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莹莹渡劫成仙,立刻出动性灵去灵界中找自己的道花。
她的性灵来到紫府,只见紫府中也有先天一炁所化的道花一朵,只是除了先天一炁的道花之外,又有一朵小巧的道花从先天紫气所形成的池水中冒出头来!
这是儒道的道花。
道花散发出天人合一的气息,花开时,只见花蕊颤动,迸出“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忠孝廉耻勇”等十五个字来。
莹莹正在诧异,突然只见池水生波,又有一朵道花探出头来,微微一颤,便自徐徐绽放,却是佛门的道花。
小书仙尚未准备好,便见又有十多朵小巧的道花纷纷从池水中探出头来,拥着那朵先天一炁的道花,各自盛开。
这十几朵道花来自先天一炁之外的其他大道,如儒、释、道、法、风、雷、水、火、劫运、土木等,都是莹莹比较熟悉的。
但是一股脑长出十几朵道花,这让小书仙有些摸不着头脑来了。
道不同,修炼出来的道花也不相同,一个人可以修炼不同的大道,修成不同的道花。只是这样做太消耗精力,很少有人去做。
个人的聪明才智有限,绝大部分仙人研究一条大道,也难以修炼到道境九重天的地步,与其在其他大道上浪费精力,不如在自己擅长的领域痛下苦功。
要知道从第一仙界至今,有资格留下道境九重天烙印的,仅仅十五人而已,而且其中便包括帝倏和帝忽,去掉这两位天生神圣,只有十三人罢了。
这十三人,只将一门大道修炼到九重天,可见大道修炼到极致的难度,倘若分心分神,成就只怕更低。
苏云在修成先天道花的同时,修成剑道道花ꓹ 甚至开辟了仙道的道境,主要是因为他在剑道上的天赋实在太高ꓹ 没有花费多大精力便做到这一步。
一路到夏天的尾聲 然澈
但他也因此花费了很多精力在剑道上,用在先天一炁上的精力便大大减少,用在印法上的精力便更少了。
不过ꓹ 精修一门大道是正常人的看法。
但莹莹不正常。
大叔進行時
她是书怪成仙,正常人对待大道神通需要参悟理解ꓹ 而她只需要把你参悟的理解的抄下来即可。
尽管书怪有着肉身薄弱、理解能力差、照本宣科等等弱点,但他们掌握知识的速度可以说是最快ꓹ 掌握知识的宽度广度也是正常人难以想象!
尤其是在莹莹渡劫成功之后ꓹ 书仙的这个优点便开始显现出来!
这还是世上头一个书仙,书怪成仙,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苏云感觉到莹莹的法力以一种恐怖的速度的提升,心中诧异,却不知道莹莹的灵界中发生了这些古怪的事情。
“莹莹的修为怎么提升这么快?”
苏云惊讶,这种提升速度让他有些担忧,担心莹莹的境界不稳。
帝倏却看出莹莹的成就ꓹ 道:“你无需担心,书仙另有一番成就ꓹ 她的道路与你不同ꓹ 与其他人都不同。倘若能够记录世间的仙人仙道ꓹ 说不得她将会是一个无双强者ꓹ 有着其他人意想不到的成就。”
苏云不明白他的意思,不过莹莹无碍ꓹ 他也就放心了。
“你的道路也与其他人不同。”
帝倏上下打量他ꓹ 道:“道友的道法特殊ꓹ 成就也不可限量。你是我见过的,少数可以突破仙道禁锢的人。”
苏云讶异道:“竟还有人能与我一样ꓹ 突破仙道限制?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人才能做到。”
帝倏沉默片刻,觉得跟他聊不到一块去,道:“道友可曾寻到足够多的炼宝材料?何时准备炼制黄钟?我炼化了万化焚仙炉后,脑壳便会渐渐长为一体。炼宝之事,宜早不宜迟。”
苏云顿时来了精神,道:“道兄,我的确寻到了炼宝材料!”
他费力的从灵界中拖出棺材板,恋恋不舍的抚摸几下,询问道:“这面宝物,是否足够炼制黄钟了?倘若不够,我还有一根大金链子!”
