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
小說推薦千金
我的双眼渐渐模糊,大滴大滴的泪水,滚落在眼前的酒杯中。杯中醇蜜色的美酒随着这微微的波动摇曳着,变幻出诡异的阴云,又突然消失不见。似乎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我……无色踌躇一阵,开口。谁也不知道,刚才酒杯中的奥妙,他究竟有没有看到。
如意宦妃
我先说。我打断他。无色看看我,沉默不语。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那一刻。是在我和罗生门的无色不欢决斗那一次,他的剑刺入我心口,我倒地之后。那时,我娘墓边的在我眼前梅花竞相开放,交错成回忆中最美的样子。落英缤纷中,一双手轻轻抱起我,揭开我面上的那张人皮面具,用手指,温柔的轻抚我的脸颊。那手指的温度,我终生难忘。我想,就是在那一刻,我已经爱上了他。并为自己对他的痴恋,至死不悔。我还记得,昏迷中,他对我说了一句话。那句话从那之后,便一直铭刻在我心底,等待着,若有一日可以亲眼见到他,我一定要亲口听他说出。
说到这里,我转过身,将脸对着柳适缘。两个人的目光交错,同时看到对方眼底的泪花。无欢,你应当记得,那句话,是你对我所说的第一句,让我永远不能忘记的天下最美的情话。
他说,无色接过口去。低沉的声音似乎没有一点波纹。他说,倘若不是这样相遇,我一定会爱上你。千金,你正是我姬无色等待了一生的女子。
四下里,一片安宁。乌云被一阵狂风吹散,露出月亮明媚的脸,水银般的月光淡淡的扫在石桌上。我和适缘,都将眼睛,看定无色。
他温柔的对我微笑,笑容一如以往,和我的记忆重叠在一起,分毫不差。只是,没有了原先如阳光般和煦的温暖。物去人非,万事成空。
紅色帝國1924
伊苏,没想到,你竟然记得。我原以为那时,你已经昏迷不醒,并不曾听到。没想到,真的是没想到。
他的脸色突然变青,红润如花朵般的嘴唇也变作朱紫色。我看着这样的他,心如刀绞。就连适缘,眼中也只剩下不忍。只有他本人,似乎并没有发觉,继续说下去。每一个字,都在我心上留下新的伤口。
我原以为,你爱上我,是自那日我在岳父家中,看到你一身狼狈,亲口向你提亲之时。有或者,更早些,是那日,在堪比西子的西湖画舫之上,拼死保你清白。如果,我将被带回嫣然居深受重伤的你救活,也算的话,那应该是最早的了吧。没想到,没想到。竟是如此早的时刻。
就像我一样,其实,伊苏,我也一直想告诉你。在芙蓉镇外竹林之中,第一次与你相遇之时,我已经明白,无论是武功,才识,性情,普天之下,能与我姬无色相配的人,只有你一个而已。
哈哈哈哈。可惜,可惜我们两人相遇的太迟了。苏千金,倘若不是如此相遇,我姬无色绝对不会放手,我要把你留在我身边,相伴一生。
无色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近于几不可闻。黑紫色的毒血,沿着他已变作深紫色的嘴角,缓慢流下。
他的眼神黯淡,突然向前一倾,不自觉的扑翻面前的酒杯和饭菜,伏在桌上。
曌天
晚风又徐徐而起,吹走无数离人的悲哀,呜呜咽咽,犹如萧咽。
我忍不泪,急急站起身,转过桌子,扶住无色。握住他已经是死亡的黑色指甲的右手手指,眼泪止不住扑朔朔向下掉落。
无色,无色,我已经,我已经又怀了你的孩子。无色,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这个孩子……我哽咽着,无助的哭泣。
已近弥留之际的无色,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突然挣开我,重新坐直身子。在我和适缘二人惊讶的目光下,伸出双手,按实桌上。不一会儿,白玉的桌面上便留下两个入石三分的黑色五指印记,两滩乌黑如墨的血迹在那浅浅的手印中,鳞鳞闪动。
再看无色,他已面红齿白,面色如常。
他看看我,狡诈的笑起来。这种笑脸,在我面前,他是第一次毫无掩饰的出现。
娘子,你应当知道,我们夫妇二人齐列天下第一杀手,排名不分先后。若是真要分个高下,也该用我们的成名兵器——无欢剑与紫云剑。拼用毒这类下等手段,你自然是不可能与为夫我相提并论的。
柳适缘脸色凝重。姬兄,我原本以为,伊苏和我所定下的毒杀计谋天一无缝。你又是如何发现的呢?
木葉榮光
真的要我说明么?柳兄,你如果不是愚笨之人,便应当知道,伊苏的医术,完全是学自于我。她虽然天资聪颖,事半功倍。但是,毕竟还是出师于我,想要胜过我,也没有那么容易。自从皇帝下了圣旨,送你来随云阁治伤,我第一次为你把脉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你根本没病。是伊苏用针灸之法,封住你足少阳胆经的京门穴和手足少阳、足阳明、阳维之会的肩井穴。此两穴,一个是先天元气所出之处,一个是心火肾水龙虎交媾的涌气之穴。一般而言,此两穴若是被封,练武之人就算不会因经脉错乱,气息紊乱而死,也会内力全失,形同废人。毕竟,京门意指京都之门,是肾气之门户。而气由肾出,循足少阳胆经,上行肩井,是往气海最近的一条路。
VIP寵制,老公要抱抱 思初
原来毕竟还是夫君略高一筹,伊苏自愧不如。我也跟着他笑起来。一面又坐回自己的石凳,优雅的斜依在石桌上。那么,夫君既然早已识破,为何不向皇上举报我们两人欺上瞒下,罔顾国法,治我二人死罪。
網遊之血色法師 渡荒
那怎么行?无色又笑。娘子与我同床共枕,至少也近一年,为夫的脾气,你还没有摸透吗?若是这样轻易就将对方打倒,永无翻身之日,岂不太过无趣。娘子,你不要忘记为夫刚刚所言之事,这全天下,智力与武技可与为夫相提并论的,唯你一人而已。棋逢对手,也算难得,若是不好好的斗上一场,拼尽全力,又怎么对的起命运如此眷顾,使我二人相识相遇?
我面上的笑意,也渐渐加深。不错不错。所以,刚才你即便是早已看破酒中有毒,也一定会喝下去,让我们看一看,什么,才是姬无色姬大公子的厉害之处。
果然不愧为我姬无色看中的女子。能娶得你这样美貌武艺智力,都可以称的上是绝佳的女子,真是任何一个男子都不能不承认的福分。我姬无色何德何能,竟有如此天降之福,真是不敢不信缘份二字。好了,说了如此之多,想必娘子的紫云剑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吧。天下排名第一的杀手,究竟应该是我们二人中的哪一个,还是让我们的剑来说说看吧。
黑執事新篇之永夜
夫君,所言甚是,妾身一时慌乱,竟是忘了。夫君既是神医,这区区鸩酒,必是不能耐你何的。还是就照夫君的意思,亮兵刃吧。
适缘坐在那里,竟是对我们二人,再也不看一眼,月下独酌。
清光月色正佳,谁又能够挡的住,这无边美色?疏影横斜,暗香浮动,龙吟剑走,月影成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