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
和尚欺负人,李逵相信。
但他可不相信洛桑这家伙说的话,他本质上是大业寺的叛徒,虽说他离开大业寺是因为遭受了不公平的待遇。反正这话也就洛桑自己说,大业寺说没有让洛桑受委屈,可是洛桑却恨不得将大业寺拆了,不是委屈,也是委屈了。
可眼下,大业寺的情况并不好,这家寺庙是支持青塘王阿里骨的拥趸,当然在阿里骨倒台之前,果断弃暗投明。
可惜,大势所趋之下的弃暗投明,诚意上要打很大的折扣。
加上李逵偏听偏信,大业寺根本就不敢做出过激的行为。
天下有敵 溫瑞安
听到洛桑在李逵面前妖言惑众,大业寺的主持格日勒气地一度发抖,他内心既害怕李逵,同时又不得不给大业寺说句公道话:“李大人,您是青塘身份最为尊贵的主人,也是最为睿智的大宋贵人,您一定能辨别小僧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他——”
格日勒指着洛桑对李逵控诉道:“他恶人先告状。巴音老爷答应给大业寺一千两黄金,作为供奉先祖的布施。但是洛桑这个奸贼却跑到巴音老爷家里,说大业寺的佛主不灵验,岂是信徒能说出来的话?”
“你先说的,说我沐恩寺的佛主不灵验!”
洛桑大和尚不甘示弱,跟着反驳。
格日勒无奈,只盼李逵能够稍微公正些。但洛桑此人太下作,连寺院都没有造好,佛像都没有塑,还敢说自家的佛主灵验?
要脸不?
格日勒气势汹汹地冲到洛桑面前,两个和尚,光头对光头,三角眼对三角眼,脑门子对脑门子,看样子要不死不休的搏杀起来。格日勒咆哮道:“你寺院的佛像呢?连佛像都还没有,怎么敢对巴音老爷说给他先祖祈福ꓹ 佛主不糊弄人,你就是打着佛主幌子的骗子。难道你要将巴音老爷家的先祖的长明灯供奉在木头边上?”
三國之魏武曹操 歷史軍事
“那不是木头ꓹ 是神木,而且大宋的皇帝陛下会亲自给佛像开光……”
别说李逵了,就连种建中都看不下去了。这个洛桑大和尚绝对是没事找事。什么大宋的皇帝给佛像开光?
大宋的皇帝住在皇宫里ꓹ 可不是住在庙里。和尚会的,大宋皇帝赵煦可不会。
李逵冷哼道:“都给我住嘴。”
好不容易将两个谁也不让的和尚拉开了ꓹ 反倒是巴音家族的主人一脸绝望。他本来是好心,出黄金给寺庙ꓹ 一方面是为自己家族祈福。另一方面ꓹ 也是看在格日勒大和尚往日的交情上,给予一点支持。
黄金在草原上很值钱,但是却没有太大的用处。
黄金买不来战士,不会让自己的部落更强大。黄金也买不来武器,不会让自己的家族更安全。眼下,黄金唯一的用处就是给寺院塑造佛主金身,从而获得寺院的支持ꓹ 或许还能给家族增加一些安全。可没想到,把黄金给了大业寺ꓹ 沐恩寺的和尚说他是心向着唃厮啰国的余孽ꓹ 想要复辟唃厮啰国。
可实际上ꓹ 唃厮啰国的继承人都让游师雄押解去了大宋的京城。
他即便是想要扶持唃厮啰国ꓹ 总该控制一个唃厮啰的后裔吧?
连挟天子以令诸侯都做不到,他复辟个毛线的唃厮啰国。
再说了ꓹ 宋军如今不一样了。
至少和去年已经截然不同ꓹ 去年的时候ꓹ 青塘的骑兵还能压着秦州的宋军打,将宋军围困在城池内ꓹ 动弹不得。
可如今,宋军之中冒出了个‘黑面煞神’,鼓动了唃厮啰的奴隶造反,这缺德玩意,一举将唃厮啰国,甚至吐蕃传承下来的奴隶制度从根子上挖断了。
在青塘城内的唃厮啰贵族,根本就不敢奢望李逵是个讲道理的人。反倒是李逵,眼神在挺凶昂头的的洛桑大和尚,之后是巴音老爷,最后落在了格日勒大和尚的身上。
三个人,三幅表情。洛桑笃定,李逵爸爸一定会帮他;巴音老爷悔恨不已,财不露白的祖训没有坚持,导致家族遭遇巨大难关;格日勒大和尚耷拉着眼皮,仿佛已经认命。
新中華再起
洛桑大和尚从一个宗教界信徒,变成了带路党,之后无缝转变成了唃厮啰奸,他无师自通学会了敲诈勒索,更学会了给无辜的倒霉蛋按罪名这种小伎俩。不得不说,洛桑这家伙根本就不该当和尚,而是个百年难遇的人才,水平至少维持会会长的高度。
只是他的才能不仅不被同袍认可,让他颇为不满。他总是在背后嚷嚷:“佛爷是为了共荣,懂不懂!”
