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生堡之金蛇狂舞
小說推薦殺生堡之金蛇狂舞
第三十三场
我想飛 西塞寒柳
征帆天涯 邊王
老兵傳奇 天下誰人不識君
夜晚,金龙的国家,雪地上。
雪花纷纷落下,像天空中无数个移动的白点。在雪地上,有一块大石头,大石头上侧身躺着一个身穿红色小旗袍、梳着中国娃娃头的小女孩儿,睡姿极其优美。这便是春婕。
楚惜就站在旁边。他静静地注视着春婕,露出了一丝微笑。睡梦中的春婕也露出了微笑。
春婕慢慢睁开了她的眼睛。她直起身子,坐了起来。“楚惜,你送他们回去吧。”春婕说。
“送谁回去?你梦到的客人吗?”楚惜说,“春婕,那只是一场梦。我刚才在给你催眠,通过你的梦境引导你,化解你的心结,告诉你该怎么做。”
“原来如此。但这梦也太真实了。”春婕说。
“你现在已经能统一‘Z公爵’和‘Y侯爵’了。这是你的一个大进步。通过梦的情景,你已经做到处变不惊,对各种情况有了一个了解,并且能理解Z公爵和Y侯爵为什么要那么做事,能同时包容他们了。这很好。”楚惜说,“很有趣的是,你甚至梦到了我去控制别人的梦,就是那个男青年,这说明我做的事给你留下了深刻印象。”
狼性王爺:妖孽夫君別太壞 寂玥天
“那这个梦如此地美好,现实中会这样吗?”春婕问。
“《道德经》第二十三章的最后两句是——信不足焉,有不信焉。翻译成白话文,那就是——因为对大自然缺乏信心,所以大自然就越来越让他没有信心了。”楚惜说,“直接去与天地大道相亲和,直接去与大自然相和谐,一切自热而然地就会越来越好的,现实比童话和梦境都更美好,因为现实更精彩,现实中有各种意想不到的惊喜在等待着我们。信心是成功的基础。这信心不是脑子里概念上的认同和相信,而是内心深处非常稳定持久的信。一旦你真正去顺应,现实才能真正去改变。你看,你爷爷奶奶、姥爷姥姥这不就回来了吗。”
“楚惜,你说得真的很有道理。但是,我爷爷奶奶、姥爷姥姥都回国了?他们能回来得了吗?”春婕问。
“为什么他们回来不了呢?他们现在想开了,觉得自己应该回来,所以就回来了。从此以后,你和你姐姐就能跟他们生活在一起了。”楚惜说,“还有,你父母今年要跟你一起过年,所以他们今天也都回来了。这些都是他们刚才告诉我的。”
“太好了!我的亲人都回来了!”春婕高兴得一下子从大石头上站了起来,并说。
腹黑戰神的狂妻
楚惜也欣慰地笑了笑。
賴上首席的女人:豪門劫
掌上謀之女家主
“呵呵。春婕,他们之所以会走,就是因为不能很好地吸收和应对‘Z公爵’或‘Y侯爵’的对世界的影响,而必然产生的一种极端,现在他们回来,就是因为经过了那么多事,已经可以很好地吸收和应对这些影响了。这是一个过程。人想要变好,就会自然走正道。这个‘正道’并非世俗意义上的正道,更不是宗教意义上的,而是天地的正道。你能统一那么多理念,这本身就是在走正道啊。”楚惜说,“还有一件更好的事儿要告诉你:你姐姐就像你的梦中一样,已经可以接受我了。从此以后,我跟你的接触就不会有人阻拦了。”
“太好了!太好了!”春婕高兴得跳个不停。(1号:春婕,你可以再次见到你的父母和你的爷爷奶奶、姥爷姥姥了,而你的姐姐也同意你跟楚惜接触了,我都为你感到高兴)
“这也是因为你自己的改变。你跟我接触,结果是越变越好,你姐姐才能接受我。反之就不会。所以凡事还是要靠自己。自己做好了,一切都好了。”楚惜说。
春婕突然低下了头,不像刚才那么高兴了。
“楚惜,你说Z公爵和Y侯爵,真的能最终和好吗?”春婕忧心忡忡地问。
“你觉得呢?他们在你的梦中,不是已经握手了吗?”楚惜说。
“可他们只是握手,并没有和好啊。”春婕说。
“只要有了这次握手,就有以后和平的可能。谁都想让一切往好的地方发展,悲观主义者也只是通过悲观抚慰人心而已。他们都那么聪明,一定会发现应该走的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最主要的是做好自己,不断地提高和进步,去促进、去影响,不断地用我们的方式、用金龙的方式跟生活中的‘Z公爵’或‘Y侯爵’接触,让早晚要来的和平来得快一点。你只有跟上时代的进度,你才能看到和平,要不然你心里装的都是旧的、斗争的东西,又怎么能奢望看到别人身上新的、和平的东西呢?与其担心他们,不如想想自己。”楚惜说,“所有人都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觉悟而过上幸福的生活,另一条是不能觉悟而被历史淘汰。也许后者要比前者容易。但事实上,前者也很容易。人们肯定是更愿意让自己幸福的,大多数人是肯定不想被淘汰的,所以他们会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在不知不觉间,就做到统一、和好了。”
重生之最強大亨 黃老濕
“恩!我相信他们最终一定能和好的!”春婕猛地点了一下头,充满信心地说。然后,春婕又说:“对了,楚惜,你说他们会不会跟我做同样的梦,梦到完全一模一样的内容呢?”
“有可能哦。其实我们本来就做着同样的梦,因为大家都想让一切越来越好嘛。”楚惜说。
春婕看起来想了想,说:“金龙吸取了Z公爵的特点,也吸取了Y侯爵的特点,所以金龙对于他们俩而言都很亲切,都有接受的理由。”
“金龙最擅长的,就是将越来越宽的金字塔和越来越窄的金字塔统一起来。我们要用越来越宽的金字塔,找准我们的位置、找到我们的方向;我们要用越来越窄的金字塔,付出我们的力量、实现我们的理想。总之,只要能将越来越宽的金字塔和越来越窄的金字塔结合起来,一切都是有希望和美好的。”楚惜说,“这样,有了目标和实践,虽然眼前可能还存在很多问题,但最终我们每个个人都能生活富足,每个家庭都能和和睦睦,整个民族都能越来越强、越来越好。”
“那不就是中国梦吗?”春婕说,“好了,楚惜。现在天已经太晚了,我们快回去吧。”
“好的,回去吧。”楚惜说,“不过,春婕,你要知道:当你逐渐地成长以后,你就可以有更大的创造力,就能有更好的发挥,那,就是金蛇狂舞的时候。”
“春节快乐。”春婕说。
“春节快乐。”楚惜说。
春婕和楚惜手牵着手,渐渐地离开了这地方。只有脚步声尚在。
到最后,脚步声也消失了。白白的雪地里留下了两排小脚印,看起来还蛮可爱的。
而漫天的大雪依然在不断地降落到地面上,依然在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