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等到山花爛漫時
小說推薦若是等到山花爛漫時
缓慢的脚步徐徐前行,而在那身藏青色的背后,不远不近地跟随着一只疲惫虚弱的小猫。猫儿犹豫着停顿着,不敢靠近也不愿远离。他们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走着,凄冷的月光照射下来,投影出两个寂寥的背影。
风归影突然驻步而立。
不知不觉,他再次走到皇城郊外的樱树林里。西郊的长亭早已是破败不堪,在夜幕的笼罩下显得风雨飘摇。琉璃瓦反射着凄冷的月光,竹制的风铃自亭角垂下,在夜风中轻轻摇曳着。
只剩那满树残樱,花开花落,年复一年。
听说埋在樱花树下的亡灵会游荡在樱花间,遥遥无期地等待着自己想见的人。只有等到了牵挂的人,她才会安心离开,久存的思念则幻化为飞扬的樱花散落在风中,无穷无尽的眷念,弥漫不休的牵挂。
可是那个人,连葬于樱树下的机会也不曾留下。
“明眸皓齿今何在?血污游魂归不得。”风归影低声笑了起来,“有缘无分,爱别离苦。终不过临水观月,对镜怜花,终究华胥一梦罢了。”
他笑了起来,哈哈大笑起来,肆意癫狂的笑声在一片万籁无声突显,是一种近乎绝望的痴狂。
“你也累了吧,你们所有人都累了吧。”风归影敛了笑意,凝视着远方苍茫的夜色,“我已也累了,很久以前就已经很累了。”
他无力地跌坐在地上,背靠着朱红漆柱,缓缓阖上了眼皮。
我还是睡吧。说不定睡着了,又可以梦回吹角连营,和严肃认真的八桂嬉笑打骂的丰年瑞见上一面;或是万古千愁人自老,梦中似是故人来,再和那女人在水灯映照的飞龙湖畔相逢;亦或是再见父亲也好,重回儿时纵马狂奔,驰骋北疆的情景,父亲不知又会躲在什么地方偷偷看着我骑马,等待着我从马背上摔下来时伸手再拉一把了。
驚艷!名門少爺拽千金
好多年了,有多少年没有像今天这么想念那些人?我亦不记得,世间上曾经有这么多我愿意用生命去保护的人了。
蜜寵甜妻:楚少的迷糊嬌妻
馥郁的花香萦绕着风归影,氤氲的香气让人迷醉。风归影紧闭着双眼,倦怠地地笑了起来。哪一个飞花飘雨的暮春,风归影便真的看到了那个女人。她不远不近地站在他十步之外,嘴角微扬,笑容里带着风归影一生最牵挂的弧度。
夜色迷蒙中,她安安静静地站在樱花树下对风归影微笑。她的笑容恬淡又安定,有风拂过,吹起她散落的长发,粉色的樱花夹杂在那团雅致的淡紫色中,在皎洁的月光下弥散成一片迷人的色彩。
屍戰六界
风归影眯起眼睛微笑,一步又一步,缓慢无声地朝她走过去。他压低了声音,话语里带了一生最温柔的笑意:“砚雪,是你吗?”
她没有回答,只是笑意更浓。
只刹那间,风归影的耳边便出现了琤琤的琴音,清风松下,流水般缓缓而过。
风归影驻步而听,他曾经在哪里听过这样的琴音,从此一生一世再也无法忘怀?伴随那琴音的,还有关于谁的记忆,碎裂又重组,一幕一幕重新在记忆里浮现。
谁在暮春花落之时与我长亭相遇再道相逢,谁在满园残香中与我抚琴长吟赏樱咏词,谁在荒岩断壁前与我指点江山驰骋万里,谁笑说过要与我种豆南山下采菊东篱旁,又是谁舍弃了谁,只留下一生一世的牵挂?
你说过要与我共奏琴瑟,你说过要与我归隐山林,你说过你恋我至深非君不嫁,你说过那么多都没有做到,你都没有做到。你说过那么多却进程一纸空文,那么,在你须臾即逝的生命中,到底有哪一句话是真的?
