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洲曲2019
小說推薦西洲曲2019
星云阁一直以赌场与江湖有挂勾,私自接受江湖与许许多多形形**的人所发出的刺杀任务,还有数家青楼,如果单纯用来赚钱,估计那些朝臣们几年的收入都没有星云阁一年的多。
说着这些的时候,江煜有些后悔将星云阁不明不白的丢给南宫若了,南宫若到是有些没好气的说:“我娶你,你总得有个嫁妆吧,这星云阁啊,正好。’
守護生肖 盧小芝
江煜却不以为然,反唇道:“什么娶不婆的,本公子可不稀罕。”
南宫若笑道:“是是是,你不稀罕我,是前朝太子喜欢我。”
两个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让躲藏在远处的叶依雪非常不是滋味,自从看见两个人耳平厮磨后,叶依雪便时常借着各种各样的机会到清荷院的附近走动,终于在今日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前朝太子”四个字清析无误的被她听了去,义听到星云阁后,她便确定了江煜的
身份,前朝太子本就名为江煜,只是叶依雪此前并没有往那方面去。
此时,她却是微微一笑,随后退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偏院。
除了叶依雪以外,经常来四皇子府的人还有楚灵玉,自打楚灵玉的哥哥死后,她已经一改曾经张狂明艳的衣着风格,而是始终穿着一件素白的衣裙,任谁都看得出来,楚云的死,最难过的是从小被楚云宠到大的楚灵玉。
而江煜与南宫若的断袖之情,楚灵玉已然撞见过数次,起初她还会对着叶依雪冷嘲热讽几句,后来,她却觉得越来越没意思,也就不再往四皇子府中跑了。而江煜与南宫若的断袖之情,却已经在百官与百性之间流传,许许多多的人会在南宫若的背后指指点点,而江煜只要一出门,准会有人指桑骂槐的怪叫几声兔儿爷。
当天晚上,叶依雪便写了一封信给将军府的老将军楚天河,她相信,此信一出,过不了多久,这前朝太子江煜,她曾经的“姐姐”,不只会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还有可能会被皇家处以极刑。至于所谓的姐妹之情,她与她的母亲韦露一样,从未将江煜当成过叶家人。
当晚收到一封无名无姓的信时,楚天河只当是.个小鬼小怪做妖而已,信上的东西多半不可信,可当他看到江煜是前朝太子时,又想到自己的儿子是去救江煜而死的,眼中便出现了无比痛恨之色,仿佛他手中的信件便是江煜本人。
楚天河亲自派人去追查了江煜与星云阁的联系,终于查出江煜确实是前朝太子,他在星云阁认了星云阁毒老为义父。
可笑他的儿子,却要为救这等早该就死之人的性命,而被乱剑刺死,一想到生前令他
无比自豪的楚云,他便总有种无法仰制的隐痛,楚云连他自己孩子的面都没有见到,便离开了这个世界。可怜那个还不会走路的孙儿,早早就没了父亲,每每想到此处,老泪便早已纵横。
不久后,关于前朝太子江煜的消息在苍云国各处传开,而皇帝也听到了风声,他召见了南宫若,看着这个性格温和懦雅,又不争不抢的孩子。虽然他已经忘了他母亲的样子,却也非常喜欢这样不争不抢的他,因为生于帝王家,无才无能的皇子自有自知之明,可他有才干,有能力,又有战功,却仍要力荐他的二哥为太子,这样的人可不多。
南宫离用苍老的声音开门见山的对南宫若说:“你府中的江煜,是前朝太子江煜吗”
南宫若没有说话,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重生之冠軍籃球經理 昕爺
南宫离叹了口气说:“你直说了吧,即使你不直说,我也会派人去杀了他,宁可杀错一百,不可错放人。”
南宫若浑身一震,他早该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心慈手软者是夺不了天下,坐不上帝王之位的。
他抬起了头,直视着南宫离,几年的战场生涯让他那身懦雅而云淡风清的气质增添了些许尖锐的锋芒,他声音清析有力的说:“父亲,江煜并没有复国的心思。”
南宫离却重重的哼了一声,听到此处他已然明了,南宫若府中的江煜是前朝太子错不了,随后说道:“没有复国之心,那星云阁难道是个摆设不成。”
南宫若却说:“星云阁阁主前朝的御前将军已经死在了飞雪城,而星云阁已全数落入了孩儿的手中,江煜的手上已经没有任何人了。”
听到此处,南宫离神色缓和了许多,却仍然正色道:“既如此,杀一个孤家寡人丝毫不费吹灰之力,江煜的性命,交由你处置,我不想让他见到明天的太子。”
南宫若却丝毫不退让的说道:“他的确是孤家寡人了,可他还有我。”
南官离听到此处,终于暴怒道:“逆子,你放肆,堂堂当朝皇子,与男人不论不类,喜欢的人是个男人也就罢了,可偏偏还是前朝太子。”
说着重重的咳嗽起来,他本就因太子一事而伤了根本,太子离世后,数年来一直不离病榻,此时怒极攻心,他说着说着,竟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南宫若看到此处,忙上前掺扶,并抚着南宫离的背心,盯着南宫离已然花白的头发,有些于心不忍。
等到他的咳嗽好转后,继续说道:“天底下长得俊美的男人女人多的是,只要你喜欢,多少俊男美女都可以得到,限你三日之内,交出江煜,否则,我会亲自派人去杀了那个小兔崽子,即使你护得了一时,也了….”
