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
“你还学着负荆请罪来了?你以为这样老子就不会罚你了?”
校花的冷王爺 樓蘭墨璃
从蕲年宫出来,本就憋了一肚子火,回到府上却发现百里梦就跪在院子中,背上绑着藤条。
“属下该死。”
“你该死?你的确该死!三十八军,我从整个大秦挑了一万一千精锐放到你的手中,我又给了你一千多条枪!可是你干了什么?十二个人,十条枪!还有什么?还有空无一人的咸阳城外大营吗?”
围着百里梦,边骂边转圈,甚至最后还忍不住直接踹了百里梦一脚。
李凌将一切的希望都放到了百里梦的手上,却没想到最终换来的是这个一个结果。
虽说这百里梦不是战场统帅,但他依旧难辞其咎。
殺手狂妃:魔皇萬萬歲 雉尾
“老大,这是三十八军军旗,属下不配统领三十八军,更没有资格扛起这面大旗,请老大收回成命。”
从怀中掏出三十八军军旗,百里梦双手托举着送到李凌面前,这是他从赵国带回来的,李凌曾经说过,军旗就代表了这支军队的军魂,军旗所到之处,大军一往无前。
如今,他把军旗带了回来,也算是自己身为三十八军军长唯一能做的了吧。
“你把三十八军给老子打没了,然后把军旗丢给我,就算完了?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看到百里梦手举三十八军军旗,说着什么不配统领三十八军之类的混账话,李凌肚子里的气更盛。
“你给我听好了,我不会再让你从任何一支部队挑选人手骨干重建三十八军,你不是还剩下十二个人吗?就以这十二个人为基础,重建三十八军!”
混世聖尊 我咬月亮
極限重生記 路源
“是!属下,属下领命!”
“滚吧!赶紧滚,趁我现在还不想宰了你!”
……
“蒙恬,你把当时前线发生的情况一五一十的都告诉我,不要有任何遗漏。”
“叔叔,我之前不是都说过了吗?怎么还要问我?”
魔女打臉攻略
撵走了百里梦,李凌直奔蒙恬的家,他需要知道事情的一切经过,遭到如此惨败,现在还有多名将领生死不明,总是需要有人为整件事情负责的。
桓齮,首当其冲,但是他究竟需要付多大的责任,李凌还需要仔细考量。
“我让你说,你就说,不要那么多的废话,就从你们离开邺城那天开始说起,说你看到的听到的一切,你记住了,这关系到我能否给全军将士一个交代,能否给死去的英灵一个交代,能否给整个大秦一个交代。”
李凌很慎重,他之所以又跑来找蒙恬,就是想要蒙恬将一切告诉自己,而他之所以不去找赵辛或者百里梦,不是信不过他们,而是算准了百里梦肯定会下意识的去保全所有将领,赵辛更是会以自己就是个局外人为由不多说。
看李凌如此慎重,蒙恬也就从头到尾把他所听到的看到的经历的一切全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也就是说,出征肥下诱敌前出的方案,是桓齮自己提出来的?”
長安浮世錄 舊木已深
“是的,但是叔叔你也不能怪桓齮将军,依照当时的情况,想要破局,只能进攻肥下。虽然侄儿当时提出了反对意见,但也没有能够找到别的方案,而且即便是依照侄儿的想法,不去打肥下,恐怕也难逃厄运。”
“你不用为任何人解释,我需要听到的是事情的经过,最真实的经过,战场上的各种可能性我等下会去分析的。”
看蒙恬居然也想要为桓齮解释,李凌忍不住有些恼怒。
“所以,他倾巢出动,仅余五千人镇守宜阳,其余的全部都拉去攻打肥下了?”
“是的。”
“然后他熊启一个时辰就把宜阳给丢了?”
“这是传言,也许不是真的。”
提到这事,蒙恬还想要为熊启遮掩一番,毕竟一座城池,一个时辰就给丢了,这样的战绩,简直是要被人唾骂千年的。
“然后,赵军从宜阳出来之后分兵三路的情报,也是熊启的人报告的?而桓齮在没有进行确认的情况下,就轻易的采信了这份情报,直接命令部队回师宜阳,还妄想着夺回宜阳?”
面对李凌接二连三的逼问 ,蒙恬终于有些不敢说话了。
他已经意识到,再说下去,即便是桓齮与熊启二人能够活着从赵国回来,恐怕也要被治罪,而且是足以杀头的大罪。
“你的五十四军,此战报销了一个骑兵师,是吧?”
“是的,其他的部队都在王翦将军麾下,没有参与此战,所以并无损失。”
執掌無限 o花開無月o
“那你从明天开始,就不要呆在家里了,我要你立刻返回前线,去把你的部队给我拉回到皋城来,另外尽快补充兵源,把损失掉的那个师快点给重新拉起来吧。”
“是,蒙恬今晚就启程。”
“明天吧,明天一早。”
無愛不歡:霸寵冷情嬌妻
火藍刀鋒之兵王 海中的魚
“是。”
从蒙恬府上离开,李凌马不停蹄,又跑去找嬴公,而如今的嬴公早已经不再过问朝政,年龄太大了,都快有些老糊涂了。
“李凌拜见嬴公。”
“啊,太子傅啊,你怎么来找老朽了?”
听到嬴公直接开口叫李凌太子傅,还未返回陇西郡的赵辛赶忙跑到李凌面前解释,说最近嬴公总是容易犯糊涂,估计是又糊涂了。
“嬴公,我想把赵辛留在军中,你看可行么?”
“赵辛?哪个赵辛?”
“陇西郡守赵辛。”
“哦,他啊,你要那个蠢货干什么?赵摎不是比他强百倍吗?你可以让赵摎去教成蟜修习功夫。老朽知道太子傅你更看重王子政,但他毕竟是从邯郸来的,而他的母亲又是赵姬,恐怕到时候我大秦会沦为天下之笑柄啊。”
“太傅,这…嬴公他老糊涂了,还请太傅莫要怪罪。”
听着嬴公说话,赵辛吓得够呛,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而且赵摎已经战死,成蟜还发动过叛乱,嬴政早就成了秦王,赵姬直接被其赶到了雍城。
“安排人好好照顾嬴公吧,另外,我要你三日之内给我一个合适的陇西郡守人选,听到没有?”
“是,赵辛明白。”
太平江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