转眼就该到了纤依生产的时候了。颜媣早早的就准备好,大夫,产婆,一切生产所需的东西,颜媣都备齐了。
舞姬魅邪皇
竹屋外,大雨倾盆而下,颜媣焦急的站在屋檐下,任凭这雨点打在身上,眼神紧紧的锁在屋内,听着屋里的大喊声,颜媣心如刀绞。
“啊~~~啊~~~”纤依躺在床上,疼的直叫唤,双手死死地抓住被子,被子的一角已经被纤依抓破了,可想而知,纤依此时在经历着怎样的痛苦。
“用力啊,快,用力。”产婆大声的叫喊着,时刻观察着纤依。
一炷香后屋里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声,颜媣在屋外听得真切,心头一喜,心想孩子生下来了,纤依应该没有危险了吧。可是屋里的叫喊声却没有停住,纤依还在痛苦的挣扎着。
又过了一些时候,屋内再次传来婴儿的啼哭声。这个时候纤依的叫喊声才停止了,屋里只传来了婴儿此起彼伏的哭泣声。颜媣将耳朵贴在门上,想要听得更加清楚些,这时门突然开了。产婆抱着一个粉嘟嘟的小婴儿出来了,脸上笑开了花,颜媣见到孩子后高兴地都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产婆看着颜媣一脸的激动,咯咯咯的笑了几声说道“恭喜你啊,夫人为你生了一对儿女,你真是好福气啊。”产婆的话传入颜媣耳里,颜媣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看见产婆身后的大夫抱着另一个婴儿出来,才反应过来产婆的话。
颜媣此时更加高兴了,看着两个小家伙粉嘟嘟的,心里乐开了花。忽而又想起了纤依还在屋里,便让产婆和大夫抱着孩子进屋。
暴君
重生之龍騎領主 蜜汁扣肉
“纤依,纤依,纤依。”颜媣激动的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只是一个劲的喊着纤依。
纤依有些虚弱的躺在床上,苍白的脸上勉强能看到一丝笑容。“纤依,是龙凤,是龙凤胎。”颜媣激动地说出几个字来,纤依看着满脸笑容的颜媣,又看了看站在颜媣身后的产婆和大夫,嘴角上翘,欣慰的一笑。
自从纤依为颜媣生下一双儿女后,颜媣对纤依更是宠爱有加。都说产妇需要大量的营养来补身子,颜媣便天天炖鸡汤给纤依,为了方便,颜媣甚至还买了好几只鸡养在竹屋后的树林里。颜媣从来没有养过动物,这还是他此生第一次呢,为了纤依,颜媣付出了他所有的第一次。
今日是个好天气,竹屋外放了两张摇椅,摇椅的四周全是各色的蔷薇花。“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可以了。”竹屋里传来柔弱似水的声音。“不行,你现在还很虚弱,我不能让你下地走路,要是伤了身体可怎么了得?”一个听似严肃却又饱含柔情的男声随之响起。
摇椅上一女子轻轻落下,抱着女子的双手轻轻地移开,手的主人转身又回了竹屋,没一会就出来了,一只手上抱着一个婴儿,脸上笑开了花。
走到女子面前,将手中的其中一个婴儿放在了女子的怀里,自己坐在了女子身侧的另一张摇椅上。
两人抱着孩子一脸的幸福像。“纤依,你不后悔吧?”颜媣不知为何要问出这样的话来,只是觉得这话不问出来,自己心里总是不踏实。
纤依轻轻拍着怀中的孩子,嘴角微微上翘“我后悔。”这简单的三个字却给颜媣一个深深地打击,之前还神采奕奕的,一瞬间都黯淡了下来。
足球+卡配羅上帝之子攻略手冊
沉默了好久,颜媣终于吐出一句话来“对不起,我不该带你出来的。”声音弱的让人难以听清楚,可是一旁的纤依却是听得明明白白的。
天外武尊 武舉人
我把外掛修好了 我想吃肉
“我确实后悔,我后悔为何不能早些时候遇见你?后悔为何要等一切都来不及的时候才发现你的好?我后悔我没能给你最完整的爱。”纤依轻声说道。
“纤依,这样就足够了,只要你不后悔和我在一起我就满足了。”颜媣激动地站起身来,腾出一只手来拉住纤依,眼眶里似乎有泪光在闪动。
“我不后悔和你在一起。”“给孩子取个名字吧。”纤依笑着看着颜媣,其实她也很满足了,有爱自己的人,有自己爱的孩子,有一个人人羡慕的美满家庭,尽管有些过往是不堪回首的,但是过去的总要过去。
冷血公主的天使王子 小帆
“随你姓可好?”颜媣看着怀中的孩子酣睡的样子,真想时间就这样停止了,永远停在这一刻。
攜美向仙 剪刀石頭布
“这怎么可以?孩子应该随父亲姓。”纤依故装不愿意的说着,孩子随父亲姓是天经地义的。
“还是随你姓好了。”颜媣推辞道。
“应该随父亲姓才好。”纤依再一次推辞。
“随你姓••••••”
“随你姓••••••”
“还是随你姓吧••••••”
“应该随你姓••••••”
这样看似无聊的对话在微风徐徐的山林间不断地响起,孩子到底应该随谁姓?其实随谁姓都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