他的话未说完,便有太监急急来报,撞上正怒极攻心的南宫离,南宫离拿着桌子上的研墨便甩了出去,被打中的太监却只惊呼声,便将声音压得极小道:“回报皇上,云水河附近出现大量晋穆的军队,军队已经破除了飞雪城的防御,已占领了飞雪城,正一路南下,进犯我苍云国。”
南宫离听到此处,正色凛,随后对身边的太监说道:“召集群臣商议。”
随后,南宫若离开了皇宫,回到四皇子府的南宫若,带着江煜回到了云笙别院,那个星云阁隐藏着的地点。
江煜忧心重重的问南宫若进宫的事情,却迎上了南宫若坚毅的眼神,他说:“不要怕,一切有我,我会处理,你只要安安心心的呆在云笙别院便好。”
他的话总能让江煜莫明安心,随后便不再管那些风言语,与毒老分开多年,倒有些想念,于是去与毒老比斗毒术医术去了。
朝堂之上,商议的结果依然是让四皇子南宫若领兵出征,力荐南宫若的是将军府的老将军楚天河,随后无数的朝臣附合,最终由南宫若带兵出征。
南宫若出征前,四皇子府被楚天河奉皇帝之命搜了个底朝天,却并没有看见江煜的影子,楚天河站在出征前的南宫若面前,对他说了一句话,“你可想好了”
南宫若却装做听不懂的问:“老将军问的可是出征之事,我早已经想好了。”
楚天河却冷笑了一下,不再语言,眼睁睁的看着南宫若带着军队出了西洲城。
他问的是江煜的事情,楚云死后,原本直很看好南宫若的楚天河对南宫若再也没了丝好感,江煜不死,他便无法心安,他死去的儿子便无法眼目。他知道江煜躲藏于南宫若的军中,所以他安插了无数的将士,若遇到江煜,必杀之而后快。
到达飞雪城附近的南宫若,仿佛远离了地非之地般,与藏在军中的江煜同住于一个营帐之中,虽然途中有数次军中暴动想要将江煜杀害的人,也有秘密刺杀之徒,却最终都被南宫若化解。
两个人在一起时,又有星云阁加入军队的杀手,而南宫若和江煜的身边,曾经的护卫已全数换成了星云阁的人,此后再也没有任何人敢造次。
晋穆国的土兵勇猛为三国所知,晋穆的新主晋喜,一如他的子民般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同样是个喜好女色的好色之徒。
飞雪城后面下方的一座城池名为月影城,不得不说,这梨姜国境内,就没有一座城,一处楼不是充满诗情画意的。
月影城的名字取自自诗词中,春色恼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栏杆。月影城中最负盛名的为月影楼,此楼位于月影城中心,如一枝独秀般驻立于城中,是城中最高的楼,仿佛能手摘月亮,抚摸星辰般,因此而得名。
梨姜国破后,月影城也曾暴发过几次□□,因为此处是最接近曾经的都城飞雪的,人烟繁华之地,从不缺少些平地而起的英雄,为此,南宫若收服了一些暴民后,也收获了些勇猛无比的将土。
两军交战数次,不退不进,僵持了数月,进行了数场战斗,南宫若请求增兵,却屡次受到阻碍不得增兵,皇城之中传来的消息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理由。在兵员不足的情况下,守住月影城已经足够艰难,又要如何去夺回飞雪城,正在僵持之际,南宫若和江煜迎来了一身红衣的楚灵玉。
楚灵玉带来了关于帝都西洲城的消息,南官离身染重疾,恐将不日而亡,楚灵玉想让南宫若回西洲城,因为此时的西洲城已经遍布皇子南宫玉的人脉,若南宫离死,恐怕帝王之位便会落入南宫玉手中,南宫若却拒绝了,他根本无心皇位,他只想夺回飞雪城后与江煜双宿双飞。
看着拒绝回西洲城的南宫若,楚灵玉冷艳的脸上一片悲戚之色,随后一片青紫色如同腾蔓的东西爬上了楚灵玉的脸庞,楚灵玉尚未察觉,江煜已经冲了上去,刚好接住了倒下的楚灵玉。
昏迷数天后,楚灵玉才幽幽转醒,醒过来的她没有了以往的胜气凌人之色,虚弱的连开口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如同苍蝇般微小,仿佛那个娇纵的蛮横少女变成了温柔可人的江南女子。
楚灵玉叮着正在磨药的江煜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江煜脸诧异的说:“你自己怎么了,你难道不知道”
反哺母星 全程有口
楚灵玉虚弱的摇摇头,-脸不知所然的样子,看起来倒有些天真无邪,与以往的神情有了很大的差别,倒让江煜-时有些不适合了。
江煜说:“你中了毒,应该是名叫蔓陀罗的一种毒,这种毒药只有在悲伤的时候才会毒发。你一路北上,有没有接触过什么花花草草,吃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楚灵玉仔细回想了一下,她想起了临别时叶依雪与她同用餐,吃过叶依雪亲手制作的雪莲糕,楚灵玉一脸愤怒的说:“好你个时依雪,心狠手辣,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听到这里,他算是明白了,楚灵玉常常对叶依雪冷嘲热讽,估计是叶依雪的报复行径,却有点太恶毒了。随后,他有些不怀好意的说:“这种毒不会必死无疑的毒,却可以让女人毁容,女人中了这种毒,估计也嫁不出去了,因为脸上会有无数条像腾曼的东西伴其一身。”
