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若花
小說推薦謊言,若花
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好好的姑娘不做,偏来军营做个小子!奇了,奇了!
魔帝狂妻
正值春分,花开正盛。某女正……不对,某男正试图翻过自家东院的高墙,底下一堆下人。“小姐快下来!太危险了!”一丫鬟担心的说。“吵什么!不许吵!你们回去告诉我爹,无论他再怎么关着我,我也一样要出去!”正好一人过另一侧墙下,身旁跟着个随从。突然,上方就落了个东西,准准的就摔到他身上,两人直扑地面。当郡主睁眼发现这人——还是个男人抱着她,于是立马起身,整理衣着。
那人也起身拍了拍土一脸诧异地问:“你是何人?这样装着在夏侯府想做什么!”郡主二话不说,当面就是一耳光。赶来的人和他身旁的随从,见了着一幕个个目瞪口呆。“你干什么!”男子气氛的说。一丫鬟跑过来,“小姐,没事吧?”男子听后嘲笑道:“哪像女人了!”于是不等思考,又被扇了一巴掌,郡主瞪了一眼就气冲冲走了。随从气不过,问:“将军,为何不教训教训他!”“教训她?”他指着走掉的人。随从说:“对啊!”说完,可谁知当头就是一记,可疼了!“将军这是做什么?”“你要我一个大男人去打一个女人?”“他……是女的?”“废话!”“啊?怎么会……不过将军是怎么知道的?”“我接的她,能不知道吗。”“哦……难怪人家姑娘会打你了。”
……什么意思?
————————————————『分线』
“你说刚才那人是谁?”翻墙下来之后,却很失败的被父亲逮了个正着,再一次被关起来。“是御风大将军!”话说这位大将军是英勇非凡,为人负责认真,十分仗义。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像!哼,好你个御风!看我怎么拆穿你的假面具!
誓不為妃 雲外天都
“招兵。身体强健,十七岁到三十五岁的男子。招兵?”郡主和她的小丫鬟正在人流密集的街道上,看到一个招兵的帖子。不过她是怎么出来的?好呀!又装成男人!“招兵?那么那个御风也会在咯?”于是立马奔去报名处。
“叫什么名字。”“夏青。”“多大了。”“十……八!”“十八?你说十六我都不一定信!”“哎呀!不就是长得小了点嘛!”“就你这样的,也想当兵?”郡主大怒,说:“怎么!瞧不起我啊!”“瞧你这细胳膊细腿的,一阵风就刮走了!好了好了,名给你报了,从今天就开始训练吧。”
“哈!嚯!”一阵阵训练声传来。夏青换了衣服,拿起长枪也跟着练起来。“这是最近报名的人,请将军过目。”御风接过名册问:“这次可有好的苗子?”侍卫说:“有几个都不错,吃得苦,能力也出众。”御风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名字,问:“这个夏青是谁?”侍卫说:“这是今天才报名的一个。协调性很不错,招式练的很到位,只是瘦了些。说是家里穷,没吃好,我想到时候给他多补补。怎么,将军见过?”“没有,随便问问。”怎么会有人和那个郡主的名字一样……“走吧,去看看练的怎么样了。”
葉少,別來無恙 一路書香
————————————————『分线』
“呵……好无聊。”夏青杵着棍子,打着呵欠,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大半天都没见到那个人的人影。”正说着,御风就来监督训练了。越走越近,夏青看见身旁有一小桶用来洗手的水,假装去换水,拿起来就直接倒在御风身上。
明鄭之我是鄭克臧 caler
校草別囂張 涵羞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夏青一边道歉一边偷笑。“你怎么不小心点!”御风身后的随从说,随后却清楚地认出了她的脸。御风气得:“是你!你怎么来了?”夏青说:“我怎么不可以来了!”“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快走!”“我偏不走,你能干嘛!”“郡主,这种事是不可以闹着玩的。”“知道我是郡主就要听话。我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好好处理吧!”
美艷召喚圖
从此军队就多了一个闯祸精,不是把水倒到御风身上,就是糊里糊涂地拿着武器向御风乱挥。练了不下百遍的箭,依旧会向御风那边射偏。御风偶尔趁着大家的面体罚她,事后她又报复回来。或许是交集多了,渐渐的,对方都开始变了,开始觉得其实他(她)很好。
某日,夏侯爷知道夏青竟然去了军队闹事,立即去把她带回来。可她说什么都不走,御风也鬼使神差地劝走了夏侯爷,夏侯爷也只能拜托御风照顾她了。
“终于结束了,累死了!”夏青一头栽在床上。“大伙儿!不如去洗个澡吧!我知道附近有条河。”“好啊!走吧!”“夏青走啦!”“啊?我不用了,你们去吧。”“一起吧!”“不用了,不用了,我没出汗,不用洗!”“你害羞什么?大家都是自己人啊!”于是,大家把她拉走了。到了河边,她死活不肯下,大家就开玩笑把她直接扔进水里。听士兵说夏青被带去了河边,御风急忙赶去,正好看见了这个场景。夏青完全不识水性,不断挣扎,御风直接跳下去救她。夏青被捞起来,猛咳了几下。“没事吧?”他关切地问。她点点头,之后御风就抱着她回去了,留下一群表情怪异的汉子。
————————————————『分线』
“御风,你是不是喜欢我!”“是的。”“那就娶我。”“没病吧!”“什么意思啊你!给我站住!”
娘子逃不走
“夏青,你喜欢我。”“谁喜欢你啊!”“承认吧!”“那你什么时候娶我?”“这么急着嫁,你不会是有病吧?”“你才有病!快说什么时候娶我。”“呵呵。”“不许笑!快说!”“嗯……等西边战事平定下来再说。”“那要到多久啊?”“四年左右吧。”“什么!这么久哦!”“待我半生戎马,郡主可还会等我?”“……就算你一生戎马,我也会等着。”……
你说好的,共话桑麻。那年那季,紫藤开得很盛,挂满了院,却因你的离去成了满院的忧伤。直到最后,我抱着你,你连睁开眼看我的力气,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