风归影怅然地凝视着她,却见湘广陵缓缓举起了左手,指向了他身后。
风归影猛然转身,顿时时光流转空间搅动。时空的尽头,是谁在宠溺地对年少的风归影微笑,他们的一言一行带着他无法遗忘的熟悉,化为灰烬依然无法忘记。不远处,风嫣宁弯下腰对年少的风归影微笑,温柔地抚摸着他柔软的头发;父亲纵身枣红色马上,满面严肃又满面慈爱地唤他“归影”;母亲双手端着一盘浅绿色的糕点,对他笑得一脸的宠溺。然后他们四个人就围在一起,拉着手转身背对着风归影走了。
风归影想叫住他们。他大声地呼喊着风嫣宁:“姐姐,父亲,母亲,我是归影啊……你们不要走,我在这里,你们不要落下我!不要落下我!”
可是他们什么都没听见,风归影喊哑了嗓子他们都没有听见,风归影想跑过去,脚却是灌铅一般动弹不得。
我果然,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吗?
风归影转过身去想见湘广陵,想见那个会笑意盈盈唤他“风君”的人。可是他再看她的时候,琴声却倏忽间就停了。她依旧只是站在那里冲他微笑,笑容得如同积雪般一尘不染。
她微微启唇对他说了些什么,他没有听到。
然后风雪弥漫开来,雪那么大那么重,压得风归影的心又沉又痛,痛得风归影透不过气来。
那个人就在风归影心痛的瞬间融入漫天风雪中,再也找不到她出现过的痕迹了。
異界之傲神天決
讀檔1998
风归影费力地跑过去,跑进风雪中的那一刹那周围突然亮起来。白晃晃的一道亮光照过来,然后风归影睁眼,看到了从长亭外倾泻而来的皎洁如银的月光。
她说了什么他没有听到,就像她须臾的一生还没来得及被了解就已经逝去,是她存在的时间太短,还是他明白得太迟?亦或是根本那人就没有给过他了解的时间?
五界至尊
“你跟我说了什么我没有听到,在哪一个雪满年华的日子里,在你愿意的时候,再回来告诉我,好不好?”
他抬头仰望长亭旁粉色的樱花。月光之下暮春之时,飘零的落英凄美而妖治。
风归影绝望地笑了起来。
这场盛世浮华,皆以鲜血做代价。谁曾经把杀戮当做游戏,踏碎人命只为换取一时半刻的快乐;谁似笑非笑地讲叙过樱花树下亡灵化为落樱,生生世世等待所爱之人的传说;又是谁与我长亭相遇,春雨料峭还在悠闲地舞文弄墨?
风归影的心蓦然一痛。他忘了什么,曾经忘了什么,当日长亭避雨走笔龙蛇间她写过什么而自己并没有记住?现在,他再诵一次给她听,又有谁可以听得到?
傲嬌醫妃 吳笑笑
《青衫湿》
千金閑妻 傾世繁華
冷衾惊醒黄粱意,寒夜月初晴。
伤心皇榭,燕回一览,只见荒陵。
犹来又忆,疏花冷雨,曳影清亭。
如今花毕,凌香散尽,一世飘零。
所谓词谶,大概如此。
月夜魂梦惊醒,料算如今繁华一梦;王谢堂前飞燕,不见故人只见荒陵;
春寒料峭重游,落花依旧人面全非;感怀身世浮沉,半生飞絮一世飘零。
有一只妖
你说你是“凌香散尽,一世飘零”,而我,我的一生,不过是一场浮梦。浮生一梦,一梦浮生;得到得不到,皆如一梦中。踏碎了盛世繁华,覆灭了家国天下,究竟又是谁,得到了他想要的蒹葭?
再次闭上双眸,梦境里湘广陵又一次冲风归影安静地微笑。
她的笑容就在一刹那定格了,永远地定格在风归影的记忆里,成为一个绝美而凄清的画面。
最后一次抬眸。
湛蓝色的瞳仁中,漫天漫地的雪花飞舞,夹杂着暗香浮动的樱花残瓣,一色纯白缓缓坠落。没有了算计杀戮尔虞我诈,没有了飞溅的殷红鲜血与堆叠的累累白骨——那所谓的归隐山林所谓的不问世事,终究不过是求这样一个画面罢了。
而你与我,不过是这个浮华盛世的殉葬者,如此而已。
——–完——-