听到这里,楚灵玉一脸紧张的对江煜命令道:“去,拿铜镜来给
我,我要看看我的脸。”
天下女人都一个样,喜欢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对于自身的相貌也极其在意,甚至超越了世间所有,看着楚灵玉的神情,江煜本有心戏弄,想想还是算了,楚灵玉虽然娇纵蛮横不讨人喜欢,却也并不算坏。
于是江煜拿了南宫若挂在墙上的一把剑丢给他,军营之中没有女人用的东西,铜镜这种东西,找找还是有的,但看楚灵玉吓得六神无主,花容无色的样子,还是先让她心安吧。
楚灵玉接过剑,抽出剑身,利用光洁如境的剑身反射盯着自己的脸仔仔细细的看了又看,才安心道:“你骗我,你和你妹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被骂不是好东西的江煜脸的黑线,她身上的毒可是他一个人守在她的身边为她治好的,为了治她这身毒,他可是整整天没好好休息,就为了给她上山采药。
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处来的江煜反驳道:“我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你的毒是谁解的要不是看在你哥哥救了我命的份上,你爱死不死,毁容了更好,免得一天到晚胜气凌人讨人厌。”
听到这里,楚灵玉明白了来龙去脉,倒有些不好意思发作,却仍然蛮横道:“救我不是你应该的吗我的毒可是你妹妹叶依雪下的。”
江煜不想再与她争执,于是换了个话题问:“叶依雪为什么要给你下这么恶毒的毒药啊”
楚灵玉寻思了一会说:“我也不知道啊,听闻南宫离病重,所以我对父亲说要来军中,随后便碰见了叶依雪,她为我送行时共用了一次餐,我吃了她一块糕点。
江煜听后,一脸不可置信,这心得是有多大啊,还是说楚灵玉觉得自己是将军府的掌上明珠,所以在西洲城中无人敢对她下毒手,不懂医毒之术,谁给的东西都敢吃。
想当初他的父亲叶子愉便是害怕他被人下药,才花费重金请来了精于毒医之术的西域医者来教他毒医之术,为的就是一绝后患。
两个人谈了一会,随后江煜退出了楚灵玉的客房,楚灵玉说给江煜的话,其实只说了一半,还有一半,她并没有说,也一直在思考要不要说。
因两国一直战乱僵持不下,楚灵玉在前线之中将上设好的锋火台上跳了一支行军师,传闻军中跳行军舞的军队,必会百战百胜,势如破竹,有增涨土气的说法。
不得不说,楚灵玉确实是个难得的美人,不仅练剑的时候如同鸟儿般灵动,就连跳舞的时候也如蝴蝶殷美丽,站如凌风而立的红枫,坐如不畏风雪的寒梅,既冷又艳。或许是两军交战时间太长,长期处于战争中的人们,在面对如此美艳的行军舞时,每一位士兵都仿佛看见天仙下凡般,被迷了眼睛。
与苍云军团遥遥而对的晋穆军团同样通过高高的斥候塔看见了相助的消息不胫而走,传入了晋穆王朝好色成性的帝王晋喜的耳中。
彼时,从帝都西洲城传来了皇帝南宫离驾前的消息,连同那份消息一起来的,还有楚灵玉的”封家书。
楚灵玉看过那封家书后,便闭门不出,一直躲在自己的房内,两天后,她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在当天晚上独自一人拿着酒去找江煜。
此时的江煜正和南宫若在一起,自从楚灵玉米了后,以将军之女出征过两次,加上军中许多将上都曾是楚天河的旧部,所以对于这位将军之女也是无比敬畏。
许多军中事议即使有楚灵玉的出现,都不会有人有任何异议,而楚灵玉与南宫若几翻相处,也多是以战争为话题,讨论如何退敌进行交流。虽然楚灵玉仍然一如既往的喜欢着南宫若,其至因为数年战争的洗礼,以往懦雅而温文有礼的南宫若多了些肃杀之气,也让他柔和的面容更有凌角,这样的他不但风彩不减,反而让楚灵玉越加迷恋。
只是楚灵玉是楚天河的女儿,自幼便以军中之律教有,虽然楚天河与楚云对她多翻宠溺,可她却是个以大局为重的帼国女性,与其他闺中柔弱女人不同,那些喜欢烈女传、才女传的女人只会吟诗作对,琴棋书画,娇纵蛮横的楚灵玉更喜欢一些帼国女英雄,所以她也是直以那些人物为榜样,一直想要成为那样的人。
儿番相处下来,江煜倒是有些佩服这个娇纵的女子,南宫若与楚灵玉单独相处时,他也不会去打扰,每当两个人谈论军情时,江煜都是默默退出去,因为南宫若不会对楚灵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而楚灵玉也不似叶依雪那般,是个不知耻到随意倒贴的女人。
