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一千?”
不少人直接站了起来,太惊讶了,刚韩国富说三四百,毕庆祝眼珠都快瞪出来了,谁知道李栋随口来了一句,一千。
李栋声音虽然小,可数字不小啊,一趟卖一千,要是多卖几趟这还了得了,毕庆祝眼珠瞪的老大啥玩意一千块,真的假的,这娃子不是开玩笑吧。
“这孩子,咋把啥都抖搂出来了。”
韩国富一副,不省心娃的表情,其他人看着直翻白眼谁不知道你啥心思。“真是的,啥都往外说,说这些干啥啊。”
“国富说说这个一千咋回事?”
窈窕傻姬
别说其他人了,高建军都有些惊讶,一千块这可不是小数啊,整个生产大队一年收入不过几万块钱,象山就没上过十万,再说整体收入扣除零零散散。
一年够吃够明年种子化肥钱那就算不错了,李栋张口去一趟地区就是一千块钱,这不是吓人嘛。
象山生产队算上他高建军,一年能有五百收入都没几家,别说一千的。
山区不倒挂都算不错的家庭了,一年一两百收入那就算富裕了,上好家庭三五百一年到顶了。
高建功和毕庆祝两人张张嘴,话都到嘴边了,高建军问了,两人也就没再说直盯盯看着李栋,到底啥情况啊,一千块可不是小数目,那啥自己庄子能不能挣这个钱啊。
重生之黑暗牧師 斷仙魔道
“这事还是李栋来说吧。”
法相金身 黑暗面
韩国富还装起来,旱烟吧嗒吧嗒来劲了,扫了一眼毕庆祝和高建功ꓹ 其他人听着自瞪眼。
“瞅啥啊,说说啊。”
李栋心说国富叔你啥时候真谦虚了ꓹ 我还有点不习惯,说道。“咱们队里男人们砍竹子,这不妇女这边干不动这样的活ꓹ 咋办,总不能闲着这不大家想问问我有啥好办法ꓹ 我正好会点竹编,这不组织大家搞搞竹编。”
“一开始就试试ꓹ 成不成总比啥不做好吧ꓹ 这不搞了一阵子,我就想啊,咱们里山搞竹编也不少,更别说离着不远路口公社,咱不能千篇一律是吧,这不我就想弄点不一样。”李栋笑说道。“没曾想,搞了些样品去城里ꓹ 这一试还行。’
“还行?”
陰陽師之陰間兵團 火哥
这家伙你一趟卖一千还行,还是妇女们干的ꓹ 这家伙大家伙听着咋的想抽人呢。
俺们队里强劳力ꓹ 一天五六毛ꓹ 你一趟就够咱们干上二千工啊ꓹ 咱们干一两月你这家伙一趟,这家伙说还行。
韩庄的人咋就这么喜欢吹牛皮啊ꓹ 李栋见着大家眼神怪怪。“这啥ꓹ 开始没啥钱ꓹ 慢慢熟悉起来才挣了点钱,其实把一天合不上几个钱ꓹ 少的也就七八毛钱,多的一块出头。”
“啥玩意,一块出头一个工?”高建功瞪大眼睛,去矿山干的啥活啊,一天十多个小时才六毛钱,几个老娘们搞点竹编一天一块钱,这还有天理嘛。
毕庆祝其实心里差不多这么想,边上韩国富瞅着两人脸色,心说,总算舒坦了,自己当初听说这一茬其实心情也挺复杂的。
“多的时候才有这么多,不是天天都有。”
李栋十分谦虚。“咱们来回两个月才出去卖了四五次,而且也就上一次卖了九百多,平时真没多少,二三百,三四百的。”
“这家伙还没多少?”
“二三百还嫌少啊。”
高建功都不知道说啥了,这娃子要是自己庄上的,早就抽了。
SC之彼岸花 無罪
毕庆祝瞅着李栋,再看看一脸得意韩国富,狠狠的吸了几口旱烟,差点没被自己憋死了。
高为民嘴直咧咧,栋子这话说的,屋里出了韩国富和高建军,其他几人都差点挥舞起烟袋杆子,这娃子太欠抽了。
“真没多少,一共加起来不过二千多块,大家忙活二个多月,少的也不过十块二十,多的三四十块钱。”李栋还真不觉得多,一月合算下没几个钱。
“这还不多啊。”
这可都是现钱啊,还是妇女,不算强劳力,砍竹子,矿山都要壮实男人们,女人一般都是干点杂活。高建功刚刚说一个工六毛钱都得意成啥样了,好家伙,人家一个工高的一块钱,这一比高建功那还用一点得意劲啊。
“这也不怪这娃子,主要是俺的工作没到位。”
韩国富接着话头说道。“妇女们还有上工,整田,堆肥,一天最多半天功夫去搞竹编。’
“半天,这月十多块钱。”
高建军点点头。“这可不少了。”
何止不少啊,简直多的吓人,高建功和毕庆祝对视一眼,得,这下韩国富是翻身了。
“国富,你捡回来的这个小年轻可不得了啊,会写稿子,还会搞竹编,我是真没想到啊,搞的这么好。”
“哪里,当时学着玩,没想到还能用上。”
李栋嘿嘿笑,那啥我就一普通竹编小能手。
“我听说你手提篮卖的可不便宜啊。”高建军心情不错,韩庄搞出成绩,自己这个大队长还是有光的啊。
“还行,一个一块多点。”
李栋不觉着多贵,篮子要创意有创意,要质量有质量,要啥有啥,一块三毛钱真不贵。
“啥篮子一块多钱?”毕庆祝吧嗒一口咬到铜烟嘴上,差点没把大牙崩掉了。
“这真有人买?”