李逵希望看到的结果是大业寺和沐恩寺表面和气,私下里不合,而不是撕破脸的不死不休。这不符合他稳定青塘的目的。其他人都在等着李逵的决定,可李逵却扭头对种建中问道:“种大人,你觉得如何处理比较妥当?”
种建中眸子微微一缩,看似涣散的精神头立刻从划水的状态中恢复到干练大宋官员的形象,他沉吟道:“大宋派遣军队来青塘,并不是来盘剥青塘百姓的,更不是让青塘的百姓互相仇恨的,你们是一家人,以前是,以后还是!”
最強保鏢 奔跑柚子
这话说到一半,种建中都觉得说过头了。他跟着李逵来到青塘,青塘城就死了一半人,你说是来宣扬仁慈和关爱的使臣,谁信呐!说你是瘟神才差不多。
何以情深 糖塊
种建中急忙转移了话题:“对于沐恩寺和大业寺将来在河湟之地的地位,我身为大宋官员,并且从大宋对于大宋疆域内的寺院,必然将一视同仁。”
“首先,巴音老先生决定为寺院贡献黄金,为百姓祈福,此乃善举,应该鼓励。其次,寺院之间的争斗不应该动手,这有悖于寺院乃清净之地的初衷,以后有争论可以,但应该选择更好的办法,比如比试佛法;最后,作为大宋的官员,本官可以对两家寺院一视同仁,本官和李大人携带来的黄金,可以一分为二,分配给两家寺院,至于巴音老先生……”
巴音老爷无奈,只要点头道:“种大人说的是,我也添上一千两黄金,只是家里的黄金已经不够,需要卖掉些牛羊筹备,需要等一等。”
种建中随即对李逵欠了欠身,试探道:“李大人,巴音老先生心中向善,此乃表率之举,因以褒扬。”
“给个土司资格如何?”
“善!”
种建中正是这个想法,巴音老爷闻听,顿时又惊又喜。惊的是,黑面煞神李逵没有惩戒他的家族;喜的是,他竟然成为前唃厮啰国相国穆赤之后,第二个获得土司职位的青塘权贵家族。
这份惊喜让他恨不得将家产全部献给种建中,这才是他家的恩主啊!
拥有了旷阔的草场,巴音家族未来在青塘,乃至整个河湟地区都是数得着的家族。
噗通跪倒在地上,巴音老爷如同在地上蠕动的大虫子,爬到了种建中的面前,亲吻了种建中的官靴,要不是种建中已经习惯了这种礼节,他早就吓得跳起来了。好在并没有失礼,随后他扶起了巴音老爷,宽慰道:“大宋来青塘,是和青塘的百姓交朋友的,而不是敌人。”
巴音老爷拍着胸脯保证:“大人请放心,只要巴音家族存在一天,就是一天的大宋子民。”
“你们的拥护都是值得的,本官保证。”
种建中鼓励着笑道,似乎一切都其乐融融。
好在李逵也乐得见到这样的结果,回去的路上,阮小二有点愤愤不平,嘟哝着:“少爷,这种建中不识好歹,为什么您老做了恶人,他却当好人?”
李逵不说话,只是在马上摇摇头。
他可没有心思经略河湟之地。青塘的吐蕃不过是河湟之地的一部分,还有羌人,也需要伤脑筋。比起吐蕃人的单纯,羌人自从汉朝到大宋,和中原王朝分分合合一千多年,这才是不好管束的部落族群。
而且,羌人不少住在山里,大宋派遣军队围剿也不太现实。
这还是让种建中去伤脑筋吧!