当江煜正要走出去时,楚灵玉拦住了他,并对他说:“起喝个酒呗。”
江煜的脸上像是见了鬼般的惊悚,楚灵玉可从来没对他这么客气过,她也从来不会请他去喝酒。于是看了看南宫若,笑道:“听说月影楼中有好酒,不如一起去吧。”
楚灵玉却说:“今天,我只想和你一起喝,其他人就算了吧,以往我对你太凶了,刚好跟你道个歉,愿意奉陪吗”
此时南宫若抬起了头,看了一眼楚灵玉,脑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再看看江煜,随后说道:“你想去喝酒就去吧。”
他倒是不会想着楚灵玉移情别恋转而喜欢上自己的人,他担心的是楚灵玉耍什么阴谋诡计谋害江煜。因为楚云的死,他看得出来楚天河对江煜恨之入骨,而楚灵玉又非常爱自己的哥哥楚云。虽然楚灵玉并没有像她的父亲一样,将仇恨转移到江煜身上,可她却极有可能会听从她父亲的命令,去谋害江煜。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登上了月影楼,楚灵玉自带了两坛酒,丢给江煜一坛,江煜闻了闻,随后喝了一口。楚灵玉就靠在栏杆上,看着天空中明晃晃的月亮,一口接着一口的喝着酒,连喝了数口后,江煜终于忍不住了。
新常態·新思維:領導幹部科學思維能力提升十講
“你到底是来找我喝酒的,还是来让我看你的背影的有你这样找人喝酒的人吗有什么事就快点说,让我离开南宫若什么的,你就别想了,不可能的事。”
楚灵玉转过身,幽幽的看了他一一眼,将楚天河写给她的信拿了出来,交给了江煜。
江煜看完信后,有些稀嘘,随后说道:“恭喜你啊。”
楚灵玉却怒道:“你是在讽刺我吗”
江煜一脸黑线,“我没那个意思。”
楚灵玉不依不饶,“那就是在挖苦我罗。”
果然女人都是不能沟通的生物,他忙解释道:“你想错了,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只是真心恭喜你而已,毕竟二皇子南宫玉整体来说也不差,要相貌有相貌,又是皇子,将来可能还会继承皇位,往后你便是皇后了。”
穿越九陰真經
“你是真想不明白,还是在装湖涂”
江爆不明所以,楚灵玉继续说道:“南宫玉当上了皇帝,你以为你一个前朝太子,若哥哥一个战功显赫的皇子不会引起南宫玉的谨觉吗古往今来,没有那个帝王将相是心慈手软之辈。”
听到这里,江煜已经明白楚灵玉找他来喝酒的原因了,楚天河写给楚灵玉的信中有提到南宫玉欲娶楚灵玉为妻,且从信中可以看出楚天河非常中意,只是他向宠爱自己的儿女,所以写信问问楚灵玉的意思。
可如果楚灵玉不同意,权衡利弊之下也极有可能逼迫楚灵玉嫁给南宫玉,毕竟二皇子南宫玉极有可能会是下任的储君。
“听说南宫离是在宫中突然死的,太医院的人都说虽然皇好体弱,又久病不愈,可他也曾是一代名将,自幼习武。体质比起以往的皇帝而言,底子好太多,至少还能活个三五年,所以他并没有马上立储君,也没有写昭书。”
说到这里,楚灵玉喝了一口酒,继续道:“如今整个西洲城都是二皇子南宫玉的人,如果再加上一个将军府,即使若哥哥战功再高也难逃免死狗烹的下场,毕竞功高盖主之辈下场都极其凄惨。”
随后,她说出了叶依雪为她送行时说的话,两个人谈到了半夜,直到月入下弦,才各自回到自己的房中。
離婚契約:總裁前夫,請滾開
回到营帐后的江煜,显得心事重重,南宫若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江煜盯着南宫若那张好看的侧脸,眼中不舍。
病毒 倪匡
半梦半醒的南宫若感受到了江煜的存在,随手将他拉入床上,迷迷湖湖的问:“怎么才回来,听说晋穆的皇帝明天御架亲征,晋穆的士气高涨,想来会迎来一场激烈的战斗。”
闭着眼睛说完,便抱着有些冷的江煜睡着了。
苍云十八年冬,经历过战乱、暴动与破国的梨姜迎来了每年一度
的明灯节。
所谓的明灯节,便是在冬季十一月十五的那天晚上放孔明灯,许愿的习俗,此时,家每户都会制造一盏或者几盏孔明灯,用来许愿,那时万家灯火会吹灭,在那黑暗中只有孔明灯缓缓飞天的景象,仿佛误入异界般,梦幻而迷离。
战争前夕,或许是经历过太多痛苦的回忆与战斗,月影城此次的明灯节办得既凄然又热闹,热闹的是灯光,凄然的是总在城中各处隐隐能听到压低了的哭声。
战场一旦开始,便如倾巢般,怎会有完整的家庭,无数平民百姓被征召成士兵,无数个家庭迎来破碎与悲伤,白发人送黑发人成了常态。
胜,百姓苦,败百姓苦,短短数字,却道尽了战争时期的悲凉与心酸。
听着那些隐隐传出的哭声,和着孔明灯所散发出的点点烟火味,江煜的脸上闪过一丝悲悯之色,他与南宫若一起买了一盏孔明灯,在月影楼的最高处放了出去,灯随着风飘飘摇摇的远离了月影城。
随后与无数的孔明灯汇合,仿若江河入海,不分彼此,看着这绝美而迷离的景色,江煜静静的靠在南宫若的身边不言不语。
