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如來但負卿
小說推薦不負如來但負卿
漓洛扶着绯夜一路回到树林之中,将他放在地上,此时绯夜已经进入昏迷状态。漓洛抬起手掌在他的伤口上轻轻抚过,刚刚还血肉模糊的地方顷刻间便愈合。
几个时辰之内,漓洛耗损了太多修为灵力,一时也感觉到疲惫,竟靠着绯夜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醒来时,睁开眼正对上绯夜深邃的眸子。立刻站起身来,冷冷地对着绯夜说道:“你走吧。”
“刚醒来就要赶我走,那你接下来干什么去?”绯夜目光随着她移动,语气担忧地询问道。
“我要回去找婆婆,带着她一起离开蛮荒。”
[穿書]主角,求放過
“可是你如何能打开罩在蛮荒之外的上古神奇封天印?”
“打不打得开,那是我的事,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你在蛮荒之中,为什么能使用灵力?”
“与你无关。再多问一句,我就杀了你。”
举起左手,泛着冷厉寒光,语气阴森地说道。
河圖 想熬糨糊
“漓洛,你现在回去,只会将自己至于险地,甚至会连累你的婆婆。”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这些事情,都不重要!”
漓洛怒极,挥手一掌便将绯夜打翻在地。
“绯夜!你究竟有什么目的!昨天晚上我在树林里见到的人是不是你?”
殤薇 洛緩緩
“漓洛,你冷静一点!”
無上龍
漓洛一句一句质问着绯夜,的确,现在想来,他的破绽实在是很多。
“我不想知道你是谁,你帮了我,可我也救了你,从今往后你我两不相欠。我警告你,离我远一点,离我的生活也远一点。”
錯嫁太子妃
说完话,漓洛转身朝婆婆的住处走去。她现在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想立刻回到婆婆的身边,让她告诉她接下来该怎么做。
可回去的时候,漓洛看到的又是什么?
一片狼藉,屋子四周围满了人,有解除了封印的恶鬼,也有自己刚刚救回来的人,还有许多自己都不曾见过的人。
呵!其中还赫然站着蛮荒之中久不出世的前任妖王蝠一笑与冥使鬼釜,前者青衣玉冠,好像君子如玉,实则最为心狠手辣。后者鬼面阴森,也是一阴险狡诈之辈。
而婆婆,漓洛唯一的亲人,被他们绑在正中央的柱子上。
漓洛想要冲过去,身后却遭遇一股大力将自己拽到了林子里。
“你做什么!”回头一看,正是刚刚才分道扬镳的绯夜将自己拖了下去。
“你现在上去就是送死!”绯夜低低地在漓洛耳边吼道。
“那是我的亲人!那是我唯一的亲人了。”说时,漓洛的眼睛已经通红,眼泪一滴一滴想断了线的珠子流下来,打在绯夜的手上,好像烙铁一般烫人。
“你知道妖王冥使都是什么样的角色吗?他们联手便是当年的佛陀喈念也要头疼的!纵使现在他们没了灵力,但不知通晓多少奇门阵法,你现在过去,不仅救不出人,还会把自己赔上!”
“我不在乎,绯夜,我求求你,我缠住他们,你带我婆婆离开,去哪里都行,好不好,求求你,帮帮我!”漓洛说话已经有些语无伦次,只道无论如何也要把婆婆救出来!
“嘘!”漓洛还要继续说什么,绯夜突然捂住她的嘴,只听得那头有人喊道:“漓洛,我们妖王知道你就在附近,你难道不想救人吗?你身负灵力,我等绝不是你的对手,如今这般动作,也只不过是想借你之力尝试开启蛮荒封印,并无其他企图,所以你不必担心,只要你过来,我们便放了尤三娘。”
“漓洛,别听他们的,你看你婆婆脚下发光的阵法。他们定是通过那阵法感应到你存在,若你过去救人,势必会陷入阵法中无法脱身。到时必然任他们摆布。”绯夜一遍又一遍劝说着漓洛,直到怀里的人颤抖着轻轻点了点头,他才松了口气似的把她放开。
單挑冷情前夫 安純
庶妃驚華 殷火火
“漓洛,我们现在必须冷静,否则……”绯夜话还没说完,漓洛便趁其不备,挥手一掌将他打晕。
“绯夜,对不起了!”将他安置在树后较为隐蔽的地方,漓洛方才缓缓走了出去。一直走到妖王冥使等人都能看得到她的地方方才停住。
乘風錄之山鬼
“我来了,你们马上放人!”
“漓洛,你真的能使用灵力?”一旁的冥使上前一步,率先发问。
单手握爪,远远地便掐住了冥使的脖子,冷冷问道:“谁现在还有疑问?能放人了吗?”
在场众人看见漓洛这般,脸上均露出欣喜盼望之色。而正被狠狠掐住脖子的冥使脸上更是阴险至极,不仅不求饶,还抬起右手朝身后挥了挥,随即便有人走到漓洛婆婆身边蹲下,在地上画了几笔。还未待漓洛反应过来,婆婆周身已是光芒渐盛,而身处其中的婆婆头发渐渐变白,同时发出痛苦的**声。
“住手!住手!”漓洛把冥使摔了出去,两只手在胸前结印,画出佛咒,向结界打过去,却丝毫不起作用。情急之下也顾不得再和他们商量,飞身进入阵法之内,想要救出婆婆。
却未料到,漓洛进入阵中到时轻易,可是一旦全身被光芒覆盖,便再动弹不得。而随即阵法光芒更加耀眼,脚下符咒开始缓缓转动,按着阴阳八卦的规律不停变换。
漓洛想要靠近婆婆,却发现自己的灵力从体内流出,似是顺着地上咒语所画出的脉络游走,而正处于阵法中间的婆婆,头发瞬间全部变白,肌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从她身下缓缓流出殷红鲜血,沿着咒语向四面八方流去,与漓洛的灵力慢慢汇聚交融。
“婆婆!不!不要!”
漓洛跪在地上,用仅有的力气伸出手努力朝婆婆的方向伸着,却仍旧无法靠近分毫。她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这个阵法发出的光芒将自己唯一的亲人耗干气血,听着婆婆痛苦的**,漓洛恨不得此刻被绑在那里的是自己。
妃常得寵
“婆婆,对不起,是我来晚了,是我来晚了,我应该早点回来带你离开的。”
又转过头对着外面的人喊道:“求求你们,放了我婆婆,我一定带你们出蛮荒!”可外面的人哪还会听她说了什么,每个人眼中都是兴奋激动之色,狰狞贪婪的面目一览无余。
他们成功了吗?终于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吗?漓洛却被泄尽了一身灵力,昏死在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