帝倏抬起两根手指,轻轻一拨,棺材板顿时飞出,啪的一声盖在金棺上,摇头道:“不成。这棺材板是用以镇压外乡人的,不能给你炼宝。锁链也不能给你,金棺倘若困不住外乡人,还需要用锁链捆住金棺。”
苏云急了:“这是我的!我千辛万苦才……”
帝倏询问道:“外乡人是你放出来的?”
穿越之第一魔女
“……才捡到的!”
苏云立刻改口:“我虽然捡到了棺材板,又捡到了大金链子,但我拾金不昧……”
他心脏在抽搐:“这么好的棺材,我竟不能用!”
帝倏抬手托起金棺,道:“这几日,我修复金棺。待金棺修复完毕,我便会去寻外乡人,将他入殓。不管帝丰、邪帝做什么,我必须去对抗外乡人,不能让他为祸我们的宇宙。”
苏云万分不舍,但也知道帝倏绝不会在这事上妥协。
“待我寻到外乡人,还要四十九口棺材钉,将他钉住。”
帝倏继续看了看他的仙剑,道:“棺材板是召集棺材钉的宝物,拥有棺材板,便可以将那些棺材钉召来。”
苏云心中一片冰凉,喃喃道:“难道连仙剑也保不住?那么我该如何对抗邪帝?”
帝倏犹豫一下,道:“邪帝的本事,我都知晓。仙剑暂且留给你,我再将棺中的剑阵烙印提炼出来,炼成阵图给你。我在阵图中留下对付他的神通,有剑阵图和仙剑,再加上我的神通,无需你费神,便可以阻挡邪帝。”
苏云微微皱眉。
帝倏说的提炼剑阵烙印,指的是金棺中那四十九口悬天的仙剑烙印,由帝倏亲自炼成剑阵图,威力一定极为不凡,再加上四十九仙剑,威力也堪比至宝了。
再加上帝倏对邪帝极为了解,在剑阵图中留下对付邪帝的神通,多半可以让邪帝有来无回。
但是,他总有一些担忧。
帝倏当年败在邪帝手中,这次便一定能阻挡得了邪帝吗?
帝倏又一次进入金棺,想来是修复金棺,提炼剑阵图去了。
莹莹跑过来,向苏云炫耀那十几朵道花,苏云这才明白她的修为为何突飞猛进,心中也不禁替她欢喜,笑道:“倘若莹莹多吃一些书,说不定便炼就三千仙道了呢!”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莹莹记在心里,心道:“而今元朔、帝廷、天府、文昌等洞天各有不少仙人,各地的学宫学院记录他们的修行过程和功法大道。不如去这些学宫学院中多吃几本书……”
又过了十多日,帝倏走出金棺,取出一卷厚厚的阵图,道:“此图先不要打开。等到邪帝到来,再将此图打开,其他仙剑,自然会飞来,完成剑阵,诛杀邪帝。你开启剑图时不要怕,这剑图能够镇压一切大道,你多半会感应到自己的道法神通统统失效。”
那阵图卷成卷轴,长达尺许,厚达半尺,不知展开后有多长。
苏云的指端触摸到剑图时,突然浑浑噩噩,只觉体内一切大道沉寂下来,万道寂灭!
他不敢怠慢,连忙将剑阵图收入灵界中,小心保管。
帝倏道:“我寻到外乡人时,便会催动金棺,收走仙剑。不过剑阵图我却不会收走,你可以打造自己的仙剑,填补空缺。”
苏云称谢。
帝倏道:“你早日寻到炼宝材料,切记,切记。”说罢,带着金棺和大金链子去了。
苏云目送他远去,向温峤请辞,道:“温峤道兄,雷池洞天在,仙界的仙人便不能下界,因此帝丰断然不会放过雷池洞天。这次武仙人身死,狱天君不知所踪,帝丰已经无法争夺雷池洞天。既然争夺不成,那就只能毁掉。”
温峤心中凛然,道:“苏阁主放心,我定与雷池洞天共存亡!”