晋穆的君主御架亲征,自然给晋穆的军队带来了无尽的土气,一场规模极大的战争拉开了序幕,刀光剑影,百马厮鸣,像是谱写着一曲离歌,以南宫若带领的苍云军失败而终,苍云军退居二线,直退到月影楼后面的城池,离城。
离城,传闻是因为两个奇女子的爱情故事而命名的城池,两个双生姐妹因共同喜欢上了同一个人,最终谁也没得到幸福,谁也没得到爱情。但两个人的姐妹亲情却从未变更过的离奇故事,两个女人都不想让对方受伤,从而选择离去,最终两个情深意重的姐妹花被编成了唱曲,名为离歌,传遍了大江南北。
在离城之中,江煜中毒身亡,南宫若抱着死去的江煜,痛不欲生,他抽剑直指楚灵玉,楚灵玉却说:“他的死都是为了你好,如今你已经战败,南宫玉在西洲城中布满了他的朝臣,他称帝只是迟早的事,你战败的事早已有人上报,不管你败也好,胜也好,无非是怀壁其罪
与功高盖主,回了西洲城,你将必死无疑。”
江煜是使毒的高手,若不是自己服毒,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毒死他。
那天晚上,楚灵玉与他说了将来的局势,以二皇子南宫玉的心性,他必容不下南宫若,即使南宫若再如何与世无争,再如何不贪恋皇位,可他活着,便是对南宫玉的一种无形的威胁。
且楚天河答应让楚灵玉嫁给南宫玉,那么极有可能整个朝堂便会成为南宫玉的天下,成王败寇,南宫若的下场,不过是南宫玉的一念之间。
唯一的办法是像叶依雪临行前对楚灵玉说的那般,南宫若虽然不想当皇帝,可是逼一个人当皇帝也未可知,在局势与权利的推动下,想要活命,南宫若就必须参与夺谪之争,否则就只能成为任人宰割的鱼肉。在这件事上,楚灵玉与叶依雪-样,都不想让南宫若成为鱼肉,而想让他成为切割鱼肉的刀或者人。
叶依雪打了-手好算盘啊,她既有想要除掉江煜的心,又有想要除掉楚灵玉的计,因为江煜夺走了南宫若的爱,而楚灵玉极有可能会成为最大的赢家。一日楚灵玉毁容,即使成为了权利的牺牲品嫁给了南宫若,她也抢不走南宫若的心,母凭子贵,她叶依雪才是笑到最后的人。
楚灵玉之所以按照叶依雪提的意见,其实她也看到了未来不可避免的事情,南宫玉不是一个能容得下南宫若的人,天下或许只有一个姓南宫的,才能让南宫玉彻底放心,南宫若一旦出事,叶依雪和叶依雪的孩子南宫洛同样会下场凄惨。
楚灵玉不在乎叶依雪,却不想让自已成为南宫玉的皇后,他的父亲手握重兵,她想嫁的人,得是她愿意嫁的人才行,谁也不能逼迫她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因为楚云,楚天河连着对爱乌极鸟的南宫若相当欣赏,他-向认为所有皇子中,为人最有品德,最有能力的人便是南宫若,可江煜一事,却让他对南宫若多有微词,如今便有些讨厌他了。
江煜活着一天,即使楚灵玉嫁给了南宫若,楚天河也不会全心全意的帮助南宫若登上帝位,只有他死了,只有他死了,楚天河的党羽与属下才会完完整整的属于南宫若,南宫若才有与南宫玉抗衡的力量,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南宫若放下了架在楚灵玉脖子上的剑,悲戚的看着江煜说:“我原以为与晋穆的战争很快便会结束,战争结束后,我会在回西洲城的路上与江煜离开,我已经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我不想当皇帝,我只想和江煜两个人春看百花,夏品茗,秋赏圆月,冬吟雪。我已经安排好了所有,你为什么就不能再等一等,只要再等等,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楚灵玉站在江煜的尸体身边,有些不甘的说:“他已经死了,你就不要再难过了,即使他还活着,你和他远离了朝堂,难道就能远离是非之地吗你以为你数次请求增兵,为什么次次都有理由阻挡你,因为南宫玉根本不希望你能活着回到西洲城,立下无数战功的你,只会成为南宫玉的伴脚石。你若活着,哪怕活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于他而言也是一条隐于暗处的毒蛇,随时会冲出来要了他的命。若哥哥,你别无选择。”
南宫若仿佛听不到般,他近乎癫狂与痴迷般的看着江煜沉睡的脸,楚灵玉的脸上同样闪着点点泪花,她不想嫁给南宫玉,她不想让南宫若死,一旦回西洲城,她根本想象不到迎接南宫若的将是什么样的结局,她已经失去了她最爱的哥哥,她不想再失去她最爱的男人,那怕那个男人最终会恨她。
楚灵玉悲伤的说:“或许,这便是上苍的旨意吧,离城,离别之城,这也是江煜自己的选择,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江煜的死,辜负了江煜的一片心。”
