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如歌
小說推薦凡人如歌
“我可以跟你们走,但是,你们放了他。”我盯着黑衣头领,不敢看向东瑾,我怕看见他脸上的表情泪水就会掉下来。
紀元二零一八 春華秋色
“你觉得你有资本和我们谈条件么?”
“哼,你试试看。”我将剑横在我脖子上。
“你死了,我并不会有什么损失。”
“是么,的确,你们口中的大人吩咐说抓不住活的就杀,可是带个死人还是带个活人回去交差,哪个好,我想你自己也会判断吧。”
“不要做傻事。”东瑾咬牙说道。
卿卿,欠債要還 瀟灑的橙子
我看向他,他现在已是体无完肤,暗红的血液浸湿了衣裳,东瑾,再打先去怕是你也保全不了自己,这样一来我不也还是被抓么,只要能活一个也是好的,况且,我跟着他们不一定就会死。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他明白我的意思。
我的泪水最终还是落了下来,打在泛着白光的剑上:“放心,我会好好活着。”
“带我一起走吧。”东瑾面向黑衣人,竟是提出这样的要求。
高門庶女
“我们不需要无用的人。你过来。”黑衣头领命令道。
我依旧将剑放在脖子上,慢慢向他走去。
擦过东瑾身边的时候,我看见东瑾握着弯刀的手紧了紧:“不要动手,否则我就立马死在你面前。”
东瑾看着我,眼里的懊恼伤痛悔恨深深刺痛着我的心脏。
东瑾,这次一别,我们还能相见么?
“你说话可要算数。”我憎恨的看着黑衣头领,将手中的剑逼近了几分。
“我们的目的本来就只在于你,要他的命有何用。”
“希望如你所说,你要知道无论你有多强大也阻止不了一个人自杀。”
“走吧。”我看着东瑾,轻叹一声,转身不忍再看。
“嗖!嗖!”两声传来,站在我身旁的两个人倒下去,我还未明白出了什么事便被一个人影拉了开去。
“逆寒?”我惊呼,居然是逆寒。
逆寒冷眼看我,转身挥开黑衣人的袭击。
“逆寒。”我从未如此雀跃过,这就是绝处逢生的感觉么。逆寒到了,那么我们就有救了。
“宫主,接着。”逆寒一手拉过背上长长的包袱,对给东瑾,东瑾打开一看,原来是他的凌霄剑。
網王天才=女王? 司澤院藍
我躲在树后看着在人群中厮杀的两个人,泪水往外泛,是感动么,呵呵,什么时候我也这般多愁善感了。
“不要杀他。”我上前阻止逆寒,他手上将要挥向黑衣头领的剑停了下来。
hp同人——小老公和小老婆 我是未語
“‘大人’到底是谁?”我上前看他。
對不起,我想要你 陌尋桑
趙趕驢電梯奇遇記
“哼,我想不通为何弄颜公子非要让大人抓你回去,不过是个女人能有什么能耐。”
“是么,我到要你尝尝我们女人的厉害。”
我从东瑾手里拿过我的弯刀,蹲下身狠笑看着他:“你知道么,这把刀可是削铁如泥的呢,不知道它同普通的刀划在人肉上的感觉是不是一样的。”
我用刀尖划过他的脸,顿时留下了一条血痕。
黑衣头领看着我,眼里的嘲讽味甚浓。
“你是认为我只有这点能耐呢,不知道你有没听说哦过,有一种刑法是用刀子从脚开始割,一共要割一千刀,就是这样。”我手用力一划,从他手背上削下一片肉来,疼得他收回手,恶狠狠的盯着我,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刮。
“怎么?怕了?还没开始呢,要知道这种刑法残忍之处便是要割下一千片肉片才准犯人断气。而据说犯人若未割满一千刀就断了气,执行人也要受刑。可是你知道我可没有那样好的手法,就来个一百刀好不好。”
我再一挥,他手腕上又是被我削下一片来。
“你说,还是不说?”我狠声吼道。
东瑾抓住我的肩,紧紧的的,就像是怕我逃走一般:“不要为难自己。”
方大廚的黃金年代
“我没有为难自己。”我回身吼道,我怎么是在为难自己呢,其实我本性是残忍的,埋藏了这么多年,现在不过是让我发泄出来而已。
我再一挥手,从他肩上再划下一块肉来:“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
獸寵
“你,你要杀便杀,何必这样折磨我。”
“哼,你还没有说,我怎么会这样就杀了你。呀,这个是不是不满意啊,那我换一个好了。”我一把撕开他的衣服,露出他的胸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