一块钱购买一斤多肉了,高建功,毕庆祝这些人咋的想不通有人花一块多钱买个竹篮子。
“还行,城里人都还挺喜欢的。”
高为民转身离开,没着一会提了一个篮子进来。“爸,你看看。”
“这篮子是?”
“栋子送给小敏的。”
龍翔於天 黃恩熙
“大家都看看。”
高建军把篮子举起来。
篮子密实,细化,整个篮子轻便,不过农村人总觉着这东西太消。
“这篮子能装啥,一篮子粮食俺看都装不了。”毕庆祝嘀咕一声。
“还成吧,装粮食我试过倒是没问题。”
李栋笑说道。“别看细化,可全是最好的那层竹皮子。”
“轻巧了些。”
李栋哭笑不得,这个主要卖城里人,老大粗还能卖掉。
嘴上这么说,高建功和毕庆祝心里合计,能不能学着韩庄搞搞竹编,不说一趟三四百了,一两百块也成啊。
这会开的,韩国富一脸笑容,太争面子了,这不出门的时候,韩国富走在毕庆祝前边。“哎呦,竹编现在不好搞啊,路口公社偷偷学,栋子你多想点新样式啊。”
“国富叔,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韩国富点点头。“你心里有数就成了,回头把人家预订几十篮子好好编出来,别让人家等到过年了,还没拿到篮子,真是,人手不够,你说说咋整?”
“加索瞅啥瞅,赶紧过来,你娘说给俺炖了肉,赶紧回去吃肉,你娘手艺炖的肉老香了。”说着,毕庆祝哼哼从韩国富身边走过。
“达,俺娘啥时候炖肉了。”
毕加索小声问道,毕庆祝忍不住用烟袋杆子抽了两下。“快推车,瞎啥东西。”
李栋这边暗暗观察韩国富,果然韩国富脸一阵青一阵紫,李栋觉着还是离着远点。“国富叔,我去汽车。”
我是大小姐 已過去的過去
“这个狗日的。”
韩国富吐了一口唾沫,李栋心说完蛋,毕老头用了终极一招,国富叔面对这样大招,防不住啊。
“可怜啊。”
李栋心说,今天老实点,可别触了霉头。
重生之悠閑生活
回去的路上,李栋那个小心翼翼,好在一路安全到达,挺好,没出啥事。“国富叔,我想先回去了,家里炖着肉呢。”
“啥玩意?”
“没啥,那个家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此夜難為情
说着调转车头就跑,炖肉的事,自己怎么提起来,这不是找抽嘛,赶紧回去。
回到家里,李栋闻着肉香,炖的差不多了。
“达达你回来了。”
大愛晚成(金陵雪) 金陵雪
“咋了?”
李栋瞅着丫头有事啊。
“叔。”
“小浩。”
李栋看着躲躲闪闪的韩小浩。“你又干啥了,快回家,你爷回来了,我可跟你说,你爷心情不好,别抽你。”
“啊。”
韩小浩一听韩国富心情不好,那家伙更紧张。“叔,那个,俺给你送点东西。”
“啥玩意,我家里东西啥没有,你送啥?”
李栋嘀咕,突然想起一事情来。“你下套了?”
“俺不是听白收购员说,要来俺们这里收野鸡,兔子嘛。”韩小浩小声说道,只是眼神躲闪,李栋心里有点不妙。“你套了啥?”
这小子准没好事,李栋真怕来一个炸弹,自己可不想睡不着觉,那天院子里跳进来带王字头的母老虎,那家伙自己可不是武松,没那个本事打虎。
豹子也不成,只要猛兽,李栋都不想沾着,上次云豹都差点出大事,好在运气好,开智了,要不李栋真要来几次跨越时空,为了这个李栋都不得不做一个改变,存储一部分太阳值。
“没啥,叔,要不你看看。”
得,肯定不是野鸡,野兔,这小子又给自己惹麻烦。
“啥东西,不行就给放了。”
李栋心里打定主意了,要是真是那些玩意,说啥自己不会要,还的好好送给国富叔看看,给韩小浩好好松松筋骨,拉拉皮,这小子皮痒痒的很。
“放哪里呢?’
“关笼子里呢。”
李栋跟着过去一看。“是这玩意。”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