南宫若仍然仿若未闻般,呆呆的看着江煜仿佛沉睡的脸。世间的一切,仿佛都远离了,他独自一人守在江煜的身边,所有人都退了出去,楚灵玉知道,他需要时间来慢慢适应,所以遣散了所有人。
此时,房中只有南宫若和江煜两个人,仿佛被抛出了万丈红尘之外,世界寂静得没有一丝声音,空气中只有冬日寒风,像渗入骨髓般让他觉得冷入心肺。
随后,在众多将土的提议下,江煜被埋葬于离城城外荒山的一隔,随着江煜的埋葬,离城连着下了几天的雨,仿佛是为死去的人悲伤,在这阴雨天中,南宫若的眼眸渐渐变得冰冷。
仿佛青水一战般,苍云的军队在离城,与晋穆的军队再次于雨中打响,此次出征是南宫若主动出击,在如此雨夜,很多东西都看不真切,急着出征简直就是自取灭亡,所有人都反对,可他却一意孤行。
在阴冷的雨夜中,南宫若仿佛化身为恶灵,他最先派往的烈土是星云阁的杀手,那群杀手一惯行走于黑暗,又是些杀人如麻的货色。
而晋穆刚刚打下月影城,登上月影城看望整座城池的风景还没两天,便听见了城门外的喊打喊杀声,更深露重,刚刚得胜的晋穆皇帝本就开怀,于是再次穿上了战甲,走出了月影城。
南宫若仿佛疯了般,拼命的杀向晋穆的军队,越冲越前面,仿佛杀神入魔,连眼神都变得冰冷,那怕被划过的刀剑切害了手臂或者凯甲外的肌肤,他仿若未觉般继续向前,直杀得晋穆阵前的战马发出阵阵惊恐怕的厮鸣声,恶灵附身般无所畏惧。
像是受到了南宫若疯狂进攻的感染,跟在南宫若身边的人士气大增,虽然是在如此雨夜,连天边的山峦都看不真切,仿佛只是被水墨所晕开的污点,但所有人的心
中都只有一个目标,那便是夺回月影城。
只有楚灵玉,她内心悲悸的跟在南宫若的后面,唯恐他受一点点伤,她知道今夜过后,一.切都将变得不同,南宫若不再是从前的南宫若了。
这场突如奇来的战争,让双方死伤无数,在清晨时分,雨停之际,终于停止,双方呜鼓息战。
晋穆一脸疲惫的走回了月影楼,当打下月影楼后,他便居住于这座城池最高的楼中,因为此楼能赏尽整座城池的风景。以往在登上月影楼时,他都会无比高兴与愉悦,可是此时,他却并不怎么高兴。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雨夜时分,很多晋穆的将土都处于睡梦中,被惊醒后,都没有活动身体便出城迎战,所以他的部下死伤得比南宫若的多。但最让他胆寒的却不是兵员的数量,而是于后方中的锋火台上,看见的南宫若穿梭于军中的身影,那种仿佛不要命般的撕杀,仅仅只是看过次,便能让人终身难忘,简直就是条疯狗。
刚刚回到月影楼的他,终于可以脱下战甲,好好休息一下了。可当他刚刚脱下战甲时,从屋顶上便窜出了几个黑衣人,那些黑衣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杀掉了本就疲惫不堪的土兵,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便已经成了刀下亡魂。
無賴娘子:生活廢材要逆天
刚刚退兵的南宫若,看着时机差不多了,随后便重新集结了军队,开始从月影城的城西进攻,而此时,晋穆的帝皇晋喜被刺杀的消息传入了晋穆的军中。他们不明白,其实南宫若连夜进攻本就是为了掩护星云阁的杀手潜入月影城,而他们在月影城生活了数月,比晋穆的军队更为熟悉月影城的地形,只要晋喜一死,即使晋穆的军队不溃,也要被迫退兵。
南宫若这是兵行险着,因为雨夜进攻,本就对行军不利,又在连夜战斗后,再次攻击,可是他赌晋喜的死能够带给晋穆军队足够的冲击,就如同江煜的死,让他仿佛世间再也没有其他色彩样。他要让这些野蛮的好战份子退出月影城,退出飞雪城,滚回自己的故乡去。
果然如南宫若所猜想的那般,晋穆的军队退兵了,但仍有八千士兵来不及退去,便被苍云军队所拦下。随后不久,晋穆来了使者,来意便是让南宫若放了那八千士兵。
行兵打仗,只有在战场上取人性命才算得上真英雄,放了晋穆的士兵,他们便退出飞雪城。
南宫若斩杀了来谈的使者,所谓的退出飞雪城,不过是权宜之计,他压根不信好战又贪婪的晋穆会为了区区八千土兵就放弃辛辛苦苦打下的飞雪城,那可是梨姜最繁华的都城。
随后,在晋穆军队目瞪口呆的情况下,他下令杀掉了所有的晋穆士兵,如此行事,已经有违天理,毕竟两军交战,不杀来使是每个国家数千年来的规矩,且如此大规模的杀害俘虏,一时间引起了晋穆军队无比的愤怒。
自从江煜死了后,楚灵玉写信给她的父亲楚天河,楚天河驻守于离他们最近的数座城池中的士兵,被抽出了半左右,纷纷派往边境地区,有楚灵玉和楚天河的相助,南宫若终于拿回了飞雪城,击退了晋穆军队,并且在许许多多晋穆土兵畏惧的目光下,签下了十年不得
来犯的条约。
此时,帝都西洲城中传来了二皇子南宫玉登基为帝的消息,可兵权仍然紧握于楚天河的手中,他想要楚天河交出兵权,或者将楚灵玉娶为皇后。下旨立皇后的旨意刚下,便迎来了快马加鞭回城的南宫若,当南宫若回城时,一路上风雨飘摇,途中便到了多次劫杀,仿佛