随后的几天里,青塘权贵的赤松家族,因贡献了大量的粮食,而获得土司之职。
土司职位李逵之前已经说过,青塘地区就十个名额,只少不多。这让率先投靠大宋的奴隶们紧张起来,因为大宋官员定下的土司都是原先青塘城内的权贵。也是当初投靠大宋的五万奴隶的主人们。如今因为攻入城内之后,这五万奴隶是巷战厮杀的主力,损失一小半,还有三万左右人马。
要是这些人反叛了,青塘少不得要乱一阵。
不过,很快奴隶们放心了,奴隶首领沙朗黑获得了一个土司名额。
躁动的奴隶们安静了下来。别看他们现在已经不是奴隶了,而且投靠大宋,破青塘城之后,大宋军队将缴获的部分牛羊作为犒赏赏赐了他们。这些人从连人身自由都没有的奴隶,变成了拥有一点小家产的小康之家,一切都来的太快。同时也让他们非常担忧,一旦大宋军队走了,他们手中的财产还是自己的吗?只要青塘一天是权贵们的天下,他们一天也不会安宁下来。
分下去的牛羊会被抢走,身份还会从平民变成奴隶。
当第二个奴隶首领,给日图获得土司官职之后,风向变了,所有的奴隶都在琢磨一件事,是追随沙朗黑老大,还是追随给日图首领。看谁给的好处多,就跟谁,至少得给个铁锅吧?
这些天,种建中也感受到了青塘城内的异样。
似乎所有人都在巴结宋人,这不同于之前宋军开进青塘城的时候,青塘百姓眼神中充斥着敢怒不敢言的愤恨。而是真心实意的巴结,希望大宋的官老爷能够将剩下的土司官职赏赐给他们。
反正大宋官老爷给土司官职,就像是拍脑袋那么简单,巴音老爷只不过捐献了黄金。当然,他在获得土司之后,又出了一笔大钱,为大宋修建了军营和官舍。但之前,他并没有巴结宋国文官的任何举动,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财富,砸在了脑袋上,让他到现在还晕乎乎的。
这种迹象表明,大宋给青塘人土司的官职,是很随意的。
可是给了土司的官职之后,是真的能够在原先唃厮啰的国土上,划出一片百里之大的领地。虽说这是百里之君,但是对于臣子来说,能做土皇帝,谁愿意去给强大的国主当臣子?
甚至有些青塘权贵动用家里的房子,开业了酒肆,饭店,门口还用汉字很认真的写上一句话——只接待汉人!就为得到汉人的青睐。
这种待遇,让青塘本地的年轻人西中愤愤不平,但却无计可施。
终于,划分地盘的日子到了。
李逵虽说十个土司,可是最后还是少了一个,主要是因为土地不够分了。土司获得土地,大宋也需要在河湟之地建立军马场,甚至还需要屯兵。毕竟青塘城附近,是河湟之地最为著名的产粮地,大片的农田,一年所产出的麦子,足够十几万驻军食用。这片产粮地,必须要掌握在大宋手中,至少一半产粮地要掌握在大宋手中。
鐵路大時代
这样一来,能够分配的土地就少了很多。
这天,青塘的老权贵们,还有刚刚步入权贵阶层,即便穿上了丝绸的袍子,也像是个放牛的奴隶似的新贵们,泾渭分明的出现在大宋河湟总管衙门口。
这个衙门是安焘设立的,就是为了给李逵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开始对青塘地区归顺大宋做好准备。
“穆赤老爷,可有消息传来?”
我願塵封我的感情 芷雅星
穆赤捏着胡子,老神在在地笑道:“都是百里的封君,都一样,都一样。”
纏佛
能一样?
靠近海子的土地,土地肥沃,都是产粮地,也能放牧,水草肥美,这片区域内的土地,百里之地,要比靠山的山坡好上十倍。
可是这些都不是他们能够决定的,所有的决定权都在李逵手中。
后衙,李逵和种建中席地而坐,种建中拿着笔,写上一段就询问李逵:“人杰,龙峡以北的土地给沙朗黑合适吗?”
李逵摇头道:“不给他给谁?周围都是唃厮啰原先的权贵,他是奴隶首领之中实力最强的,给他,才能威慑周围。当然了,宁西,绥边,清平,宜威这四寨子是产粮地,需要向朝廷奏明,最好屯垦。即便做不到屯垦,也不能给土司。这是青塘周围的土地,给出去了,将来会影响到大宋在河湟地区的控制。”
“另外,马场也要确定,军马场是整个河湟之地所有战马的暂养之地,是我大宋马军的根基,这要慎重!”
“愚兄明白。”种建中点头应允,随后放下手中的毛笔,将写好得文书递给李逵道:“人杰,你帮忙看看,查遗补漏!”
養女成患一叔歡舅
“我就不看了,按你的意思办吧!”
“那就定下来了?”
“定下来了!既然如此,我们就出去宣布,也好安定地方。”
边上童贯几次想要开口说话,都因为李逵距离他太近而不敢造次。
心中腹诽不已:“李逵,你不想参与,咱家想啊!连个机会都不给,太不把宦官当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