苏云失笑道:“我要你共存亡做什么?”
温峤不解。
苏云道:“倘若仙廷有什么重宝重器轰来,破坏雷池洞天,你不能抵挡的话,那就立刻逃离雷池洞天,保住性命。活着的温峤,比死掉的温峤强了一百倍。”
温峤怔然,目送苏云乘着青铜符节离去。
过了片刻,温峤来到历阳府,坐在府中想了想,低声道:“苏阁主比帝忽陛下好了许多……”
他在墙壁上作画,把苏云画的很是伟岸。
苏云返回帝廷,回到甘泉苑,恰逢天后等人伤势痊愈,打算离开甘泉苑。
苏云送别天后仙后,向帝心道:“道友,这些日子,你就在我左右,不要离开。”
帝心称是。
億萬寵妻
苏云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又命应龙、白泽等人布下八仙宫献祭大阵,还是有些不放心,心道:“不知道玉太子和桑天君他们怎么样了……”
这日,仙相碧落先行一步,佝偻着身子走入甘泉苑,沿途劫灰飘雪,这老者所过之处,留下厚厚一层劫灰。
仙相碧落送上邪帝手书,道:“殿下,陛下亲自前来,取回帝心。”
苏云展开邪帝的书信,只见字迹挺拔,充满英气。
苏云猛地合上信件,大马金刀坐于堂上,道:“仙相请。孤,等他前来!”
婚途末路
仙相碧落欠身,退出殿堂,转身走出甘泉苑。
过了不久,邪帝绝前来,应龙、白泽等人正欲催动八座仙宫祭坛,突然天旋地转,一个巨大的轮回环将八仙宫卷起!
应龙、白泽等神圣手舞足蹈,被轮回环卷起,不知送往何处!
苏云眼角抖了抖,看着邪帝步步走近,眨眼间便来到殿堂上。苏云猛地探手一抓,取出太古第一剑阵图,用力一抖,将剑阵图抖开!
“帝绝,请入阵!”
伴随着剑阵图的展开,万道俱灭的苍茫感顿时从阵图中喷薄而出!
此时,后廷中天后娘娘心神微震,急忙抬头看去,只见帝廷上空,青冥之间,一口口巨型的仙剑烙印倒悬而下,剑尖指向帝廷中的某处!
那四十九口仙剑烙印高悬在天地间,朦朦一片,带给人无以伦比的震撼。
“帝倏所开创的剑阵图!”
天后娘娘心头微震,低声道:“剑阵之中,万道俱灭,乃是太古第一杀阵。布下此阵的人,是你吗苏圣皇?”
第七仙界的天空中,一口口仙剑铮鸣,从四面八方飞来,与那些仙剑烙印相辉映!
欲(塵埃騰飛) 艾米
苏云这里有三十四口仙剑,还有其他仙剑从各个方向赶来。
一切從鬥破蒼穹開始 千影殘光
第七仙界边陲,世界树笼罩之地,苏劫跟随那少年修行,忽然仙剑跃动两下,似乎要飞去,却被那少年的道法扫落下来。
那少年笑道:“想收回这口仙剑来对付我?没那么容易……”
他突然心中微动,起身向外走去,笑道:“混沌中的故友,你终于来了。”
另一边,帝倏手托金棺,疾步而行,向第七仙界得边缘而去,这时,他突然停下脚步,向前看去,只见一尊古拙的旧神屹立在星空中,群星围绕他旋转,运行。
“帝忽道友?”帝倏谨慎道。
那古拙旧神转过身来,却是一具空壳。
而那伟岸旧神前方,一个小小的身影漂浮在星空中,手托混沌四极鼎,笑道:“道兄,几千万年不见了。”
————回到家后困劲上来了,估计今晚写不来第二更,提前说一声。还有一个事,临渊行已经出版了,很厚实,很精美,书友如果预定,还赠送异兽折立卡,天道令书签(进入天道院的令牌),还有精美海报。目前出版信息放在宅猪公众微信号里,搜索宅猪就可以看到。或者关注宅猪微博,也可以看到。可以通过这两个地方预订到宅猪的签名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