是不希望他回城般。而楚灵玉却拒不回京,当南宫玉下旨捉拿楚天河时,才惊觉将军府已经人去楼空。
这明显是要谋反的前兆,他下旨派兵堵住各个城池的城门,但凡发现楚灵玉或者南宫若,一律格杀。
听到这些消息后的南宫若,苦笑了一下,南宫玉果然是不会放过他的,只是他并不知道,若是没有楚家与楚灵玉的推动,恐怕南宫玉也做不出如此明显的动作。楚家世代为将,楚天河更是眼光毒辣,他知道这个世上谁最适合当皇帝,谁当了皇帝对他最有利,比起外戚无数的南宫玉来说,一个毫无外戚的南宫若才能让他走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道路。
从楚云幼年与南宫若相处,他便从南宫若的身上看到了能让他权倾朝野的希望,原本因为江煜,他还多有微词,可如今江煜死了,他的女儿和他的兵权便是他身上最大的筹码。
即使南宫玉外戚再多,可都是些不入流的人,朝堂之中权势最大的,仍然是将军府的人,若是前任宰相苏家还活着,南宫若又没有立下累累战功,他还有可能争高下。
可如今,所有的一切,表现上虽然看起来天秤是倾向南宫玉的一端的,实际上占据绝大优势的还是南宫若。
一场夺位之争于西洲城中拉开了序幕,在老将军楚天河的带领下,很快攻占了西洲城中的皇城,毕竟他才是手握兵权的那个人,南宫玉的外戚与安排在宫中的亲卫,早已经在楚天河与南宫若起入宫时便成为了刀下亡魂。
直到南宫玉看着冲进皇宫中的南宫若,他重重的叹了口气,他最害怕的那一天终于来了,他争了一辈子,却还是争不过任何人。
他争不过太子,因为太子是南宫离最喜欢的女人的儿子,虽然南宫意的母亲已死,可正因为他的母亲已死,废材如纸的他却仍然能得到南宫离的重视,因为子凭母贵。对于前皇后的死,南宫离却更想要设法弥补对她的亏欠。如果太子不死,没有任何人有机会一窥这龙榻,对这九五之位心存枉想。
他争不过南宫若,原本他一直想让南宫若死在边境,毕竟战争残酷,马革裹尸,战死沙场才是常态,他数次举荐南宫若的原因都是寄希望于老天爷,希望他死在外面,永远不要回来。
可他终究还是回来了,他带着让他妒忌,让他害怕的战功回来了,他得到了父王的赏识。而他的不争不抢,力举他为储君时,他分明在父亲的眼中看到了从未有过的赞赏之色,那样的神色,连父亲最喜欢的长子都不曾有过。
反观他,除了外戚众多,却没有丝毫拿得出手的功绩,没有让他父亲满意的资本,既使他呆在南宫离身边数年,无微不至的照顾,可南宫离仍然没有下定决定立他为储君。
他以为是南宫离还在摇摆不定,却在他将死之际察觉召书早已经定下,被定下的那个人是南宫若。为此他愤怒,他气急败坏,他下令处死了对召书知情的所有宫女太监,他甚至怨恨他的父亲南宫离。那份召书像是讽刺他的存在般,如根钉入他骨中的刀,而南宫若则像是刺入他眼中的刺,他和南宫若,只能一个人活下去。
他以为,他拥有着众多的外戚是件好事,可是南宫离一直非常忌弹外戚干政,他的外戚虽然看起来数量庞大众多,却没有一一个人身居要位,若不然,他也不会去低声下气的去结交前宰相一家,与个歌姬庶出称兄道弟。
他终究还是败了,他败给了南宫若,败给了将军府,败给了那一场外戚众多,党羽遍布的假象之下,他忘了自身强大,才是拥有最大的实力与才能。
他没有等南宫若亲手杀他,而是在早早听到宫中喊打喊杀之时,便喝下了毒药。他和江煜不同,江煜失去了-切,还能换个身份卑微的活着,他自小养尊处优,让他重新换个身份活着,光是想一想便能让他痛不欲生,他宁愿死得尊贵,也不愿意活着受苦爱难。
一将功成万骨枯,那一场战争没有惊动任何一个西洲城的百姓,只在宫庭之中上演,南宫若安排在朝堂之中的堂羽与外戚被遣的遣,贬的贬,流放的流放。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这座如梦似幻,取自古诗中的城,却终究没能明白南宫若的意。有心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阴,他无心皇位,却终究还是成了皇帝。
夺宫之后,南宫若登基,史称凌皇,为一代明君,他主张对外强硬,对内随和的政策,将整个苍云国带入了一个新的繁华之国,让西洲城成为了无比繁华的都城。
将军府楚灵玉成了凌皇的正妻,正统皇后,叶依雪成了淑妃,只是淑妃命薄,入宫后没多久,便病死于宫中,她所遗留下的孩子南宫洛被过继给楚灵玉。
宫宇深深,叶依雪到底是病死的,还是因为其他原因而死的,不得而知,南宫若也并未细察,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而已。
在这深宫之中,无疾而终的女人还少吗郁郁寡欢的女人还少吗深深的宫墙,锁住的除了女人的情思与寂寞,还有她们永远无法预知的命运,寒鸦满树,美人迟暮,孤独寂寥才是深宫中的常态。
而帝王将府,在这深宫之中,从来不缺少女人,美人之怀,杯中之酒,你方唱罢我登场,那些活色生香与莺歌燕舞,不过是繁华的假象,在那假象之下,却是暗自神伤的自欺欺人罢了。
被送入宫中的秀女代胜过一代,每一批宫女与秀女都仿佛入仕科考的举子般,起初的斗志激昂,渐渐的却如同调零于深宫中的枯木与落叶。
皇帝不近女色,连皇后的宫中都从未留宿过,个性张扬的皇后起初还会防备着新进的秀女,后来却渐渐发现是自己过虑了。
却也在时间的长河之中渐渐变得低沉与迷茫,她的一生,从张扬如红梅般到这宫宇之中却如同笑雪初化般,渐渐没了往日的脾气与个性,她需要端庄,需要母仪天下,需要为天下女人做表率。在那些如同面具般的生活中,仿佛撕不下来的伪装,她已然变得面目全非。
曾不止次,她拦在南宫若路过的御花园中质问他:“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给她次机会。”
南宫若仅仅只会回一句:“皇后,不要再闹了,你已经不小了。”
是啊,她已经不小了,她过最青涩的豆寇年华,过了最美丽的桃李年华,桃李与豆寇都无法抓住他的心,她又有什么资本能够抓他的心呢至少,她是他的皇后,是他唯一的妻子。
当南宫洛十五岁时,已然长成了与他年轻时极为相似的少年郎,看着意气风发的南宫洛,蓦然回首,才发现自己已经老了,他过了而立之年,即将奔向不感之年。
他的腰间始终带着一声羊脂白玉做的玉葫芦,那是他在红舞姬林中的小茅屋中捡到的,他曾在江煜身上看见过,那是属于他的东西,他的身边唯一属于江煜的东西,便只有那只羊脂白玉葫芦了。
时光匆匆,帝王繁忙,在这十年里,他从来不曾离开过皇宫,年着姿意而意气风发的南宫洛,回忆起自己年少时的种种,他很想去红舞姬林中看看,不知那片枫林怎么样了,是被荒山所埋没还是长得红艳如初
他趁着夜色偷偷溜出了皇宫,苍老的帝王脸上虽然已经布上了皱纹,却仍然英俊,他的脸上潮红一片,像抹了胭脂般,又像是去见一位久违的恋人般。他怀着轻快而向往的步伐走进了九曲山,那片荒山比起他年少时更加荒野,山上的树木长得比从前更为茂盛。
他需要用自己的剑开出一条道路,他已不再年轻,不再是那个疯狂砍杀敌人的将军,不再是那位血气方刚的少年,他在荒山中开出一条道路步入红舞姬林时,用光了他所有的精力。
他疲惫的躺在如花艳红般的枫林中,欣赏着自红艳的叶片中透过的阳光,像是透过红玉宝石般的光泽,有着迷惑人心的美。
昏昏欲睡的他,却在这草木清香的枫林中闻着到唐突而来的茶香,似乎像极了胭脂泪,江煜曾取名的胭脂泪。
他如同误入仙境的凡夫俗子,跌跌撞撞的冲到了茅草屋,屋前的瀑布在阳光下照出一条彩虹,彩虹之下坐落着一个青衣男子,他依然英俊,依然风雅的于屋前泡着茶,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色,都曾是他午夜梦回时的向往。
醫家皇妃 馬吃馬
春为期,隔花相遇。
他哑然失声,呆呆的看着屋前的梦中人,唯恐惊醒,他害怕这是一场晃然如梦,醒后如镜中花、水中月般场空,那样的痛,他经历过无数次,痛苦过无数次。
屋前泡茶的江煜看到了远处的南宫若,他手中的茶碗摔了一地,突兀的声响打破了他内心的宁静。
他涩然道:“南宫若。”随后对他展颜一笑道:“好久不见,终于等到你了,你好忙啊,连出宫-躺的时间都没有。”
南宫若仍然没有任何反应,直到江煜走到他的面前,抱住了他,两个人的体温交织在一起,他惊觉这不是一场梦。他抱着江煜,埋头于他的首间,无声的抽泣。
两个人喝了整整两壶茶后,江煜才把他的事情说完,他不想让南宫若受到任何伤害,虽然最终他仍然伤了他的心。若是将军府成为南宫玉的党羽,南宫若和他一个前朝太子在一起。他往后的命运会有数不尽的危险,对付不完的杀手,他理解那种害怕与惶惶不可终日,所以他答应了楚灵玉的要求,假死出逃。
他一直在想如何联系上南宫若,可是每当他想到太子年幼,皇堂根基不足,他不想让南宫若为难,所以这一拖便拖了十年。
海賊王之賞金獵人
却不想,南宫若自己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们已经过了年少轻狂的年纪,不再暴跳如雷,不再气极败坏。两个人可以平静无波的诉说情怀相思。
随后,回到皇宫的南宫若开始策划自己的死亡之日,南宫洛已经长大成人,成为楚灵玉的孩子,虽然楚天河好权,可是只要有着巾帼女英雄称号的楚灵玉再,他再如何好权,在自己女儿,如今的皇后面前也讨不到便宜。
苍云国XX年,一代明君凌皇病死于宫中,死后立太子南宫洛为新皇,出殡之日,天下同悲。
在九曲山中,无事-身轻的南宫若穿上了和江煜一样的素衣,坐落于茅屋前。
“泡一壶此情醉吧,这个季节适合喝此茶。”
江煜抬首,笑着说:“那茶明明就叫胭脂泪啊。”
————————(全书完)不想分章节了,算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